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狮王争霸(六) - 最强妖孽

第41章:狮王争霸(六)

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 “刷!”就在这一刻,一股令初期修士胆寒的灵气,倏然从楚昭南枪管中爆发! 千丝万缕的灵气,在两秒之间,就在枪管前飞快凝聚,形成了一只巨大的弓矢! 随后,不等任何人反应,那只弓矢带着撕裂一切的尖啸,疯狂冲向徐阳逸! 就在这一瞬间,剩下的九十尊石碑中,二十尊,轰然破碎! 一瞬间破碎!根本没有一丝丝布满裂痕!这代表楚昭南此刻的爆发灵力瞬间超过二十多位历届魁首! “喝!”一声怒吼,从徐阳逸的胸膛中震出,他身边的砂石,如同被冲击波冲出的无形气浪,猛然朝外冲去! “第九十解……舍身!” “他……要硬拼这一招?”一位练气后期的眼中倏然爆发出一道精芒:“他觉得他扛得住?” “未必。”身边的道友,目光死死盯着擂台:“舍身,能唤醒自己身体里的潜能,短时间忘记疼痛,但是消耗同样巨大,几乎一口气就能抽干普通修士的气海。但是,它还有另一个功能,姑且算是隐藏效果。” “舍身,可以增强百解其他解法的效果。这大概是最后十解中唯一可以长期用下去的招数了……”火云看着擂台,里面的画面在四面灵气壁上清晰地浮现,若有所思地说:“你不是鲁莽的人,让我看看……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一只足足有三米大小的弓箭虚影,带着凄厉的尖叫,带着刺穿一切的厉风!朝着地面上疾驰而去! “刷刷刷!”徐阳逸迷彩服衣袂翻飞,脸上却看不到一丝丝惊恐,只有无比的镇定! “第九十七……龟负!” “啪!”他上半身的迷彩服,轰然碎裂!化为块块衣料碎片。露出精干有力的肌肉。一道道血管,扭曲地在胸口汇聚成一个麒麟图案。 “轰!”下一秒,巨大的弓弩死死钉入地面!一圈肉眼可见的冲击波,猛然从地面掀起! 尘土飞扬,土黄色的圆形气浪从地面腾起,上千名初期修士,齐齐变了脸色! 这就是神通之威! 这就是真正的修士之威! 一道道深达数米的裂痕,从地面蛛网般蔓延!一击之力,竟大如斯! “嗡……”此时,那些石碑,才堪堪化为碎片消散。 现场,地面尘土飞扬,空中,无数的白色灵光飞散,这一幕,让太多太多初入修行的修士牢牢记在了心底。 “怎么样?”罗三丰紧张地看着现场,他绝对没想到,楚昭南一击如此恐怖!换成他,他绝对接不下来。 但是,那个把自己击败的人呢? 能不能接下来? 无数的眼睛都看着擂台中央,当烟尘散去之后,他们赫然看见,徐阳逸竟然双臂交叉,护住要害,仍然站在那里! 他浑身上下都几乎没有完好的地方,赤裸的上半身,一道道血痕满布,有些已经深可见骨! 满身鲜血,顺着他的身体往下淌。胸口急剧起伏,然而…… 他还站着! 没有倒下去! “就这样?”微微喘息之中,徐阳逸放下了自己的双臂,一口血喷了出来。但是,他却用手抹去,眼睛看着已经落地的楚昭南:“仅此而已?” “我靠!”高野一声就高喊了出来,双臂放下,他才看清楚,不,是所有人才看清楚,徐阳逸身上的伤看着吓人,但全部都不在要害部位! 要害部位没有一个地方受伤! 他硬生生抗下了这一击! 高野双手死死握紧,眼珠子都瞪大了,他不敢相信,同样是舍身加龟负,对方就抗了下来,受伤不重,他……连没有动用神通的楚昭南都没抗过去! “这不可能!”楚昭南第一次变了脸色,愕然地看着徐阳逸,对方受伤了,不重,但绝对不轻! 但是……这一击他是用能杀死对方的灵气爆发出去的! “你这样,还打不垮我。”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每一根骨头都痛的厉害,但每一条血脉,每一个细胞,都在沸腾! 那是暌违已久的全力施为。 那是能让每一个男人身心沸腾的棋逢对手! 心在胸腔中咆哮,血液在血管中翻涌,每一个细胞都在渴求着同等的战斗! “扑……”徐阳逸朝地面啐了一口,朝着天空竖起了拳头,满是鲜血的脸上,露出了第一个笑容:“姓楚的,到老子了。” 楚昭南瞳孔骤然收缩,这一刻,他就和刚才的徐阳逸一样,感觉到了无数针一样的刺骨威胁! 几乎都没想,他一个后空翻,嘴里猛然一声怒吼:“凌云!” 他双手一握一分,本来只有一只的枪,陡然变成了两只,朝着地面倾尽全力开了一枪。 “轰!”碎石飞溅,这一枪似乎产生了巨大的后座力,带着他朝着后方急退! 但是,还没有等他坐下,一股无比狂猛的气息,如同霸王龙一般,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 好快! 他这个想法还没有完毕,紧接着,肩胛骨上仿佛被巨锤击中,一口鲜血根本不用忍就喷了出来! 不等他反应过来,肚子上又是一拳,这一拳,直接让他倒飞数米,空中留下了一路的血! 下一秒,右肩,左臂,右腿……那柄人形巨锤根本不给他考虑的时间,不停地轰击他的身体! “这是……”这一刻,丁香,芙蓉,秃鹫,齐齐站起。不止他们,所有熟悉百解的人,都愕然地看着现场。 一道肉眼都快难以捕捉的人影,在楚昭南身侧来回穿梭,而楚昭南仿佛被钉在了原地,根本动弹不得! “这,这怎么可能!”高野,罗三丰,以及其他的第一名,尽数惊呼出声。不为别的,因为这一招,他们很熟悉,熟悉到看教官演示过许多次,但是自己绝对无法做出来! 迅影,第八十九解! “是了……是了……”数秒后,罗三丰才颓然地长叹:“咱们能学习任何一解,但是能用出第九十解舍身的就是难能可贵,像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用不出八十解范围的招式?” “刷……”徐阳逸的身影终于出现,同时,楚昭南吐出一大口鲜血,但是却在落地的瞬间,朝地面一枪,蹡踉着站稳了脚步。 现场,一片寂静。 “呼……呼……”楚昭南胸口如同风箱一般起伏,此刻的他,比徐阳逸更惨,带血的眼睛看清楚了这一切,心头一股疯狂的战意,毫无遏制地爆发了出来! 在徐阳逸身后,是一道沟壑。 半米深的沟壑,就像一只人形暴龙迅猛冲锋,势无可挡地冲击了过来。他甚至能想到当时的徐阳逸冲过来那股恐怖的冲击力。 “好强……我还是小看他了……”他死死咬着牙,血顺着手渗透到枪里,枪的蓝光更加绚烂,他的脸色也更加苍白。 “咔……咔……”就在这时,一阵清晰的碎裂声,传入所有人耳中。每一个人的脸色,都惊愕了起来。 不是没听过石碑碎裂的声音,但是这次……尤其的大! “那是季风!”影杀的目光,陡然尖锐,难以置信地看着一块石碑。“啪”华美的椅子扶手,刹那间化作块块碎片。 “季风?!”火云闻言,差点站了起来,却按捺住了,不敢相信地看了过去。 一块上面写着“季风”的石碑,布满裂痕,在两人愕然的表情中,化为点点白光,随风而逝。 不止是这一块……这一次,整整三十二块石碑震荡!如同三十二座山峰齐齐嗡鸣!碎裂之声,全场皆闻! “咔……咔……咔!”影杀,干涩的喉结动了动,第一次站了起来,伸手抓住一块飘过自己的灵光点,神情无比复杂地透过漫天飞舞的灵光点看着满身是血的徐阳逸。 “季风,你上一届的南部四省魁首……”火云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古松真人座下弟子……江珠省天道舵主……这……” 影杀脸上的肌肉有些微微抽动,声音如同锯子锯木:“张岚春……北三省魁首……筑基后期……csib‘斩妖卫’副统领……” 一个个熟悉的,耳熟能详的名字,从他们眼前生生化作灵光消失。 他们根本想不到,在这里,这个南通省,竟然一次性破碎这么多石碑! “嗡……”就在此刻,所有碎裂的声音,都停止了,但是,一声轻柔的,却仿佛响彻整个空间的声音,突兀地传了出来。 当这个声音传来的时刻,一位老者猛然抬头,看向最高的那块石碑:“这,这,这难道是……” “不可能!”一位妇女,手中扇风的香骨扇立刻停住,眼中满满的不敢相信看了过去。 “呵……”火云,影杀,同时感觉身边空气都变凉了,下一秒,又变得炙热无比,立刻看向一个地方。 丁香,芙蓉,秃鹫,就连楚天一,以及其他所有人,目光全部放在了一处! 无字碑! 那块最高的,没有任何字的石碑,专为灭日所筑的石碑……动了! 没有任何裂痕,仍然光滑如镜。但是…… 晃了三次! 清晰地震动了三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