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法界(十) - 最强妖孽

第406章:法界(十)

“徐师,现在怎么办?”祖怀恩转过头,不愿看现场的惨状,问道。 “现在,只剩下一个疑问了。”徐阳逸已经离开人群十米,手轻轻一招,帝器通体漆黑,再次出现在他手中,剑尖指向现场所有人:“你们,到底是谁?” 所有人都愣了。过了数秒,赵子七疑惑地飘来:“哥哥,这是什么意思?” “再过来一步,本座便将你斩杀当场。”徐阳逸不带一丝感情地说到:“或许,你们看不到。” “但是,本座能看到!”他目光扫过现场所有人:“一群牛鬼蛇神,也想装神弄鬼?” 他的目光中……所有人的眉心,都连出了一条黑线! 而这条黑线,径直连接他的丹田。仿佛,在被什么东西吸取一般! 确实是有一个东西在吸取,青云之种!它的颜色,已经变成了漆黑之色!被无穷的黑色灵气,萦绕成一个黑色之茧! 十条灵线……赵子七,祖怀恩,无月,崔旭东,邵宇峰,模样,子鼠,丑牛,申猴,午马……无一例外!并且,他们感觉不到,这些黑色灵线的每一次波动,他们的身形就会缩小肉眼几乎看不到的份额! 这……绝非人! “道友,你是不是弄错……”无月皱眉朝徐阳逸走去,但是,就在他进入帝器范围之内,徐阳逸毫不犹豫地一剑劈下。 “沙……”无月的神情错愕,整个身体,却如同黑沙一般,随着这一剑,缓缓飘散在空中。 徐阳逸深深地看了青云之种一眼,他脑海中,有了一个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联系! 但是,只有这个联系才说得通! 青云之种,得自南华蝶母。而南华蝶母最擅长的,便是穿越梦境,借尸还魂。这是小青的原话。并且,他记得很清楚,万古丹经王上,青云之种进化为食梦,第一个条件,是数不清的灵石。而第二个…… 吞噬一个金丹级的梦魇! 尽管,他不知道什么事梦魇。但是现在,他敢肯定,对方正在吞噬着什么,而且随着它的吞噬,他清楚得感觉到,青云之种的灵气,正越来越强。虽然缓慢,却没有停顿。 南华蝶母----梦----青云之种,这三者之间,有了一道朦朦胧胧的联系。 “也就是说……我到现在为止,都在梦境之中?” “那么,之前遇到的一切的不合常理,无限轮回的死亡,瞬间境界飙升,纳兰流苏,古松真人为什么出现……便完全可以解释。” “但是,青云之种,从进入开云界,便有了这种情况,莫非……从那时候开始,我就身处梦境?” 二十年苦修,千里不留行,天启六蚀,筑基……这些都是梦境?! “本座……不信!!” 他不愿信,也不可能信! 但是,如果一切都不可能,最后剩下的,就是事实。梦境,这是现在面对这一切,唯一能解释的方法。 “哪怕这是梦……本座,也要让这个梦成为现实!”他深吸一口气,目光如火,四周,随着无月的“灰化,”所有人,仿佛都如同提线木偶一般,彻底呆了。 “这个梦境,必定有真实。本座就不信,孙大圣,刀圭,金箍棒,这些东西,这个老妖怪都能梦的出来。”帝器上,十条火龙印记萦绕其上,剑尖抬起,直指自己脚下:“本座倒要看看……到底是是什么鬼东西!将他本座进如此恐怖而绵长的梦境之中!” “十方炼狱!!!” “轰!!!”紫色的火焰,随着帝器的插下,顷刻间爆燃而起!点燃上下左右,东南西北,过去未来。就在这场火焰的盛宴之中,周围的一切,仿佛蜡一般,冰雪消融。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火焰之中,他仰天长啸一声:“不管你是不是梦,本座注定会打破虚妄,走向真实不虚!” “哗啦啦!!”随着这一声,他剑尖所触之处,无穷的蛛网裂纹密布而起,三秒后,轰然巨响!万道佛光从地底喷出!再一次,让他闭上了眼睛。 他能感觉到,脚下一空,随后,向下坠落。 坠落很快,但是,并没有给他任何不安之感。而是感觉一片祥和,宁静,仿佛连坠落都是一种享受, 万道金光之中,他如同回到水里的鱼。诡异的是……他现在竟然能“看”到东西! 那是……一幅幅星图!! 浩瀚宇宙,无数星图镶嵌其中,有的黯淡无光,有的发出一片片柔和光芒。这些光点,很大,全都是金色。在这些散发着柔和光芒的大陆,或者星球之中,有一道道蓝色的线条。这些线条铺天盖地,足足有上百个之多。 然,在这些巨大蓝色光点之旁,再蔓延出数百根线条,链接到宇宙的更深之处,目标,全部是绿色光点,同时,还出现了一些小小的红色光点。 整个星图,铺天盖地,数不清有多大,然而……他看到了,所有的星图,最终目的地,最中央,全部连接着一个光点。 那是……一颗暗金色的光点!而光点之中,有一颗星球缓缓转动。 它是蔚蓝色,无比熟悉,徐阳逸在太多杂志,或者电视上看到过它。 地球! 不知道为什么,或者说一种奇妙的感觉,他知道,这一切,是真实的!绝对的真实不虚!不带半点虚假! “刷……”他的身体如同羽毛,不知道飘了多久,终于落到了地上。 睁开眼,他愕然看着眼前蓝色的天空,没有太阳,光线非常柔和,白云朵朵。而他身下,是一片柔软的草地。 “这是什么地方?”他疑惑地站起来,放眼看去,面前的草地一望无际,并且,无比平整!一眼根本望不到头! 没有山,没有水,只有蔓延如海的草地,和上面繁星点点的野花。 深呼吸了一口,他转过身。随后,目光霍然一亮,眼前终于出现了不一样的东西! 那是……两棵树! 两棵枝叶茂密,足足百米高的大树! 它们扭曲在一起,却并不让人觉得恐惧,而是……祥和,安宁。仿佛看到早上初升的太阳,让人心中一片宁静,只余感慨。 树冠蔓延出上百米,枝繁叶茂,他疑惑地朝树下走去,这,是这里唯一不一样的地方了。 越走越近,他忽然看到,树下竟然还有一个人! 一个老僧! 他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面容苍老,目光既不清澈,也不浑浊。仿佛融入这个世界一般,晃眼看去,根本看不到他。 并且……这是个活人! 徐阳逸一咬牙,身体腾空而起,没有任何阻碍,径直朝着树下飞去。 数分钟后,他的脚轻轻踏上了草地,而这一刻,老僧也同时睁开了眼睛。 “阿弥陀佛……”老僧的目光定定落在他身上:“数百年了……终于有人看破虚妄,走到了这里。却万万没想到……来的仅仅是一位筑基道友。并且,道友身上的灵气,应该就是开启封印之人。” 徐阳逸并未放松,对方看似平常,然而根本没有掩饰自己的修为。 筑基大圆满! “道友怎么称呼?” “贫僧法号悟灭。”老僧看似平静,目光中,失望之感即便再怎么掩饰,也掩盖不下去,却还是带着一丝期待问道:“施主身上没有开云界的气息,理应是上界之人。敢问施主……在上界排位如何?” 他紧紧盯着徐阳逸的眼睛,徐阳逸淡淡道:“没有排位。” 没有排位! 悟灭喉咙一颤,随后长叹一声:“敢问施主……比起五百年前的古修如何?” “不如。” “不如!不如你也敢开口!!你有什么资格踏足这里!”就在此刻,一声怒喝,从四周传来,震得空间都嗡嗡作响:“区区筑基!大言不惭!你可知道,下面的东西一旦醒来,翻手可灭你!碾死你和碾死一只蛆虫有何区别?!若不是你!本座两人如何陷入现在的困境?!” 怒骂声不止,徐阳逸眼前,一片金光冒起,眨眼间,一名长满络腮胡,上身赤裸,满是伤疤的中年男子,全身光华地出现在徐阳逸面前,双目如电,死死盯着徐阳逸,声音一声比一声大:“你就不知道用你的猪脑子想一想!若如此简单便能进来,还轮得到你?!” “多少地球的精英进来过!就没有其他人注意到这里?其他人不敢吞的东西!偏偏你就敢?!你不知道用你可怜的思维考虑一下,你凭什么?!你以为你是三皇五帝?狗屁!!”男子猛地朝地上啐了一口:“像你这样的蝼蚁,也有资格踏足这里?!悟灭!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你凭什么放他进来!问过本座了么!!” 悟灭没有反驳男子前面的话,只是阿弥陀佛了一声,淡淡道:“按道理,能看破虚妄之人,皆有资格进入此处……” “那是指上界金丹以上的修士!谁他妈知道这头蠢猪怎么看破的!金丹以下,除非走了狗屎运才有机会进入这里!开云界告急,你就引过来了这种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