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法界(十二) - 最强妖孽

第408章:法界(十二)

徐阳逸静静地看着鹏程,对方已经脸色铁青,额头上一道道青筋鼓起。 无法想象……自己也算气运加身,一个末法时代的上界修士,没有排名,刚才那一招,足以让自己重伤!甚至……有可能显出原形! 这就是自己嘲笑的人? 地球……真的进入了末法时代? 然而,下一秒,他差点惊呼出声,因为,被悟灭打散的冰花,再次浮现! “道歉。”徐阳逸冷冷地看着他,虽然是从下往上看,他却产生一种从上往下看的错觉。 平地上的俯瞰。心理上的仰视。 “本座……本座……”几乎是情不自禁地,他死死咬着牙,从牙缝中飘出字来:“本座……” 本座了半天,他再也说不出来,向一个刚才还喊着蝼蚁的人道歉,他自尊心不接受! “本座……”脸色赤红,他猛然喊道:“本座便不信!你敢动本座!” 话音未落,方圆两百米的冰花,轰然暴动! “你!!”悟灭回过头,泥人也有三分火性,此刻他几乎急的喉头生痛!再无考虑,一掌挥出,毫不犹豫打在鹏程后心:“给这位施主道歉!立刻!” “你就看不出来!他真敢杀你!管你是谁!” “轰!”猝不及防,筑基大圆满的怒火,鹏程被一掌击落云端,轰然坠入泥土,数秒后,才低着头,双手撑了起来,声如蚊呐:“本座……认输……” “我要听的不是这个。”徐阳逸眼中一闪,无穷冰花,划动出死亡的痕迹,直逼对方全身! “你认不认输,和本座本有半分关系。” 寒风咧咧,鹏程再一次感受到恐怖的危机,脑海中,那一根叫做“骄傲”的弦啪一声绷断,失声道:“本座道歉!本座道歉!” 然而,冰花丝毫不减速! “不够诚心诚意……敷衍的歉意,本座不收!” “刷!!”无穷冰花,化作一只寒冰巨手,速度之快,悟灭都深吸了一口气。 刚才的还是危机,现在……就是杀意! “我错了!!”鹏程满背冷汗,这一次,直接拜服在了草地上,声音都有些嘶哑了:“我郑重道歉!道友!请手下留情!” “哗!”他面前的寒冰巨爪,应声而碎。 一片寂静。 谁也没想到,高调出场的鹏程,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局。 “施主,做人留一线。”悟灭警惕地看着徐阳逸,灵力已经攀升到了顶峰。这个歉不道,徐阳逸不会收手,他有这种感觉。所以,他不管。但是,如果徐阳逸再随意动手…… 宛若海潮,金丹可期的灵压,已经毫不掩饰地放了出来。 徐阳逸见好就收,面对筑基大圆满,他现在还不是对手。尤其……这老僧,诡异得很。 “我想。”徐阳逸拍了拍迷彩服,盘腿坐了下来:“本座现在,有资格知道这里是哪里了。” 鹏程悄无声息地抬起头来,脸色赤红,忽而又变为铁青,身影一闪,一声不响地消失在了原地。 这种羞辱,谁都无法再呆下去。 悟灭深深看了徐阳逸一眼,没有立刻回答,闭上眼睛,足足三分钟,睁开眼时,抬起老态龙钟的眼睛,有些感慨地看着远方。许久才道:“这里……被称作……沙罗双树园……” “世尊释迦牟尼入灭所在。” 这句话,让徐阳逸顿时抬起头,凝视悟灭。对方平静以对。数秒后,徐阳逸呼吸略微急促,沉声道:“出家人不打诳语,你可知,释迦牟尼是谁?” “我知。”悟灭淡然笑道:“世尊,佛祖,神佛……神话中人。但是,谁又告诉过施主,神话即是虚妄?” 徐阳逸哑口无言。 小青是真的,金箍棒也是真的……还有什么是假的?真相又藏在神话的哪里? “施主稍安勿躁,既然你进来了……你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这里的一切,你都会知道。”悟灭长叹了一声:“其实……本座也取舍两难……” “不将下面的详细情况告诉施主,你下去之后可能一丝机会都没有。告诉施主,你更可能不会,不敢下去……然而……开云界大变如此突然,根本不可能有其他人进来。”他深深看了徐阳逸一眼:“贫僧一直在期望,有一位金丹真人下来,至少也是筑基大圆满。万万没想到,下来的……竟然只是筑基中期。” 徐阳逸眼神微动:“道友不看好本座?” 悟灭没开口,许久才避而不答地说:“看不看好,又有什么关系?难道,贫僧现在还有别的人选?” “既然没有别的人选,我们还是尽快进入主题的好。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开云界覆灭在即,多浪费一分钟,就多危险一分钟。”徐阳逸淡然道:“说吧。本座洗耳恭听。本座见过的东西,或许并不比你想的差。所谓佛陀寂灭之地,这种假话,就不要拿来骗本座了。若佛陀寂灭之地只有两位筑基修士镇守,才是让佛宗之人笑掉大牙。” 悟灭轻叹一声,手中念珠轻轻转动,许久才道:“这里,确实是沙罗双树园。” “贫僧……还有一个名字。一个许久没有用过……也没有人叫过的名字……不过,施主应该晓得。” “界灵。” 界灵! 这两个字,在徐阳逸耳中不啻于惊雷! 悟灭是界灵? 那么……他曾经怀疑的,孙大圣的一根毫毛,那个自称界灵的东西,又是什么? 悟灭第一句话,就语出惊人! “贫僧确实是界灵。”悟灭仿佛觉得没必要证明:“信也罢,不信也罢,贫僧无需,也不能证明。” “我生天地生,我灭天地灭……除此之外,贫僧找不到任何证明的办法。” “但是开云界存在了六亿多年。”徐阳逸立刻追问。 “然而文明只产生了两千年。”悟灭说道:“若非文明鼎盛,界灵不可能产生。照理,本座产生,还要一些时间,不过,承蒙高人点化,贫僧感激至今。” “高人?” 悟灭深深看了一眼沙罗双树:“高人……即是当初封禁此妖之人。鹏程施主,乃是高人所留的两道后手之一。沙罗双树上,第一枚长出的菩提子。” “这个故事,很短,却绝对匪夷所思,施主……希望你听了之后,不要掉头便跑的好……”他闭上眼睛,转动佛珠,不再言语。 徐阳逸洒然一笑:“低劣的激将法,但说无妨。” 悟灭仿佛在沉思,在组织语言。足足过了数分钟,他才再次睁开眼:“施主进入沙罗双树园的时候,必定看到了一些东西,施主觉得,那是什么?” 徐阳逸稍微考虑,还是按照自己想法直说:“星图。” “然也。”悟灭睁开眼睛:“星图……是我们这一界的所有星图。” 果然如此! 徐阳逸立刻问道:“我们这一界……地球界?” 悟灭摇了摇头:“不是,不知。” “贫僧只知,我们这一界……很大,大得漫无边际,像我们这样的一界,共有四处。具体的名字,贫僧却不知晓。而这个故事,便从这里开始。” 他深吸了一口气,郑重说道:“沙罗双树园,并不止这一个。” “不止一个?” 悟灭点了点头:“不止一个,贫僧敢确定。并且,贫僧还能确定一件事,开云界,位于我们这一界的最东端。” “为何?” “沙罗双树,原本便有四组。”悟灭淡然道:“东西南北,各有双树,每一面的两株树都是一荣一枯,称之为‘四枯四荣’,佛经中言道:东方双树意为‘常与无常’,南方双树意为‘乐与无乐’,西方双树意为‘我与无我’,北方双树意为‘净与无净’。而这两株,代表的便是常与无常。想必,施主已经体会过无常之感了?” 徐阳逸想起上面的一系列诡异,沉声道:“无常是指……” “梦。”悟灭接道:“梦境常在,反覆无常。常理不可解释。” 果然是梦! 徐阳逸的猜测被证实,立刻问出了下一个问题:“但是,无论如何,这可是沙罗双树!佛陀寂灭之所在!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无人镇守?”悟灭笑道:“这,并不是真正的沙罗双树。” “真正的沙罗双树,在我们这一大界的正中央。开云界的,只不过是最东边的一个代表而已。用真正的沙罗双树的一颗种子,一个代表,一个象征。就像佛寺,四处皆有,莫非寺寺都是少林寺?” “万年长成。仅此而已,怎可能有人镇守?”他笑了笑:“如开云界这般偏远的寺庙,有贫僧和鹏程两位沙弥,已经算得上香火旺盛了。” 原来如此。 徐阳逸点了点头,不再打岔,他意识到,真正的故事,现在才要开始。 果然,悟灭思索了片刻,说到:“一千两百多年前……第一次,有地球上界的修士,来到了开云界。” “当年的贫僧看来,他们神通莫敌,法力无边,那时候刚刚发展了八百年的开云界,绝非他们的对手。但是,他们看不上开云界,并未停留。或者说无法停留,因为……”他神色凝重了起来:“他们……押着一个可怕的囚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