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法界(九) - 最强妖孽

第405章:法界(九)

万古丹经王仿佛有个特点,名字都不怎么样。 比如天启六蚀,多么普通,不带神字不带仙,不带帝字不带尊。但就是这六招,却险些颠覆了大明王朝的统治! 多少人还记得当年那场震惊世界,被列为三大未解之谜的大爆炸? 再比如龙形虎象,就像街边随便买一本书,上面写着各种经脉的“武林秘笈,”再在旁边来四个字,完事儿。 但是,就是这样名不见经传的东西,威力强大如斯!徐阳逸现在没有任何一招,除了天启六蚀之外,可以媲美裂空!直面的攻击,甚至能将山都撕裂出一条道路来!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返璞归真,道法自然。 它们,已经完全不需要用名字去装点。在见识到它们的威力之后,只要不是傻子,都会选择它们。 徐阳逸并没有继续修行,而是闭目打坐。这里的灵气浓郁程度不低,多少还有一些用处。 他能感觉到,刚才,是瞬间将自己的肉体能力最大化,内视可以看到,现在,他的肌肉如同螺旋一样,一点一点地往上扭,并且直通肩胛,胸肺,如果不是他立刻停下。肌肉会如同两根交缠的麻花绞碎他全身的骨头。 一点一点地,用灵气平复剧痛的手臂。足足数个小时,终于让手臂安静下来,但是,右手足足粗了三分之一有余。并且由于肌肉的忽然扭转,血管濒临破裂,手臂红的就像胡萝卜一样。 他毫不犹豫掏出一枚丹药吃了下去,这还是他当年炼制的练气期丹药,不过现在也只是肌肉受伤。倒算得上对症下药。 又过了四个小时,他的脸色才好了一些。这才睁开眼,坐了起来。 “体修神通的威力,本座是见识过了……不过,这个底子也要雄厚得吓人。现在,本座恐怕只能维持两秒,极限来说……挥出两爪。这,就是我的另一张牌。”他目光转向其他人:“已经两天多了,怎么还没有醒?” 仿佛听到了他的话一般,下一秒,第一个人坐了起来。 崔旭东,他第一个反应,是茫然的睁开眼睛眨了眨,随即……立刻针扎了一样上半身弹起,颤抖地看着自己的手:“还活着……我还活着?我没有死?!” “你没死。”一个声音从他身边传来,崔旭东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尖叫一声:“谁!!” 随后,包裹着黄色灵光的拳头立刻挥出,不过,徐阳逸轻轻一点,他立刻全身无力地倒了下来。 他的表情没有沮丧,反而出神地看着天空,过了几秒,发出了一声轻笑,随后,笑声越来越大。数秒后,已经变成了仰天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他笑的胸口都起伏不定:“还活着……我还活着啊……” 笑够了,他终于似哭似笑地坐了起来,徐阳逸静静地悬浮在他面前,看到他情绪稳定,才问道:“你遇到了什么?” “梦。”崔旭东几乎毫不犹豫地说:“一场梦……绝对是一场梦!一场可怕的噩梦!除了梦,我想不出其他东西,能这样变幻莫测!” “徐师,你知道吗……那种感觉,就是我往日见过的,最可怕的东西,下一秒那个东西就会出现……一切的一切,都那么不合常理,我几乎都怀疑自己活不下来,最后,我还是走出来了。” “我最后遇到的……是你!那就像睡前,自己最害怕的东西一样,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警惕着你,于是,你在梦境中出现了……真的,除了梦,绝不可能变换如斯……甚至没有一点道理!违背一切世间的原则!” 徐阳逸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因为,他的灵识感觉到,第二个人也醒了过来。 无月。 他脸色铁青,坐起来之后,深呼吸了一口,却立刻闷哼了一声,捂着肚子躺了下去。 三秒后,他颤抖地拿起自己的手,上面,满是血迹! “怎么可能?”他咬牙看着自己的手,喉咙中发出低沉的嘶吼:“这种不符合任何修行原理的东西……怎么会带到现实?” “本座在里面受的伤,完美地折射到了本座身上……这简直不可思议!” 一枚丹药飞到了他面前,他扫了一眼,毫不犹豫地吞了下去。随后目光一亮,脸色逐渐红润起来,闭目打坐,十分钟后,睁开了眼睛,复杂地看着徐阳逸。 不知道什么丹药,但是……效果好的出奇!入口即化,化为一股暖流滋润丹田。他敢肯定,仅仅凭着这一枚丹,他就会在二流,三流家族中,左右逢源! 而这些家族,恰恰是丹液的最大消费对象!像那些顶尖的丹液,反而没几个人买得起! “此子……若能回到地球,必定前程远大。本座……不宜与他为敌,丹道啊……百年不出世,即便本座能杀他,本座敢杀么?舍得杀么?” 问了自己数次,答案全部是否!否!还是否! “道友在里面遇到了什么?”徐阳逸没有关心他的心态,沉声问道。 无月的脸色再次铁青,阴沉了半天,咬牙道:“如梦似幻……一切一切的不可能……漫天神佛,却只有练气期……本座所在之地,眨眼变化,所谓偷天换日,金丹真人都无法达到。这里……诡异非常!” 接下来的数十分钟,一位位人醒了过来。但是全部身体脱力,更有好几位灵师,身负重伤。 还有最后七个人,如同睡熟了一般,静静地躺在石佛掌中。 赵子七也醒来了,显然他也经历了一些不可言说的事情,脸色苍白如土。 “子七,还好?”徐阳逸谨慎地在灵识中交流:“你在巨佛上,有什么收获?” 然而,万万没想到,赵子七的回答,让他倒抽了一口气。 “巨佛?我,我从没和哥哥去过巨佛啊?” 徐阳逸只感觉脊背上一股凉气,立刻追问:“就是遇到纳兰流苏的时候……” “不……我从没遇到过纳兰流苏!纳兰流苏……她,她不是被哥哥你杀掉了吗?” 徐阳逸“呵”地长书了一口气,凝重无比地问:“那么,你有没有看到过脸上只有一张嘴的老头?” “没有……哥哥这是你遇到的东西?” 徐阳逸没有开口。 咚……咚…… 他只感觉,心脏跳动在耳边。 赵子七……从头至尾,都没有和他在一起! 那么……和自己在一起的,又是谁! 这是一个活物,他感觉如芒在背,他竟然和一个不知名的活物一起呆了几个小时! 对方的出现,和可能是“幻境”的地方,规则完全不同。那个“赵子七”是一直跟在自己灵识中,完全不像其他东西那样,毫无预兆,场景瞬间转化,只有他,规规矩矩,让他看不出一丝破绽!然而,很可能……在他进入石室之前,他就已经和对方分开了!有别的什么东西,代替赵子七,潜伏在了自己身边! 忽然,他停了下来。 脑海中,菩提子急速运转,就在刚才,他仿佛想到了什么事。一件极其重要的事! 就在他要继续考虑的时候,下一秒,七个痛苦的呻吟声,几乎不约而同地在周围响起。 寅虎、卯兔、巳蛇、未羊、酉鸡、戌狗、亥猪……七位高阶灵师,他们的身体……开始诡异地浮空。并且……四肢都伸展到了极致,但是,令人咋舌的是,他们脸上没有一丝痛苦的表情,只有在睡梦中,梦到了噩梦的轻微皱眉。 然而,在徐阳逸眼中,这七个大活人,他们的身体,已经在自己眼前被拉伸到了极致!骨头的“卡卡”声都响彻空间,他可以想象,五秒后,这是个什么场景! “这是……”牧羊瞠目结舌地看着四周:“怎么可能……他们,他们这是……” 祖怀恩深吸了一口气,正要冲上去,无月一只手却拦在了他面前。 “大师……” “闭嘴。”无月脸色凝重:“本座不是怕你找死,而是你若死了,就少一分力量。” “就在刚才,本座的灵识早已放出,本座敢肯定,这里没有一个人!” “没有人?!”邵宇峰惊呼一声:“那……那这怎么解释?!” “可能不是人。”徐阳逸冷冷地说到,手指一弹,一圈白色光芒,将所有人护在期中,指着墙壁说到:“你们自己看。” 所有人目光都移了过去,只看了一眼,立刻低沉的惊呼声此起彼伏。 顺着徐阳逸的手指,他们看到了……墙壁上……每一个悬空的人四肢,头颅,全都有一匹马的影子,在拉扯着他们! 并且……这是无头骨马!从墙壁的影子上,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无头骨马的车裂之刑! “莫非……”赵子七忽然说道:“他们七个……进入的是同一个地方?” 没有解释了,下一秒,“啪啪啪!”七声闷响,一片血雨洒落空中。 就在这一瞬间,徐阳逸丹田之中,忽然射出十道黑色灵线!他的目光动了动,看向所有黑线的没入之处,立刻,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远离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