第403章:法界(七) - 最强妖孽

第403章:法界(七)

一股股漆黑如墨的灵气,不时随着漩涡的旋转被挤压出来,随着每一次旋转,其中属于筑基中期的灵气越来越浓! “子七。”他在灵识中轻声呼唤了一声,但是,根本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 没有再喊,他目光凝视着眼前的漩涡。无休无止……这到底是是什么东西?这里的一切,都太诡异了……诡异到完全不合常理! 纳兰流苏之后,还未终结,现在出现的,已经是筑基中期,就算自己战胜,那么……下面出现的,是筑基后期?还是……金丹期? “沙沙沙……”漩涡无声的旋转,十分钟后,一只苍白的,青筋毕露的手,从漩涡中缓缓伸了出来。 随着它的伸出,一道道黑影从漩涡中潮水一般涌出,这些黑影仿佛活物,有的在手指上旋转,随后变为一只蝴蝶,或者一只小巧的黑虎。有的奔涌如电,在仿佛感受着什么的指尖变为一把利剑。大多数的黑影,则是毫无意识地,只知道顺着手缭绕,仿佛这只手,就是万影之主。 “这是……”就在黑影出现的一刹那,徐阳逸就愣住了。 这只手,他很熟悉,或者说,手上的威势,非常熟悉! “不……这不可能……”他有些出神地盯着手,对方的手指轻轻捏了捏,一道道黑影从指缝间散射,发出清脆的骨节声。 “他不可能在这里……这不是他!”失神了数秒,徐阳逸回过神来,狠狠地将剑往地上一插,发出一声金铁之声。因为情绪的波动,胸口都有些起伏。 他没有出手,而是双手摁在剑柄上,死死盯着漩涡。五秒后,另一只手,从漩涡里伸了出来。 同样,无数黑影缠绕其上。紧接着,两只手手背相抵,轻轻往两边一分,随着一阵刺耳的卡卡声,一条人影,从漩涡中缓缓走出。 徐阳逸闭上眼睛,喉结有些痛苦地颤了颤。 熟人…… 非常熟悉的人…… 仙风道骨,身材不高,一身道袍,苍老的双目顾盼之间,一道道黑影从对方七窍中冒出,黑影升腾,又为对方增添了几许魔气。他虽老,站在那里,却如同一尊山岳,让人只能仰望,根本生不起一丝轻视之心。 在他脚下,无穷黑影,仿佛在狂欢,奔腾着,呼啸着,为他们的王驾临而沸腾不已。 古松真人! 从一开始,他就猜测,是不是对方,这种威势,只在对方身上看到过。直到最后,古松真人走出,他仍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沉默,古松真人和纳兰流苏一样,几乎不开口,就这样用一双漆黑的眼睛,深深看着徐阳逸。 数秒后,徐阳逸睁开眼,一把提起长剑,指向对方。 “赝品。”他心情起伏地非常厉害,往日的一幕幕从他眼前划过,从古松真人给他护山大阵,从对方收他为徒,到最后双方形同路人,古松真人亲口说要杀死他,他只感觉心头发痛。 但是,比痛更汹涌的,是怒火。 “即便本座和古松真人师徒情谊已尽,但金丹威势,本座早已毫无反抗能力。而你现在……借着对方的壳,却仅仅筑基中期?” “很不幸。”他握着剑的手,青筋毕露:“你……借用了一个我最不想动手,也最不想放过的人的躯壳……” “你今日,走不出去。” 话音未落,不等对方出招,他已经化身一道流光,倏然冲上! 同样,不是筑基修士仙风道骨的打法,而是他们看不起的,练气修士的拳拳相博。 对面的人,只有一拳一拳打过去,让自己的身体切实地感受到,才能发泄心中那股无名怒火! 为谁而怒? 他不知道。或许是因为师兄,或许是因为自己。或许是因为当日那种无法抗拒的大势,或许是因为一位他敬重的人和他理念相勃,渐行渐远。 他只知道,自己和对方,有师徒之缘,却无师徒之份。理念的大相径庭,他想让这一丝残念不在牵挂自己,想在这里,哪怕不是古松真人当面,一刀两断。 帝器脱手而出,化为一道黑色流光,古松真人面色古井无波,轻轻一偏,黑色流光擦肩而过,在他脸上留下一丝血痕。紧接着,剑芒过后,一个高大的身影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 “轰!”一拳击出,没有花俏,没有神通,纯粹是最本质的肉身之力。 这只拳头,碰上了另一只拳头。来自古松真人,苍老而充满活力,青筋毕露的拳头。 毫无退避的硬碰硬! 两人的目光,刀子一样交接在一起。甚至空气中都能听到刀枪碰撞的铿锵之声。随后,徐阳逸另一只拳头轰然而上,只是简单的灵气运转其中,带起一道数米长的青色光芒。 他教过自己,那么……就用身体去迎接对方! “啪!”古松真人带着黑芒的拳头,同样迎上,不差一丝,不减一毫,准确地轰在一起。 “轰!!”一团黑色和青色的灵光,猛然炸开!他们周围二十米左右,地面片片翻飞!再在空中化为碎末。 “第八十三……斩铁!!”一拳集中徐阳逸的下巴,带着浓浓黑色灵气,一缕鲜血从他嘴角溢出,但是他根本没有退避,头因为生理疼痛仰了仰,随后,一拳好不留情地红了过去! 得之于你,受之于你,却差点杀之于你,今日,就让双方的拳头终结最后的一丝牵挂。 一拳集中古松真人胸口,对方神色丝毫不变,仿佛铜浇铁铸,反手一掌扇出,再中徐阳逸肩头! 紧接着,两人如同疾风骤雨,拳脚甚至让周围都产生了无数颤影!从远处看去,只能看到黑色光团和青色光团交错,并从中爆发出无穷打击声。一团团青黑色的灵气四处爆响,然后消散。 “啪啪啪!”雨打琵琶,拳声不绝于耳,两人都没有采取其他任何招数。其中一人胸口中拳,必定在对方腹部找回来一腿。你来我往,整个地面都开始裂开一道道蛛网裂痕! “轰!”五分钟后,一声脆响,两道声音骤然分开。 两人衣服都凌乱了少许,徐阳逸擦了擦嘴角,一抹鲜血显而易见。 他还是吃了亏的。 毕竟是筑基中期的实力,他就差一步晋级中期,被死死卡住,一步之差,虽不说天差地别,总是有些差距。 “果然是个赝品。”他并没有沮丧,反而哈哈大笑:“若是真正的古松真人,现在恐怕本座早死得不能再死,还有再战之力?” “不过……”他舔了舔嘴唇,肉眼可见地,全身一道道碧绿色雾气如同活物一样,从他身体中透出来,他脸上的青紫,还在喘息的胸膛,迅速平静下来:“你一次打不死我,死的就是你!” 话音刚落,他的身体,忽然冒出了一阵金色的光芒。 不是从他体表冒出,而是从体内,从他四肢百骸每一根骨头,每一块血肉中冒出! “这是?”他愕然看着自己的手,对面的古松真人也仿佛愣住了,随后,徐阳逸清晰地听到,灵识中那个“咔咔”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沙沙沙……”万古丹经王上,神通中的一页,有什么东西,被揭开了。 他灵识进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无边无际的万古丹经王,在漫天云雾世界中,扬起了一片片的金粉。 这些金粉,仿佛古代封印什么东西的金色印泥。而印泥飘走的部分……正是九曜星落树形图! “嗡!”随着一声低沉的嗡鸣声,九曜星落树形图上,天启六蚀的右边,一行龙飞凤舞的大字,终于在顶端燃起了属于它的火焰! 千里不留行! 这,就是它的名字。 九曜星落的第二星!竟然被他误打误撞地开启!他甚至都不知道因为什么! 但是,现在不是看这些的时候。他灵识立刻抽了出来,然而,眼前的一切,让他瞠目结舌。 古松真人的躯体,竟然在一点点地……开始消散! 对方显然都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消散,带着浓浓的惊疑之色的脸上,目光直勾勾地看着徐阳逸。 但是,这无法阻止一切,他的身体,仿佛沙滩上的城堡,无形地消散在风中。 一分钟后,对方的躯体完全消失不见,而这一刻,这个世界,开始了缓缓的震动。 徐阳逸灵气运转全身,无比警惕地看着四周,这里……太诡异了,他不确定下面还会出现什么。 “咔擦!”一声脆响,他目光陡然一凛。 就在他面前……这个空间,竟然出现了一丝仿佛玻璃的裂痕! 这一道巨大的裂痕,横贯他所能看到的所有地方!紧接着,又是一声,第二道裂痕出现在他眼前。 “这是……大修士用绝大的神通割裂出的空间?”地面开始震动起来,他缓缓升上半空,死死盯着四周:“不,不对!任何空间都不可能如此诡异,说出现什么就出现什么。而且没有一点预兆!”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又是谁……在后面操纵着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