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法界(十七) - 最强妖孽

第413章:法界(十七)

“闯过去。” 话音刚落,他全身的灵气,应经疯狂膨胀!剑身都在轻轻颤抖,仿佛感受到了即将来到的鲜血盛宴。 白虎虚影在他身后若隐若现,鹏程深吸一口气,一道青光直冲头顶,一只古旧的药锄,巴掌大小,在青光中沉沉浮浮。 “刷……刷……刷……”随着他全身光华闪耀,所有本来已经在离去的梦魇兽,齐齐回过头了。黑暗中,上万只碧绿的眼睛,如同鬼魅,紧接着,一阵震得人心脏都跳动了一下的,如同海啸一般的“吱吱”声!从黑云中传来,那道黑色的龙卷风,陡然改变方向,如同死神的镰刀!猛冲徐阳逸! 迎接他们的,不是一道璀璨的剑光,而是……同样一声“丝丝”的鸣叫,声震九霄。帝器之上,岁星神印记猛然闪出一片金光,用帝器承载的天启六蚀,这一次,徐阳逸才是真正看到了天启六蚀该有的模样! 身体中,灵气被疯狂/抽/送!这种速度……绝非平常!他毫不犹豫地抓出一瓶丹药,一口吞下数枚,极品灵石也握在手中。这才感觉灵气波动回归正常。而就在同时,他头顶上……一个和蝙蝠龙卷几乎同等大小的黑色漩涡,徐徐展开。 “丝!!!”一只体积比黑色旋风丝毫不小的九头鸟,带着冲天黑气降临,而他脚下,一圈晶莹如玉的符箓亮起,仿佛黑暗中的孤灯。面对着那片根本看不到头的黑潮。 “冲!!”徐阳逸双目一凝,怒喝一声,顿时,两人如同离弦利箭,直冲黑色的狂潮! “天启……第一蚀!!” “蚀血!!” 随着他一声怒吼,鬼车鸟停占星台,一片黑雾轰然从身体中爆发出来,无差别群体伤害,天启六蚀,是面对群体敌人最好的杀招! “吱吱吱!!!”无数的尖叫声,从梦魇兽群之中爆发,只是眨眼之间,他们周围立刻被一扫而空,不知道几百上千只梦魇兽,在天启第一蚀的威力之下,齐齐一颤,随后全身诡异地从黑色变为灰白色,惨叫着跌入下方看不见的深渊。 但是,刚刚被划开空间,瞬间又有跟多的梦魇兽填补进来!尖叫着,嘶鸣着。那种“扑腾腾”拍打肉翼的声音足以让人脑袋发麻。一枚枚寒光闪耀如同匕首的牙齿,毫不怀疑一旦被这些东西咬上,必定是肉体断裂的结局。 “吱吱吱!”五分钟,一片聚集在一起足足几百米方圆的庞大黑云,便笼罩了两人,无数梦魇兽飞舞四周,并且……飞快地向前移动,仿佛这片黑云笼罩着的是一辆高速奔行的列车一般。 “啪啪啪……”黑云之中,两人体外的灵光护罩不停闪烁,并且在渐渐变暗。他们周围,太多死去的梦魇兽甚至不等掉下,便会被他们的同伴撕成碎片,腥臭的血液飞溅到护罩上,腐蚀出道道黑气。 徐阳逸感觉到体内灵气的迅速流失,就这五分钟,他已经连续用出第一蚀两次,经脉之中流动的灵气,已经越来越稀薄。 但是,现在不是停下来的时候! 必须……用最快速的速度打出一条通道来……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前方黑云蔽日的梦魇兽群,深吸了一口气,下一秒,他的全身,一道道金光从七窍,毛孔中海潮一样喷发!灵力之强,甚至让梦魇兽群都微微顿了顿。 “他要出杀招了!”鹏程心中一凛,好强大的灵力,他之前和自己动手的时候,并未全力以赴! “保护我。”徐阳逸只留下了这一句话,全身的青光,如同潮水一般涌到了活帝器上,轻轻一挥,帝器带起漫天青炎,仿佛有人在挥动一面炽热的旗帜! 长剑当胸,青炎缭绕,徐阳逸轻轻一抹长剑,轻声道:“熔神诀。” 这不单单是熔神诀…… 任何用法器,或者法宝承载的神通,都会有其他功效,这是……他第一次用帝器承载熔神诀! “轰!!”一声巨震,梦魇兽群,竟然齐齐顿了顿,就在这间不容发的一刹那,徐阳逸身后……竟然出现了两尊虚影! 一尊,豹头人身,另一尊,赫然是一位须发苍白的老者,手捧佛尘,目光似开非开。 它们不高大,每一尊都只有十余米大小,但任何一尊,身上都显出一种煌煌天威,神圣而不可侵犯。周围的梦魇兽,这一顿之下,居然没有再冲上来! 徐阳逸根本没有停手,时间已经紧迫万分!不知道谁还进入了这里,不知道梦行兽何时苏醒……晚一秒,便可能满盘皆输! “第一蚀……鬼车鸟停占星台,第二蚀……六月飘雪,冰封百里……”身体中,灵气如同开了闸的水泵,疯狂流失,他死死咬着牙运转神通,两尊虚影,如同被帝器吸引,竟然化作一丝丝金色烟雾,进入帝器之中。 “嗡!!”随着金光进入,帝器发出一阵剧烈的嗡鸣!下一秒……帝器之上,万道金光闪现,本来漆黑的帝器,竟然……从剑身开始……一点点,上面的黑色剥落而下,出现了一抹晶莹的雪亮! 如同黑暗中的残月,这一截雪亮的剑身出现之时……周围的空气,“喀喀喀!”全部震动!随后,裂出了一片片蛛网一般的空间裂痕! 寂静。 这一刻,外面梦魇兽群的扑腾声停住了,无数碧绿的眼睛,带着惊恐看着这一小截长剑,即便它们没有灵智,也能感觉到上面恐怖如潮的灵气。 鹏程愣了,因为……他认出那两尊虚影了! “这是……岁星神!金星神太白金星!!” “即便是虚影……即便只是两个虚影!能引动神影显化……剑不凡,神通不凡!此人……更加不凡!” “这把黑煤炭一样的东西……竟然有莫大来头?!这,这莫非是九五之尊钦定的天师使用过的东西?” 徐阳逸也愣了。 他完全没想到,用帝器来承载天启六蚀,会有如此大的变化!或者说……正是因为两者有着莫大干系,所以才有此变化? “本座一直以为……这便是帝器的真面目。但是,现在的情况,怎么好像天启六蚀,正在为帝器‘解封’一般?” “明光宗留下天启六蚀在丹霞宫底。就是为了提醒本座这个?” “这……才是帝器的真正用法?” 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刹那之间,岁星神,金星神虚影完全被帝器吸尽。而帝器……剑身,完全明亮了六分之二!雪亮的剑身,即便经过数百年,都能倒映出徐阳逸的身影。 白虹时切玉,紫气夜干星。锷上芙蓉动,匣中霜雪明! 他全身的灵气,不受控制地冲向帝器,他正条件反射地要停止,但是,咬了咬牙,任由自己的灵气完全冲进帝器之中! “吱吱吱!”周围,梦魇兽终于动了,一只只碧绿的眼睛中,闪耀着恐惧,疑惑,凶戾。随后……随着一声狂叫,全部密集地冲向中央! 前仆后继,悍不畏死! 就在同时,徐阳逸右手用尽全力一挥! “刷!” 吱吱声,由大到小,五分钟之内,全部消失不见。 所有的梦魇兽,在他们周围停住了。鹏程瞠目结舌地看着四周,他能看到,周围,空间中,有一道黑色的剑气圆环,正飞快地消失。 而剑气环消失的同时,所有梦魇兽,身形全部失去血色,随后……肉身枯萎! 本来半人大小的蝙蝠,此刻急速缩小到拳头大小!仿佛练了缩骨功一样!紧接着……“刷啦啦”一阵声响,围绕他们的上万只,数万只梦魇兽,雨点一样落入黑洞般的空间。 一剑,荡灭群魔! “呵……”鹏程看着周围的黑色一点点飞快消失,露出久违的黑色空间,嘴唇都有些微颤抖。 可怕……太可怕了! 这一剑之威……他挡不住! 如果说,之前徐阳逸的天启一蚀,还只是能重创他,在沙罗双树的庇护下,他很快就能复原。但是,这一剑……筑基中期的熔神诀,却让他觉得汗毛倒竖! “这不是重创的问题……而是能让本座长眠的问题……”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徐阳逸,对方灵气流失显然严重无比,面如金纸,胸如风箱。然而,就是在漫天梦魇兽枯萎之雨中,屹立不倒。 “下面,交给你。”徐阳逸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一种灵识上的疲惫油然而生。他凝重地看了一眼褪去封印,显露出六分之二的帝器,张开嘴,帝器化作一片流光,再次回到他身体中温养。 鹏程被这一声拉回思绪,无比复杂地看了一眼徐阳逸,这一次,没有说任何蠢货,任何废物。咬破手指,一滴金色的血液滴到了药锄之上,瞬间,药锄散发出一片青光,带着两人直冲梦魇兽之外。 数百米的梦魇兽,光是掉落就要掉落不知道多久,足足十分钟,他们终于冲出了这段距离。然而,眼前的一幕,让两个人的神经,再次绷了起来! 就在他们面前,有一个巨大的东西,堵住了整条道路,那是……无数的梦魇兽,层层叠叠,依靠在什么东西上。 不止一千……不止一万……而是接近十万!牢牢堵在前行的路中! 这……才是真正的梦魇之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