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法界(二十八) - 最强妖孽

第424章:法界(二十八)

“当!”这一剑,刺到了徐阳逸剑身上,他一口鲜血立刻喷了出来。这一剑……和之前完全不同!仿佛天崩地裂!第一剑,便让徐阳逸帝器险些脱手! “死!!”浮云声震长空,心中,不安,恐惧,焦灼,扭曲成一条噬心的毒蛇,本来的一招拿下,现在已经超出了一分钟! 他……就快压制不住梦行兽了! 想到数百年的努力,今天一日被眼前这只蝼蚁破坏,他就恨不得立刻让对方血溅三尺! “第二剑……雪舞残阳!第三剑!风卷云带!玉龙落雪!!花开并蒂!!” 漫天剑影,片片雪光,将周围都照映得一片银白,完全吞噬徐阳逸的身形! “扑!!”徐阳逸嘴里吐血,浮云已经在拼命了,虽然他五分钟可以拿下对方,现在却三十秒都不敢耽误!每一剑都准确洞穿徐阳逸的身体,不到五秒,他已经丹田,胸口,四肢,全部中剑!喷射的血液将他染做一个血人! “杀!!!”浮云如同魔神降临,一道数十米长的白光,足以劈开地球上任何一栋楼房,声音都嘶哑地咆哮:“落英缤纷!!” 急剧的失血,让徐阳逸眼睛都模糊了,随着“噗!”的一声,他身体上出现一道可怖的伤痕从左肩一直到右胯,几乎将他一劈两半! 刻骨的剧痛在身体中蔓延,一剑……将他杀的倒飞上百米!空中留下鲜红的血痕,但是,他猛然一声怒喝:“不能倒!!” 现在……谁先怯场,谁就再也没有资格站下去! 浮云在拼命,他何尝不是在拼命! 浮云嘴唇颤抖着,脸色仿佛都苍老了几岁,还不死……还不死! “给本座去死!!”他一声狂叫,身形化作一道白光,再次冲上! 利剑如同雨点刺下!徐阳逸拼命防御。只能听到耳边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叮当声响。 “去死!去死!!”心境越来越不稳,浮云攻击越来越疯狂,神色越来越狰狞:“你为何还不死!!” “刷!”一剑刺透徐阳逸右胸,徐阳逸喷出一口鲜血,回手便是一剑砍向浮云头颅,却只看到一片虚影。 筑基后期和大圆满的差距……仍然大! “你让本座用出拼命打法!你死而无憾!给本座去死!!”狂吼中,浮云一剑刺透徐阳逸的肚子,但是,对方没有喊痛,死死咬住已经血红的牙齿,再次反手一剑! 徐阳逸的神智已经模糊了,他眼前只能看到一个朦胧的影子,太强了……浮云是他目前见过除却金丹的最强者!现在心境乱了,却更加凌厉,更加疯狂! 只有一个意志支撑着他,不能倒下!他多拖一秒钟,浮云要用几百倍来偿还! 梦行兽和他之间,夹着的浮云,就像一根拉满的弓,终究会有绷断的时候! “还不死……还不死!!”浮云发了疯一样,每一道剑影,甚至让周围斩出了道道空间裂痕。终于,他听到“噗嗤”一声。眼前的血红,潮水一般退了下去。 他的剑,在他都不知道的时候,刺透了徐阳逸的左胸。 他甚至能感觉到,剑尖下那颗跳动的心脏,逐渐停止。 然而,徐阳逸没有发愣,没有出神,只是冷笑着看着他,嘴里无声地说了几个字。 浮云牙齿咬的“咔擦”一声,他看懂了,那是:咱们没完! “没完……没完?大言不惭!!”他疯了一样,用力一剑!顿时,剑身直透徐阳逸胸口,带血的剑锋终于从徐阳逸厚实的身体中穿了出来。 就在同时,徐阳逸的剑,终于第一次接触到了浮云的身体,在他肚子上,划出了一条浅浅的血痕。 “垃圾就是垃圾……”浮云牙齿颤抖地喘着气,刷一声抽出满是鲜血的长剑,一脚将徐阳逸尸体踢开。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闭上眼睛:“孱弱的反击。几分钟……你整整浪费了本座几分钟!!” “呵呵呵……”两秒后,他疯狂地大笑起来,他赢了,他终于摆脱这只臭虫了! “呵呵呵……哈哈哈哈!!”一秒后,他才停止了狂笑,睁开眼睛。 “还有谁!!!”他疯狂地转身,筑基大圆满的灵气狂喷而出!拼命的打法,他不得不用,现在每一秒钟对他都价比钻石!徐阳逸拖得起,他拖不起! 一道道血箭早已染红他的衣服,现场,没有人敢和他对视。 鹏程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许久,才颤声道:“怎么……怎么会……” 无月张着嘴,嘴唇灰白,抖抖索索,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还有谁想死!!!”浮云仰天狂啸,仿佛要将徐阳逸逼得他到这种境地的憋屈,疯狂,暴怒,一口气喊出来一样。 被筑基中期逼到这种田地……他从来都没有想过! 但是……这句话喊出来的瞬间,他就愣了。 他的身体停住了,所有人的目光都停住了,随后,浮云颤抖地转过身去。 在他身后,徐阳逸的身体被一片片青莲包裹,诡异地……再次站了起来! 命悬一线!莲花转生! “刷……”浮云的剑,无声掉到了黑暗之中。 他终于明白了,徐阳逸刚才那句:咱们没完是什么意思! 道道青光之中,徐阳逸从青莲中走出,舒展了一下脖子,卡卡作响,随后,再次拿起了剑,直指浮云:“浮云道友,别来无恙?” 所有人都愣了! 没人想到这个结局! 这到底是不是人! “好看吗?”徐阳逸看着眼前呆若木鸡的浮云,微微一笑,心中已经万分警惕。 爆气丹的效果,正在急速下降。这丹方……并没有说清楚,在最危险的时候,救了他一命。但是,并不是筑基后期的境界维持到那么久,而是每一秒都在下降!到了时限,下降到筑基中期! 不过,他决不能表露出来! 现在,谁先退,谁就死! 浮云的心境已经近乎崩溃了,数百年的努力,即将灰飞烟灭,自己只要再拖下去,必胜! 莲花转生,命悬一线,刚才连续发动,救了他一命,这早在他计划之中。关键是……他能不能拖到那么久? “继续。”他深深舔了舔嘴唇,已经拿出了极品灵石。天启大爆炸,他不能不用!不得不用! “你……为何……还!不!死!!!”浮云前半句话,是平静的,最后三个字,已经歇斯底里地爆发了出来! “死的,是你。”徐阳逸死死咬牙,用剑指着浮云的肚子:“看看你身上吧,自诩为神的浮云。” 浮云低头一看,眼中,一片空白。 一道恐怖的黑痕,正从他肚子上飞快出现,并且……他全身,感到了一种麻醉之感! 很轻……很轻……然而,他的心,却很重,非常沉重,直接从几万米往下掉!落进看不见的深渊。 有时候,在特殊的地方,特殊的时间,即便是一根针,也能杀死老虎。 这种毒素,不知为何……竟然能让筑基大圆满的修士,身体出现一丝麻痹。 这一丝麻痹,会让他身体速度变慢,力量变小,虽然很少,现在这个点,却异常致命! 他再斩杀徐阳逸,要花多少时间? 三分钟?五分钟? 他必定能斩杀徐阳逸,但是这五分钟,加上之前被青云之种用力一吸,他已经绝对绝对拖不起了! “啪……”弓弦绷断。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吼!!!”灵识中,一股虽然是筑基后期,却比他恐怖百倍的灵气,轰然爆发! 数百年的努力……成神的梦想……就只差那么一步,梦行兽,同样差那么一步,突破他的囚笼。 几百年的心血,十分钟付诸流水。他现在还有一个选择,立刻打坐,还能将梦行兽压回去! 然而,徐阳逸呢? 站在他面前这个浑身是血的男人呢? 他习惯性地抓了抓剑,却发现,剑已经掉落在虚空之中。 “你……”他的声音平静了,目不转睛地看向徐阳逸,仿佛有些呆滞:“刚才的转生……你能用几次?” “你猜?”徐阳逸扬手挽了一个剑花,虽然全身都已经痛得如同刀子在刮,仍然笑着回答:“或许一次?或许没有了?” 浮云仿佛想笑,却最终没有笑出来:“你……能撑几分钟?” 徐阳逸掏出一瓶丹药,弹出一粒吞进嘴里,灵气明显回升,并且,手中的极品灵石,也发出耀眼的光芒。 “你猜?” “丹药么……”浮云仿佛苍老了一百岁,行尸走肉一般地说道:“没想到……丹道竟然出世了……我肚子上的,又是什么?” 徐阳逸还是一笑,他已经隐隐猜到接下来的事情了,心中警惕到了最高地步:“你猜?” 浮云愣了愣,随后也笑了:“道友就不能让本座好好走么?” 话音未落,他额头上,猛然崩溃出一个核桃大的孔洞。他的眼睛,之前出现过的两道残月,完全笼罩了他黑色的眼珠,成为真正的满月! 随后,无穷的灵气,那是比浮云庞大十几倍的灵气,疯狂冲出! 其中,还带着一声声震天动地的呼吸声。 “呼……噜……” 这些灵气,全部都是纯金色,迅速冲向整个空间!凝而不散,汇聚成一片片金色的灵云! 那不是灵云,那是……梦行兽的灵识! 浮云如同被吊着脖子一样,嘴大张着,浑身衣袂乱舞,而随着梦行兽的锁链崩溃,他的身体肉眼可见地苍老下去,浑身蓬勃的生机,迅速消失。 “我……诅……咒……你!!!!”浮云目光死死盯着徐阳逸,牙齿咬的咯咯响,声嘶力竭地尖叫道:“本座诅咒你!!!” “我咒你将永生永世不得超生!永坠地狱!!!” “本座……在奈何桥等你!!” “刷!”最后一缕灵云喷出,浮云尖叫声戛然而止。随后,他的身体,仰天便倒。 心神崩溃,梦行兽脱出! 浮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