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法界(终) - 最强妖孽

第436章:法界(终)

“道友!!!”悟灭和梦行兽齐声叫了起来:“开云界不是我们的错!!与天争机缘!这是修士的宿命!我们……” “别废话了。”徐阳逸啐了一口:“老子只是看你们不爽而已。” 沉默。 三秒后,三秒后,猛然一声怒吼:“本座要杀了你这狗杂种!!!!!” 梦行兽,悟灭,此刻仿佛两只待宰的圈中猪,在无一丝保留,疯狂宣泄着他们对于徐阳逸的恨,对世界的留恋。 “你不得好死!!!”悟灭一掌打在囚笼之上,黑光四溢,状若疯狂:“你死后必然不如轮回!!永世受苦!!” “本座诅咒你不到金丹!!万蛇噬心!!”梦行兽六只手擂鼓一样砸出道道神通:“你不配做修士!!你必死无疑!!” “轰!!!”无穷黑光,在无形囚牢中闪现,但是,根本突不出来。 “若本座能出去!必定将你生生折断四肢!做成人彘!!”悟灭须发飞扬,双目通红,拍出一掌。 然而,就在这一掌拍出的时候,还没有到无形囚牢,两人四溢的灵气,忽然消失了。 “来了!!”徐阳逸目光一闪,仅存的灵气,调动到最高! “来了……”无月深吸了一口气,只感觉喉咙发痛,机械一样抬起头,喀喀喀地看向天空。 悟灭,梦行兽,脸色苍白,冷汗密布,愕然看着天空,随后……扑通,扑通两声,竟然齐齐腿脚一软,跪了下来。 他们嘴唇无声张合,隐约可见,是“来了……来了……”的嘴型。 确实来了……曾经感受过一次的,那股磅礴无匹的灵压,刹那之间,在整个梦魇空间散开! “嗡……”就在同时,这里的天,亮了。 “呵呵……”疯狂溅射的黑光,在此刻停了下来,梦行兽呆呆地看着这片黑色,它自认为坚固无比的,开云界的神铸造的梦魇空间,仿佛一张薄纸,被一把锋利的小刀轻易地划开。 “沙沙沙……”无穷白光,从那条打开的缝隙中洒落,没有恐怖,只有圣洁。 仿佛黑夜中的灯塔,照亮所有。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他疯了一样笑了起来:“撕裂梦境……来了!来了!!本座的梦境,竟然被人生生撕裂……” 裂缝,越来越大,所有人,齐齐身体一沉! 徐阳逸,无月,同时发出了一声闷哼,身体不由自主往下方坠下! 足足一千米,才停住下坠。 如果说,刚才那恐怖的灵压,是一丝丝萦绕整个空间,现在……就是打开了水泵!那种让人心悸的灵压,完全生不起抵抗之力的灵压,疯狂涌入! 悟灭,梦行兽,仿佛两具干尸,直挺挺地看着天空。 心若死灰。 “南华蝶母……化身……”徐阳逸狠狠吞了口唾沫,压抑住狂跳的心脏,死死盯着越来越雪亮的裂缝。 “这是……神仙吗……”无月汗出如浆,双腿一软,正要跪下,徐阳逸却拉住了他。 “放心,根据我的经验,她无法波及其他人。” “饶命……饶命!!上仙饶命!!”忽然,一阵声嘶力竭的惨叫伴随着磕头声传来,他们头上,悟灭已经心神崩溃,拼命磕着头。 他们,直面这股威压,根本感觉……无从抵抗! 而且,对方身上传来的,是比他高深了不知道几千倍,几万倍的梦境之力! 他……就连成为对方梦境一部分的资格都没有! 回答他们磕头的,是一只手。 一只,白光组成的大手。 它从空间裂缝中伸了出来,不知其大,不知其广……只能感觉,那只手,就是世界。 一道道白色灵光从手掌上闪耀,朦胧不清晰,却带着决不可反抗的大恐怖,照亮一切,温柔而优雅地抚摸在无形囚牢上。 “多少年了……终于……本宫在没有任何人打搅的情况下……找到了可以依附的分身……” 悟灭,梦行兽,浑身颤抖,本来在磕头,现在竟然磕头求饶的勇气都没有。 太可怕…… “得得得……”悟灭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心跳都已经失去速度。而梦行兽,只能抽风一样,从嘴里发出“呵……呵……”的抽气声。 只是手拂过,却仿佛带走了生命,死神的镰刀。 “嗯?”手仔细感受了一下,顿了一秒,猛然间,突然用力,无数梦魇,血肉,带着惨叫,从手中纷纷爆开! 梦行兽,悟灭,陨落!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这就是高阶修士!真正的高阶修士! 生杀一念之间,这绝非戏言! 这一刻,他再次坚定了,自己必须更强的信念。 “沙沙……”无声之中,一道道幽魂一般的梦魇,一块块悟灭的血肉,缓缓落下,死神的雨花绽放。开云界的一切,随着南华蝶母的这一握,彻底结束。 “结束了……”他闭上眼,长长舒了一口气。 平静了两秒,一个女子的声音,从他们头顶缓缓传来。 “何人……竟敢欺骗本宫?” 无月抖的如同中风,甚至呼吸都停止了,只是本能地屏气。 话不敢说,汗不敢出。 女子的声音很淡然:“本宫能感觉到……这里还有二人的灵气……最好……祈祷别遇到本宫……哪怕是万万亿大小千世界中,本宫穿梭到你的梦境,也必定将你找出来……挫骨扬灰……” “本宫……记住你们的气息了……用梦行兽勾引本宫……并非实体,无法降临,呵呵……小辈……你很有胆色……” “沙沙沙……”随着她的声音渐小,白色的光之手,一点点弱化下去,天空的裂缝,渐渐消失无踪。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里,一切都恢复了原样。 依旧是那个噩梦空间,却没有了悟灭和梦行兽,只剩下徐阳逸和无月。 “呵……”无月脱了力一样,盘坐空中,心中五味杂陈,无比复杂。 “结束了……”他闭上眼睛,现在,只想好好打坐一番,甚至几十年都不想动。 而徐阳逸,在光之手消失的那一刻,就已经昏了过去。 不过,嘴角挂着一抹笑容。 南华蝶母,他绝对不想再去碰,不过,对方在他气海中烙印下来的印记,怎么破? 在发现对方围绕着青云之种打转,并且在浮云身上实验过,对方跟着青云之中出现的时候,他就有了这个念头。 这确实是他的最后一招,三枚爆气丹,已经将他经脉搞得支离破碎。这一招不成功,谁都没有一搏之力。 但是,这一招,同样要天时地利人和,在鹏程被击杀之时,他发现救不了,就果断选择了瞄准梦行兽本体。 丹煞,是其中关键的一环。南华蝶母意志降临,需要时间,这不是青翼鬼面那种代表性地标记,而是真正的意志降临,丹煞,足以让对方意志降临之时,青云之种确保还在对方身体里。 可惜,这一招只能用这一次。 他晕过去,是因为体内虚灵仙体的力量莫名爆发,仿佛他无疑间触碰到了开启的机关一样。 现在,如果有人内视进去,能看到他整个体内,已经没有五脏!骨骼!血肉!而是一片璀璨的,旋转的青光! 但是,这片宇宙一样旋转的青光之中,正中心,有一个圆形的空,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东西一样。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三个半小时,鹏程所化的菩提子说不得,忽然好像接受到了什么召唤,轻轻一抖,化作一道青光,冲进了徐阳逸的丹田。 这一幕,打坐的无月,和昏迷的徐阳逸都没有感觉到。 而一旦进入,诡异的一幕立刻发生了,他身体旋转的青色漩涡之中,亮起了一点点的光芒,仿佛……一个青色宇宙中闪耀的点点星辰一般! 时间,缓缓过去,一个月……两个月……一年……第二年的这个时候,黑暗中,一双眼睛终于睁开。 “我这是怎么了?”徐阳逸愕然看着自己的身体。 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有什么,却完全想不起来。但是,现在一看他的身体,他却不由得大吃一惊! 灵气没有上涨,经脉也没有损害……不,是他没有经脉了! 整个身体,只要内视,看到的是一片青色漩涡!正中央,一枚说不得缓缓旋转! “鹏程道友……”徐阳逸目光凝视数秒,叹了口气:“本座,会带着你看看更广阔的世界。不付所托。” 他收敛心神,继续观看青色漩涡,已经完全懵了,从未听说过,修炼到体内只有灵气旋转,而无经脉骨骼血肉。 “之前是气海位移,现在……呵呵……气海直接没了。不,我体内到底是什么?我还是不是人?” 他运转了一下灵气,却发现了更加诡异的事情。 明明没有经脉,但是万古丹经王仍然畅通无阻。 “莫非是虚灵仙体?”他回想了下之前的情况,只有这个可能。 感受了一下青色漩涡,并没有阻碍滞涩之感,通体顺畅,并且…… 他的灵气储备量,竟然扩大了一倍! “好事,也不是好事……日后斗法,我的神通释放数量是对方的一倍以上,不好的是……日后冲击金丹,恐怕难度绝非凡响。” 沉吟了片刻,他展颜一笑,摇了摇头:“没有人会嫌弃自己更强。” “本座只是进阶金丹更加困难,但是一旦晋级,本座又是金丹同境界的最强者,这莫非不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