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魁首! - 最强妖孽

第43章:魁首!

徐阳逸的目光,和楚昭南碰撞到了一起,半空中仿佛响起金铁交鸣,同时,两人眼中都看到了同一种意味。 惺惺相惜。 徐阳逸的嘴唇动了,楚昭南以为自己没看清,却发现他看的比谁都清楚。 他看清楚了对方说的四个字。 不留遗憾! “艹!”他哈哈大笑,两只手迅速抬起! 此刻,万籁俱寂,只剩下擂台上的两道身影。两道鲜血淋漓的身影。 无声,却似有声,震荡着每一位刚进入修行的修士,就连他们的长辈,也为之动容。 “刷!”两把灵气刀刃,下一秒,已经至楚昭南面前。 身体中,最后一丝灵力飘散,徐阳逸毫无犹豫地,用尽全力劈了过去! 同一时间,两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的面前。 “浮光跃金,静影沉璧,” “咚!咚!”两道如同大炮发射时的火焰,在两人之间陡然爆发! 仿佛擂台上爆发了一颗小型炸弹,一道肉眼可见的赤红冲击波猛烈爆发! 烟尘漫天,碎石飞扬,没有一个人可以看清里面到底怎么了。 火云没有用灵识去看,影杀也没有。 这种战斗,堪称惨烈,败者绝不辱没这场决斗。胜者,是带着满身鲜血夺取的魁首。 自己的灵识杀入战场,是对修士尊严的亵渎。 形同挑衅。 他们,不想挑衅这两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人。 “数十年后……老夫在筑基期等着他们。”火云沉声道。 “然也。”影杀目光闪烁,复杂地说。 “怎么了!”“谁赢了!”“谁能夺得魁首?”“这两人已经拼尽全力了吧?” 第一名们,差点没有冲进灵气壁中去看看结果。但是,他们不可能进去,这是筑基大圆满都进不去的灵气壁,金丹真人的手笔。就算再急,也只能干等着。 灵气壁中,气浪翻滚,沙尘漫天。 就在这时……一阵地动山摇的嗡鸣声,轰然传来。 “嗡嗡嗡……”所有人的目光,在等待中立刻被吸引了。 “我的……老天……”一位练气初期的少女,捂着自己的嘴,见了鬼一样看着周围耸立的,还有四十多尊的石碑。 “不是吧……”一位修士家族的凡人,难以置信地抬起头,喉结惊恐地滚动着,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位老妇愕然站起,拄着拐杖的手青筋毕露,颤抖着嘴唇看着眼前的一切。 一位少年仿佛提线傀儡一般,无声站起,死死抿着嘴唇,不发一语。 烟尘,又见烟尘。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只是……这次不是石块的烟尘,而是灵气的烟尘!灵气的大雨!灵气的海洋! 剩下的四十多尊石碑,在这一刻,竟然全数破碎! 历届所有魁首的石碑,在南通省本届魁首大赛中,全部破碎! 没有震动,没有动摇,没有爬满裂纹却不碎。五秒,仅仅五秒,齐齐四十声巨响!尽皆化为灵气光点! 这一刻,天下独步四个古朴沧桑的字下,灵气光点如同海洋,旋转着,消逝着,如梦似幻,映照出每个人难以置信的神色,仿佛人间仙境。 没有人说话,没有一个人说话。他们的目光,都汇聚到了最后一块石碑上! 无字碑! 唯一没有碎裂的石碑! 建国以后华夏修士天资第一人! 它没有动摇,甚至没有震动。但是……却在所有人目光之中,“咔擦”一声。 裂缝! 第一次,灭日的无字碑出现了裂痕! “卡卡卡……”那道裂痕,绝对不小,从底部的中央,直接冲上最顶端!仿佛要把这块凌驾于众石碑之上的无字碑一劈两半! “呵……”火云失神的声音,冲入自己的耳朵,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前进了好几步,双手扶着看台,心中涌起复杂的心绪海洋。 这等天资……完全凌驾于他之上!让他这样的筑基修士都由不得羡慕! 天资不能决定未来成就,却能决定自己的起点! 目光扫过现场,一片肃穆的寂静,以及……每一个震撼地看着石碑的人,各大势力,各大家族,没有一个人开口,只是眼中的火热已经出卖了他们。 不能再等了! 在等下去……现场所有人都会等出真火来! 火云眼光急剧波动,随后火热地看向擂台,抿了好几次嘴,最终一咬牙,手轻轻一挥,一块令牌出现,随即,一道绿色光束打到了灵气壁上,一个容一人通过的缺口徐徐出现。他立刻隔空劈出一掌,所有烟尘如同遇到了狂风,即刻消散。 尘埃落定,两个身影出现在场中。 两人毫无形象地坐在地上,根本看不出输赢。楚昭南从右肩到小腹,一道几乎可以看到内脏的可怖伤口。而徐阳逸,右胸血肉模糊,焦炭一般坐在他对面。 “你为什么这么强?”许久,楚昭南幽幽地问。 “没什么。”徐阳逸笑了笑:“因为你们的仇人都找到了,只有我,至今背负着你们已经放下的东西。” 沉默,许久后,楚昭南才沉声道:“因为没有了目标吗……” “或许?”徐阳逸捂着胸口笑道:“你知道吗,每一次我想偷懒的时候,都觉得父母在天上看着我……我不敢偷懒,我会记起小时候,我上学,他们带着我去那个小小的县城,文具店,一个一个地给我挑书包……” 没有人去听他们说了什么。这是起码的尊重。 楚昭南没有开口,静静听着。 “然后……把尺子放进我的铅笔盒,再削好铅笔放进来……” “我不爱吃蔬菜,他们总是逼着我吃……所以,我付出了别人千百倍的努力,我保证,比你想象中的最努力,还要更努力。” “我这十几年,连上网的时间都非常少。没有多少朋友。更没有休息的时间……” 徐阳逸傲然握了握拳头:“我不强,谁强?” 没有人开口,此刻,裂痕满布的擂台,上方是硕大的天下独步四个大字,他们就像叶孤城和西门吹雪,紫禁之巅论剑之后,硬着冷冽的夜风,徐徐谈心。 “原来如此……”不知道过了多久,楚昭南脸上露出一抹痛苦的笑容:“我输的心服口服。” 话音未落,楚昭南背后猛然崩裂,一道十字形的恐怖伤口,蔓延了他整个背! 鲜血,喷泉一样喷了出来! 他脸色煞白,天旋地转之间,已经“咚”一声倒在了擂台上,立刻昏迷过去。 下一秒,徐阳逸浑身仿佛被扎成了一个筛子,一股股小小的血箭,同样在往外狂喷。 不到五秒,他们就成了两个血人。 但是,徐阳逸站着。楚昭南,已经躺下。 无声的结果,有声地说明了一切。 擂台,百米范围内,看不到一块好的条石。到处都是四分五裂的蜘蛛网,以及一个个数米深的黑漆漆坑洞。 上面的两个人,露出来的肉上几乎没有一个地方是完整的,身上到处都是血迹。却并没有太在意的表情。 四周,本来一百二十多块碑,只余一块无字碑。这块无字碑,还有一道醒目无比的,从中央碎裂的巨大裂痕。 “楚昭南输了……”影杀脸上的肌肉微微抖动:“四a,身怀枪斗术……竟然输给了只会百解的学员……” 楚天一脸色白如纸张,手指仍然摁在戒指上,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抖得厉害。 他终于明白……就算是自己,也有天真的时候。 修士的战斗,他不是第一次看到。以往都是在内部视频里看到,无法体会那种直面山崩海啸的感觉。 所以,他带来了神仙醉,他认为可以用到。事实,却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用不上…… 或者说,放在他手中,用不上。 但是,这种东西,他根本不可能交给其他人! 无数次的放上戒指,无数次的拿下,转瞬即逝的机会,就这样逝去。到最后,他都没找到机会。 火云深吸了一口气,刚要开口,一个火热的声音就从观众席上响了起来。 “火云前辈,既然已经决出胜负……不如赶紧打开禁制,让两位道友先出来?” 火云一句话憋死在喉咙里,目光刀子一样扫了过去。 谁! 这是谁! 自己还没示好,是谁这么急!没看到别人还在吐血吗!没看到现场乌七八糟吗!自己还在考虑要怎么拉拢,谁这么猴急?吓跑别人怎么办? 他看了一眼,是个老头,练气大圆满,只差一脚就能进入筑基。 练气和筑基,天与地的差距,这种修为他不会放在眼里,只是对方胸口上一朵火焰徽章,中央一个李字,让他眼皮跳了跳。 百万修士,三万筑基,分部到各个省,并不是只有几大势力才有筑基修士。 如果他没记错……虽然他很想记错,丰邑李家,南通第一大修真家族,门下三筑基,他绝对不想和对方发生什么误会。 他顺势扫了一下,看到了数千双碧绿如狼的眼睛。 没错……排位赛结束,接下来的阶段……恐怕比排位赛更凶残! 负在身后的手,默默地紧了紧,手心握着一枚小巧的胶囊。这是他本来准备丢给两人的金灵丹,但是现在…… “魁首,渔阳市,徐阳逸。” 压制住心中的不甘,他目光扫了扫贵宾席,数条人影,已经毫不犹豫地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