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法界(三十二) - 最强妖孽

第428章:法界(三十二)

话音刚落,所有人目光都是一凛,事态到了现在几乎完全失控。他们根本没空去看刀圭和傀儡,随着悟灭话音刚落,虚空中,两道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现,悄然浮现在悟灭身边。 此刻的污蔑,已经身高五米,浑身黑色和红色缠绕,随着皮肤破裂之声,一只只黑色的骨质尖角从他全身长出,眼睛已经变为纯黑色,只留中央一条白色细线。根本不像人,更像传说中的西方恶魔。 随着他身躯的膨胀,身后的梦行兽,同样发出惊天动地的嘶吼,一道道白色,黑色的雾气,疯狂涌入悟灭七窍之中。随着雾气涌入,悟灭的躯体越来越庞大,三十秒后,随着“吼!”的一声怒吼,整个宫殿都仿佛震了震。 他身后的梦行兽,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悟灭浑身都长满了骨质黑色尖角,关节反方向曲折,一些白色,红色,黑色交杂的长毛从他身上长出,整个人匍匐在虚空中,足足有七八米大小! 虽然它身体并不大,然而每一个人,脸上都露出了极其凝重的神色。 “妖体和妖气,往往成正比……这还是本座第一次看到,妖体不超十米,妖气却如此恐怖的妖物。”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警惕地看向四周,一片轻微的“卡卡”之声从四周传来,那是悟灭的妖气震荡得周围佛像都在轻微嗡鸣的声音。 “已经超过筑基大圆满了……”无月死死咬着牙,一滴冷汗从他额角留下:“此等妖物……我们难道真的要葬身于此?” 悟灭没有说话,刀圭,界灵,正在他左右,它无声地伸出双手,一只手捏住一个人的脖子,随后用力一捏。 “轰!!”两声巨响,从它双手中传出,随之而来的,是两边浓郁的佛光,涌入它的身体,竟然让它在一片诡异的梦魇之色中,长出了全身金色的符文。 妖气,再一次攀升! 已经……无限接近……半步金丹! “呵……”悟灭感慨地看着自己的双手,甚至有些微颤抖:“这……便是金丹之威么……” “这种学究天人的感觉……本座即便是再修炼数百年,也难以达到……而现在,仅仅是吞噬掉本座看守的囚徒,就达到了近似的境界……修行之路,有进无退,本座,今日完全明白了……” 话音未落,它的巨掌猛然超左方一挥,随着“轰隆隆”一阵巨响,左侧三座佛像,仿佛被无形刀刃砍中,整齐化为数截。 “呵!”它眼睛一亮,随后,突兀地在众人眼中消失。下一秒,一道黑红相间的旋风,以肉眼根本无法看清的速度,闪电一般游走在两千余米的宫殿中! “轰隆隆……”疾风如刀,所有人都咬牙倒退了一步,因为……就在他们面前,数百米远的地方,一道道数十米深的沟壑,轰然在地面延伸!四周的佛像,在旋风所过之处,全部坍塌! “哗啦啦啦……”如同时空中少了一个片段,没有任何一个人眨了一下眼睛,悟灭的身影,突兀地出现在宫殿正中,而整个宫殿,已经在这数秒之内,被看不见的利爪划得七零八落! “哈哈哈哈!!”它仰天长啸,声嘶力竭地尖叫道:“这才是修为!这才是力量!突破筑基修士百米神通范畴!金丹……金丹!!不远矣!!” 狂笑声回荡宫殿,每一个人都严阵以待。 “所以,界灵和刀圭,是你的分身?”狂笑的沉默中,徐阳逸踏前一步,沉声问道。 鹏程和无月都对视了一眼,他们完全想不通徐阳逸这是要做什么? 聊天? 不,对方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鹏程眯了眯眼睛,忽然看到,徐阳逸背负的双手,指尖带着一抹极其纤细的灵气,在半空中写下了一个“拖”字。 这一个字,鹏程正要走上去配合,忽然,无月死死抓住了他的手。 拖字下面,还有一行小字。 “本座大概能猜到,最后的封印是谁了。” 狂笑声倏然而止,悟灭用一种神看向凡人的目光扫了徐阳逸一眼,淡然道:“你还不蠢。” 它怜悯地扫了一眼众人:“可惜,可惜啊……资质都不错。可惜……” 它眉心中,一只雪白的眼球缓缓睁开,仿佛大梦初醒一般看着众人,它狞笑道:“你们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遇到了错误的人,梦行兽要彻底与本座融为一体,还需要一些小小的,微不足道的血祭,我想,你们是很乐意奉献出自己的生命的……能和未来的金丹真人融为一体,是你们的造化,桀桀桀……” 徐阳逸脑海急速转动,现在局面已经千钧一发,爆气丹的效果还未过去。他暗中运转灵气,至少……还需要半个小时,才有一战之力,谁都没想到,击败浮云之后并没有揭露一切的真相,出现的却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现在,能多拖一秒,都多一分生机。他几乎没有任何考虑,就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去。 “那么……你在数百年前,就分出了两具分身,在开云界寻找适合为梦行兽‘开门’的人?本座之前想过,是张光耀和梦行兽有了交涉,梦行兽才打开了这里的大门,让他囚禁了浮云道友。然而,这其中就出现了一个驳论。” 他按捺住心头的狂跳,再次踏前一步,毫无惧意地看着魔鬼一般的悟灭说到:“你说过,地球上界的封印,只有地球上界的修士能打开。若是张光耀和梦行兽有了交易,他们……全都无力打开封印,哪怕是一丝,所以,这中间有一条桥梁。” “是浮云自己打开的封印。”他本来是不想给悟灭反应的机会,让对方志得意满之际,多说两句,多拖一分,然而情急生智,脑海中的灵光一现,终于想通了其中的一些细节。 “你生怕一个张光耀让他怀疑,还布置下了界灵,刀圭这两道后手。确实……你花费几百年编造了一个几乎完美无缺的故事,本座进来之时,都丝毫没有怀疑刀圭和你有联系。更别说当时势单力孤的浮云。不过,你恐怕万万没想到,浮云能反手一击,反而夺舍梦行兽。” 典型的没话找话说,一个简单的推断要而无月和鹏程全都对视了一眼,他们已经猜到了,徐阳逸现在不能动手! “只有合三人之力才能拼一拼……”无月咬牙悄然走前一步:“看来,狼毒道友之前突然晋升到筑基后期,现在又忽然降下来,他亦是倾尽全力……” “哦?”悟灭饶有兴趣地看了他一眼:“有趣的苍蝇……倒让你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本座……可以让你轻松一点去死。” 徐阳逸根本没理他,继续说:“本座,还有一点不明白。“ “哦?”悟灭抬了抬眉:“本座不可能有纰漏。” “并不是你的纰漏。”徐阳逸语速更快,不让对方有反应过来他是在拖时间的机会,气海中一再提气,却每提一次,都刀刮一样痛。 “爆气丹的后遗症太大了!难怪是没有记载的丹药!” “还有二十五分钟以上……二十七分钟?只有拖过去,我们才有全力一搏的机会!” “而是金箍棒。”他脑海中急速思考着一切让悟灭感兴趣的话题,他知道,这里的事情,只有他们知道,悟灭绝不可能告诉任何人,他们必须死在这里,悟灭更怕另一个人夺舍梦行兽。但是…… 他,是一个沙罗双树下静坐到心理变态,已经几百年的人! 修士也是人,否则不会有心魔!因为他有感情,有心事,乃有心魔,方有梦行兽! 一个坐了几百年的人,面对着唯一知道他秘密,以后在不可能有人知道的时候,又是胜券在握,筑基大圆满,无限逼近半步金丹,他赌……任何成功者,那一丝隐藏在心理最深处的倾诉欲,表现欲。 不要太多,多一分钟是一分钟! “它的境界,甚至超过金丹之上。”徐阳逸张口就来,现在根本不用考虑任何话带来的任何后果,绝不会比死更差:“本座绝不相信,当时押运梦行兽的仅仅是金丹。本座也从未听说过,金丹可以为生物启智。” 话音刚落,他心中一动。 经脉中……爆气丹之后,静止如湖的灵气……泛动了一下! 爆气丹的效果在褪去! 他负在身后的左手,毫不犹豫地摸了摸储物戒,另一枚爆气丹,被他捏在了已经被汗濡湿的掌心之中。 拖半个小时,太难,可能下一秒悟灭就会暴起杀人,到时候……不管爆气丹连续吞服有什么破作用,首先……那是活下去之后的事情! 没想到,悟灭脸上,竟然浮现了一抹谨慎的神色。 “那……确实是悟空用的东西。” “什么?!”话音刚落,无月和鹏程本来已经听懂了徐阳逸的意思,准备接话,却被这句话震惊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徐阳逸也愣住了。 竟然……真的是金箍棒? 不是仿造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