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法界(二十七) - 最强妖孽

第423章:法界(二十七)

他的指尖,突兀地,一朵青莲缓缓长出,同时,天地之间,数不尽的青光聚拢!让那朵灵气青莲,越来越大! “黄鹤归来,为带松花香道院。”随着这一句,青莲之中,两道青光闪耀,两朵青莲从他指尖莲花上生出,紧接着,是第三朵……第四朵……第……无数朵! 每一朵青莲转动,徐阳逸就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杀机,笼着自己! 不到两秒,已经是数百朵杀机,定死了他! “白云飞去,故留秋月照丹台。”浮云此刻,没有一点阴沉的模样,仙风道骨,长袖飘飘,宛若谪仙降世。手指朝着徐阳逸缓缓一点:“鹤舞云飞。” “轰!!!”方圆三百米的天空,齐齐一震! 紧接着,数百青莲,消失在浮云指尖,出现在徐阳逸身边。随即,青莲迅速膨胀,眼看就要炸裂! “狼毒!”“道友!!” 鹏程和无月,齐声高呼。任何人都看得出,这是浮云全力一招!丝毫没有留手! “他死定了!!”刀圭双目急速闪烁,一声长笑,竟然忽然化作人形,疾冲两人战团:“筑基大圆满全力一击,他根本不可能幸存下来!去死吧……去死吧!你这种搅局的垃圾……早就该一死了之!!否则怎轮得到我马瘟夺得这场造化!” “没救了。”傀儡第二次开口,声音如冰:“筑基大圆满,已窥金丹大道,筑基中期是强,放在大圆满面前,狗屁不如。” 然而,就在这一刻,徐阳逸忽然笑了。 “你没感觉到么?”他打了个响指:“青云。” 随着这一声,所有莲花,倏然模糊!紧接着,浮云发出一声怒吼:“这是什么!!” 他愕然看着自己手掌,手掌上,一个巴掌大的茧,竟然疯狂吸收着什么!一道道黑色的灵气,从他身体中急速抽离,他瞬间感觉…… 自己……面对梦行兽的控制,开了水泵一样倒退!! 但是,他的震撼,并没有结束。因为……就在青云之种旁边,他忽然感觉到……一股让他心胆俱裂的感觉! 他看到了一只虚幻的蝴蝶。很轻巧,很美丽,没有攻击他,只是围绕着青云之种。然而他有预感,自己……只要敢对这只蝴蝶轻轻一碰,瞬间便会神形俱灭! 徐阳逸刚才,竟然将青云之种挂在天气第四蚀上射了出来! “狗杂种……”浮云猛然一甩手,满心冷汗,青云之种倒飞而出。 他不怕青云之种,但是那只蝴蝶……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那种刹那间……仿佛感应到魔神的回忆,让他不敢让这个东西在手上停留半分! 徐阳逸深吸一口气,青云之种再次回到自己丹田。 没有任何办法,能做到脱离一瞬,已经是他的极限。 这是他的尝试…… 他真正杀手锏的尝试! “陨落吧……”浮云全力一捏法诀。顿时,徐阳逸身体周围青莲全部绽放!他的身体,瞬间被青光吞噬! “所谓计谋,不过是实力不够的投机取巧。在真正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虚妄。”他目光如火,从牙缝中说道:“能在本座鹤舞云飞下死去,也不枉你来世上一遭。以你蛆虫一般的身份能如此厚葬……太便宜你了……” 青光铺天盖地,吞没徐阳逸的身躯。 他目光急速投向灵识,他感觉到,梦行兽越来越难以控制了! “刚才那该死的茧……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能抽出梦行兽的力量……还有那只诡异的蝴蝶……本座……太便宜这条野狗了……”他冷哼了一声,咬牙切齿地转过身,准备步入虚空之中。 但是……想法未落,他忽然抬起头,愣了愣,随后,不敢相信地看向后方。 不仅是他,所有人,都愣了,全都看向他身后。 就连飞在半空中的刀圭,都顿了顿,难以置信地看着青光之中。 一条人影,竟然从中漫天青光中走了出来! 他并非没有伤势,而是浑身都有伤!鲜血淋漓,但是……并不算致命伤!甚至还有一战之力! 徐阳逸胸口如同风箱,忍受着全身刀子刮过一样的痛苦,舔了舔嘴角,对着浮云无声地招了招手。 过来。 领死。 “这怎么可能!!”即便是浮云,都震惊地失声惊呼,他的一招,别说徐阳逸,就算灭日都接不下去!超越一个小境界,绝非单纯的灵力差距一截那么简单! 那是至少三倍……甚至五六倍,十几倍以上的差距! 对方,却活下来了! “这不可能!!”刀圭在半空中,同样发出了震撼的惊呼:“怎么会……筑基大圆满,最强一招没有灭杀筑基中期?!” “呵……”傀儡完全看呆了,眼中金光流转:“简直……不可思议!!” 浮云看了徐阳逸三秒,随后轻轻一震,竟然往后退了一步! 筑基……后期!! 徐阳逸出现的时候,竟然是筑基后期! “他晋级了?”眼前的一切,太过玄幻,让他都感到不是真的:“晋级……在本座的鹤舞云飞之中?” 没有晋级。 而是……他吞服了爆气丹! 青云之种的干扰,爆气丹的提升等级,这才让他在鹤舞云飞之下活了下来,并且还有一战之力! 第一张底牌,丹药,抽出! 四个二! 爆气丹的时间不多,他二话不说,揉身冲上! 不在这有限的时间定胜负,死的就是他! 浮云深吸了一口气,眼中第一次换上了凝重。 “本座……没想到你这种垃圾,居然如此难缠。果然啊……能来里面的,都非泛泛之辈。”面对徐阳逸快如闪电一般的冲势,他仿佛闻所未闻,平静开口:“很好,真的。非常好。” “你给了本座一个亲手将你撕成碎片的机会。”他的声音仿佛平静,然而其中已经暴怒到极点的冰冷杀意,却让所有人心底发寒。 抬手,握住了背后的佛尘,缓缓抽出:“这一次,本座会确信杀死你……你知道么……苍蝇被一巴掌拍下去,往往会肠穿肚烂,死的异常难看……” “本座,会将你头割下来……看你还死!不!死!!”最后一句,他怒吼起来,佛尘一抖,中间一柄长剑出现,同样化为一道白光冲了过去! 他焦躁了,他彻底地出离愤怒了! 一个筑基中期,一个区区的筑基中期!现在让他骑虎难下! 最强的一招,没有杀死对方,反而让对方晋级了筑基后期!在自己如此紧要的关头,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穷追不舍! 他要亲手撕烂对方!他要将徐阳逸的全身都割成碎片,以泄他心头暴怒! 没有废话,两道人影迅速厮杀到一起,确定杀死对方的唯一办法,就是毁灭肉身!剑光扬起一片片雪影,两把利剑,荡起两朵银球,清脆的锵锵声,响彻整个空间! 狂怒中的浮云没有注意到,徐阳逸的那把剑,已经完全变为了黑色。 “当!”长剑相交,一老一少怒目而视,须发飞扬,如同魔神。都恨不得将对方吞而食之。本来浮云占据绝对上风,毕竟他能借助梦行兽的神通回到货真价实的筑基大圆满。但是……大圆满是后期,现在……徐阳逸也是后期! 此消彼长,再加上浮云一心二用,眨眼间十秒过去,根本分不出胜负! “不行……这样下去不行!!”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浮云太清楚这一点了。二十秒一过,他心中已经怒火焚天!同样,焦躁,紧张,忐忑仿佛海啸狂潮! 不能再拖了! 灵识中,梦行兽反击越来越强烈!如果他不能解决徐阳逸,顾此失彼,鱼熊两者都想兼得,最后,死的是他自己! 长剑一扫,下一秒,浮云闭上了眼睛。 再次睁开的时候,两道白光,透眼而出!看破一切虚妄! 速度,力量!越来越快! 两把长剑,在空间中搅动风云!宝剑双蛟龙,雪花照芙蓉。精光射天地,雷腾不可冲! 第二个二十秒,徐阳逸已经被连续刺中丹田,胸,大腿,七零八落的剑痕让他半身鲜血。 论实力,他确实不是浮云的对手。 但是,他没有退半步!顶着浮云疯狂的攻势,硬是挺了下来! “当!”两把长剑再次相交,他咬着牙,坚毅的面容隔着利剑看向浮云已经血红的眼睛,下一秒,双剑如燕,再度纷飞。 身体中,筑基后期磅礴的灵力,让他甚至享受这一刻的酣战,刀光剑影之间,每一剑都灌注灵气,挨实在了,马上就是缺胳膊少腿,根本别想接回来,两人的剑光如同秋风扫落叶,一剑之中,响起数十声响声!速度已经近乎音速! 全都杀红了眼! “当当当!”夹杂着两人白热化的怒吼,时间,在过去十秒! 猛地,浮云收回一剑,左手虚捏剑诀。 “你必须死了……”他声音都发颤了,越久,他心中无形的恐惧越大。随着这句话,他的动作不快反慢,在半空中留下无数残影,远处看去,仿佛千手观音用剑。 “纯阳十八剑。” 五个字说出,他脸色骤然通红,一道道血管啪啪崩裂!一条条细弱游丝的血液,喷洒到他脸上,胸口上。 拼命打法,压箱底的神通! “第一剑……醉拜桃花!” “刷!”空中荡起数十道残影!这一剑没有痕迹,只有一条白光!漫天灵光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