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法界(十四) - 最强妖孽

第410章:法界(十四)

“可怜玥女氏后人,连自己已经不是活人了,都不知道。”他叹了口气。 沉默了,这个故事,到了这里,也已经结束。双方都若有所思。 许久后,徐阳逸抬起头,沉声道:“若封印了它,这一切……” 不等他说完,悟灭立刻说:“恢复原样,再过数百年,这里一切都会转化为真实!” 徐阳逸一字一句地问:“那么……跟随着本座的人呢?” “不一样,和道友接触过多,他已经有了上界气息,只要梦行兽被封印,他……等于脱离了开云界!” 徐阳逸点了点头,如果说,开云界有一个他要带走的人,就是田国涛。 他没有让对方进来,而是留在了海外,等着他回去。 他立刻说:“怎么封印它?” 自己的聚宝盆,怎么能容许别人染指? 实力才是第一,而实力……太需要这个聚宝盆的支持了! 悟灭若有深意地看了徐阳逸一眼:“二十年前,贫僧感觉,有同阶修士降临开云界。十年前,又是这位修士打开了一丝封印。看似一丝……实则对封印影响巨大!到了今天,它已经在苏醒的边缘。” 他带着一丝明显的幽怨说到:“说起来,此人的灵气,倒是和施主颇为相像呢……” 这就是和和尚谈话的好处! 就算心里恨你恨的要死,嘴上也不会说出来,只会不轻不重地刺你两把。徐阳逸甚至可以身临其境地感受悟灭心中恨不得一脚踢死他的怨气,然而对方涵养好,脸上就是一副“我不在意”的表情。 “我并不知道这些。误开封印,还请大师体谅。”徐阳逸诚恳地站了起来,深深鞠躬。 自己不知道,搭上的恐怕就是对方的性命。这个歉,他要道。 “罢了……”悟灭很“大度”地表示不介意,随后肃容道:“这里,若贫僧愿意,任何人都可以进来。但是……能带走鹏程道友的,只能有一个人!那个人,便是开云界的天选之人。贫僧不知道施主是不是,现在,却根本没有其他选择,并且施主身上,疑似有另一半封印的气息。梦行兽苏醒在即。贫僧已经没有任何时间去等待了。” “点醒贫僧的前辈曾说过……两片封印合二为一之际,那位产生梦行兽的修士,将会隔着无数界面隔空出手,斩杀他这段不知悔改的孽缘!” 徐阳逸沉吟片刻,站了起来:“听说过……说不得么?” 他怀疑,刀圭从开始就在骗他。 虽然已经决定要下去,不过,如果成功,说不得,他绝不会放过! 然而,悟灭愣了愣。随后,诡异地看向徐阳逸:“施主你……不是见过了么?” “见过?”徐阳逸也愣了。 悟灭微微一笑,信手一挥,顿时,身后庞大的沙罗双树树冠两边分开,一条条枝干行云流水,片片绿叶之间,一点金光闪耀。 那是一枚蓝色的果实。 外表如同核桃,拳头大小,但是上面的纹路,却天然去雕饰!形成一道道玄奥的符箓! “说不得……即菩提子。菩提子,也只产于沙罗双树。即便这不是真正的主树上的菩提子,对于筑基期,效果也难以累叙,单单是思路清晰这一条,便可抵百万神通。” 徐阳逸看了数秒,他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这种东西。 就是这个东西,自己脑中也有一个? “本座也有一粒。”他简单地说着,伸手一招。菩提子却纹丝不动。 再招。 再不动。 看到好东西不拿走,这不是他的风格,再次用力地招了招,菩提子终于动了。 “道友……”菩提子上,传出鹏程憋屈至极的声音:“本座……不好这口……” 徐阳逸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是了……鹏程便是菩提子!但是悟灭从没告诉过他,沙罗双树上只有一颗菩提子! 很好……自己莫名其妙地摸了个糙汉子半天,对方不知道是憋了多久才憋出来这句话。 估计也被摸得受不住了…… 悄悄在身后擦了擦手,这颗菩提子,下不去手了啊……是不是要找机会弄死对面呢…… 仿佛看出了他龌龊的心思,悟灭轻咳一声,传音入密:“道友……它是你的……” “他不是我的……” “……贫僧是说……”悟灭想笑,却最终化为一声苦笑:“一旦封印梦行兽,菩提子灵性消失……与其落在封印之地,不如……让道友带着它吧……” “带它……去看看它从来走不出去的世界……” “只不过,这里又要只剩贫僧一人了……长生不死,真的那么好么?”他的声音充满了无穷的孤寂,沉默了足足五分钟,这才看向徐阳逸:“若是施主真的记得贫僧,记得这里,真的能封印梦行兽。那么……就让鹏程陪着你继续走下去吧……如果他有这个福分的话……” 沉默,徐阳逸并不想做虚假的安慰,许久之后,才淡淡道:“你就不怕本座死在下面?”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道友失败,贫僧大不了为开云界殉葬罢了。”悟灭无喜无悲地说到。 徐阳逸深深看了悟灭数秒,点头道:“本座,会尽力而为。你生死是无关,本座却还不想死。” 悟灭没有开口,回头道:“鹏程施主。” 一片金光,满脸络腮胡的鹏程再次出现,不过,这一次他一句话都没说,不声不吭地站在原地。 局势很明了了,之前自己看不起的人,蔑视的人,竟然要带着自己,去履行自己的使命。 他心中,极端的不情愿!走在徐阳逸身边,每一秒脸都在发烧。然而,却不得不这么做。 “施……”就在此刻,悟灭一句话没有说完,忽然……整片沙罗双树园,狠狠地颤了颤! 一道道伴随着凄厉尖叫的黑色灵气,轰然从沙罗双树中央冲上!而随着黑色灵气的喷涌,竟然……沙罗双树之上,一小片绿色,应声枯萎。 下一秒,巨大碧绿的树冠,猛地爆发出一阵金色光芒,无穷佛光闪耀!简单的两棵树,仿佛……每一颗,都是一尊菩萨!两道几乎通天彻地的虚影稍纵即逝,随着金光弥漫,枯萎的树叶再次恢复碧绿。然而……那种不祥而恐怖的灵气,始终萦绕四周。 “是它!”鹏程和悟灭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两人倏然站起,凝视着沙罗双树。 足足十分钟,黑气再度被佛光压制,但是……没有一个人轻松。因为所有人都看到,沙罗双树无数绿叶之下,已经出现了一圈黄绿交杂的树叶! 梦魇的腐蚀……梦行兽,它虽然未醒。意识却已经不断地冲击封印之地! “施主!”悟灭回过头来,目如闪电:“刻不容缓!它的苏醒速度,比贫僧想象地更快!” “最多只有十二个时辰……它就会完全醒来!届时,开云界无一人可幸免!” “入口。”徐阳逸没有废话,他也感觉到了刚才的灵气中,更加鲜活的生命力。立刻言简意赅地问道。 “就在沙罗双树中央……那里,有一个刻在树上的传送法阵。从那里下去,可直达第二层!” 徐阳逸点了点头,立刻冲了过去。此刻,鹏程终于开了口,咬牙切齿地说到:“你就……这么相信这个废……这个修士?!” “他仅仅是筑基中期!本座全力施为,虽说可能赢不了他,却也不会差太远!毕竟,这里是沙罗双树园!” 悟灭没有开口,许久,才苦笑一声:“贫僧,哪里信他?” “那你……” “但是现在,你还有别的选择?”悟灭转过头,怒视鹏程:“贫僧知道,他仅仅是筑基中期,下去也聊胜于无。不过,终究有一丝希望!好歹也是一丝!” “那也不该交给蝼蚁一样筑基中期!”鹏程同样怒目相视:“他若失败,开云界万劫不复!他能赢?他能赢梦行兽?!本座不信!!” “筑基中期,修行刚刚开始!焉能和这种名震大千世界的凶兽媲美!下去就是甜点一道而已!” 悟灭脸色阴沉不定:“那么,你无人携带,可能离开沙罗双树?” “若有其他选择,贫僧何尝愿意将开云界的命运交给一个小小筑基修士?!” 他深深看了徐阳逸一眼:“希望……他能活着回来吧……” “嗤。”鹏程不屑的冷笑声,毫不犹豫地响起。 悟灭不为所动:“至少……也能让梦行兽再安稳几年,或许……接下来的几年,就有真正的真人降临开云界,也未可知……” 他们的不看好,徐阳逸并不知道,他此刻,已经站在了沙罗双树的中央。 两颗树,在中央交缠出一个圆形的拱门,而拱门旁边,一圈圈金色的符箓,死物一样刻在上面。 就在他手抚摸上去的时候,悟灭挥了挥手,顿时,一圈圈符文,挨个亮起。 随着每一个符文的闪耀,双树拱门中,一片金色光幕,缓缓拉起。 “这便是太极门的第二层了……”徐阳逸深吸一口气,正要一步迈进,脚却停在了空中。 “本座的同行,还在上面。” “贫僧负责看护。”悟灭诚恳地说:“他们无法看破虚妄,来不到这里。施主……” “如果可能,贫僧希望你活着回来。” 徐阳逸点了点头,毫不犹豫地,一脚迈进了光幕之中。 “妈的!”鹏程死死咬了咬牙:“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 骂完这一句,他身体化作一道金光,同样冲进了光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