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法界(二十六) - 最强妖孽

第422章:法界(二十六)

“跑什么。”空中,青色灵光对准前方白色云雾穷追不舍。徐阳逸手握长剑,声音虽小,却足以让前方的浮云听到:“不是说本座是蝼蚁么?” “你不是站在另一个次元看本座么?” “不是过线不死么?” “现在,你跑什么!” “给本座停下!” 浮云一声不吭,全力在被轰碎的宫殿中躲避。 “十方炼狱!!”徐阳逸灵气翻涌,挥手之间,十条紫色火龙疯狂冲出!在天空中划出焦黑的痕迹! “后辈!!!”浮云终于第一次发声了,声音中带着难以掩饰的震怒:“你焉敢如此!!” 惊怒交加,他万万没想到,徐阳逸竟然看破了他的意图!刚才梦行兽的挣扎,对方以筑基中期的境界,竟然敢对筑基大圆满悍然出手! “刷!”雾气四散散开,然而,紫色火龙一击不中,在半空中掉了个头,再次冲了回来! “法眼观天地!!”浮云的云雾,在分散中凝聚出无数眼球的模样,上面布满符箓,紧接着,一道道金光在半空中交错成一道密密麻麻的灵网!将徐阳逸的十方炼狱生生凌迟! “本座为何不敢如此!!”徐阳逸一声怒喝:“再接本座这一招!” 趁他病,要他命! 他就是要拖住浮云!他同样不敢确定鹏程能封住夺舍之后的梦行兽,浮云对付他,他给梦行兽创造机会。浮云对付梦行兽,梦行兽给他创造机会! 对方敢偷天换日,现在,就是他付出代价的时候! “丹鼎本我心诀!”他迅速掐诀,随后,目光如电:“万灵镇!!” “轰!!”所有眼球云雾,迅速一沉,随后,一声惨叫从所有云雾中响起! “此乃……灵识攻击神通?!渣滓!你竟然有灵识攻击神通?!” “现在,你就是被这渣滓所伤!感觉如何?自诩为神的浮云真人?”徐阳逸仰天大笑,身形更加接近! “杂种!!!”浮云一声怒喝,云雾却不进反退,再次漂移,但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处在了神通射程之内! “若不是本座现在……你只是一只蛆虫而已!”浮云咬牙切齿的声音,一边跑传来:“你最好祈祷……本座败在梦行兽手中!否则……本座必定将你片片凌迟!你这样的蝼蚁,也敢阻拦本座成神之路!” “呵……”徐阳逸看似张狂,实则心中警惕一直绷在最高点:“那……你就趁现在杀了本座这只蝼蚁。否则……这只蝼蚁会追着叮死你。” 浮云心头无比震怒! 自己筑基大圆满!气海被孽徒张光耀所破,夺舍梦行兽一大半之后,凭着特异可以再回巅峰!但是,现在一身境界,十停里面去了七八停! 竟然被这种练气中期抓住了机会! 想转头一巴掌拍死对方,但是,不行,这个筑基中期的蝼蚁,不得不承认,对方很强! 想不管对方,更不行!对方如同蚊子闻到了血那样,穷追不舍! 筑基中期追筑基大圆满!还是夺舍了一大半梦行兽的筑基大圆满!这种话说出去没人会信,然而,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就成为了现实! “本座……会让你活下去的……在本作完全夺舍梦行兽之后……本座一定会让你活下去……活在……永不见天日的噩梦之中!!本座要你永生永世不得轮回!!” 他心中怒火几欲焚天! 梦行兽仿佛也感觉到了……他都能感觉到,对方在自己灵识中,反击更加强烈!甚至已经拼尽全力! 怎么办!! 先解决谁? 简直进退维谷! 为什么……自己居然会被发现?这个小小的筑基中期,居然比他还狡诈!一石二鸟的拖时间,杀鸡儆猴,竟然因为梦行兽一个挣扎,对方果断发难! 他到底是怎么从自己一个颤抖中发现了不对!! 他百思不得其解。 “天启……第四蚀!”徐阳逸的速度没有浮云快,浮云再次渐渐拉远距离,他目光一闪,双手飞快结印。顿时,身体周围,无穷碧色之火,突兀闪耀! 漫天接地,如同夏日的萤火虫,将这片天空映照成一片青碧之色! 此刻,决不能让浮云逃脱!不能给它半息喘息之机! “蚀灵!!” 极品灵石,已经握在手中,这一招,同样灌注到了帝器之中! 前四蚀,他敢用。但是天启大爆炸,不到最后一刻,他绝不启用! “刷……”一尊金色虚影出现,一位全身宫装,头戴金色纱冠,分不清男女的影子,出现在徐阳逸身后。 辰星神!! 五星神中,四星闪耀,徐阳逸没有看到,这四星涌入剑身之后,在剑身上,赫然出现了四个镂空的图案,正是五星神! 同时……长剑金光更盛!只剩最后六分之二没有完全闪耀! “轰!”无穷碧火,化为一片绿色海潮!排山倒海一般冲向浮云! “竖子敢尔!!!”浮云怒吼惊天动地!他感觉到了莫大的侮辱! 一名筑基中期,追在自己身后,打靶子一样打自己!自己手都还不了! 并且……他还能感觉到,这一招,很强!非常强!比之前的十方炼狱强了三倍以上!真正能够对他造成伤害! 将他逼到了绝地!! “我!要!你!死!!”心中的憋屈,暴怒,终于化为一声长啸。直冲云霄! “啪!”白雾不动了。 一片白雾,凝聚成一只苍老的手,猛地挡在这片神通之前。 它没有光,也没有异象,就这样平平淡淡,却让整片海潮,全部消失。 “筑基大圆满!”徐阳逸脑海中嗡的一声,立刻倒退百米!凝重地看着所有雾气,凝结成浮云的身躯。 他神色如常,古井无波,但是谁都能感觉到,对方看似平静之下,潜藏的无穷愤怒。 金丹不可辱,筑基不可不敬! 筑基大圆满,已经是打通金丹的桥梁。却在刚才,被一个筑基中期,追杀得漫天逃窜。 即便是他,都丢不起这个人。 “看来……本座还是太心软了。”浮云仰天深吸了一口气,看似平常,脸上的肌肉,却因为极度的怒火,全都在跳动。全身残破的衣服,须发,全部无风自舞。 “本座不知道你是如何看出来的……确实,你猜对了,发起攻击的时机也非常准确。本座确实没有完整夺舍梦行兽,现在,他和本座正是至关重要的时候。” 他目光冷冷地看向徐阳逸,透露着无尽杀意:“不过,你猜错了一件事。” “那就是……”说话之间,浮云全身鼓胀,万道金光从四面八方迅速汇聚到他的身上,让他全身都模糊起来。随后……附近的千米空间,齐齐一颤! 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灵压,从空间中迅速升起! “这是!”鹏程如同背负上一座大山,身体猛地一顿。他对面,傀儡也是一样,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摁了一下! 两名筑基中期,他们正在交锋的神通,竟然因为这一下,全部停顿下来。 “筑基大圆满……”他难以置信地看向半空。 下方,两只妖兽,上方,一片金色的海洋。万道金光飞快凝聚,筑基大圆满那如同海潮的灵压,从其中疯狂扫射全场! “哗……哗……”恐怖至极的灵气,竟然在空中形成了一片片海潮之声,形同实质! 风卷潮声归海去,云排雨势隔江来! 下方,刀圭的身体突兀地一顿,立刻看向天空,随后,目光复杂地闪了闪。 白狼也停住了身形,不是他们不想动,而是突然爆发的筑基大圆满威压,让他们如同穿上万斤镣铐,瞬间动弹不得。 “沙……沙……”金光闪耀中,三秒后,一只穿着布鞋的脚,踏出了金光之中。 随后,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头颅。面如冠玉,三缕长须,目如朗星,满头黑发。 他身穿一件朱红色的道袍,上面用黑色白色,勾勒出背后一个硕大的八卦,背负拂尘,双手空空,衣袂无风自舞,飘然而出。 “这是……浮云的真身!”无月倒抽了一口凉气:“他……他决定先解决师弟了……” “狼毒道友……把他逼得太狠了……筑基大圆满修士的尊严,他同样面临生与死的抉择,他选择了……先解决师弟……” 现场,一片死寂。 只有那个中年道士,看似平静地,实则全身鼓荡如同惊涛骇浪一般的灵压! 他站在那里,却又仿佛不在那里,一眼看去,根本看不到他真正的模样。灵气的高度聚集,让他这里就如同一个黑洞,除了令人战栗的灵气,什么都看不到。 “想不到……本座在最后一步之前,便出动了真身。”他感慨了一声,事到临头,他反而放松了下来,淡淡看了一眼徐阳逸:“像你这般渣滓一样的修士,恐怕穷经皓首,也不可能达到本座这一步。” “本座让你一寸,你便敢进一尺。本座让你一尺,你便敢进一丈。狗胆包天,你可称了称自己的斤两?!”最后一句,他陡然爆喝,如潮灵气直冲徐阳逸! “哼!”一声闷哼,这句怒喝,居然将徐阳逸平推五十米开外! 好强! 徐阳逸握住剑柄的手,肌肉乱跳。不知道是因为兴奋,面对筑基大圆满,即将冲击金丹修士的兴奋,还是因为面前绝大的危机。 浮云真身显化,必定是要置他于死地! “一招。”浮云缓缓举起一根手指:“一招,取你狗命。” “让你知道……筑基中期,和筑基大圆满,天与地一般的差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