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法界(二十九) - 最强妖孽

第425章:法界(二十九)

徐阳逸闭上眼,沉默,随后,仰天长啸。 浮云,在他活过来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已经没戏了。 他固然可以立刻打坐稳固封印,但是,徐阳逸会让么? 答案非常肯定! 他若不封印,梦行兽则会吞噬他! 他肚子上的那一道伤痕,是丹煞。正因为有了丹煞,剑才是黑色。只有一丝,只能让他缓慢一点点,但就是这一点点,让浮云的神智全线崩溃! 没有希望,前有猛虎,后有追兵,绝望彻底吞噬了他的心神,让他在梦行兽和徐阳逸的双重冲击之下,终于走向了绝路。 身体上,徐阳逸赢不了。但是在这种极端的情况下,他硬生生逼死了一位筑基大圆满! “赢了……赢了?!”鹏程目瞪口呆地看着天空,这一场筑基大圆满,与筑基中期之战,可以说决定现场局势的战争,赢的居然是徐阳逸! 是,他是身负重伤,此刻,站都站不稳,握着剑的手都在发抖。 但是,他站下来了。 和一位筑基大圆满的战争,一位十分钟之内可以灭杀现场任何一人的大修士的战争,他竟然活活逼死了对方! 这种战绩,让现场所有人,都震撼了。 “本座……活了如此之久……”傀儡,毫不自知地喃喃道:“也从未见过……一位筑基中期,十分钟内……硬生生逼死筑基大圆满……此子……若能结丹,必为一代枭雄!” “赢了……不敢想象……他竟然赢了筑基大圆满?!”无月脸上兴奋地乱颤,声音都在发飘了:“不敢相信……我不敢信!这个战绩……拿出去他会立刻登上各大排行榜的!” 傀儡目光急剧闪烁,一动不动。远处,刀圭也愣住了,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 “他……赢了浮云?” “筑基中期……战胜了筑基大圆满?” 他身形隐晦地退了一步。乱了……都乱了!这个剧本完全没有按照他的设想走下去!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有呆在这里的必要。 “让人无法相信……此子……是本座计划中最大的变数!” 他的身影,诡异地消失在空间中。 徐阳逸几乎都麻木了。 兴奋,绝对有,甚至血液到现在都在沸腾。 但是,现在全身反噬的痛苦,却让他只能将兴奋死死压在心底。 “赢了……”他闭上眼,朝着天空深吸了一口气:“最后……赢的是我……” “阴阳泉,爆气丹……十年一次的命悬一线,莲花转生……神通尽出……除了那一张牌,最后,站在这里的还是本座!” 他睁开眼,和所有人一起,都看向了浮云的尸体。 他平躺在空中,还在间歇性地抽筋着,他并不怀疑,浮云是天才级别的修士。不说别的,光说他在极度恶劣的情况下,还能反戈一击,夺舍梦行兽,这便足以证明他的筑基大圆满绝非狗屎运。 但是,现在所有人都紧紧看向浮云眉心中,从那里无穷的金色灵气疯狂涌出,天空中的金色云团,越来越大。并且……缓缓聚拢成为一只模糊巨兽的模样。 他竟然将自己的身体做囚笼,把梦行兽的灵识囚禁在了大脑当中! 巨兽很大,大约三四百米,但是……非常安详,无数黑色灵气从白色云雾状的身体上向上蔓延,衍生到无尽的虚空之中。它很安静,这只是它的灵识,没有苏醒的迹象,表明它仍旧处于沉睡之中。 徐阳逸没有再往前,而是灵识迅速放开,扫视全场,刀圭他不相信就这么离开了。对方无论来历目的都是个迷,不过,仔细探查之后,并未发现刀圭的踪迹。 “就这么离开了?果断?还是陷阱?”他皱了皱眉,同样,他更不相信刀圭可以躲过他的灵识范围。 无月,鹏程已经无形将傀儡围在两人中央。三目灵猿傀儡完全放弃了抵抗,只是长叹了一声:“人算不如天算……本座,认栽……筑基中期竟然逼死了大圆满,这个亏,本座认了……” 三人目光相对,鹏程和无月都摇了摇头,谁都没发现刀圭的踪迹。 “师兄?”徐阳逸看着无月,沉声道:“你……是方程?” 无月没有回答,许久才说:“本座不知道……” “本座脑袋里,好像多出了一些什么东西……仿佛是几十年前有人种到本座脑海中一般……我不知道,我甚至不知道本座现在到底是谁……” 徐阳逸没有追问,点了点头。目光移向三目灵猿傀儡,许久才冷笑一声:“界灵?” 傀儡发出一声拟人化的冷笑,没开口。 “本座不管你是什么,给你一个活下去的机会,立刻打开通往地球的通道,并且保持永久联系,李鬼。” 无月的目光炽热了起来,但瞬间又熄灭了下去,来自他大脑关于方程的记忆翻江倒海,他此刻竟然生不起一丝抢夺的心思来。 “李鬼?”傀儡桀桀笑道:“罢了,本座即便不说,道友又能如何?” “不如何。”徐阳逸吞下一枚丹药,淡淡道:“杀了你。”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里的事情还没有了解。并且,从浮云倒下的那一刻开始,一股极轻的,却非常浓烈的危机感,一直萦绕在他周围,徘徊不去。 傀儡冷笑一声:“告诉你了,本座有什么好处?” “你好像搞错什么。”徐阳逸淡淡道:“五秒内,说出本座要的答案。本座留你一条生路。” “做梦去吧!” 徐阳逸危险地眯起眼睛,冷笑着点了点头:“很好,希望你能硬气到最后。” “五。” “道友,没有这种办法。你太强人所难。”傀儡不徐不疾地说道:“无论你数多少秒,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四。” “道友……”傀儡声音冷了下来:“在这里,你根本无法杀死本座。本座和浮云不同……” 他的话没有说完,已经被徐阳逸的声音打断:“三。” “本座……”徐阳逸淡然开口,手中帝器嗡鸣作响:“忽然不想数二了……” “一!” “刷刷!”徐阳逸和傀儡的灵气,几乎同时升起,针尖对麦芒。傀儡冰冷地看着徐阳逸的眼睛:“本座投降,只是不想和尔等在动干戈而已。本座想说,你只能听,本座不想说,你又能奈本座何?很快你便会知道,本座,死多少次都会活过来……等等!!这,这是什么!!” 话音未落,它尖叫着倒退了数步,一脸震惊地看着飞到自己面前的东西。 青云之种,从徐阳逸气海中飞出,围绕在它的面前,更可怕的是,南华蝶母那一缕意识,再一次随着青云之种飞了出来,围绕在它身旁,让傀儡刹那间尖叫起来。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上面好浓重的梦境味道!”傀儡连续倒退数步,深吸一口气,神经绷到了极致,死死盯着青云之种:“这种感觉……仿佛还在梦行兽之上?不……是超越了太多!简直就像梦境的祖宗和婴儿一般……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它马上就发现了……那一股恐怖的梦境之息,并非是青云之种发出来的,而是围绕在青云之种旁,那只小巧的蝴蝶印记发出来的。 “吃了它。”徐阳逸抬了抬下吧,青云之种猛烈抖了抖,随即散发出一股极度的饥渴感,猛然朝着傀儡冲来。 “我有!!”刹那之间,青光临身,傀儡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怒吼:“本座有离开这里的方法!!” “刷!”青云之种晃了两晃,引发它一声剧烈的尖叫,随即,青云之种倒飞而回,蝴蝶印记也紧接着没入徐阳逸气海。 一切,仿佛从没发生过。只剩下傀儡从悠闲打坐到如临大敌地站起,一根毛乱晃。见了鬼一样看着徐阳逸。 它万分不解,这个男人到底还有什么底牌! 在这里,它意志中,它几乎是不死不灭的存在,而刚刚的东西,却真的能杀死它! “果然……‘放飞’的时间不能超过三秒。”徐阳逸目光微闪,并不仅仅为了震慑傀儡而已,这,是他真正的杀招!结合南华蝶母攻击特性做的实验,现在看来,果然如他所料。 “并且,之后大约一个小时,都不能再让它飞出。” 想法落定,他抬头看向傀儡:“说。” “在梦行兽额头中央,有一件法宝……拔出三寸,会立刻打开通往地球的通道!” 快速说完后,它仿佛拟人化地喘着大气,目光如同毒蛇一样看着徐阳逸,如果它有表情,现在不知是如何怨毒。 徐阳逸点了点头,毫不犹豫地朝着梦行兽飞去。无论傀儡的话有几分真,但箭在弦上,不能不发! 试都不敢试一试,莫非他真的要在开云界打坐终老? 他,绝不愿! 层层白雾之间,他很快找到对方额头的位置。梦行兽的灵识,每一刻都在变化,时而如同虎,时而仿佛豹,额头的位置却始终不变。只是轻轻以摸索,他便摸到了一间法宝。 正要将它拔出三寸,他的眼睛,忽然眯了眯。 这是一根棍子! 他深吸一口气,立刻拨开眼前的云雾,果然,云雾之中,一根直径只有一厘米左右的棍子,正插在对方额头中央! 棍子不稀奇,但……如果,这根棍子正是门口镇压的定海神针呢? “你在骗我!”徐阳逸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可怕的想法,豁然回头,怒喝道:“这,是镇压梦行兽的封印!” “一旦拔出,它……会立刻苏醒!” “当然……贫僧当然知道骗不了你……施主目光如炬,又怎能骗得过施主?”就在他一声问出来之际,四面八方,如同潮水一样的声音响起! “悟灭!”徐阳逸心中一凉,正要站起,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 不是人动不了,而是手仿佛粘在了棍子上,完全挪不开! “足够了……足够了……地球的封印,除了地球修士,任何人都无法触碰,做到这一步,辛苦施主了……接下来,便交给贫僧好了……” 下一秒,一个恢弘的响彻整个空间:“他,心,通。” 猛然间,他感觉到了……自己的灵识,和另外一个人链接了! 再下一秒,他的身体,竟然诡异地出现在了百米之外,而他原来站立的位置,刀圭正眼睛发红地站在原地,握着金锥的手,青筋毕露。 下一秒,全力对着梦行兽扎了下去! “吼!!!!”一声雷鸣般的怒吼,从梦行兽身体中响起,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沉睡的灵压,瞬间在云层中升起!但是!锥子上立刻浮现出无数电芒,硬生生将它憋了回去! 梦行兽……彻底苏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