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法界(十三) - 最强妖孽

第409章:法界(十三)

“他……用一种贫僧完全不认识的天才地宝打造的囚笼关住。仿佛没有形体,却能感受到浓浓佛意,甚是奇怪……而押解之人,将这个囚徒,永镇开云界地底。并且,划出了一万里的距离。告诉贫僧,此妖,决不可放出。并且,终究有一日,它面临脱困。他已经在此界布下两道后手,脱困之日,自然有修士携临字降临此地,两者都和他有莫大渊源,此人,日后会是开云之主。” 说完,他目光灼灼地看向徐阳逸。徐阳逸回忆了一下,摇头道:“本座,不是你要找之人。更不知道所谓‘临字’是指什么。” 悟灭眼中闪过一抹浓浓的失望,喉结痛苦地动了动,随后苦笑:“也是……哪有如此凑巧。” 他接着说了下去。 “当囚牢修建完毕之后,天外忽然飞来一根铁棍,牢牢插在了囚牢的封印之上。那根铁棍……乃是贫僧一生所见,最为可怕的神兵利器。当押解之人离开之际,偶有人说,此界应当留一看守。于是,一位浑身金光闪耀,自称真人之人,轻轻点了当时在树上的贫僧一下。自此,贫僧灵智完全开启。” 他抬起头,看了看沙罗双树:“鹏程施主,在三百年前修成正果,开启灵智。和本座一样,此界不灭,他亦不灭。只不过,他若灭,此界不灭。” “他,不是界灵。” 徐阳逸沉吟颔首,难怪,难怪之前鹏程一直叫嚣他身份尊贵。这么一说,也算不说假话。沙罗双树,佛陀入灭的果实,哪怕是不知道第几代的分树,也确实当得起尊贵二字。 只可惜,最终,这枚菩提子向自己低头道歉。 但是忽然,他脑海中猛然升起两个重要至极的念头! “道友,数千年前,可有一位女子来过此地?她……一身青衣?” 他想到了自己脑海中的菩提子! 按照小青的对话,她显然没有出过地球,那么……她的菩提子,会不会来自这里? “不知。”悟灭道:“数千年前,本座朦胧意志都不曾有,怎会知道。” 徐阳逸叹了口气,立刻问出了第二个问题:“那么……道友可曾听过刀圭这个名字?或者,当时的修士还留下了其他的人镇守?” “不曾。”悟灭肯定地说。 徐阳逸深呼吸了一口。 谜团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多! 界灵的身份模糊不清,现在……刀圭又是谁? 悟灭曾说,自己身上仿佛有另一道封印的气息,那是刀圭,还是界灵?或者……无月?! 谜团太多,恐怕要自己真正下去了才知道。而悟灭的话,将他思维再次拉扯了回来。 “道斩魔,佛镇妖,也只有沙罗双树,能镇压得住这只妖孽。其实……现在想一想,当年押解的一行,应该是金丹真人。真人之威,贫僧亦有耳闻,若不想你见,你便不可见。然,彼时之金丹,如同今日之筑基。虽不多,亦不少。按照押解规格,这只妖孽,应该并不太强才是。” “不过……”他的声音,带上了一丝恐惧,凝重地看着徐阳逸:“真人们……太小看这下方的东西了。贫僧三百年方筑基,那时,贫僧便感到,这下面的东西,一直在蠢蠢欲动!” “它……并非生物,而是梦!” “它……是梦?”徐阳逸眉头一抬,问道。 不是他身处梦中,悟灭的说法,这个东西本体是梦? “是的……梦,真正的梦魇!无双的噩梦!它的本体便是梦!这些,也是贫僧和其缠斗数百年方才感受得到。” 徐阳逸感慨地叹了一声,原来如此……难怪他在整个开云界,都能听到呼吸声,这不是别的,正是那只妖的呼吸! 梦的呼吸! “它存在于常与无常之间,若非沙罗双树,贫僧早已被它拖进深不见底的梦魇。即便如此,贫僧早已感觉力不从心,不过是苦苦支撑而已。”悟灭说着痛苦的过往,声音却无比平静:“只有沙罗双树,才能镇压这只恐怖的妖物。不……它甚至不能叫妖,也不能叫生物。它所走过,一切皆为梦魇,整个开云界都会被它吞噬。贫僧……也会因此而消亡。” 他深吸了一口气:“贫僧早已怀疑,此妖虽然境界确定为筑基期,然而诡异却直逼金丹期。当初押解他的真人,恐怕都没有了解它的诡异之处。直到……另一位大千世界的修士,极其偶然间,进入了此处。” 徐阳逸拳头倏然握紧。 别的大千世界……如果刀圭所言属实,那么……一旦地球主位面的坐标被其他繁荣的大千世界定位,接下来……恐怕就是一场不死不休的灭界之战!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你……” “贫僧当然不会告诉他。”悟灭神色中难得地带上了一丝严肃:“这位施主相当了得……已经超越了贫僧的境界。但是,他却不知,只要贫僧在沙罗双树园,乃是不死不灭的存在。除非他能灭了这个开云界。任他手段通天,最后也只能含恨而去。” “然而……他发现了开云界封印的东西,他,告诉了贫僧下面的东西的名字。” 他声音都颤抖起来:“贫僧……这才知道,它在其他大千世界,早已凶名昭著。即便金丹真人落入它的魔掌,亦不是奇闻。在任何大千世界,一旦发现这种东西,都是必须斩草除根!为极端危险之妖!” 徐阳逸也慎重了起来,沉声道:“名字?” 悟灭闭上了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梦行兽。” “它……不是普通的妖。而是心魔。越高阶的修士,闭关出来之后,对世界的变化,脱节,物是人非,沧海桑田的感悟,才有可能出现心魔。而这些心魔,务必斩尽,一旦逃脱,便会成为梦行兽……它们奔行于梦境,凭空制造梦魇,而这些梦境极为真实,甚至……久而久之,可以形成一个小千世界!” 徐阳逸点了点头,忽然,一股寒意涌上他的心底,他直视悟灭:“开云界……” “是。”悟灭痛苦地闭上眼睛:“开云界……整个都是一场梦。” “它上面……没有活人,全都是梦境!” “无论一草,一木,一人,一兽……乃至一滴水,一片叶,全部都是梦行兽的梦!” 他睁开眼,苦笑一声:“就连贫僧这个界灵,都是依托于这个大梦,产生出来的东西。”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常与无常……无分真假……” 即便是徐阳逸,见识过丹霞宫,都忍不住摇头感慨。 妖,这个超脱于人之外的物种,竟然有这种东西! 湖水可成妖,现在,居然有梦行兽这种不可以道理来衡量的妖物! “本座,从开始,便在梦中?”他喃喃自语,猛地脑海一亮:“不,如果照道友所说,开云界已经形成六亿年!文明发展两千年!而梦行兽是数百年前押解至此!这中间的时间差,如何解释?” 悟灭满脸苦笑:“时间差?” “自己的梦里,要什么时间差?它……只不过让梦境加速了而已。” “这个大陆,便是它的梦,它现在,或许梦到了几十亿年之后……这种看似无比漫长的时间,对于梦境,只不过是电闪。于是,大陆因为梦中寿命将至,开始崩溃,这,便是你们进来之前看到的世界末日。” “至于押解至此……呵呵,本座何曾说过,此处只有一只梦行兽?” 徐阳逸心中一沉,有些难以置信地说:“莫非……有两只?” “确切地说……是曾经有两只。”悟灭惨笑:“开云界,在不知道多少年以前,就是一只高阶梦行兽梦出来的大陆!它产生了生灵,而沙罗双树的种子,飘荡过来,正好落根于这块大陆。这只梦行兽,极为高阶,时间也极为久远,它早已离开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成为了真实。让沙罗双树都没有分辨出来。并且,同样出现了人类。” “本座和梦行兽日夜接触几百年,这才感觉到了开云界的本质。万万没想到,因为一个特殊的契机,这只被押解的梦行兽,也就是后者,接管了高阶梦行兽的地盘。它开始一点一点地吞噬整个开云界。数百年后,这上面的人,物,早就重新成为了梦境。可笑,无人可知。就连贫僧这个界灵,都是依附对方而生。” 徐阳逸一字不漏地听着,忽然问道:“契机?” “没错,这正是贫僧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悟灭深吸一口气,按捺心神:“任何梦行兽,要接管高阶的地盘,必须有机会打开一丝封印。贫僧朦胧中曾有记忆,就在千年以前,有一批修士,来到过这里,他们……正是第一批进入开云界的修士,地球修士。” 他看了徐阳逸一眼:“贫僧只能朦胧感觉,若问具体衣着,贫僧是答不出来的。毕竟贫僧当时灵智未开。” 玥女氏! 一切都似乎联通起来了,玥女氏在炎黄统一之后,来到了这里……不!徐阳逸眼睛一亮,时间不对! 悟灭说的是千年以前……那是汉唐时期!炎黄,那更早! 会不会……他心中闪起一个诡异的想法,第一只高阶梦行兽,就是玥女氏带来的? 如果是,不得不说是极大的讽刺,高阶梦行兽,显然是对方的护族神兽之类,他们能控制对方的所作所为。万万没想到,时过境迁,玥女氏再次败落,地球找到了当年玥女氏前往开云界的通道,无巧不成书,又带下来了一只梦行兽,这一下……真的翻了天了。 不……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按照悟灭所说,梦行兽要接管地盘,需要有一丝机会打开这个封印。那么…… 是谁制造了这个契机? 第二次打开门,让梦行兽的灵识有了窥视外界机会的人,是谁? 冥冥中,他有种预感,这,才是开云界最大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