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法界(十五) - 最强妖孽

第411章:法界(十五)

“刷……几乎就在同时,一双眼睛,愕然睁开。 “我这是?”无月出神地看着自己的双手,他仿佛经历了一场大梦,脑袋都朦胧不清。 “此处,是何处?”他一步踏前,疑惑地看着四周,十数座高大石佛,每尊石佛上,都托着一个人,然而,其他人都在沉睡,只有他醒了过来。 看了一遍,他惊讶地发觉,少了一个人! 徐阳逸不见了! 但是,容不得他多想,下一秒,他猛然捂住了头。 无穷的思绪,冲进他的大脑,仿佛……有人将其他人的思维,生活,塞进了他的脑海一般。 同时……他的境界,竟然在飞快后退! 不到十分钟,他就成为了筑基初期!并且,还有往后倒退的趋势! “啊!!!!”他终于忍不住,仰天狂啸了起来,脑海如同被撕裂,剧痛无比,这种发自灵魂深处的疼痛,让他都忍不住惨叫出声。 “方……”他的目光都有些红了,死死看着脑海中不同的记忆:“方……方程?这……这是谁?” 他看不到,此刻,他心脏位置,一个无比神圣的符文,正在缓缓亮起。 “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我?”他摁住欲裂的脑袋,盯着下方:“在这底下……就在这下面……刚刚打开……” 与此同时,一个深邃的空间,这里,一切都几乎扭曲,只有一条粗大的铁链悬浮其中,整个空间,仿佛放平的万花筒,不停旋转。 而根本看不到头的空间之中……一个巨大的身影,形如蝌蚪,浑身长满巨口,数百红眼,正在飞快地前行! 他身体周围,一群群黑雾缭绕,不时发出“吱吱”的声音,闪电一般撞击在他的皮肤上,金铁之声络绎不绝,更反射起涟漪一样的片片蓝芒。 “咦?!”忽然,蝌蚪无数眼睛紧盯着上方:“有人来了……是狼毒……他竟然能进入第二层?” “本座……要加快了……梦行兽……决不能落入其他人手中!” “它只能是本座的……本座……马瘟所有!因为……我们本就是一体!” 同样,在画面一模一样的另一个空间,却是垂直的空间中,一尊三目灵猿傀儡轰然往下落去。 它速度很快,因为高速摩擦产生无穷火焰,更是……随着这些火焰,傀儡通体放出道道金光!更诡异的是,随着这些金光,它头顶一根金毛,从这里开始,片片石化。 “真没想到……” 界灵的声音,感慨地开了口:“只有载体,才能带本座进来……本座只是需要他带本座进来而已……根本没想过……他竟然能取得悟灭的认可……” “第二道大门打开了……多少年来,无人可进入第二层……就连本座也不知道第二层是什么……梦行兽本体在哪里……这一次,竟然有两个筑基修士进来……” “不!”忽然,傀儡睁开了它的眼睛,疑惑地说:“本座还感觉……还有一个筑基……体积……两百米左右大小?” “这是本座的错觉?他竟然也在第二层?他是如何进来的?这不可能,除了本座,还有谁知道进入第二层的方法?狼毒道友是获得了悟灭的认可……他呢!他怎么进来的!他是谁!!” 许久,傀儡拟人化地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有其他……不祥的……悠久的东西……居然也混了进来……” ---------------------------------------- “刷”徐阳逸的身体随着一阵模糊,出现在一片虚无之中。随即灵气护罩立刻全面打开,警惕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是一个扭曲的空间…… 中央,仿佛有一个黑洞,这里可以看到,无数石块的碎片,正缓缓漂浮其中,虽然缓慢,却坚定不移地,朝着中央曲线型移动。 一片黑暗,一片深邃。然而,并非没有东西。 无边黑暗之中,一条无比粗长的铁链,飘荡在整个空间之中。不见尽头,不见开端,仿佛它根本没有起始,也没有终结,永恒一般树立在这个空间。 但是,他并没有看这条漫无边际的锁链,而是感受了一下,随即脸上立刻涌上一抹狂喜! 开云界的规则……破了!! “正是时候……”他毫不犹豫,立刻闭上了眼,那种久违的,身体和灵气合二为一的感觉,油然而生。 “刷!”头顶,一道金色光柱一冲而上,仿佛打通了天人之桥,他全身沉寂已久的灵力,轰然沸腾! “刷……刷……”一股股青色灵气,在他经脉中鼓胀,按捺了十年的灵气,这个盖子被揭开,翻涌之感让他都感觉有些心惊。 他的灵识,立刻进入气海之中,往常,他的灵识都是雾状人形。只有现在,他的灵识凝聚为一个金光闪耀的人形。 就在灵识凝聚的那一刻,他感觉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身体中的灵力,骤然一空,随后,整个气海都翻涌起来,在他面前,形成了一道透明,却感觉得到无比浑厚的障壁! “这……便是筑基期的体障。”他凝视着眼前的障壁,练气之后,筑基体障越来越难突破。他面前这一堵,用眼看去,毫无花俏,然而,一旦用灵识去观看。立刻会发现,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符文! 一堵无形的符箓之墙! “那,就让本座来试试,筑基期的体障,拦不拦得住本座!” 当鹏程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徐阳逸盘坐虚空,全身无穷青光闪耀之时。 “这是……突破?”鹏程顿时就愣了,之前感觉对方离筑基中期已经不远,然而万万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突破。 但是随即,一股狂怒之感便从他肚子里一口气冲了上来,双目圆睁,朝前方猛冲几步,却死死停了下来。 “他竟敢突破?!竟然敢在这里突破?!谁给他的胆!突破体障有那么容易?!现在晋级小境界……这蠢货如果晋级时间多一天……本座岂不是要在这里陪他一天!” “本座晋级足足五天!他就算天资再高!除非一击破障!一天……现在每一秒都珍贵无比!!他想死,本座还不想死!!” 怒火来的如此猛烈,以至他眼睛都有些发红,生死攸关,竟然还选择突破!能迅速突破还好,接下来面对那只恐怖的妖物多一分底牌,但是……练气期还可能飞速打破体障,筑基期……他简直想掐住徐阳逸的脖子把他摇醒! 不过,他不敢。 之前徐阳逸那一招,威力绝大,突破时候干扰对方,就等于结下生死之仇。他只能睁着赤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对方,拳头都捏的卡卡响。 “你最好祈祷自己能一天内突破……否则……”他咬牙切齿地说到:“就算和你结下生死大仇,本座也必定阻挠你!不看时间,不看地点……若梦行兽苏醒,本座……就算拼着几百年修为不要,也要将你这个蠢货千刀万剐!人头祭旗!!” 但是,就在他话音未落的时候,猛然之间,徐阳逸的身体,发出了“哗啦”一声脆响,如同玻璃被粉碎。 紧接着,他的身体中,一片灵光,如同海啸爆发,顷刻洒满附近的天空! “刷!”鹏程立刻看了过去,眼睛倏然睁圆,霍然从盘坐的姿势变为站立,难以置信地看着对方。 “一击破障!!!”沉默了三秒后,鹏程尖锐到有些扭曲的声音,瞬间响彻这片空间! “筑基中期的体障,他一击而破?!”他愕然看着,四面八方从徐阳逸身体中爆散出来的,仿佛破例碎片一般的灵光点,此刻,这条无边的黑暗空间之内,仿佛在徐阳逸面前洒起了一片灵光之雨,映照出鹏程目瞪口呆的面容。 他头仿佛成为了机械,僵硬得看着四周飘飞的光点,条件反射性地伸出手:“这……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一天? 不…… 只有一分钟! 指尖触动到的灵光点,在他手中倏然消散。同时,一股远超之前的强大灵压,从徐阳逸身体中轰然冲起! 鹏程呆呆地看着盘坐在半空中的身影,毫无征兆,羡慕,嫉妒,难以置信,狂喜,五味杂陈的心绪轰然冲上心头。他笼罩在方圆数十米的灵光点中,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内部,徐阳逸同样有些愕然地看着破碎的体障,他惊讶的不是一击破障,在练气初期,他从来都这样。筑基的体障,虽然难,或许是他练习了千里不留行的缘故。仍然没有达到可以阻挡他,甚至用破障丹的地步。 他惊讶的……是体障破碎之后,所有灵气在他气海中疯狂旋转,形成一个巨大的青色漏斗! 连天接地……搅动风云,如同人在荒野上,看到了举天的龙卷风! 这股青色的龙卷,渐渐升空,随即,他的头顶,所有云雾,开始缓缓旋转,仿佛在中央凝聚着什么东西。 本来白色的云雾,逐渐变成了青色,直到……中央的云洞中,泛起了一阵涟漪,一滴青色的,大约一人大的水滴,在空中摇曳了几秒之后,随着悦耳的“叮咚”一声,滴落进他的四肢百骸。 “刷……”顿时,一片温润的青光,从低落之处亮起。连带着周围雾状的灵气,都一阵震颤,随后……竟然开始慢慢地……朝着液态转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