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法界(三十) - 最强妖孽

第426章:法界(三十)

“轰隆隆!”就在它苏醒的刹那,整个通道,狂震起来,一片片黑色的空间,从极远处,开始朝着这里土崩瓦解。空间之后,是一片黑压压的虚无。 “喀喇……”仿佛玻璃碎裂的声音,一道道黑纹从目光穷极之处蛛网般蔓延,无穷黑光,从黑色裂纹中渗透出来,仿佛一切都在摇曳。数不尽的梦魇兽从空间裂缝中飞出,无头苍蝇一样乱撞。随着一声巨响,他们来的方向,一片片黑色空间碎片落下,化为道道黑雾飞散。 就在这时,徐阳逸感觉自己丹田中的青云之种猛地一颤,随后,开始疯狂吸取起这些黑雾来。一道道只有他能够看到的黑色雾气缭绕其上,他甚至能听到从里面传出一阵阵响亮的心跳! 但是,根本来不及让他考虑,他的目光,利剑一样射向鹏程。 鹏程也愣了,他完全没想到是这个结果! “不是我!”他几乎是哄着眼睛嘶吼出来:“本座什么都不知道!本座只知道,本座乃是这里的封印!” “谁告诉你的。”无月咬牙道。 “悟灭……是悟灭道友!”他死死咬着牙说道,刚说完,忽然目光一闪,颤声道:“莫非……莫非……他,他一直在骗我?!” 他失神地看着通体黑雾缭绕的梦行兽灵识:“骗了本座……足足三百年?” “本座并未欺骗你。”悟灭的声音如同黄钟大吕,从四面八方潮水一般涌来:“道友确实是此处封印,只不过……是在看守者应允的情况下……而本座,恰恰是看守者。” 徐阳逸冷冷道:“从一开始,你就说了假话?你才是真正要夺舍梦行兽的人?” “九真一假而已。”悟灭的声音充满了兴奋的愉悦:“金丹……金丹……本座枯坐于此数百年,见过三位金丹!那才是修士的毕生梦想!然……一界之中,能结成金丹者又有几人?而梦行兽……呵呵呵……恕我直言,你们这些末法时代自诩为上界,坐井观天的修士,何曾知道它真正的作用!哈哈哈哈!” 说道最后,他已经疯狂地大笑起来,四周全都是他的狂笑之声。徐阳逸没有开口,而是无比警惕地看向四周。 就在刚才,不只是他,无月,鹏程都感受到了。 梦魇的通道,随着梦行兽的苏醒,梦境即将崩溃,而这些梦境,仿佛褪去的面纱,一阵汹涌如潮的灵气,瞬间填满了整个通道! “本座,还得多谢你杀掉浮云,他,才是本座计划中唯一的变数……阿弥陀佛,诸君……请和本座一起,共享盛宴!” “悟灭!!”鹏程双目赤红,怒吼道:“你……可是开云界的守护者!!梦行兽的镇压者!!沙罗双树分树的养树人!!” “然则本座八百年仍然是筑基!!”悟灭的狂笑倏然化作怒吼,声若滚雷:“八百年的筑基……整整八百年!!对比金丹至尊,再长寿的蝼蚁,仍然是蝼蚁!!” “各界对筑基修士的吹捧,中流砥柱?中坚力量?可笑!!”他的声音,伴随着通道崩溃轰隆而来:“在至尊金丹面前,不过是一条狗而已!” “只有梦行兽,能让本座有一丝冲击金丹的机会!本座堂堂筑基大圆满!以窥金丹大道,还需要你来教?!给本座退下!!” 鹏程目光倏然尖锐,全身青色灵气护罩轰然暴起!下一秒,胸口前,灵气护罩一阵扭曲,紧接着,他一声闷哼,如同被无形巨掌击中,下降数百米。 徐阳逸冷冷看着这一切,数秒,才冷笑道:“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本座受教。” 一声冷哼,悟灭的声音再为传来,而前方,崩塌的通道,已经接近这里只有一万米! “轰隆隆!!”就在前方梦境齐齐坍塌之时,无月忽然倒抽了一口凉气,颤声道:“诸位……你们看!!” 一片金色的光芒,忽然冲破了黑暗,如同暗夜孤灯,就在他们前方大约一万米处。随着通道崩溃,每个人都看清楚了…… 那,是一尊佛像! 确切地说,那是一尊佛像的金光图。而这尊佛像,被绘制在一片风格极其诡异的图案之中。 “这是……曼陀罗!”鹏程看了两眼,他的气息还有些翻涌,但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再也顾不得了,喘息开口:“佛教中,曼陀罗有两种解释,其一,为不可预知的爱与死亡。其二……就是指坛场!这上面绘制的,是一处佛教坛场!” “不……等等,这个风格……”鹏程还没说完,自己都打断了自己的话,目光一凛:“不对……写实……这是写实风格?!佛教中怎么可能有写实风格?” 话音未落,天,开了。 整个通道,一朵朵金莲绽放,无根金莲洒落满空,将周围数万米照耀得一片金光。无穷梵唱之声声声入耳,天空中,一个个神秘玄奥的梵文,缓缓出现。 而所有人脚下,一个方圆千米的法阵,同时亮起! “这是……传送法阵?”无月倒抽了一口凉气,随后猛然看向空中:“这,这是悟灭弄出来的?” “不是。”徐阳逸斩钉截铁地说道:“他弄不出这么大的阵仗!这是……先贤封印梦行兽的阵法!” 无边空间崩溃之中,其他人刚因为这句话舒了一口气,随即,心再次提了起来。 他们都听懂了徐阳逸的弦外之音! 这个阵法,绝对不简单!而被这个阵法封印的梦行兽,才是筑基后期,境界甚至不比悟灭,它……该有多诡异!才足以让先贤动用如此繁复的阵法? 而现在,对方……绝对已经醒了过来!正用毫无感情的眼睛看着这些忽然出现在它世界里的人! “它醒了……本座能感觉到……它已经醒了!”鹏程咬牙道:“梦境崩溃,正是因为醒来!我们……” 话音未落,徐阳逸愣了愣,紧接着,所有人都愣了愣,随后立刻闭上了眼。 身体中,一阵一种头晕目眩传来,仿佛身体连同周围一起旋转。 “空间挪移!”徐阳逸平心静气,随着一阵失重感传来,他们仿佛全部都感觉自己浮了起来,穿梭时空的隧道,足足十几分钟,他才有了触地的感觉。 头脑有些眩晕,这是传送的后遗症,但是他根本没有等后遗症结束,立刻睁眼看向四周。 入目之处,尽皆一片土黄,等眼前的东西慢慢清晰之后,即便是他,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是……” 就在这时,无月,鹏程,都咬牙缓缓站了起来。和徐阳逸一样,他们同样立刻睁眼看向四周,但是这一眼之下,他们如同徐阳逸一般,全都愣在了原地! 这里……是一座宫殿。 一座庞大的宫殿。 但是,绝非华夏的风格,而是带着一些波斯风味的宫殿。 大约有足足两千多米方圆,和大型足球场一样大。 石质王宫之中,石壁上还有很多没有褪尽的油彩,它们斑驳不堪,从徐阳逸打出的缺口照进的阳光,让它们蒙上了岁月的痕迹。而在王宫周围,耸立着八尊数十米高的巨大佛像。 每一尊,并非神态祥和,而是异常狰狞。它们并非佛教的写意风格,反而相当之逼真!几乎严格按照了素描的要点。让人甚至能从石雕上推测出它本来的面目。 它手中,全部握着一根铁链,铁链的尽头,全部系向宫殿中央。 在那里……有一尊王座。 很普通,不普通的是,一位面色肃容的僧人端坐其上,正是悟灭。更不普通的是……在王座身后,一片迷蒙的三百米白雾,此刻如同煮开的锅一样沸腾不已。其中,两道金光,如同白雾中的探照灯一样,明灭不定。 那是梦行兽的两只眼睛! “刷!”无穷无尽的黑雾,从四面八方,那些细小的阴影中涌出,然后被吸入它的身躯,每融入一分,那三百米如同小山一样的白雾就狠狠震荡一分,一丝夹杂着兴奋,狂怒的响声,毒蛇一样盘绕其中。 “这便是梦行兽……”无月有些出神地掠过悟灭,直接看向他身后雾海一般起伏的巨兽:“这里是……” “第三层。”悟灭仿佛王一般盘坐于已经岁月蹒跚的王座之上,淡淡道:“除了本座,无人可知,就算浮云也不知道的,噩梦囚笼第三层。梦行兽真身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