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法界(二十四) - 最强妖孽

第420章:法界(二十四)

“最后三十秒。”浮云的脸色,微微冷了下来,身后,一片迷蒙的白雾凭空涌起。 倒数十秒,无月终于迈动了脚步。 他……走过了那条线! 三对三! 鹏程磨了磨牙,狠狠地握了握拳头。正要开口,却忽然看到,徐阳逸的嘴角,竟然扬起了一抹弧度。 “道友……”他用灵识传了过去,心急如焚:“你还笑得出来?” 徐阳逸收敛了笑容,目光冰冷地看向浮云:“他……没有想象地那么强!” 菩提子,此刻发挥到了极致! “为什么?”鹏程愣了愣,立刻问道。 “如果他真的那么强,没有必要只威慑刀圭一个人!筑基大圆满……只需要他一人一招,能用到多少灵气?顶多半天,咱们恐怕全都地被他拍飞!”徐阳逸肯定地说。 鹏程愣了愣,随后兴奋地在灵识中喊道:“没错!没错!筑基大圆满,咱们绝非它的对手!” “不仅如此,他现在,还在分化我们!为什么!”徐阳逸的思路理顺,立刻说道:“他害怕我们联手!不,或者说,现在的时间,他不能那么做,他没有和我们纠缠的时间。对于刀圭,看似杀鸡儆猴,实则在隐藏他的底细!” 鹏程目光急速闪烁,心中狂跳,隐藏底细,什么底细? 只有一种可能! “梦行兽……没有被完全夺舍!他不仅仅是分化,还在拖延时间!”徐阳逸斩钉截铁地说:“真是一只十足的老狐狸。” “或许……他是需要筑基修士?” “不可能!”鹏程还没说完,徐阳逸斩钉截铁地打断了他:“我刚才,还想通了一点!悟灭道友曾说过,梦行兽在加速梦中的时间运转,让开云界覆灭。这又是为什么?” “我到现在才想明白,或许……”他深吸了一口气:“他要覆灭的不是开云界……也并不是对方不能接手第一只梦行兽的遗产。而是……它,必须这么做,才能覆灭一个人。” 与此同时,浮云看向三目灵猿傀儡:“你呢?” “别和本座装糊涂,本座能感觉到,你身上有灵智。” 三目灵猿傀儡没有开口。 徐阳逸貌似和鹏程关注三目灵猿傀儡,灵识中,对话更加快速。 “必须?” 徐阳逸深深点了点头:“本座问你,若开云界覆灭,什么会留下来?” 鹏程毫不迟疑地说:“只有梦行兽会活下来!其他一切的东西,包括我们,任何除却它梦出来的生物,都不属于这个梦境,全部会被排斥!即便没有随着开云界覆灭,面对我等的,也是茫茫宇宙,必死无疑!” 还没说完,他愣了愣,随后目光如火,眼睛倏然睁大,难以置信地看着徐阳逸。 徐阳逸同样用炽热的目光看着浮云。 是的……这里面,就出现了一个可能! “浮云,若还没有完全夺舍梦行兽……那么,他现在,仍然在‘梦境之外,’开云界一旦覆灭,他……同样会死!他不属于这个梦境!他是地球修士!是真真实实存在的实物!” “现在,浮云占据上风,梦行兽头都没有露。可能已经被逼到死角。它……完全有理由,更有动机这么做!而只有这么做,才能让它逃出被夺舍的大劫!”他露出胸有成竹的冷笑,舔了舔嘴唇:“本座越来越能肯定了,浮云的灵识,和梦行兽正在做着最后的争夺!他也知道,开云界一旦覆灭,他在劫难逃!” “他……这是在拉拢最后和梦行兽决战的人!他心中,恐怕此刻比我们还急!所以……他根本没时间对付我等联手!恐怕拖上两个小时都做不到!” 鹏程愣了。 他自付,他做不到! 刚才徐阳逸推测出开云界的历史,就足以让他震撼,但是这还没完……现在对方竟然理出了刚才浮云大发神威背后隐藏的真正目的! 丝丝入扣,他几乎无法推翻!难怪,难怪这次开云界的覆灭来得如此突兀,如此迅速!如果是这样,一切都说得通! “听说……菩提子种到修士脑海,会让思维无比迅速……是这样么?”他愣愣地看着徐阳逸,数秒后,狠狠咬了咬牙:“那么……我们现在……” “等。”徐阳逸此刻不管对不对,必须确信自己的推测,沉声道:“不能贸然出手,咱们的底牌……不多。如果本座猜的没错,梦行兽绝对会有反击的时候,一旦它反击,就是我等的机会!” 鹏程急道:“如果那只猴子被拉拢怎么办?” “他应该不会。”徐阳逸沉吟着说:“能成为另一半封印,而和本座有深入接触的,无月,你,傀儡,刀圭。” “刀圭,无月已经可以排除。剩下的,无论是不是它,也只有它。可能性很大,却也得多加小心。” 外界,等了数秒,三目灵猿傀儡仍然没有动,浮云冷笑一声:“自寻死路。” 局势落定,子落无声! 三对三! 现场……全都是筑基修士!从初期,到后期,还有一个曾经的筑基大圆满!一旦动手,整片宫殿都会被打碎! 今日之势,势成骑虎,已经是不死不休之局! 浮云深吸了一口气,目光看向徐阳逸两人:“你们呢?” “本座很不想让你们进入本座的国度。不恭,桀骜,丝毫不明白自己垃圾一般的处境……你说,你们是不是可以说不呢?”浮云冷笑道:“让本座……可以毫无牵挂地送你们两条野狗上路?” “不过,本座仍然法外开恩。来,站过来。到本座这里来,追随本座。”他轻轻招了招手,一道晶莹的符箓出现在他手中:“此物,名曰南柯一梦,种下它。你们便是自己世界的主人,没有任何副作用……” 话音未落,他的身体,猛然狠狠一震! 同时……眼中出现了片刻的空白!他的眼睛,竟然如同月亮一样,残月的白色,开始侵蚀他整个眼球! 就是现在!! 根本没有任何多想,徐阳逸已经翻手飞出! “十方炼狱!!”没有丝毫犹豫,他的推测,有50%的可能,但是这种情况下,50%已经足够让他放手一搏! “喀喀喀!”十道紫色火龙缭绕其上,刹那之间,紫色火龙之剑咆哮而出,直刺空中的浮云! 局势已经水落石出!他,鹏程,傀儡vs无月,浮云,刀圭! 六大筑基修士的血战! “本座早就知道!你根本没有完全夺舍梦行兽!!”他的声音,如同闪电一样划破长空,震击所有人心坎:“只要你们争斗未停,必定有梦行兽反击的时刻!诸位道友!还等什么!” 但是……下一秒,浮云霍然抬起了头。 他的眼睛,已经恢复正常,然而此刻,徐阳逸距离他不过五十米! “好……好……好得很!”浮云桀桀笑着,尖叫道:“那么……杀光他们!” 话音未落,徐阳逸已经身化长虹,帝器之上,十条紫色火龙印记爆闪,携风雷之势朝着浮云冲来! 狭路相逢勇者胜! “区区筑基中期,还是刚刚晋级,不知天高地厚,挑战三位筑基……桀桀……”浮云仰天大笑:“将这帮渣滓的身体撕得粉碎!永远镇压噩梦之中!交出你们的投名状!” “刷!”“刷!”两声轻响!就在出手的一瞬间,场面陡然变化! 刀圭,早已抽出了法宝,一根漆黑的骨鞭,而此刻,骨鞭不是袭向徐阳逸,而是骤然卷向浮云! 而同时,无月浑身都长出了一片白毛。双爪如狼,直爪浮云咽喉! 三人中,两人反叛! “好贼子!”浮云怒吼一声:“本座早就防着你们!” 徐阳逸的脚步,倏然停住了。 随即,他不敢相信地看向身后。 三目灵猿傀儡的手,轰然刺破了鹏程的肩胛!鹏程一声怒吼,整只右臂不翼而飞! “桀桀桀……”傀儡口中发出一声畅快之极的大笑:“本座的幽冥鬼手,滋味如何?可惜啊可惜……道友反应不慢啊……刚才竟然没有刺穿你的心脏,真是太过可惜!” 徐阳逸脑海中,稍微停了一格。 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刀圭反水! 无月反水! 界灵反水! 所有站在自己那一边的,站在浮云那边的……开云界仅有的几大筑基修士,居然全部反水! 不过,这不是让他停顿了半秒的原因。 “他不是封印!!”鹏程已经咬牙闷哼道:“他绝非封印!” 傀儡不是封印!徐阳逸按下心头,身形如电,直刺浮云! “鹏程道友。”灵识中,他用最快的速度说道:“记得……本座先对你说的话么?那一个恐怖的意志降临之时。” “记得,你真的有办法?”鹏程脸色苍白,摁住胳膊道。 “有!”徐阳逸知道,此刻决不能说没有:“但是,你要给我保证,若梦行兽显形,你确定能封住它!” “本座……发道心大誓,若不能封住梦行兽,本座无法/轮回,永困噩梦!” “嗡……”虚空中,仿佛有什么东西感应到了,轻轻一抖,道心大誓应验。 徐阳逸深吸一口气,放下心头最后的担心,去势如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