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法界(三十九) - 最强妖孽

第435章:法界(三十九)

三秒,转瞬即逝。 三秒一过,梦行兽的眼睛转了转,随后,一股剧痛冲向了他的神经! “竖子!!!”暴吼声中,破碎的双翼疾抖,他闪电一般倒飞上百米,随后,难以置信地摸了摸脖子。 入手,满手黑血。 “你伤了我?”他有些愕然地看着手中的血,随后,瞪圆了眼睛看向徐阳逸:“你这样……筑基中期的蝼蚁……竟然能伤了本座?” “你竟敢伤我?!” 他的声音,如同雷鸣:“本座……在开云界就是创世神一样的存在!你竟然敢伤本座!” 怒吼了数秒,他沉下声音来:“不过,你也仅此而已了。” “以你的修为,做到这一步,本座……不会让你好好去死的……” 无月颤抖地看着这一幕。 万万没想到,竟然没有用! 也是……也是……自己早该猜到了,现在徐阳逸有什么灵力?根本提不起半丝灵力来。三次借助爆气丹增强灵气,三次反噬,常人早就疯了,他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难能可贵。 但是……他不甘心! 通往地球的路就在眼前,却就差一步,被这两只妖怪挡在前方,他们就差这一步! “就差一步啊……”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仰天长啸:“就差一步!!” “回到地球,开云界就是我等的乐园!金丹在望!就这一步,一步啊!” “嗤。”梦行兽冷笑一声,此刻,他最后的担心,终于放下。 两个封印,菩提子,别名说不得,不会消失,而附封印,已经完全消失了。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再回到那个该死的囚笼中去。 然而,就在此刻,他脸色陡变! 他的脖子上,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差点让他疯狂咆哮起来! “这是?”他愕然摸了摸脖子,那里……一种不同于他身上的黑色,正在迅速蔓延! “丹煞……”徐阳逸捂着丹田,咬着满是血迹的牙齿笑道:“感觉如何?” 梦行兽愣了愣,随后,那片黑色如同瘟疫,迅速朝着他全身蔓延! 与此同时,一种火烧一般的剧痛,密布他的全身! “吼!!!”剧痛之下,他发出不似人声的喊叫,双翼急剧舞动,仿佛两片黑色的天幕。 “能杀死他?!”无月瞪着火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徐阳逸。 “不能。”徐阳逸已经撑不住了,盘腿坐在空中,他感觉到……体内一种强大的,远古的力量,正在疯狂肆虐,自己根本不能把控,而这股力量的源头……竟然仿佛是虚灵仙体? “但是,他已经死了。”最后,他用筋疲力尽的眼睛,看了一眼痛苦挣扎的梦行兽:“该来的,也应该来了……” “什么是该来的!你在说什么!!”无月差点咆哮了起来,生死就在一瞬,难道他以为自己赢了? 五分钟,足足五分钟之后,梦行兽才停止了痛苦的哀嚎,眼睛都被痛红了,带着满腔杀意看向徐阳逸,什么话都不说,一个黑色的卐字,猛然飞出! “本座……要将你这杂种千刀万剐!乃泄我心头之恨!!!” “当!”就在卐字飞出十米之时,忽然,莫名地消失。 无月愣了,梦行兽更愣了。 “这是……”梦行兽惊讶地看着四周:“有人……抹去了本座的力量?” “这不可能……在开云界,本座就是创世神!谁能抹去创世神的力量?” “一定是你……你耍的该死的小聪明……”他冷冷看向徐阳逸,这一次,六只手齐齐挥动,六道幽灵一样的灵气尖啸着飞出。 “在真正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没用的。这一招,叫做六道轮回,本座会让你经历六道,永世沉沦。” 然而……六道轮回飞出十米的时候,再次……如同烟花一样,啪一声齐齐消失! 就像无形中有人捻灭了一朵烟花,轻松写意。 谁都觉得不对了。 无月愕然看着四周,梦行兽震撼地看着四周,这一片梦魇之中,难道藏着什么他不知道的东西? “你刚才说……实力面前,一切都是没用的……”徐阳逸终于提起了一点力气,带着无限的兴奋,和满腔杀意,看向梦行兽:“我承认……你很快就会体会到,什么是绝望。你知不知道,丹煞,只是一个引子。” “真正的杀招……”他嗜血地舔了舔嘴唇:“是在你脖子里孵化出的青云之种。” “本座,刚才帮了他一把,破开了它的茧。” 一股无形的危机感,弥漫了梦行兽全身,他沉声道:“青云之种……这是什么东西?” “它不是什么东西,但是,它有个主人。而它的主人,最擅长夺舍,借尸还魂。本座有幸和他的主人对过一场,她的攻击方式是怎样的呢?本座告诉你,她会先设定一个道标,只要道标破裂,哦,就是青云之种的孵化,她的真身,立刻会撕裂空间,时间而来。无论你在哪里……无论有多远……” 梦行兽呆滞地站在原地,他明白了……他明白了! 徐阳逸在那一剑中,种下青云之种,并且强硬地划开了它!它的主人,立刻感应到了,现在……正在跨界而来! 丹煞,只是给青云之种反应的时间!让它确保孵化的时候能在梦行兽身体里! 这是导弹的制导系统! “跨界而来……跨界而来……”它的声音都发颤了,它太清楚,跨界而来是什么意义了! 这代表……对方至少元婴之上! 不!甚至远超元婴! “啪!!”它的头皮,瞬间仿佛炸开! 无穷的恐惧涌上心头,它情不自禁地抖了抖,随后,疯了一样冲向十米外,一拳挥出! 无声,但是……它仿佛被装进了一个玻璃囚笼中,它在里面,满脸惊恐地摸着四周,却根本出不来! “怎么会……怎么会?”它目光急剧闪烁,倒退了数步,嘴唇乱抖,却一个字说不出来。 如此顺利的剧本,结局竟然是这样? 他不相信,他想怒吼不信。但是,眼前的一切,一种恐惧感,如同毒药,瞬间爬满了他的心。 “悟灭……悟灭!”他终于嘶哑着声音说道:“你醒醒……” 没有回答。 “你他妈的给我醒过来!!” 身后的悟灭,终于睁开了眼睛,不悦道:“何事大呼小叫……” “你感觉到没有……”梦行兽疯了一样,在那个看不见的玻璃囚笼中,疯子似地拍着四周,没有一点声音,但是他就是出不去! “感觉到没有……感觉到没有!!快回答本座!!!” 悟灭也感觉不对了,只看了四周一眼,立刻汗毛倒竖地一声尖叫:“掌中天地!?这是掌中天地!?” “传说,至高修士可以将任何东西收入掌中!一旦掌中天地出现!不到十分钟!对方同样会出现!!你疯了么!这至少是超越元婴的真正高阶修士!你怎么会惹到这种怪物!!” “我没有……我们没有……”梦行兽真的怕了,它的脸色都苍白了,如同无助的小孩一样,颤声抚摸着看不见的囚牢:“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这不是真的,这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徐阳逸冷冷看着眼前一切,这,就是他真正的杀招! “顺便告诉你。她夺舍不了你,因为……你们本身就是一场梦。”他笑的如同魔神:“所以,她会那里来……哪里去,哦,不,带走你!” “你们没有实体,她停留不到这里!任何夺舍,需要的都是真正的肉身!” 他的声音,清晰地传入无形囚牢中,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片沉默。 鸦雀无声,数秒后,悟灭猛然怒吼道:“让开!!” “轰!!”无穷黑光疾射,打到无形囚牢上,然后无声炸裂。 “呵……”悟灭头上,瞬间冒出了无数冷汗,随后,一声狂啸,无数神通疯狂飞出! “让我出去!!让本座出去!!本座不愿死在这里!!”他疯了一样,丝毫没有任何留手,筑基大圆满的灵力潮水一样泄出,带着他声嘶力竭的狂叫:“放本座出去!!!” “轰轰轰”筑基大圆满全力施为,方圆五十米都隐隐颤抖,然而,他面前的囚笼,纹丝不动! “呵……呵……”数秒后,悟灭仿佛老了几十岁,喘着气,咬着牙看着徐阳逸:“你要什么?” 徐阳逸冷冷看着他。 “你要什么!!说啊!!你要什么!!说!!!” “你要的,我都给你!!拿出道标!本座求你了!!本座不要死在这里!!” “开云界?对不对?你要,我给你!!还要什么?本座自愿让你镇压于开云界!!可不可以!!” “狼毒!你开口啊!!你说话啊!!” “道友……道友!你到底要什么!能给的我都给!!” 他的声音都嘶哑了,无穷的恐惧,潮水一样冲击着他的心。 如果……南华蝶母瞬息便至,他不至于如此失态,但是,这种死到临头,上法场的感觉……足以让任何人心情崩溃! 无月喟然长叹,竟然是这个结果,他根本想不到! 剑不出鞘,出必封喉! “狼毒道友……”梦行兽也近乎崩溃了,“扑通”一声瘫软到囚牢之上,远没有十分钟前傲视群雄的感觉,而是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绝望:“本座……修到如今不容易……道友……只要你开口!拿出青云之种!本座和悟灭,什么都愿意!!” 比起死,任何代价都是轻的。 活了那么久,更加怕死! 徐阳逸冰冷地看着两人,许久之后,平静地开口:“我要……你们死!” “你!!!”悟灭疯了一样站起来,双手扒在无形囚牢上,声嘶力竭地尖叫:“佛有好生之德!!道友就不知道做人留一线……” 徐阳逸嗤笑了一声:“我们以后不可能有相见的时候。” 他看了看天空:“最多十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