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法界(二十一) - 最强妖孽

第417章:法界(二十一)

神通增幅只是一方面,有的法宝重攻,自然神通增幅更大。有的法宝重守,那么恐怕就会出现很多时候,你打到它面前,莫名其妙跳出来各种坚盾。有的重“诡,”各种附加状态,比如…… 青翼鬼面! 说攻击力? 不,不好意思,它没有。 但是…… 如果落在擅长灵识攻击的修士手中,这简直就是不仅磨亮了刀,还在刀上开了血槽! 灵识攻击,现在全世界所剩的神通都不多。它本身就无影无踪,极难防范。然而,它却并不能杀死敌人。它的作用是让敌人陷入混乱。紧接着才是修士的神通打击。不过一旦带上青翼鬼面,就在灵识攻击的同时,立刻就可以发动神通打击! 因为,届时完全剥夺了对方的五感!让对方的“雷达”瞬间从全球卫星变成了普通人。先不说打不打得中,就是这种心理恐惧,都足以让一些修士乱了方寸! 并且……这是他从来没听说过的套装法宝!他不知道怎样的炼器手段,才能让三件法宝互相加持,成为一套! 简直惊为天人!高木崖与他相比就是渣! “呵……”徐阳逸复杂地看着两个东西,一个,在脑海中潜伏。一个,是拿到手中的好处。三枚入梦晶,两枚和南华蝶母有关,还是说……只要是梦境,只要对方想进,就没有进不去的梦? “或许……”他的眼中闪过一抹寒芒:“这,是一个巧妙的陷阱。不过,其中却藏着一抹完全击溃梦行兽的机会!” 黑色空间,已经开始寸寸崩塌,一道青光飞掠其中,徐阳逸和鹏程,正全力赶向黑色空间的尽头。他们的目的地。 “道友……你真的有办法击溃梦行兽?”鹏程不时看着徐阳逸的表情,想起刚才的对话,他就忍不住心惊肉跳! 对方说:有可能,有一个办法灭杀梦行兽! 这个“可能,”自己和悟灭一辈子都没找到!甚至根本不敢进入第二层! “地球上,有种叫做漫画的东西。作为消遣,很不错。”徐阳逸一边飞,一遍目光闪烁地说道:“本座大约几十年前,偶然翻过一部漫画,它的设定很有意思:圣斗士不会中同一招两次。”??鹏程完全没听懂什么意思。 “我与刚才降临的意志,有一段孽缘。”他舔了舔嘴唇:“上一次,本座亲身领会了她的作战方式。非常明显,她的一枚卵,被放置到本座体内,随后,她的意识,跨越千山万水而来,差点将本座吞灭干净。定点定位,绝无幸免。” 鹏程深吸了一口气:“但是……你还活着?” 刚才那个恐怖的意志,他感觉地一清二楚!面对这种存在,他没有一点抵抗之心! “本座还活着。”徐阳逸的目光越发冷冽:“她……可以算玩弄梦境的老祖宗,境界比梦行兽高不知凡几,然而,从本座上次受到的攻击来看,她需要一个定位点,随后,在人身体里烙下一个烙印,之后才是她真正的攻击。当然,这只是本座的猜测。” 鹏程点了点头,他知道,徐阳逸说的轻松,但是能在那种存在手中活下来,非大智力,大勇气不可办到,还需要各种机遇,这才有了百死还生。 忽然,他脑海中猛地一亮,立刻看向了徐阳逸:“定点……烙印……难道,刚才的‘机遇’是……” “如果本座的猜测没错,那就是她已经锚定了本座的迹象。”徐阳逸眼中寒光凛冽:“青翼鬼面,看似甜美的陷阱,就和当初庄周的茧一样……而脑海中的蝴蝶印记,就是她的烙印……而这次的烙印,恐怕会再次将你送回死亡谷!” 鹏程咬牙道:“那么……她来过这里?” “来过。”徐阳逸深吸一口气:“本座早就知道……另一个称为‘界灵’的东西对本座说过。只是本座没有想到,她竟然在别人的梦里留下了东西。而看上去梦行兽根本不知道!” “这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生物……”鹏程想起刚才那种撼天动地的恐怖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别说废话了……”徐阳逸目光凝视前方:“我们……好像已经到了目的地。” “嗡嗡嗡……”整个空间都在不停颤抖,隐藏在处处黑暗中的无数梦魇兽,铺天盖地地飞了出来,如同零碎的黑云,往往飞不了多远便会遇到一群群的梦魇兽,时空裂缝的撕裂,导致了梦境的破碎。在梦境的夹缝中生存的它们,再也无法掩饰行踪。 不过,最多也就一百只一群,更没有刚才那种筑基以上梦魇兽,他们虽然收拾起来很麻烦,但是并没有停下速度。 现在,就在他们前方,一片古老的殿宇,大约一万平方,在黑暗之中旋转,它没有崩塌,四周非常稳健。风格绝非华夏风格,而是带着浓郁的异族风味,仿佛是波斯那边的风格。 它周围的空间非常稳固,没有一点崩塌的迹象,四条从四面八方纵横的锁链,仿佛将它吊在了半空之中。 在宫殿中,无数纤细的光束冲天而起,蔚蓝色,让它看起来仿若星宫,根本不像噩梦的心脏。 “就是这里……本座能感觉到,它就在这里面!”鹏程加快了速度,三十分钟之后,两人稳稳落在了宫殿之中。 但是,眼前的情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 本来以为,宫殿中会有各种机关,甚至会遇到之前同样的筑基期梦魇兽。或者……这里是一个梦魇兽的巢穴!但是,没有! 只有四条锁链,锁链穿过朱雀,白虎,青龙,玄武四道大门,从四圣兽口中,伸出一根胳膊粗的锁链,全部锁向正中心。而正中心,有一圈异常诡异的符箓,符箓中,竟然跪着一个人! 一个老人,皮肤布满老年斑,仿佛风中残烛,头发已经秃了,苍白的头发披散在光亮的脑门周围,浑身精瘦,几乎可以说皮包骨头。但是,一双眼睛,却如同鹰隼,甚至给人一种不可侵犯的感觉。 四条锁链,贯穿了他的四肢,气海处,一道可怕的伤痕。仿佛是有人将手伸进他的气海,然后捏碎气海之后,又拿出来了一般。 而这个广场四周,还站着三个人。 刀圭,三目灵猿傀儡,还有一个……是无月! 徐阳逸目光闪了闪,刀圭,三目灵猿傀儡,这两人中,他本来预定有一人是假货,但是,没想到无月也能来到这里! 就在徐阳逸踏上广场的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去,不过,谁都没说话。 徐阳逸的目光扫视全场,正好迎上了老者的目光。他本来只是看了几眼便移开,但是,立刻转了回来! 很熟悉! 这是徐阳逸的第一反应,这个老者,他非常熟悉!并且绝对见过!甚至印象深刻! 他直直地盯着老者看了数秒,忽然失声惊呼:“浮云真人!?” 这个人,赫然便是张光耀!地球上的浮云真人!不动明王! “真人?”老者的声音嘶哑,如同夜枭,猛然仰天狂笑起来:“真人……真人!!他修到了真人!哈哈哈哈!张光耀……你不得好死!!” 他的声音凄惨至极,震得周围的火炬都在轻轻发抖。随后,他整个人都焉了下来,仿佛太久没有如此激动过,咳嗽不已。 “你是地球上的修士……”然而,他并没有在意,而是以一种诡异的目光看向徐阳逸:“多少年了……多少年了?本座今日竟然看到了两位地球上的修士……” “道友……”徐阳逸本来想称真人,但是,对面已经没有丝毫灵气,他沉吟了一下说道:“你果真是浮云?” “是……”老者张开干瘪的嘴唇,里面黄牙错错落落,干笑道:“如果地球上没有第二个浮云,本座便是浮云!不过,本座不是真人,本座当年只是真人有望,却遭了那个杂种的毒手!”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那个杂种’……是……张光耀?” “没错……”浮云哈哈大笑:“想不到吧……万万想不到吧?一个小千世界的修士,竟然囚禁了大千世界的修士几百年!而他却跑到大千世界李代桃僵!” 他凄惨的笑声,在夜空中浮动,徐阳逸和无月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撼。 “张光耀顶多不过筑基中期,他如何抓得住你。”无月踏前一步,沉声道。 浮云冷笑数声,目光从无月身上,再转移到徐阳逸身上:“你们,还没资格问本座。” 徐阳逸死死盯着浮云:“废话,便到此为止吧。” “告诉本座,梦行兽在何处。封印他之后,本座救你。” “噗嗤……”话音刚落,刀圭已经毫不掩饰地笑了出来,三目灵猿傀儡一言不发,而浮云,则是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着他。 浮云的表情现出一抹惊讶,随后仰天大笑,笑声之张狂,让这个广场都微微回荡。 “救本座?”他仿佛听到了最大的笑话:“救我?呵呵……好大的口气啊……” “本座知道你们要来找什么……梦行兽是么?桀桀……” 忽然,他一口唾沫吐向徐阳逸面门,徐阳逸冷笑一声,一声闷哼,将折扣唾沫打飞到别的地方。 “低贱的狗东西。”浮云踩着锁链,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看着徐阳逸的眼睛,眼中毫不掩饰的杀意以及轻蔑:“是不是看本座被破了气海?就敢怜悯一般地口出狂言?” “你以为你是谁?一个大千世界一叶障目的蝼蚁而已。”他走到了徐阳逸面前,精瘦的老脸上,一抹嘲讽丝毫不加掩饰:“即便是以前,本座也是筑基大圆满,金丹有望。以你这种垂怜的口味,本座便可找个僻静的地方将你五马分尸。” “现在,你觉得你可以站在筑基大圆满的我面前,因为本座气海已破?所以你有了这个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