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法界(二十五) - 最强妖孽

第421章:法界(二十五)

“扑扑!”刀圭和无月的招数,将浮云打的四分五裂!然而,下一秒,无穷雾气从浮云残躯中冒起,朝着中央汇聚! “杀了他!!”徐阳逸一声怒吼,此刻,他已经距离浮云只有二十米!长剑一抖,十条紫色的火龙疯狂冲出! 所谓的界灵不是封印,那么……是刀圭? 然而,刀圭目光一闪,双手掐诀,一面古朴的盾牌,轰然出现!它的方向,不是防御自身,而是……落到了浮云的面前! 同时,他左手中,一连串金光陡然浮现!一枚造型无比古朴的锥子出现在他手上,随着一声狂叫,用尽全力插向浮云! 就像……一位猎手,拒绝其他猎手的帮助,要单独搏杀猎物一般! “他……他也不是?!”鹏程倒抽一口气,随即,药锄带着漫天青光挥舞成青色圆球,将对面狂攻的傀儡挡在外面,爆发出道道金光! “谁是封印?”一边防御,他一边紧张地环顾全场,六大筑基的血战终于展开,这一分神,顿时青色光球出现一丝漏洞,差点就被傀儡趁虚而入! “吱吱吱!”傀儡发出凶狠的鸣叫,双爪带着两道火龙,所过之处,空气都为之焦黑!他们这片战场,方圆五十米之内,青色,红色,染做一片燃烧的大海,威势无双! 鹏程立刻收回心神,心中却更加焦灼。 “是谁……到底是谁!为何本座没有一点感应!不是傀儡,刀圭先反水浮云,之后又诡异地阻挡狼毒道友,他到底是哪边的人!难道是无月?这个刀圭……问题太大了!他到底是谁!!” “啪啪啪!”十条火龙,猛冲到盾牌之上,那面盾牌瞬间涨到数十米,上面刻画的一尊巨兽之脸,忽然张大了嘴,将所有火龙都吸收了进去! “轰!”盾牌瞬间炸裂!然而,火龙也消失无踪。刀圭闷哼一声,倒退数步,脸色通红,额头青筋乱跳。 随着他身体的一震,金锥同时停在了半空,无数云朵,已经卷动为浮云的模样,赫然看着那把金锥,随后,云雾轰然翻腾! “这是……界锚!这是界锚!你到底是谁!此界界锚怎会在你手中!!” 刀圭哈哈大笑,阴冷地看着浮云,飞速后退,声音极度兴奋中带着声嘶力竭:“梦行兽……只有本座能亲手接触……其他……来一个,本座杀一个!!” “马瘟助我!!”他大喝一声,额头上,一个红色符箓倏然闪亮,他全身,吹气球一样膨胀了起来,随即,一个个裂口从他身上长出,卡卡的声音响彻周围,一排排雪亮的牙齿出现在裂口之中。猩红的舌头将他全身衬托得如同群魔乱舞! 妖化! “浮云……你,是本座的猎物!!其他蝼蚁,全都得臣服于本座之下!” 然而,就在同时,无月全身已经白毛倒竖,化作一头雪白巨狼,同时……身侧出现无数白狼幻影! “这是……”徐阳逸的长剑,上面双虚影闪耀,岁星神,金星神,高达十米的金色身影,围绕左右,本来笼罩的是这一片战场,然而,却硬生生收住了。 “师兄……”他的声音有些哽咽,随后,目光没来由地一红,两尊神影再次闪耀!全数冲入剑中! “熔神诀……”他深吸了一口气,“刷!”长剑迅速从白色变为金色!金光四溢,直斩拦在浮云之前的刀圭! “土母神诀……搬山!!”刀圭还没有完全妖化,只不过身体吹气球一样地膨胀,顷刻间已经涨到了十余米,面对金光四射的长剑,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从他灵识中传来。立刻,他双手一合,同样,另一尊虚影在他身后形成。 那是一个模糊的女子,随着她手一挥,顿时,在刀圭面前,长剑剑光所致之处,天空中,一阵轰鸣,紧接着,一座方圆百米的,灵光凝聚的大山,轰然落下! “滚!!”徐阳逸怒吼:“先反浮云,再反我等!你到底是谁!是哪边的人!不滚,杀无赦!” “哈哈哈!”刀圭仰天长啸,随后血红的眼睛看向徐阳逸:“别管本座是谁,你还不配知道……梦行兽,是本座的猎物!除了本座,谁拦我,我就杀谁!!” “斩!”徐阳逸不在废话,舌绽春雷,一声爆喝,顿时,一道金色光圈,从他身体周围爆射而出!与灵光巨山接触之时,发出轰然巨响,灵光巨山寸寸碎裂! 不过,光华的速度,也因此慢了不少。 “来得好……”刀圭仰天狂笑,身体如同鬼魅倒飞数十米,声音遥遥传来:“不过,今日的主角并不是你,而是……” “放肆!!!”他话音未落,虚空中,一声怒极的大喝传来。浮云已经飞快凝结出了形体,怒不可遏地一张拍来:“掌开乾坤!!” “刷……”随着他的声音,他的手掌,越变越大,一个浑圆的黑白太极,隐隐在他手下显现。一掌压下,天空中隐隐有雷鸣之声! 这,便是筑基之威,方圆百米,尽是他的领域! “区区蝼蚁,竟然敢妄图挑战本座!”这一掌,声势远超徐阳逸的光圈,甚至让他的光圈都黯然失色,地面寸寸龟裂,浮云怒极的声音如同滚雷:“本座若不将你千刀万剐,妄为创世神!” “梦中创世,也敢妄自称神!”徐阳逸丝毫不避,死死看着那只手,不仅没有后退,反而一步踏前:“蝼蚁……就让你看看蝼蚁的实力!” “天启……第三蚀!” 这一蚀,不在他的熔神诀中,随着这一声出现,他的脚下,寒冰寸寸蔓延。一股令人恐惧的寒气,直冲云霄!就连浑圆太极下压之时,都传来了阵阵“卡卡”声! 那是……天空中涌现的,无穷冰花! “刷!”又一尊虚影在他身后出现,不过,这一尊,黑人,黑牛,身穿白色僧袍。看似简陋,然而在这尊虚影出现之时,仿佛所有神通都被抹去了一秒! 镇星神! “天启六蚀,除去没有出现的第六蚀,前五蚀,原来分别对应五星神。并且……要用帝器承载才能发挥出真正威力……是了,当日魏忠贤,口中便有帝器的下半部!这一点……一直都在本座视野中,本座却最近才注意到!” 十年苦修,虽然融会贯通,但是并没有拔剑的机会。直到在通道中遇到梦魇之巢,才终于将熔神诀融入的一二蚀刻印了上去,现在,正是第三蚀! “这是……”远处的刀圭,眼睛猛然一亮,急速判断了一下形势,不动声色倒退了数十米:“好强的一招……外强中干的浮云……恐怕会伤!” “蚀肉!!” 锵然剑响,长空飞星! 一道璀璨的剑芒,直冲太极中央! 并且……这道剑芒,在射出之后,并未消散,而是从底部开始,慢慢结冰! “哗啦!!”太极巨掌,居然应声而碎!化作无穷黑白碎片洒落空中。并且,这一剑去势不减!直冲巨掌之后浮云本体! 浮云的这一招,竟然没有半点威力!只是徒具其形! “果然……他筑基大圆满,并不坚实!满是破绽!”徐阳逸目光一闪,下一秒,浮云的身形,轰然破碎!再次化作无边白雾! 而这些白雾……这一次,猛然逃向更远处的虚空! 他……不想战! 自己没有猜错! “果然啊……梦行兽果然不是如此好夺舍!”徐阳逸朗声长笑,身形化为一道青色流光,直射浮云! “吼!!!”就在此刻,一只百米巨嘴,里面全都是一排排白森森的牙齿,出现于无边黑暗,尽全力咬了过来! “给本座……停下!!!” 徐阳逸没有停,因为他看到,就在这声嘶吼响起的同时,另一边,同样传出了一声怒吼! “啪!!”巨口没有咬下,两只十余米的狼爪,狠狠撑住了巨口上下颌,让徐阳逸在其中电射而过! 两只碧绿色的巨眼,面对着数百只密密麻麻足以让密集恐惧症者发疯的赤红眼睛,两只两百米的妖兽,同时冲着对方,发出了最原始的威慑! “丝!!!!”“吼!!!!” 无数舌头惊天乱舞!另一方浑身白毛倒竖!两只境界相同的两百米妖体,如同太极,不停旋转,不停嘶吼,找着对方的薄弱之处。只等闪电一击。 真正的筑基妖兽决战! “滚!!”刀圭数百张巨嘴咆哮:“你什么都不知道!别阻拦本座!!” 巨浪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想过去?可以,先击败本座!” “你!!”刀圭目光赤红地看向天空中疾奔而过的雾气,颤声道:“你可知……本座是谁?” “本座管你是谁!!”无月咆哮道:“先反水浮云,再反水我等……三姓家奴,你信不过!” 刀圭闭上眼,心中心急如焚,梦行兽……如果他得不到,一切都白费了…… “好……”刀圭哑声道:“那么……本座送你一程!” “黄河翻浪!!”随着一声咆哮,无数张嘴里,吐出一道道土黄色灵气,铺天盖地! 第二个战团,形成! 第一个,鹏程vs傀儡!青光与火焰,将周围照耀成一片绿与红的世界。 第二个……两只两百米的妖兽,一只形如蝌蚪,全身巨嘴,黑色鳞片,浮游在虚空。另一只,通体雪白,身上有无数墨色符箓,巨大的天狼,狠狠瞪着对方。 第三个……徐阳逸和浮云,一前一后,青白闪电,在下方两只妖兽头上划过! 若有练气修士在此,恐怕已经目瞪口呆,无论哪一个战团,被灵气扫到,都足以让练气修士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