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法界(十一) - 最强妖孽

第407章:法界(十一)

他满含怒意的目光,不屑地扫了一眼徐阳逸:“区区筑基,能顶个蛋用?老子还没给他算打开封印的账!让他滚!” “打扰一下。”徐阳逸脸色平静地开口:“这位是?” 悟灭淡淡道:“鹏程道友。” “他在此处,已经数百年。” 徐阳逸点了点头:“原来是个筑基中期的花匠。” 现场,安静了。鹏程死死盯着徐阳逸,许久,冷笑了起来:“那么……就让你知道你和花匠的差距……” 话音未落,他眼前忽然一亮!紧接着,十条紫色火龙从他脚底下轰然冲出!形成一个紫色的囚笼,将他死死困在其中! 徐阳逸悍然出手! “吼!!”十方炼狱发出震天巨响,十条火龙齐齐朝着中央咬去,鹏程愣了愣,随后一声怒骂“好大的狗胆!!” “移花接木!” “轰!”火龙直接点燃附近百米方圆!无数青草花朵付之一炬,悟灭只是皱了皱眉头,并未开口,但是,鹏程怒极之声,已经从周围滚雷一般响起。 “胆敢毁坏沙罗双树园!!你这种废物,连做花肥的资格都没有!!本座要将你挫骨扬灰……撒入无尽之海!” 悟灭并没有开口。 他的宗派,导致他绝对不会说什么重话。但是他同样失望。下来的竟然是筑基修士!没错……下面那个东西,没醒之前,只是筑基,然而,这种筑基,即便金丹前来都即为头痛! 更不要说,重新封印那个东西了……机会只有一次,无论如何,他也不想浪费在一个筑基修士手上。 徐阳逸目光一闪,火龙之中,一根焦木燃烧,而鹏程的身影,已经不见踪迹。紧接着……整个草原的草地,如同狂风吹过,齐齐往后伏去。 “死!!”惊雷般的怒吼再次响起,天空中,一只方圆五十米的金光大手猛然组成!带着滔天狂风朝他直压下来! “轰!!”掌未至,灵压先至!筑基中期的神通,更强于筑基初期!并且……对方显然不是普通的筑基中期!这一掌压下,徐阳逸如同面对一座巨山,周围地面,竟然齐齐凹陷!一个五十米大小的掌形印记,轰然出现! 他目光一冷,他来到这里都还莫名其妙,这个人不问青红皂白,之前的轻蔑,不屑,这一次……竟然是杀手! “和本座躲猫猫?”他冷笑了一声,巨大的灵压之下衣袂翻飞,双手飞快掐诀:“给本座滚出来!” 丹鼎本我心诀!万灵镇! “嗡……”脑海中一阵嗡鸣,灵识狂涨!零点几秒之后,一声无形尖啸,猛然从他站立之处响起!随手轰然四散飞射!一道道肉眼可见的黑色灵气,喷泉一般冲向四面八方! “轰!”黑色和金色,在空中急剧碰撞!方圆百米都晃了晃!两者同时消弭于无形,巨大的灵压化为风压,吹得无数花草乱飞。 “哼!!”一声冷哼:“雕虫小技!” “鹏程……”就在此刻,悟灭的声音突兀响起:“躲开!” 下方金色灵光和黑色灵光翻飞,光芒遮掩了一切,无形中的鹏程没有看到……他却看得清清楚楚……一连串黑色灵气,并未消散!而是仿佛双蛇缠绕,隐藏在灵光闪耀之中,直冲半空中鹏程所在之处! 下一秒,一声惨叫从空中传来,虚空微微一晃,鹏程的身影再次出现。 他痛苦地捧着自己的头,却用血红的目光看向徐阳逸:“蝼蚁……你竟然……打伤本座……你可知道本座是谁!!” 回答他的,是一根手指,同时,地面无数寒冰冒起!冰封百里! 一道黑色灵气,急速在他指尖旋转!根根青草,朵朵鲜花,刹那间成为冰雕,灵气正对的方向,正是暴怒的鹏程! “本座不知道你是谁。”无数黑光凝聚徐阳逸指尖,灵气含而不露,他冷冷看着对方:“同为筑基,也敢口出狂言。你哪来的自信。” 鹏程愣了愣,随后仰天狂笑:“你?!” “就凭你?!中期未到,也敢质疑本座?” 笑够了,他低下头,冷笑道:“蚊子叮了巨人一口,便以为他杀死了巨人?何其可笑!” 话音未落,他脸上的笑容,陡然僵住了。 这个威力……不对劲! 黑光旋转越来越强烈!他甚至感觉到了……其中蕴含的无穷杀机!这股灵力之强,仿佛跨越数百年,隔空跨界而来! 他,挡不住! “怎么可能!!”一股极其荒诞的感觉涌上心头,他甚至忘记了躲闪,而是愣愣地看着徐阳逸手中凝聚的无边黑芒:“上界地球已经进入末法时代!这在附近的小千世界都不是秘密!若非附近的小千世界金丹都没有,地球现在宗主的位置都难保!” “他还差临门一脚进入筑基中期,境界比本座还低!这一式神通,竟然让本座感觉心惊肉跳!直觉都在提示本座躲开!” “对了!他说过,他在地球上没有排名!没有排名绝不可能掌握这种程度的神通!他在骗本座……一定是!这一式徒有其表,实则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想到此处,他横刀立马,双拳紧握,一道道符箓在全身亮起。 他准备硬抗这一招! “本座倒要看看……你这招花架子到底能撑多久!” 但是……心中为什么这么慌呢? 悟灭已经站了起来。 他老态龙钟的眼睛中,同样难以置信地看着徐阳逸,他这种局外人,都感觉到了这一招的凶险。 杀不死鹏程,却足以让对方痛苦无比!身负重伤! 但是……鹏程地位无比特殊,他,伤不得! “住手。”他终于站了起来,长念一声佛号,凝重开口。 “住手?”鹏程愣了愣,随后狠狠道:“老头,你莫非失心疯了?” “没有排名的筑基初期,即便他是上界修士,莫非你忘记了本座的身份?!” “本座就不信,他果真有这么强的……” 话音未落,他和悟灭,同时抽了口气。 徐阳逸面前,一柄黑色的长剑倏然升起。所有黑光,全部被长剑吸收进去。而同时,上面亮起的却不是黑光,而是一片金光! “道器?!”悟灭终于忍不住惊呼而出:“道器……这是道器!道家独门法器!独一无二!传世流传!施主手中竟然有这种东西!” 别人或许不知道,作为道宗的死对头,他如何不知! 要糟!! 他光洁而苍老的额头上,终于出现了一滴冷汗。 这真的是地球排不上名的修士?! 不是说……地球已经进入末法时代了吗?怎么可能还有近乎古修……不,很可能……已经超越同阶古修的修士! “道歉!”他猛然转过头,衣袖漂浮,死死盯着鹏程:“立刻道歉!” “就凭他?!”鹏程一愣,随后心中一股怒火轰然爆发! “本座身份如此尊贵!竟然向他这种杂种道歉?!” 一句话没说完,悟灭已经诡异地出现在他面前,老眼中精光四射,咬牙道:“他……若动手呢?” “贫僧知道你伤不得,他知道么?他就算真的将你斩杀当场,你身份再尊贵,对他又有何用!” 但是,徐阳逸根本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 帝器之上,金光闪耀中,一个他久违的影像,悄然浮出。 豹头人身,坐骑猪首马身。 岁星神! 他都没有想到,用帝器承载天启六蚀,竟然会出现这种诡异的情景! 是明光宗的缘故?还是帝器的缘故? 并且……一种战栗感从剑柄上直传过来。仿佛告诉他……这才是天启六蚀的真正威力! “这一式……比我凭空用出……强了太多。细想起来,当日魏忠贤一招转战三千里,何等威势。而本座现在境界更凌驾于他,反而威力不如。他是张天师直接灌注。而这一招……或许本身就要用剑使出。毕竟……天启六蚀的第五蚀,乃是震惊千古的天启大爆炸!轩辕剑的劫案!” 想到此处,他灵力微微输送,倏然间,悄无声息,一股死寂的,不祥的灵气,肉眼根本无法看到,呈环状,朝着周围猛冲而出! 但是! 气压快,冰寒之力却更快!就在灵气爆发的瞬间,眨眼冲出两百余米!而这一蚀中的寒气,瞬间追上了灵气!竟然在空中冻结成了一朵朵漂浮的冰花! 两百米灵气,全部冻结!形成一片绝对的寒冰领域! 冰花漂浮,寒冰倒影。照水冰如鉴,扫雪玉为尘! “呵……”悟灭深吸了一口气,脑海中一团乱麻。 此人……比古修还猛! 他不是没见过古修,然而仅仅见过的几次……眼前此人也绝不逊色半分! 虽不是金丹,金丹之下,却足以称为绝对强者! 但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他能感觉到……那把剑,刚才仿佛经过了一场“洗礼,”很短暂,但是威力却骤然上升!上升到…… 眨眼之间就到了鹏程的眉心之前! 筑基大圆满的他,居然失神之下没有反应过来! “住手!!!”他终于忍不住了,佛家的精修此刻根本顾不上,用尽全力大喊道:“这里!是沙罗双树园!!!” “你不能伤他!”悟灭终于长舒了一口气,破烂的僧袍一甩,筑基大圆满的修为全数爆开,随着“卡!”的一声脆响,随后喀喀喀声不绝于耳,半空中,无数青叶浮现,包裹冰花。悟灭情急之下,全力出击,只求打散这片要命的冰雪世界! “啪啪啪!!”无数轻响,悟灭目光猛然闪动,身体狂震了数秒,这才稳下心神。深深看着徐阳逸,凝重地说:“他……便是此地封印!” “施主若动了他,永远无法回到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