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法界(三十一) - 最强妖孽

第427章:法界(三十一)

“第三层……”鹏程深吸了一口气:“从来都以为……这个囚笼只有两层……悟灭,你为何要这么做!” 悟灭没有回答,梦行兽就在他身后,仿佛一张嘴就能咬到他,但是却始终差了二十余米,无论如何也碰不到。 数秒后,悟灭抬起头来,目光直视着徐阳逸:“狼毒道友,你天资卓绝,听说,地球上若不是惊艳绝才的修士,不可放到小千世界。本座问你一句话,希望你如实回答。” “那就要看本座的心情了。”徐阳逸微笑着抽出长剑:“如果不想动手,本座实在不愿动手。” 没有任何人能预料到,这里还有最后一层! 对付浮云,他没有用出真正的杀手锏,而现在……他已经在气海中拼命调动青云之种。 再快一些……时间过得太慢了……他心中咬牙,若悟灭发难,他必须保证能使用那一张牌。 但是……无论怎么调动,青云之种再也无法冲出丹田来到体外。他明显感觉到有一层隔膜,这层隔膜越来越弱,但是粗略估计,也要一个小时左右。 而现在,才刚刚过了二十分钟不到。 “哦?”悟灭冷笑道:“别以为本座是浮云那等废物。” “本座,没有一丝束缚,狼毒道友,本座承认你惊艳绝才,但若想以逼死浮云的方法来逼死本座,你也未免太小看了我。” “全力发挥的筑基大圆满,你挡不住半个时辰,必杀你。” 徐阳逸笑了:“那么,你问。” 青云之种不能使用,他绝不愿率先开战。 悟灭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如电,直视徐阳逸双眼:“本座的问题,只有一句话。” “道友,你修行至今,无论起初有何目的,你扪心自问,现在,你的目的是什么?” 他站了起来,破烂的僧袍无风自舞,宝相庄严:“仅仅是为了修行而修行?” “仅仅是为了最初的目的?发财?报仇?这些低劣无比的借口?” 他的声音带上了一抹火热:“难道……你修到现在,就不期望,自己能铸就金丹正位?” “你修到现在,就不期待自己能呼风唤雨,一言可为天下法?” “难道你就不期待,自己如同佛陀一般,独立于世,眼观沧海,耳听八方。缓慢看着人世间演化,追求世间真正的秘密,寻求不变的真理?” 他的声音越来越大,到了最后,已经如同海浪一般冲来,层层包围众人。 “你难道……”他再进一步,目光如炬:“就不想知道……本座口中的佛陀,菩萨,尔等口中的仙人,到底存不存在?我等以超越凡人之躯,能否……永恒?” 两人目光相接。许久,徐阳逸才沉声开口:“修行至今,本座如今夙愿未了。但,若说本座只为报仇,没人会信。本座也不会。” “我……”他的目光,有些出神地看着四周,但是丝毫不迷惘:“经历过洞天福地,看到过真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我……也到过比这里更加诡异的地方,看到过一些传说的存在……” “越修行,越感觉前途扑朔。对这条路的尽头,同样充满无尽的好奇。” “强者恒强,弱者却未必恒弱。金丹至尊,举世皆敬。本座,何尝不想踏足这个境界?即便是对于传说中早已不存于世的元婴,本座同样想试一试。” “谁不想永恒不朽,不是名字,而是自己真正地成为神仙一般的存在,名垂万古。报仇,是本座必做之事。而本座的修为,在修炼到筑基中期,站在你面前的时候,绝不仅仅是报仇。” 他的目光,如同闪电奔走:“本座,要变强,变得更强。绝不做笼中鸟,本座……要去看看这条道路的尽头到底有什么!” “好奇心也罢,探索欲也罢,这个欲望或许在修行伊始便驻扎本座心中,随着眼界越开,走得越远。它,才终于长出了苗,开出了花。” “我明白我要什么。从未改变。”他长剑斜指悟灭:“所以,阻拦本座者,若本座觉得能胜,即便头破血流,本座也会拼一拼。” 没有答话,这个问题,仿佛谁都能回答上来。数秒后,悟灭点了点头:“果然和本座相同……本座一直坚信,本座没错,没有做错,机缘,是要靠自己去寻,自己去找。而不是等着天降机缘。所以……”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激烈对撞:“今天,就请各位埋尸于此罢。” “谢道友为本座解惑。明年今日,本座会特地回来,为狼毒道友斟上一杯清酒。以示缅怀。”他笑了起来,声音中带着一抹疯狂。脸上的佛性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被欲望迷蒙的赤红,充斥着他的双眼:“舍去肉身,超凡入圣!今日,本座心中在无挂碍!” “你们,能为本座的金丹之路贡献自己的生命,这是你们的造化!” “不仅是本座,日后,必定有万人敬仰!千人膜拜!你们应该感激涕淋,而不是拒绝!” 他收回目光,看向身后的梦行兽:“它被囚禁了数百年,元气大伤,为了能让它和本座完全合一,你们死得其所。诸君……你们任务完成的很好,可以死了,该去死了!跪下吧……安心接受你们无法抗拒的命运,这便是你们的轮回。” 话音刚落,他全身的灵压,毫无压抑地爆发开来!如同秋风扫落叶!让现场众人都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筑基大圆满! 第二个筑基大圆满! 并且……不仅如此! 一道道梦行兽身上的黑色灵气,竟然蔓延进悟灭的身体中,他的身躯,开始迅速膨胀起来,不到三秒,便成为一个足足两米多的巨人!身上破烂的僧袍随着一阵刺耳的“丝丝”声寸寸崩溃。他的面容,皱纹也开始一点点消失! 然而,僧袍下的躯体,却并非肉色,而是……一道道黑色灵气爬满,黑色下的皮肤,全部变成了赤红! “刷!刷!”他十指,一寸寸鲜红的指甲长了出来,仿佛道道利刃,黑色的灵气化作一枚枚符箓,萦绕全身,让他七窍中都隐隐有黑雾弥漫! “入魔?!”鹏程愣了愣,随后怒吼:“悟灭!!你还是不是佛宗之人!你对得起养树人这个称号?!” “哈哈哈!!”悟灭猖狂至极的大笑,如同滚雷一样滚过天空,所有人都觉得身上汗毛倒竖,那不是害怕,而是如同实质的灵气拂过! 他目光扫过众人,最后落到徐阳逸身上,此刻的他,根本没有半点人类的姿态,更仿若传说中的魔神,七窍中黑色灵气四溢,浑身散发出一种不祥,不真实的味道,忽然收敛了笑容:“你剑指本座,是代表你觉得可以拼一拼?” “如尔等蝼蚁,燕雀之姿,焉知鸿澔之志!给我跪下!!!” 空间中,响起一声重重的闷哼,徐阳逸目光陡然一凛,他清楚地感觉到,这一声哼,看似无形,实则仿佛真正的炮弹!在空气中都发出一声“嗖”的脆响! “刷!”全身的灵气护罩,毫无犹豫地爆发。就在间不容发之间,只听“当”的一声!他面前的灵气护罩全数扭曲起来,而扭曲的中期,一圈金色灵气,钻头一样嗡鸣不已。 “哈哈哈哈!!!”悟灭仰天狂笑,整个宫殿都回荡着他魔神一般的声音:“这便是开始融合梦行兽的威力?强……强!这才是真正的强大!本座甚至感觉到了金丹的威能在血脉中流淌……” 他怜悯地看向徐阳逸:“羡慕吗?嫉妒吗?你们永远不可能有本座的机缘!你们的任务就是来到这里,然后跪下,死去!瞻仰金丹真人一样看着本座和梦行兽合二为一!带着无限崇敬去轮回!这是你的福分,本座赐予的福分!” 话音未落,他胸口如同吹气球一样膨胀,枯瘦的身体顷刻间变为一个胖子,随后舌绽春雷,一声“吼!!!”的巨响,震得所有佛像都动了动! “啪!!”徐阳逸体外护罩,应声而碎! 而那一圈金色灵光,轰然击在他的胸前!一片金光闪耀! “道友!”“狼毒道友!!” 两声惊呼同时响起,无月和鹏程异口同声地往前一步,但是下一秒,两人又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 一道刀子一般锋利的杀机,已经笼罩在两人身上。来源,正是此刻宛若魔神的悟灭。 “轰隆隆!!”地面扬起无数沙尘!徐阳逸被这一击,倒退十余米,地面上都拖出长长的沟壑。他双手合十,脸色极度凝重,在他完全停止后退之后,一道道金色灵光,从他合十的双手中,悄然溃散。 “呼……”鹏程和无月,齐齐松了一口气。但是,下一秒,他们眼睛立刻尖锐起来! 一缕血线,从徐阳逸嘴角留下。 这一吼,竟然让他五脏受到了波动! “他怎么会这么强!”徐阳逸咬着牙,朝着鹏程喝到:“就算浮云,也做不到这一声之内让本座内府受伤!” 如果浮云能做到这一点,他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这是入魔!”鹏程死死盯着悟灭,哑声道:“和浮云不同……他,这是让梦行兽上他的身!夺舍他!只保留一丝灵识!他无法打开梦行兽的锁链!只有用这种办法!你不是面对一个悟灭……而是面对悟灭加上梦行兽!一名筑基大圆满!一名筑基后期的联手一击!” “无知的蠢货!”此刻,悟灭身上的血红色,仿佛岩浆流淌,他仰天大笑之中,嘴里喷出的都是道道火焰:“本座……要的可根本不止这个!!” “刀圭……界灵……你们还在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