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法界(十九) - 最强妖孽

第415章:法界(十九)

看了鹏程足足十秒,鹏程脸憋得青筋都出来,徐阳逸这才冷冷一挥手,鹏程大声咳嗽着,立刻远离对方,站到三米之外,虚空悬浮。 他想说,凭什么!十万练气,一名统御他们的梦魇之王,普通人谁会选择上去? 他想说,你也不过是个区区筑基中期!若不是自己和悟灭,你根本不可能到第二层的通道! 他想说……你凭什么如此对本座!若没有本座,若本座舍不得这几百年道行,最后谁能镇得住梦行兽!谁能在那只妖怪手下活下来! 然而,他一个字都说不出。 现实的情况,就是自己退避了,在时间如同黄金,梦行兽苏醒之前,被眼前这看似不可能突破的梦魇之巢阻拦了。然而,对方没有,一人,一剑,一神通,硬生生斩破了这个梦魇的月亮。 虽然,对方肯定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但是,对方做了,对方敢这么做!而他没有,他不敢! “从现在开始,别自作主张。本座可以猜到,要封印梦行兽,你必定会舍弃一身修为。这一点,本座敬你。但是,除此之外,由本座来主导。你……可服?” 徐阳逸冷冷看着鹏程,对方脸色虽然已经没有自己掐着他的脖子,却更加血红,数秒后,他才紧紧抿着嘴唇,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我服。” “本座若退,道友才可退。本座不退,道友死不能退。你……可愿?” 无穷的羞愧,以及其他心情,一口气涌上鹏程的喉头。他如同喉咙中多了个核桃,吐不出,咽不下,又过了数秒,咬牙道:“我愿。” 之前认为别人是废物,如今,这一巴掌太过响亮。 “很好。”徐阳逸深深看着他:“我想,本座与道友,还能合作下去。” 就在这时,他气海中的青云之种,忽然猛地抖了两抖。 他立刻内视了过去,气海之中,青云之种仍然在无穷无尽地吸收着,一道道黑色灵气将徐阳逸的丹田凝聚成一个黑色的黑洞。 “呀……呀……”一种亲昵的感觉,从灵识中油然而生。仿佛对准什么地方。徐阳逸正要转头,却忽然抬了抬眉:“怎么?会说话了?” 内视过去,青云之种轻轻点了点,徐阳逸不禁笑道:“还会动了?” 青云之种灵智初生,只有对徐阳逸如同父亲一般的依恋,语不成声地呀呀了两声,随后,再次朝那个方向点了点头。 徐阳逸看了过去,这一眼之下,他的目光也凝重了起来。 “这是……” 梦魇之巢打开的时候,他确实记得,那只巨大的梦魇兽,是抓在一个东西上的,不过,当时无数梦魇兽云集,他根本看不清是什么,只能看到里面发出无边黑光,如同黑色的太阳。 而现在……他看清了,这个东西,不仅他见过,而且还熟悉! 那是……一只蝌蚪模样的庞然大物。全身都是嘴,数百只星罗密布的眼睛,黑色的鳞甲。 刀圭! “你果然到了这里……”徐阳逸眯起眼睛,舔了舔嘴唇。随后,和鹏程一起飞了过去。 巨大的尸体,悬浮空中,仿佛一座浮空要塞。但是,当两人来到它面前的时候,却发觉,这根本不是尸体! “这是……蜕。”徐阳逸轻轻敲击着刀圭的蜕,一阵孔洞的“磕磕”之声传来,里面没有半点血肉。 “道友认识它?”鹏程问道。 “他说,他是这里的看守者,并且在本作吸取了封印灵力之后,将一切都告诉了本座。不过,他并不知道下面是什么。” “不可能。”鹏程阴沉着脸,肯定地说:“开云界没有任何守护者,若有,依本座和悟灭道友数百年监视,不可能不知道。他在骗你。” “他显然说了假话。不过,现在要肯定的,是他到底是哪一边的人。”徐阳逸深吸一口气,跳入刀圭巨口之中:“一,被悟灭这个界灵允许的,二,被梦行兽允许的。本来,可以如此简单地判断。但是,偏偏有另一半封印也进来了。这就是真的无解难题……谁都可以说自己是另一半封印……你玩过杀人游戏么?” “没有。”鹏程沉思着,若有深意地开口:“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道友和另一半封印有过深入的接触,你身上有他的气息。若有其他人进入这里,而道友没有和他深入接触过的,可以斩杀当场。” 徐阳逸目光一闪:“先不说这个,无论他到底是什么目的,我们的目标是相同的,到了第二层,自然就是图穷匕见的时候……你先来看看这个。” 鹏程飞进了巨口之中,只看了一眼,眉头同样拧了起来。 空荡荡的蜕之中,仿佛巨大的足球场。然而,在这巨大的蜕中央……有东西! 那是……一柄云形的玉如意。 通体白色,散发出幽幽白光,神圣异常。照亮百米范围,这些白光通过黑色的刀圭蜕射出外面,就形成了梦魇之巢中,那种仿佛黑色太阳一般若有若无的光芒。 “法宝?”两人都对视了一眼,法宝不奇怪,它出现在这里,就太过奇怪! 将上好的天才地宝的胚胎,放入体内,温养几十年上百年,或者身体中灵气积累达标,这才能产生法宝。一位修士可以有一样,或者几样法宝,甚至上百件。但是,他永远只有一件本命法宝。 所谓本命法宝,和修士息息相关,法宝若损,修士亦损。徐阳逸的帝器现在就被他温养在经脉之中,只等筑基后期。 但是……在这里出现法宝,就太不可思议了。梦行兽未醒,开云界没有法宝,而这柄法宝,又是从何而来? 并且……这尊法宝绝对不弱!它不知道放在这里多少年,已经完全没有主人的灵气,然而,它的境界,赫然达到了筑基后期! “法宝脱离主人,没有灵力饲养,很快就会境界倒退。而法宝的境界高低,取决于它的主人……主人是后期,它便是后期……现在,一柄显然脱离主人许久的法宝,它竟然还能达到筑基后期,难道说……” 他的目光和鹏程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那两个字。 金丹! 最有可能的,便是金丹!也只有金丹老祖的法宝,在脱离主人太久之后,才能保持筑基后期。否则早就烟消云散! “有金丹真人来过这里?”徐阳逸深吸一口气,招了招手,白玉如意飞到他的手中。 就在握住的那一刻,一种古怪的,仿佛血脉相连的感觉,出现在徐阳逸脑海中。他皱了皱眉,不动声色地从头看了一遍,终于,在白玉如意的柄上,他摸索到了一个小巧的雕刻。 就在看到这个刻印的刹那,一个名字,雷鸣一般在徐阳逸脑海中响起,他震惊地握着法宝,脸色数变。 “道友?”鹏程看着他的脸色,疑惑地说:“你……认识法宝的主人?” 徐阳逸没有开口,许久才冷笑了起来:“何止……何止认识。” “没错,它确实是金丹法宝。”他抿着嘴唇,看着那个雕刻:“并且……是一位来自地球的金丹!” 那是一朵白色的云朵。 和天宇日号上面的一模一样! 浮云真人! 之前那种血脉相连,不是因为他和徐阳逸有什么关系,而是因为他们同样来自地球! 先有天宇日号接浮云真人令牌坠落,后有浮云真人令牌出现在沙罗双树之下,看似直线相通的秘境,因为这一柄法宝的出现,忽然蒙上了一层扑朔迷离的面纱。 张光耀----飞升----浮云真人----沙罗双树----梦行兽,这中间,仿佛有一条看不见的线,将一切都穿了起来。 “越来越诡异了。”徐阳逸正要将白玉如意收入储物戒,忽然,青云之种的呼唤再次急切了起来。 “呀……呀……”憨态可掬地摇晃身体的青云之种,让他都笑了笑,就像小孩得不到喜欢的玩具,正在撒娇一样。 “你要这个?”他晃了晃玉如意,青云之种竟然以茧的形状猛点头。 “那便给你吧。”他笑着丢了进去,但是,下一秒,他的目光豁然一闪。 这柄玉如意,就在碰到青云之种缠绕全身的黑色灵气之时……竟然开始无声崩溃。 一点点地化为灰烬,但是,在灰烬之中,竟然出现了一个徐阳逸至今都百思不得其解的东西。 一枚六边棱形晶体! “第三枚了……”他出神地拉了拉,六边棱形晶体立刻出现在他手中,青云之种颇为不满,呀呀声顿时大了起来。徐阳逸好笑地拍了拍它:“急什么,以后有你好吃的。” 黑沉沉的晶体,发出暗沉的黑光。就在刚刚出现在徐阳逸掌中的时候,鹏程倒抽了一口凉气:“入,入梦晶?!你,道友你怎么会有入梦晶?!” “何为入梦晶?”徐阳逸立刻追问道。 鹏程目光火热地看着徐阳逸手中的东西:“入梦晶……是梦境中才能够产生的东西……它……怎么说呢,是一场豪赌,一个轮盘。道友,你知道的,人梦里,很容易出现现实的东西。普通人会梦到今天种下的果树,甚至一年前做的一个工程。然而……” “修士呢?” 不等徐阳逸回答,他立刻兴奋地接了下去:“修士……他的梦中,可能出现功法!炼器的手法!甚至自己的独家秘方!那些能进入梦境的妖怪,无一不是远古遗种,他们穿梭梦境的时间太长,于是,他们将一些认为值得珍藏的东西,用特殊功法凝聚起来,这,便出现了入梦晶。” “这里面,可能是一段极端隐晦的故事。可能是某人极难忘记的事情,同样……也有可能,是一部古修神通!一剑绝世神珍的埋藏地点!一个潜藏于千万年前的秘密!还有可能……是修士的灵识,没有肉体,准备夺舍……总之,一切都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