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法界(三十六) - 最强妖孽

第432章:法界(三十六)

徐阳逸没有说话,因为,他脑海中,是一团迷雾。 临字诀,没有含义,他无论如何用力去探索,都是迷雾一片。 或者说,他还不够资格知道。 但是,他注意到了,万古丹经王上,有两个地方亮起! 其中,一页是“神兵谱,”上面,分为数十个分类,粗略一扫,有刀枪剑戟,以及几十种冷门兵器。另外,还有巨大的“旁门”体系,他没有一个点亮。 唯独……在剑谱上,有十把剑! 其中一把,正是鱼肠! 解封形态,真正的鱼肠! 而另一个地方,则是神通谱,九曜星落树形图,天启六蚀的第六蚀,完全亮起! 它的名字,并非天启第六蚀,而是单独的一个字。 临! 这才是真正的天启六蚀! “当五蚀按照顺序烙印帝器之后,临字出现……九曜?九字?是这样?” “难怪,难怪帝器会放在魏忠贤口中……恐怕……当日魏忠贤还有个隐藏的设定,一旦丹霞宫面临崩溃,或者有魏忠贤无法抵御之人来到丹霞宫,它将会完全烙印天启五蚀,从而开启这第六蚀!” 他没有想下去。 因为……就在此刻,一股极大的勇气从他心头升起。 不只是他,鹏程,无月,都愕然看着自己的身体。 这不是他们本来的意志! 无论任何人,他都有畏惧情绪,就连徐阳逸都有,所以,才会考虑后路,但是,现在谁心中都弥漫了不属于自己的勇气,面对残破的悟灭,只有杀一个字! 而悟灭,同样愕然,因为,他心中……升起了“逃”这个字! 这个不可能在他心中出现的字! “怎么可能!这不可能!”他冷汗津津地死死握拳:“本座……只是受伤,本座还有大把后手!是,本座知道地球来到里面的全都是出类拔萃的天才!本座或许可灭几十个筑基中期,但是却灭不了几个进来里面的中期修士!但是……本座必胜!本座乃是筑基大圆满!” “光凭境界就能压死他们!刚才那一式,他决计不可能无限制使用!若可能,面对浮云便不会如此被动!难道……” 他猛然看向了鱼肠,心脏不受控制地狂跳。 “这……莫非是一把……‘界限’类法宝?最为罕见的界限法宝?!” “界限之内,提升自身,虚弱对手……这种法宝……这种法宝!就算本座都只在其他大千世界口中听过!他们都没有见过这种法宝!现在,现在竟然出现在本座面前!” 如果悟灭玩过游戏,就会用另一种方式来描述它。 光环类武器! 这,是所有游戏中最难得到的装备,任何装备,只要带上了光环,绝非凡品,他们不随着境界高低而起落,反而永远存在!特效恐怖! 鱼肠剑,勇决之剑! 非勇决之人不可持! 现场,死一样的寂静。 许久,徐阳逸握住了剑,刚刚握住,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就传到他身上。 剑尖直指悟灭。 悟灭没有开口。 数秒后,他忽然仰天大笑起来:“放屁!!放屁!!全都是放屁!!” “八百年前,谁能知道今日之事!!谁能猜到浮云,本座,鹏程的出现!谁能预料到浮云夺舍梦行兽!本座和梦行兽共享一生!!” “临字决……呵呵呵……哈哈哈!区区临字决!别想让本座退避!法宝也不可能!!” 他低下头,血红的眼睛看向徐阳逸:“莫非……你以为本座便没有法宝?” “就算是界限法宝,法宝初成,能有多大的界限之力?呵呵呵……你现在不是手持法宝,而是送宝童子!”他狂笑数声,随后,手肘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弯曲,插入了自己的颈脖。 “呵呵呵……本座真该谢谢你,这可是界限法宝……”剧痛,让他眼睛都红了,而他的手,一点点地,从背后,拔出了自己的脊椎:“若你的界限法宝温养十年,本座必定退避三舍,就现在?呵呵呵,本座,扛得过去!!” “刷!”脊椎带着黑雾拔出,那竟然不是脊椎,而是……一把白骨弯刀! “这是……体宝?”无月惊讶地看着悟灭白骨弯刀上,道道宝光四射,深吸了一口气:“以身体炼宝……这是没有法宝胚胎的修士最后一步!是了……他枯坐于此数百年,哪里有法宝胚胎?但是,他竟然能忍受这种痛苦?” 不同于法器。 完全不同,那是质的区别。 鱼肠剑,白骨刀,两者上,散发的光芒并不剧烈,但是,却凝而不散,并且,一道道虚幻的符箓在周围沉沉浮浮,如果非要和法器比,那就是一身蓝装的玩家站在一身紫装的玩家面前,别人装备自带特效! 那种低调的奢华,时而张扬的夺目,以及……任何修士都能感觉到的,法宝中蕴含的神秘玄奥,绝非法器能伪装得出来。 “呵……”悟灭长叹一声,刀尖毫不避讳地和鱼肠针尖对麦芒,冷笑道:“大圆满,中期,如你这般身怀重宝的中期,本座不知道杀了多少。今日……本座不会让你好好死去。” “没有求饶的机会了,垃圾……在本作脚下哀求,或许会给你个完整的死法……”他独臂怒吼,一刀斩下! 没有人听到他咬牙切齿的喃喃自语:“尤其……是在临字决出来之后……” “临字……临字……跨越八百年的临字……你,还是死了好!” 刷! 白虹时切玉! 这一刀,在空中留下一条白色痕迹,经久不散!并且,刀出之时,一声撕裂人心的尖锐咆哮,伴随着一个苍白色的十米魔影,随着刀挥出,转瞬即逝! “嗷……”凄惨的叫声回荡空间。然而,迎接它的,是同样稍纵即逝,一人高大的古代刺客,勇决之剑扬起,黑雾升腾中,一剑刺出! “刷!”同样是白痕留空,鱼肠剑刺出之时,竟然有片片水声,周围的空间丝丝模糊,来去无踪,羚羊挂角,如同龙游大海。 “当!”两人的法宝,下一秒已经收回手中,只是在碰撞的时候,空中弥留一声脆响! “呵……”无月和鹏程全都倒抽了一口凉气,一件是人体以最奥秘的自身炼制的法宝,一件是出现异象的帝器,动手之时,竟然不见痕迹,只余声音! “怎么会!??!”悟灭抽回骨刀之后,竟然发现,骨刀刀刃上,有一丝极其细小,比米粒还小的缺口! “人体是神仙的恩赐!炼制人体法宝要受到莫大痛苦,竟然一击能被此剑击出裂痕?” “本座……不信!!” 不到一秒钟,十余声当当当的脆响在两人中爆射!空气中一片金铁交鸣。 徐阳逸目光如火,悟灭不知道,他却知道,鱼肠……可不止这一点威能! 因为……就在第一次刀剑碰撞之后,他探究鱼肠,忽然出现了一行字! “必杀!” 这,就是鱼肠,属于它这个专属法宝的专用神通! 不,这是被动神通! “任何法宝,任何物体,活物,都有它最致命的一点。”他咬紧牙关,接下了第二刀:“而必杀,能识破这一点,一击必杀!” “无论对方的境界,无论对方的神器,除非超过自己一个大境界!同等境界中,通过接触的多少,鱼肠会识破对方的致命弱点,随后……只需一击!” 何为接触的多少? 徐阳逸的动作做了最完美的答复,刀剑形成两片方圆十米的银球,水泼不入! 悟灭越来越心惊,他能感觉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力量,他无法抵抗的力量,正在蔓延他的骨刀。或许他能够坚持到击杀徐阳逸,或许…… 他心中惊惧越来越盛,临字决……临字决!这三个字仿佛挂在他头上的一把刀,当最初的自信被击出一个裂口之后,迅速蔓延了他的心田。 “对方已经是强弩之末,本座没必要和他硬碰硬……完全杀死他……必须确保一击完全杀死他!” 心念落定,他一刀扬起,这一刀,同样承载了神通!刀过之处,空间中没有劲风,而是一片地狱浮现。 “刷刷刷!”刀影缤纷,刹那之间,在他体外缭绕成一片黄泉,而他本人,就在间不容发之际,飘然而退。 所有人都愣了愣。 谁都看得出来,徐阳逸现在绝对撑不了太久!或许十分钟,或许三十分钟,而爆气丹的效果是如此明显,副作用也同样明显,谁都能感觉得到,徐阳逸的灵气在不断往下跌! 或许……半小时以后,他连筑基中期都维持不住! 然而……悟灭不敢赌! 他怕了,他太清楚为自己启智的修士的威严了,当一个预言,时隔八百年降临,他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在初次接触发现无法击杀对手之中,再加上界限法宝的影响,迅速烟消云散。 鱼肠界限,扩大了他心中的不安。 “你该庆幸……”飞退之中,他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么多年来……你是第一个看到梦行兽完全体的人……” “本座和梦行兽,现在是完整的一体,镜子的两面。既然你如此棘手,便让梦行兽的真身来送你一程……” “去死吧……本座,这次能确信杀死你!” 人无完人,任何人都不能顾虑完全。局势如此紧急,鱼肠的界限,八百年的预言重现,他做出了自认为最正确的选择。 自己身体重伤,把这些交给梦行兽,万无一失。 “可惜了那柄重宝……”他带着贪婪的目光,血红地看了鱼肠一眼:“明珠暗投,落在你这种必死的废物手上……最后归位梦行兽的收藏,可惜……太过可惜!” 他没发现,就在这一瞬间,徐阳逸的目光,陡然闪亮! 是的……鹏程一直没动,就是等这一个机会! 没有人能确定封印能否封住被夺舍,或者合体的梦行兽。 只要梦行兽真身不出,没人敢下这个重注! “悟灭担心了……是的,这么多的意外,换做谁都会担心,他要确保万无一失……不过,他绝对没有想到一点!” “另一个封印,一定下来了……浮云恐怕以为只有一个封印,无法遏制梦行兽,但是本座知道,和本座接触甚密的,还有一个人!” “既然刀圭,界灵都不是,只能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