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法界(十八) - 最强妖孽

第414章:法界(十八)

灵识无法渗透,目光更无法看清,它几乎填满了整个通道,是一个不规则的圆形,无数黑气弥漫其上,仿佛一只没有睁开的眼球,凝视着通过这里的每一个生物。 然而,刚才斩杀的梦魇兽,终究有上万,让这个不规则的黑球,露出了一个稍微空缺的小角。在这个小角之中……一道道漆黑色的光芒,正从其中缓缓散发,仿佛,这十万梦魇兽围绕的,是一个黑色的太阳一般。 “梦魇兽……都是从这里飞出来的?”鹏程只感觉嘴里有些干燥,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条通道,竟然如此危险。 徐阳逸已经吞下好几枚丹药。这个只有他自己才能炼制的东西,让他有着远超常人的回复速度。他的目光同样也凝重地看着那个黑色圆球,如此多的数量……十万练气……别说筑基,金丹来了也得饮恨! “刷……刷……”药锄青光如电,正冲巨大的梦魇之巢,鹏程倒抽了一口凉气,正要按住光束,一直手,却抓住了他。 “你做什么!!!”鹏程转过头,额头上一层细密的冷汗,怒视徐阳逸:“还不停下,找死吗!!” “停下就能活?”徐阳逸声音平静,语气却根本不容质疑:“梦行兽一醒,大梦破碎,所有人都得跟着陪葬!你还在这里患得患失?!” “嗖嗖嗖!”刀子一样的风,吹得他们衣袂翻飞。鹏程死死盯着他,怒吼道:“这里有十万只梦魇兽!堵塞住全部道路!过去就是死!” 话音未落,于无声处听惊雷,梦魇之巢中,一点,两点……一千点……一万点……数万点碧绿色的目光,悄然从黑暗中苏醒。 “吱!!!”一阵惊天动地的咆哮,青光距离梦魇之巢,还有三千米,而此刻,梦魇之巢瞬间沸腾! 无数的梦魇兽尖叫着,仿佛一层层黑云从梦魇之巢中离开,足足五分钟,化为一片深不见底的屏障,横陈在通道之中。而……在他们离开的地方,一个……足足有一百米的巨大黑影,正倒挂在一个两百米左右的黑沉沉物体之上。 “刷……”两道远超所有梦魇兽的碧绿目光,在黑暗中张开,一道金色的竖瞳,如同死神一样盯着前方的青光。随后,双翼轻轻抖动,张开深渊一般的大嘴,狂吼一声:“吱!!!” 那是一只……远超其他的梦魇兽!随着它的出现,所有梦魇兽发出一声响彻云霄的欢呼! 筑基中期顶峰!! “轰!!”一阵巨大的风压,从前方传来!鹏程死死咬牙,双手结印:“常与无常,菩提之心!” “嗡嗡嗡!”药锄发出比之前更加灿烂的绿光,在空中拐了一个弯,正要往后飞走。一只冰冷的手,已经摁到了鹏程脖子上。 “你疯了……”鹏程从牙缝中飘出这句话,汗湿重衣:“筑基后期的梦魇兽……你到底要做什么!” 徐阳逸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虽然喘息着,却带着一股明显的杀伐之意:“你是封印,本座不杀你。但是你若敢后退半步,本座便让你动弹不得。直到本座下到第二层,见到真正的梦行兽为止!” “怎么下去!!如何下去!!”前方,黑云压城,无穷的梦魇兽已经脱离梦魇之巢,朝着他们疾冲而来,鹏程头皮一麻,再也顾不得怒吼道:“这可是筑基中期顶峰!你我初入筑基中期!本座身份如此尊贵!只有本座能封印那只妖怪!一只完全妖化的筑基中期顶峰!十万练气初期中期!你以为你是谁?!太上老君?!如来佛祖?!” “区区和本座一样的中期,你想死,本座不陪着你!!你也不配!!滚!!” 话音未落,他只感觉脑海中一阵刺痛,来不及惨叫,身体天旋地转,徐阳逸已经喘着气站到了最前方,随后,抓着他的身体,青光更加璀璨,直冲十万梦魇兽! 以及……中间已经完全舒展开,如同黑月一般的梦魇之王! “蠢货……废物!!”鹏程声嘶力竭地咆哮,全身已经不能动弹:“本座数百年修行!死不足惜!没有见到梦行兽却死在你这头蠢猪手中!本座不甘心!!狼毒……你让开云界陷入万劫不复!佛祖不会饶过你的!!沙罗双树园在此,人在做,天再看!!” “你一意孤行!你不得好死!你必将受到佛陀万年诅咒!!不入金丹!永生永世徘徊苦海!!” “闭嘴!!”徐阳逸雷鸣一般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随后,全神贯注。 左手,拿起极品灵石,右手,拿起帝器,顾不得心痛,帝器全力一刺! “当……”帝器稳稳刺入极品灵石之中。顿时……整个空间都颤了颤! 极品灵石,大千世界华夏不过百枚。如今,不是从外界吸取,而是真正从内部吸收!顿时,帝器如遇雷击,整个都颤动起来! “嗡嗡嗡……”一片汹涌的白光,如同太阳降临,将徐阳逸包裹在一片白芒之中。并且……从帝器上传来的……那种让人沸腾的灵力!几乎是一瞬间,让他重返巅峰! “这便是极品灵石的一缕灵力?”他愕然看了一眼拳头大小的灵石,尽管割破表面,极品灵石必定大损,然而……现在哪里顾得了这么多? “天启第六蚀……”法诀运转,全身的灵气疯狂涌入活帝器,当他从极品灵石中抽出来的时候,帝器表面,那六分之二显露出来的地方,已经不在如镜,而是……成为真正的灵气之剑! 我以我灵祭轩辕! “刷!”一道不祥的风,以徐阳逸为中心轰然爆发,就在风达到梦魇之王的地方,那只筑基中期顶峰的梦魇兽,微微愣了愣,随即,发出一声疯狂的大叫,刚刚舒展开,巨大的黑色翅膀,立刻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同时…… 外面的十万梦魇兽,同样顿了顿,紧接着如同接到什么命令,弥漫的黑云轰然朝着梦魇之王回裹过去!那个巨大的黑色月亮,再次凝聚! “怕了吗?”徐阳逸急喘着气,太庞大了……极品灵石的灵力简直超过他的想象!但是,帝器仍然没有停止吸取!就好像沙漠中行走的旅人,终于看到了一汪清泉。 “我也怕……我根本控制不住了……”他的手“嗡”地一声离开帝器,帝器全身此刻不仅没有爆发出黑气,反而……爆发出一股难以言喻的灵气! 那是……勇决之气! 就算再懦弱的人,感受到都会奋起一击的灵气。 帝器狂颤着,三秒后,陡然发出一声龙吟!带着漫天白光直冲黑月! 无尽黑暗之中,一抹白光如同太阳初升,支持对面数百米的黑色月亮。 “天启……大爆炸……”徐阳逸双手结印,顿时……白光已经变为红光!一片巨大的蘑菇云,远比他面对纳兰流苏的时候更恐怖,轰然在整个通道中炸裂!! “祝你好运。”徐阳逸舔着嘴唇,盘坐在空中,掏出丹药一口吃下,无力再战。 “轰隆!!!!” 红光照亮了黑暗,燃尽每一个角落,从黑月最中央炸开,没有声音了……一切都仿佛安静了。只有……一轮红日普照四方,那是死亡的鲜红,是寂灭的殷红,焚尽一切。 “轰隆!!”冲击波在最下方形成一圈肉眼可见的浪潮,无穷的黑色影子随着无声的惨叫被撕裂到四面八方,他们没有声音,或许他们惨叫了,但是,在天启大爆炸之中,根本听不到…… 一层层的冲击波,足足爆炸了十分钟,一切才归于原状。 黑色通道仍然是黑色通道,但是……那一轮黑色的满月,已经消失无踪,包括其中筑基中期顶峰的梦魇之王,统统在这一炸之下,灰飞烟灭。 四周,无数巨大的空间裂痕,比黑暗更深邃,一片片地打开,甚至能看到里面游离的蓝色闪电。天启大爆炸……现在虽然还不知道能达到几层威力,却已经让这里的空间近乎坍塌。 然而……其中,有一把剑正在悬浮。 没有一丝损坏,赫然正是帝器! “传说,你和轩辕剑过了一招?一位九五之尊最后的依仗?”徐阳逸招了招手,帝器如同听到主人的呼唤,立刻飞来。徐阳逸屈指一弹,龙吟声响:“谁打造的你?在轩辕剑制造的天启血案之下,竟然还完好无损?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帝器对于他,已经没有太大的疑点。他现在好奇的,是帝器的材质本身。 身后,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鹏程终于站了起来,他愕然地看着周围。嘴唇轻轻发抖,脸色带着激动的红晕,和极度的难以置信,圆睁着双眼看着周围。 “你……你做到了……”他的声音五味杂陈:“你居然做到了……一只完全妖化的筑基中期顶峰……十万练气初期……你竟然做到了!?” “刚才是什么神通?!不可思议……你居然……呃……呃!” 话音未落,徐阳逸的手,已经抓着他的脖子,提到了自己眼前。 “你是封印?”徐阳逸的目光,透露着说不出的寒芒,同为筑基中期,鹏程却感觉满背冷汗,脸都涨红了。 “你是封印?”徐阳逸几乎咬牙切齿,捏着鹏程的脖子手都在卡卡响:“嗯?” “先辈用你做封印,就是让你不战而逃?!嗯?” “释迦牟尼入灭的沙罗双树,唯一可产生菩提子的地方,就产生你这种废物?!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