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开云界之主(二) - 最强妖孽

第438章:开云界之主(二)

只要它触碰到别人,就可以制造梦境,这等于是一种幻术。徐阳逸立刻想到了青翼鬼面,配合上这个,他几乎可以确保食梦击中对手。一旦击中,立刻制造幻觉,不说困死对方,起码对方十秒内用不出神通! 而十秒,已经可以作为筑基修士战斗的转折点! “这南华蝶母到底何方神圣,任何东西都是剑走边锋,不过……我喜欢。” 他笑了笑,和无月对视了一眼,正要踏上通向地球的传送阵,忽然,梦行兽残破的尸体中,一片幽幽黑光冒了起来。紧接着,一个足足有拳头大小的黑色六棱形晶体,缓缓浮上。 “入梦晶?”徐阳逸愣了愣,随后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他从未见过这么大的入梦晶! 之前,就是手指大小,这一块,远超之前! 如果按照入梦晶储存了一段记忆,或者一些东西的解释,这个入梦晶里,储存的东西绝不在少数! 毫不犹豫的,他抓了过来,一手捏碎。 这并非南华蝶母的入梦晶,他没什么好怕。 刹那之间,他眼前,闪现出一片晶莹的光芒,让他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之时,他却愣在了原地。 他……并非在梦魇通道!而是……来到了一片沙漠之上! “不……并不是我移动了,这枚入梦晶中,储存的是记忆。这段记忆,将我的意识带到了这里。” 他并非人在沙漠上,而是……以一种上帝的目光,俯瞰这一切。 “叮咚……叮咚……”悠扬的驼铃从远处传来,一名干瘦的中年男子,骑着骆驼,缓缓行走于沙漠之中。 他身旁有一位随从,同样骑着骆驼,两人显然没有迷失方向,也没有饮水食物之忧,一点一点地向前走着。 残阳如血,大漠如烟,黄沙飞扬中,不知道他们走了多久,终于,随从开口了。 他的声音,或许是因为入梦晶埋藏的梦境年代久远,一开口,就仿佛钟鸣一样回荡四周。 “车先生,我们还有多久才到犍陀罗?” 徐阳逸的目光,倏然尖锐了起来。 车先生? 犍陀罗?鹏程曾经说过这个名字,不过当时并没有说清楚。 他忽然想起了很多,想回到地球的心,暂时摁下了停止键。 他想起了悟灭自称马瘟,想起了门口的金箍棒,想起了鹏程和悟灭对话中,一系列的事情。 开云界,还有太多秘密,而这些秘密,恐怕就藏在这个入梦晶之中! 车先生没有说话,而是一步步地向着太阳走去,不知道走了多久,面前的一切都模糊了起来,或许是因为这中间的事情没有什么值得记忆。徐阳逸眼前一片白雾涌起,数秒后,白雾散去。他已经看到了一座造型风格绝非中原的城池。 城中人并不少,看样子已经接近波斯风格。不过徐阳逸总觉得,其他的人都有些模糊。 “如果能看的更清楚一些就好了。”他暗暗想到。 没想到,想法刚落,面前的情景瞬间清晰了起来,就在他灵识扫过每一个人的时候,目光瞬间眯了眯。 这……不是人! 这个地方,有人,但是有一小半,赫然是半人半妖! 有的上半身是豹,有的长出一个鸟头,不过,无论是人是妖,全都和谐地相处在这个城池,甚至很多人和妖,还在摊贩前蹲下来询问价格。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白雾再次涌起,雾散之后,这次出现的,是一座佛寺,中年男子在佛寺中住下,暂做停留。 “犍陀罗,这里就是犍陀罗?它和开云界到底有什么联系?”徐阳逸目光扫过四周,果然,四周佛像不少,但是每一尊,全都是雕刻地栩栩如生,根本没有写意手法。 入梦晶中的记忆,重复着这些单调的情景。徐阳逸眉头微皱,难道这么大一枚入梦晶,就是记载了这些日常? 十分钟过去了,入梦晶小了一些,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佛寺之外,一道黑色的灵气,在夜晚潜入了佛寺,这个声音喃喃自语:“本座闻到了正宗修士的味道……不过境界还不如本座,但是……此人仿佛是十大仙体的虚灵仙体载体,若能吞下它……本座必定进阶金丹!” 徐阳逸不动声色地看着这一切。 黑色灵气,他并没有注意到从哪里出现的,而对方也没有发现车先生。 日出月落,在记忆中飞快进行,第二天,同一时间,徐阳逸全神贯注看着整个寺庙。就在午夜十二点之时,他眼睛一亮,终于发现黑气的由来! 寺庙外,有一个墓穴,非常古怪,对于人类,它太大了,足足两米多高,三米宽。而且,墓碑上,并非是墓志铭,而是刻了一匹马。 “马……马瘟……难道,这才是马瘟的真正由来?”他沉吟起来。 第四天,黑色灵气终于找到了车先生所在,一声欢叫之后,冲入了车先生的身体,从那时开始,车先生就得了一场大病,身上开始长出无数黑红色瘢痕,并且,越来越嗜睡。 “愿神驹保佑……”三天过后,车先生已经奄奄一息,寺庙中的僧人,开始为他起伏。徐阳逸这才知道,这匹马,原来是这个寺庙的神物。 “不对……”他眉头再次拧起:“不对……越看,越觉得这个故事熟悉……仿佛,本座再哪里听到过?” 车先生的病越来越重,而这段记忆,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车先生的名字。 第六天,车先生呼吸都开始困难,他抓住床沿,沉声道:“若本座痊愈……愿削发为僧!” 这一天,佛陀并没有看顾他。 第七天,车先生命悬一线。就在住持方丈已经准备为他超度的时候,忽然,大门被打开,几个沙弥兴奋地冲了进来:“三藏大师来了!三藏大师来了!车先生有救了!”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古怪感越来越浓郁。 这段记忆,第一个出现了他熟悉的名字! 三藏法师! 这个名号,一般的僧人绝对不敢乱用!三藏,是佛教中对于经藏、律藏、论藏的统称。一个人称三藏法师,是代表他已经对这三藏有了完全的理解和认识。 这样的僧人,就算是天竺都不多! “三藏法师……外面的金箍棒……”徐阳逸舔了舔嘴唇:“莫非……本座真的要见证一个惊天的秘密?” “只要这段故事,和西游记有关,只要能证实……”他拳头死死握了握,没说下去。 那么……就能证明,真的有仙! 西游记,那是神话,虽然并不知道它杜撰了多少。不过西游记若是真……他就有了永久的目标! 仙……才是真正凌驾一切,永久的强!也永恒不灭! 他精神越来越集中,他感到,这个故事已经开始进入高潮。 记忆之中,一位矮小的僧人走了进来,虽然是记忆,但是徐阳逸看到这个僧人的一刹那,都忍不住灵气自动提起。 金丹! 金丹真人! “贫僧舍利越魔。”老僧双手合十道。 “刷!”徐阳逸豁然站起,这个名字……他终于想起了这段记忆的来历! “车奉朝!古华夏五十高僧之一!”他凝重地看着这一段记忆:“难怪我觉得这段记忆有些熟悉……舍利越魔,三藏法师,而车奉朝,他履行了自己的诺言,被赐名……” “悟空!” “这是史实记载,确有其人!因为不知道多少修行专家,想要从这个亦神亦人的修士身上找出到底有没有仙境!仙境没找到,却找到了车奉朝的舍利子!上面仍然缭绕着浓郁的灵气,专家推测,他至少是元婴境界的大修士!” “亦神亦人……是因为……”他目光一闪:“后人,因他和唐玄奘的西行故事,巧妙融合,写出了一本至今在修行界没有答案的书----西游记!” “而这,就是当时车奉朝所经历的一切!” 他目光炽热地看了下去。 记忆之中,三藏法师已经治好了车奉朝的病,就在这一瞬间,车奉朝身旁无数金色字迹闪现,而他的头发,仿佛被无形的剃刀剃度,片片落下。 “他发的誓,是道心大誓,现在,到了应验的时候。”徐阳逸轻轻点了点头。 舍利越魔并没有看他,而是双手合十:“施主大彻大悟,经历生死轮回,一切皆空,所以,老衲赐法号:悟空。你可愿意?” “贫僧愿意。”车奉朝立刻回礼。 手中的入梦晶,已经只剩下极少的一块。大约指甲盖大小,徐阳逸心中涌起浓浓的失望。看来,这就是记载开云界过往的往事。他虽然已经从中大约理出了个头绪,却没有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 他有了一些大致的猜想。 “车前辈,进入这里,落发为僧,而根据史料记载,他善使棍棒。所以,外面的那根定海神针,应该是他的武器。” “并非孙悟空。”他长叹了一声。 “而悟灭,它自称马瘟,应该就是当年被舍利越魔镇压的那只马妖亡魂。车前辈已经功参造化,放下屠刀,只是将它镇压在这里而已。” “本座不知车前辈修到了何种境界,应该有一个境界,要斩去恶念,道家有斩三尸,佛家应该也有类似功法。所以,他斩下了自己的恶念,和马瘟一起,镇压在这里。而这缕恶念,因为一些不为人知的原因,成为了梦行兽。” “原来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