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法界(三十八) - 最强妖孽

第434章:法界(三十八)

鹏程死死咬着牙,他知道,他不能死,所有人的安危,全都在他身上。 但是他更知道,他要触发自己,必须逼近梦行兽的真身。但是,梦行兽在几十米外,这几十米,就是生与死的距离。 深吸一口气,身上一阵阵剧痛传来,刚才那些梦魇蝶诡异无比,完全不知道梦行兽如何养育出来。威力奇大不说,并且……一口气抽光了他身上所有灵力。 “嗡……”神通已经完全用不出来了,他勉强提起最后一口气,撑起一层青色灵光罩。浑身是血地勉强盘坐在原地。 “不!!”“住手!!” 徐阳逸和无月两声厉喝如同利剑,但是黑色闪电没有丝毫偏差,直直地刺在了鹏程灵光罩上。 “轰!”灵光罩刹那间灰飞烟灭!鹏程的身影伴随着一声不甘的怒吼,被淹没在整片闪电之下! “死!!”无月眼睛都有些红了,张开口,一道白色狼影正要疾奔而出,但就在此刻,他身边青光一闪,本来没有灵力,用天道体术疾冲而来的徐阳逸终于超过了他,但是,目标却不是鹏程,鱼肠直指梦行兽! 中央之处,雷光熄灭,只余道道黑色闪电缭绕,两片蝶翼环顾的中心,那里,一枚青色的,拳头大小的菩提子,正在闪闪烁烁。 鹏程,瞬间陨灭! “死了……”梦行兽心中,一股被禁锢的感觉,倏然崩溃,他愣愣地看了两秒,猛然仰天大笑:“死了!死得好!哈哈哈!终于死了!!” “从现在起,本座就是开云界的至尊!开云界唯我独尊!” 他的笑声戛然而止。 有什么东西,就在此刻刺入了他的身躯。 对于梦行兽如此庞大的妖体,这一剑,和蚊子咬了一口没什么区别。但是,紧接着一股令他神经一痛的感觉传来,他震惊地看过去,徐阳逸手上十道白色风痕,竟然将他的翅膀如同碎片一般片片撕碎,直逼他的真身。 防御已经来不及了,不过,零点几秒的震惊之后,他露出一抹冷笑。 “冲过来又有什么用?”梦行兽哈哈大笑,鹏程已经被他完全消灭。或许灵识未散,不过已经构不成封印。 “他此刻对本座还有些微威胁,却绝不致死!就算此刻另一半封印出现也是那样!你现在,就如同一只蛆虫在噬咬大象!” 他的笑声疯狂弥漫空间:“就让本座为你们这些蛆虫送上最后的葬礼吧……能死在本座手中,你们应该感激涕淋才对!” “区区筑基中期。留下你的界限法宝,本座再从你体内抽出体术神通,你,就可以进入永恒的噩梦了!”他狂笑中抬起手,六只手飞快结印,一个巨大的佛轮,纯黑色,出现在他六只手中。 同时……第一次,他的灵压,完全从虚幻的梦境中爆发出来! 他已经不需要虚幻的遮掩了,筑基后期,再加上身后背负的筑基大圆满,他要以最完美的方式谢幕! “横扫六合。”它眼睛激动地眯了起来,最后的障碍,最后的渣滓……他灵气早已透支,这也是他最后一击。然而,多么无力,蚍蜉撼树! “刷!!”一道道光圈,从黑色佛轮中疯狂扫射,所过之处,空气振动! “现在笑,是不是还太早了?”徐阳逸眼中只剩梦行兽,这是他最后一搏,这一博不成功,他绝对无力再战! 强忍着身体中刀刮一样的痛苦,他气沉丹田,猛然一声大喝:“田国涛!!你还等什么!!” 是的……还有一个人,和他密切接触过! 他一直在想,能进入这里的,和他密切接触过的人,但是,他遗漏了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田国涛。 排除所有人,只有他,和自己接触最为紧密!当一切不可能都被排除后,剩下那个,就是绝对的真实! 所有人都愣了愣,无月差点跳了起来! “田国涛?是他?” “没错!还有亲密接触的,只有他!他来了?他在这里?” 就在徐阳逸话音刚落之时,梦行兽头顶,一片涟漪闪耀,一个练气大圆满的气息,倏然冒出! “徐师……”田国涛复杂地看了一眼徐阳逸,随即朗声道:“封印,为一主一副,主封死去,我无法封印他!但是,我却可以让他停顿十秒钟!” “徐师,这是我最后为你能做的!” 徐阳逸有些痛苦地叹了口气。 果然是他! 境界太低,他根本无法参加战斗,封印更不能全部暴露在对方眼中,所以,对方一直在藏,一直在等。 直到现在! “够了。”徐阳逸不退反进,就在田国涛全身散发出金光,猛然下坠之时,速度暴增!并且…… 拿出了第三枚爆气丹! “必须,确保,一击必中!” “只要这一击我能中,他必死!!” 毫不犹豫,爆气丹吞下,下一秒,他身体猛然一震,然而速度未减,七窍中都有血留下来,模样仿佛地狱修罗,双手体术弥漫,飞速冲击中,在空中拉出了十道空间裂缝! 不成功,便成仁! “封印!另一半封印!!”梦行兽此刻亡魂大冒!这一半附封印境界不高,他反手就可以拍死,但是……现在对方燃烧所有!足足可以禁锢他三十秒! “不过,只有三十秒!!”愣了半秒,他疯狂地仰天怒吼:“本座无时无刻都在盼望脱身!怎可以让你阻挠!” “三十秒!三十秒本座就不信你杀的死本座!这不可能!你只是区区筑基中期!” 田国涛没有开口,他也觉得,徐阳逸太难杀死对方,但是现在,根本没有其他办法。 “轰!”金光,直射梦行兽头顶,下一刻,梦行兽巨大的身躯停止了动弹。整个空间都仿佛时间静止。 同一时间,徐阳逸已经冲到梦行兽面前,没有任何犹豫,裂空悍然发动,全力一击! “咚!!”就在利爪冲击至梦行兽面前一寸之时,一圈金色光圈陡然出现! “灵气壁?!”徐阳逸没有废话,下一爪紧接而至! 体内灵气,飞快涌现,飞快消失!爆气丹已经将他体内灵气系统推到了一个极端不稳定的状态!随时都可能破裂! 这种状态,任何神通都不可用,体术,最后一搏! “杀!!”徐阳逸怒吼一声,左手抓出,背后白虎伸爪! “当!!”惊天巨响,无功而返,然而,这一次,灵气壁上出现了一道裂痕! “刷!”没有停顿,第三秒带着必杀的信念再次抓出! “当当当!”刹那之间,不知道徐阳逸出了多少爪!无月在远处颤抖地看去,只能看到他双爪体术带起的道道银痕,每一道足足十多米长,将梦行兽的主体围成一个银球。 但是,当当之声不绝于耳,无月嘴唇都苍白了,一边疾冲过去,一边喃喃道:“十……十一……十二……” 已经过去十二秒! 筑基后期的灵气护罩,筑基中期,而且境界已经不稳,短时间内根本无法突破! “十七……十八……二十……”无月嘶声道:“我来助你!” 就在此刻。 二十一秒,哗啦一声!灵气壁破碎! 徐阳逸已经全身是血,他体内经脉都快崩溃了,每一条经脉都在哀鸣,甚至再出一击,可能全部破碎!不知道多久才养得好!或者……根本养不好! 但是……不出下面一击,最后九秒,全都得死在这里! 九! 他没有动,而是深吸了一口气! 八! 鱼肠剑刺出!但是!鱼肠剑……刺入了虚空! 常与无常!本体无常! 徐阳逸愣了,无月也愣了。 “刺不中……刺不中!”无月此刻神经都有些沸腾了,经历过这么多战斗,这一次,也绝对可以称得上最惨烈最惊心动魄的一次。他疯狂地大叫:“怎么可能!!这不是他的本体?!” “这是他的本体。”徐阳逸死死咬着嘴唇:“但是……它本身就是梦!寻常实体攻击,根本奈何不了它!!这才是它坚信我们杀不死他的底牌!!” “你有什么办法?!”无月已经快疯了!最后八秒! 七! 六! 生死关头,徐阳逸拿起了剑,朝着自己心口刺去! “你疯了?!”无月怒吼,他是完全放弃了?知道没有任何胜算? 就在这一刹那,徐阳逸身体倏然模糊!那把剑,竟然应声而过! “你!你……你……你!!”无月完全愣了,这是要做什么? 五! 徐阳逸抬起眼睛,就在刚才,他想到了……常与无常……自己的虚灵仙体同样是常与无常! 是,平时刺不中他!但是在虚灵仙体出现的那一刻,绝对可以! 但是,虚灵仙体是被动!现在……他只有自己逼出来! 逼不出来,大家都得死! 四! 就在虚灵仙体出现的同时,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从他全身出现! 那是……经脉扩大! 在这种逆境之下,虚灵仙体,竟然开始扩大他的经脉!而本身已经濒临崩溃的经脉,随着这一次突如其来的扩张,全部崩溃!! “噗噗噗!”不知道多少血箭从徐阳逸皮肤下冲出来,他没有说任何话,用最后的力气,一剑刺去! 他没有看到,就在这时候,他体内,崩溃的经脉,连同骨头,肌肉,全部都变为了一片青色! “刷!!”最后三秒,他的剑,落脚之处,一片漆黑的血,瞬间喷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