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法界(八) - 最强妖孽

第404章:法界(八)

“卡……卡卡卡……”无数的蛛网裂痕,布满他面前,当达到一个临界点的时候,整个世界随着一声脆响,轰然崩溃! “刷拉”空间的碎片,全数炸裂而开,徐阳逸倒抽了一口气,就在这一瞬间,他看到了……这些碎片背后,是无尽的虚空!仿佛……这就是一个无穷黑暗中的笼子! 然而,这一瞬间,整个“笼子”的时间,仿佛被停止了。 所有碎片,好像摁下了暂停键那样,凝固在它本身破碎的地方。下一秒,每一块碎片疯狂朝着徐阳逸面前汇聚,一分钟后,一个他相当熟悉的东西,手指大小,在他面前缓缓旋转。 “这是……”徐阳逸出神地看着他,这个东西,他很熟悉……非常熟悉!这二十年来,他研究过无数次!却根本不明就里的东西! 六边棱形! 如同黑宝石一样的六边棱形! 二十年前,小青送他离开地球的时候,那场如梦似幻的时空旅行中,出现的,就有一枚六边棱形! “第二枚了。”他沉吟着伸出手,正要将那枚六边棱形纳入掌中的同时,忽然,棱形上爆发出一道耀目的光芒,从中央猛然绽放,刺的他瞬间本能地闭上了眼睛。 “刷……”光华仿佛通天彻地,足足闪耀了数分钟之久。当眼前再次平静下来的时候,他立刻睁开了眼睛。 还是那个山洞。 但是……自己是躺在一尊石佛的手上! 平平稳稳,安安祥祥,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虚幻。 但是……不是! 不说他现在都能感到因为使用过天启第五蚀灵力的空虚,还有身上和古松对捍的阵痛,尤其,是他面前,漂浮着一枚拇指大小的晶体。 放眼望去,每一尊佛像的手上,都有一个人在沉睡。 他身边,界灵沉睡。赵子七不知如何回到了他的脑海,而周围,牧国师,崔国师,祖国师,无月等人……全部都陷入了深沉的睡眠。 “这……发生了什么事?”他愕然看着山洞之中:“难道,我们刚才的一切,都是虚幻?那么,那种真实感,又从何而来?” 洞穴前方,有一条通道,而此刻,通道中吹过冰冷的风,让他不寒而栗。 “呼……呼……”周围均匀的声音此起彼伏,他收回目光,看向每一个人。 十二生肖高阶灵师,以及四位国师……他挨着挨着看了过去,忽然,他目光闪了闪。 一只石佛的手上,端着一颗人头。 龙形面具,没有身体,正是高阶灵师辰龙! 在虚幻中死去的人,在现实中,同样死去! “这里,比丹霞宫都要诡异地多……起码,当日还有迹可循,现在,根本不知道谁下的手,在虚幻中死去,完全让人防不胜防。” 百思不得其解,他干脆不想,开云界,他绝不愿意放弃,既然已经决定,如果不是形式逼自己必须放弃,那还有什么好想? 抽离心神,他现在最关注的,是九曜星落刚开启的千里不留行到底是什么东西! 第一星,天启六蚀,第六蚀还没有出现。后面的八星,会不会比天启六蚀更强大? 他的灵识,沉浸到了万古丹经王中。一个小时过去,他缓缓睁开了眼睛,目光中带着一丝震撼。 “千里不留行……竟然有如此大的来头……” 这一式神通,来自一位先人后神,以武入道的圣人。 武圣,关羽!崇宁真君! “千里走单骑,千里不留行……是这个意思?” 让他尤其看重的是……这不是神通。 起码,不是广义上的神通。 这是……体术神通! 体术神通,有两个发展方向,第一,是炼体术,将身体作为一尊法宝来锤炼。其中要经历的痛苦,远超灵气神通的成千上万倍!并且还要体质吻合,很多都需要特殊体质。这才是炼体神通久而久之消失在历史长河的主要原因。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可惜,古往今来的人上有,又有几个? 第二……就是体术,类似于天道百解这种低端神通的体术,通过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凝聚体内的灵气,让身体每一处都成为自己的矛,自己的盾。练到极致,甚至能随意增大缩小,生长其他部位! 比如……法天象地,三头六臂。这都是体术神通最极致的至高法门! 而千里不留行,就是第二种! 虽然不知道练到极致能否出现法天象地,三头六臂这样的绝世神通,不过关二爷的牌子,还是非常硬的。 “千里不留行,共分十一层……有意思,过五关斩六将的总和么?”徐阳逸闭目回忆着万古丹经王的内容:“前三层,为百炼境,需要五种志刚至阳,却至阴至柔的天地灵物,封入体内五十年……” 五十年……天天忍受着阴阳割裂之苦,光是听着,就觉得骨骸都在泛痛。然而,徐阳逸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继续思索了下去。 不吃苦中苦,又怎么能成为人上人! “其他……并没有什么奇怪,第一层仅有一式神通,名曰……”他深吸了一口气,带着火热的兴奋,轻声喃喃道:“龙形虎象!” “但是……其中却饱含两式擒龙式,和两式伏虎式!对比起神通打基础所需痛苦,施展神通却异常简单!不需要太久,三天时间,本座便能将四小式,一大式全部记牢!” 这就是体修和灵修的不同! 他记得很清楚,天启六蚀,他一共钻研是近十年,然而体术神通,他只要三天! 但是,体术神通的打根基,却需要足足五十年!这还仅仅是前三层!灵修呢? 只要灵气,皆可修行。 “时间紧迫,既然决定随心而动,形式不重要。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神通,而本作现在,显然更偏向体术。”他尝试着按照万古丹经王中的法诀运转周天,不到几个小时,他背后,已经出现了龙虎交会的虚影。 时间,过得很快。所有人全部沉睡不醒,第二天很快就过去了,不过,有些出乎他预料的是,这四式神通,他才只领悟了一半。 “比我想象得更难一点。”他身后,一只白虎虚影,已经几乎凝为实质,无论他怎么想消除,都根本消不去。更无法收进体内。如果不明底细,放眼看去,还真要被糊弄上三分。 他此刻,站在自己的雕像下方,面对着几十米的雕像,身后白虎雄踞,拳头上,脚上,竟然都缭绕着只有修士才能看到的丝丝祥云,宛若神仙。 “和我想象的不同,这四式,都并非威力,而是实实在在的针对。”他目光一闪,身体陡然射出,而就在同时,他身后的白虎,本来假寐的眼睛,同时睁开!一股百兽之王的虎威,瞬间充斥周围! “吼!!”一声怒吼,周围石子都在乱跳,而徐阳逸已经飞跃半空,左手呈爪,试验他学会的第一招体术! “裂空!!!”随着他一声长啸,爪状的右手,猛然朝前抓去。 没有风,只是空间微微有些波动。就在他手已经停下的同时,空中,忽然毫无征兆地出现五道细白的痕迹! 每一道,都有十几米长,却细如发丝,仿佛要把空间都为之撕裂。在白痕之中,透露出来的……却是一丝丝漆黑。 “空间裂缝?”徐阳逸愕然看着自己的手,这一式裂空,竟然真的是裂空! 就在这时,“卡!”一声轻响,他面前的石佛,赫然出现五道裂痕,紧接着,无数灰尘从石佛身体上蔓延,再过一秒,“喀喀喀”一阵巨响,几十米高的石佛,被整整齐齐分为五块,切口光滑如镜,仿佛绝世刀客五刀斩下! 然而……这根本没完! 佛像身后,乃是石壁,就在这时,大约二十米的石壁,齐齐出现了五道细密的裂痕!紧接着,“轰隆隆”一阵嗡鸣!一股阳光直射入山洞之中! 这一爪……竟然撕裂了佛像之后,余势不消,撕碎了整座三十多米厚的山体! “哗啦……哗啦……”徐阳逸愕然看着面前二十余米方圆,直通外界的山洞,无穷阳光射入,他都不敢相信,这仅仅是一爪! 裂空……可以持续五分钟!他……能撕碎一座巨型山峰! 这简直比灵气神通的威力强悍了一倍有余! “从一个点切入,冲击力被整座山体分担,竟然还能造成如此大的杀伤力……”他有些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这……就是体术?” “那么……练到极致的体术,又是什么模样?” 这个想法只是一掠而过,他再次抬起手,他想看看,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刷!”第二爪,正要抓出,忽然,一种痛苦的扭曲之感,猛然从自己手臂上传来! 这股痛楚是如此剧烈,导致他眉头一拧,摁着手臂迅速落到了地上,额头上憋的青筋暴起,足足过了一分钟,才发出一声难以忍受的闷哼。 受不住! 应该有五分钟的持续时间,他竟然不到三秒! “身体没经过强化……”他死死咬着牙,不甘地享受着太阳的照射:“果然啊……炼体神通才是基础。没有强健身体的支持,根本不可能施展出威力如此之强的体术。若体术神通如此好修炼,早就是炼体修士的天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