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铁处女(一) - 最强妖孽

第442章:铁处女(一)

徐阳逸不知道,就在他凝视着仓库的时候。纽约的一个角落,和华夏的某一处,两个人,同时睁开了眼睛。 “咯噔……”一双血红的高跟鞋,踩在圣约翰大教堂的门口。在这个清晨,浓雾之中,一位穿着黑色,改造过的西式长袍,白色立领,眼圈黑的如同抹了眼影的女子,一步一步地走向这座全球十大教堂。 这,是一个华夏女人。 她所走过,花草全部伏下自己的腰部,就在她没有走到,圣彼得大教堂的神父,牧师,修女,已经满头冷汗,银牙紧咬地站在门口。 在他们中央,一位穿着西服的女子,神色凝重无比,胸口都在起伏,无比警惕地看着浓雾中走来的黑衣女子。 “魔鬼……这是真正的魔鬼!”女子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飘,目光如火中,却透着极度的警惕:“她不是真正的形态……但是……就是这种形态,都让我感觉遇到了大公一样……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纽约竟然藏着这种东西!我怎么这么多年没有发觉!” 黑色长袍的女子,站在圣彼得大教堂面前,不知为何,除了他们,一个人都没有。 她悠然看着周围的鸟,葱郁的树,最后,转到面前的人身上。 “放下你们手里的法宝。”她淡淡看着女子:“梵蒂冈的圣骑士,珍妮.简。” 珍妮没有开口,她紧握的双手,手心中,有一枚水晶一样的东西,外面根本看不到,被牢牢包裹在手心里。非常尖锐,只要一用力,就能刺破她的皮肤。 “让本宫猜猜,那是圣痕么?谁的?耶稣?不,如果是那种东西,本宫确实不敢来,犹大?也不是……约翰?是了……约翰第十代弟子里最得意的约翰.马丁的圣痕……噢……已经是灵宝了么?难怪你敢拿出来耀武扬威……” “你既然知道……” “那又怎么样?”华夏女子的长袍无风自起,淡淡道:“那种东西,顶多灭了本宫这一具分身。本宫也快出来了……到时候,你们这一代的梵蒂冈教皇,可远远不是本宫的对手。就算灭了你们梵蒂冈所有人,也只不过看本宫高兴不高兴。” “放下,我们还能好好谈谈。如果不……”她目光渐冷:“咱们也不用谈了。” “魔鬼……你该去地狱!”一位白人神父颤抖道。 华夏女子怜悯地看了他一眼:“令人恶心的狂热者。” 珍妮脸色变化好几次之后,终于咬了咬牙,手放进了裤兜,狠狠道:“你是……华夏……那种被称为‘妖怪,’我们称为魔鬼的东西吧……华夏……真是一个可怕的国家,现在竟然还有你这样的东西存在……” “我是谁不重要,给我做一件事。我立刻离开美国。”华夏女子毫无感情地说:“给我找一个人,一个男人。用你们的叫法,阳逸.徐。” “本宫能感觉到,他正在前往纽约……找到之后,立刻通知本宫。” 她抬了抬手,一条青色的小鱼飞出,却在半空中变为一只巴掌大的鲲鹏灵体,直射珍妮面门,就在她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在她面前形成一道诡异的符箓。 “记住,不要让本宫失望。” 说完,她静静地,一步一步地离开了圣约翰大教堂。 “圣骑士阁下……”神父咬牙看着那道符箓:“这,这是异端啊……她,她是一个恐怖的魔鬼!甚至我能感觉到,她比魔鬼更可怕!” 珍妮看着那道符箓,许久没有说话,也没有接。 远处,华夏女子神色复杂地看着天空,许久才喃喃道:“二十年……” “二十年,你便从里面出来了……简直让本宫难以想象……” 而就在同时,西川省,蓉城,天空上万米之高,一双苍老的,无穷黑影闪烁的眼睛,也同时睁开。 “古松阁下?”身边一位徐阳逸从未见过的中年男子立刻问道。 “无事。”古松淡淡地一拂袖袍,身形如黑影,刹那间消失在擎天宫。 下一秒,他已经出现在层层白云之外,刚劲的风,吹得他全身衣袂翻飞。 他没有开口,而是伸出手掐了好半天,才皱起眉头。 “是你么……”他的目光,遥遥看向无穷白云之后的极西之地,喃喃道:“二十年了……你终于回来了么……” “来向本座……向华夏……讨个公道?” “任何和本座有联系之人,全都会有一丝冥冥中的因果。金丹……寻求因果之道,本真人这才能微微感应到……但是你从南州离开,却为何会在极西之地出现?” “还是……本真人感觉错了?” 这一切,徐阳逸都不知道,他此刻,已经在诺曼底号中站了起来,疑惑地看着货舱。 “怎么?”无月皱眉道。 徐阳逸举起手,浓眉紧皱,警惕地看着四周。不是他感觉到的,而是刚才,丹田中的食梦微微动了动,极为兴奋,却有有些忌惮地对着某个方向“呀呀”了几声,他灵识本就远超常人,仔细感觉,才捕捉到了转瞬即逝的血腥气和灵气。 货舱里,全部都是捆绑好的货物,都装在巨大的木箱之中,外面用防水材质绑的严严实实,谁都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徐阳逸仔细感受了片刻,却再无所获。 “呀呀!”就在他以为自己感觉错了的时候,忽然,丹田中的食梦竟然再次叫了起来,对准一个地方,飞舞了好几下! “你这么激动,怎么不自己出来带本座去?”徐阳逸笑道,灵识倏然放出,果然,这次又捕捉到了一丝! 但是……很古怪,这道灵气,仿佛……不在原地? 他不知道怎么形容,这股灵气,不祥,非常不祥。然而,却根本把握不到它的本质。仿佛……是一枚种子,在不停往外蔓延!而种子,他感觉不到,食梦却仿佛能感觉到对方“生长”的痕迹。 “道友?”无月再次问道。 “有点意思。”徐阳逸转头笑道:“无月道友,这条船,恐怕没那么简单。” “什么意思?”无月神色也凝重了起来,经过开云界一役,两人说得上是出生入死,同进同退,他更清楚,徐阳逸绝不是无得放矢的人。 徐阳逸警惕地看着四周:“这里面,在凡人的货物里,藏着修士的东西。” “哦?”无月目光一闪,随后灵识全部放出,不到十分钟,已经将诺曼底号完全扫视了一个遍,摇了摇头:“本座并未在这上面看到任何修行世家的标志。” “那就是说他们并不想其他人知道。”徐阳逸冷笑道:“不过既然遇到了本座,那也由不得你了。” 在灵识中轻声呼唤了一下食梦。他的本意是让食梦带路,然而出人意料的是,食梦却晃了晃翅膀,根本不出来! 不仅不出来,反而……有一种畏缩之意! 他的神色终于完全凝重了起来。食梦,乃是南华蝶母,八大妖仙的幼虫形态之一!血脉不可谓不尊贵,普通筑基修士,恐怕遇到它都要吃大亏。然而现在,对这个东西竟然感觉到了畏惧? 屏住呼吸,足足半小时后,他目光霍然一闪,身后白虎虚影猛然咆哮,随后“吼”的一声巨响,手掌间五道白痕迅速射出! “刷!”白痕在天空中留下虎爪的痕迹,下一秒,一处货物轰然裂开! “火腿?”徐阳逸抬了抬眉,出乎预料的,里面竟然是一只只干瘪的火腿。风干地极好,完全没有血色。 “不,确实有东西。”这次,就连无月的声音都凝重了起来:“道友请看。” 不需要他说,徐阳逸同样看到了,在所有火腿倒下之后,里面……竟然是一片血红! “嗡……”与此同时,一股极度不祥的灵气,极为古老的灵气,从血红之中缓缓渗透出来……仿佛让周围都布满了血液! 两人对视了一眼,无月轻轻哼了一声,顿时,那个集装箱全部炸开,里面都是干瘪的火腿,然而,在火腿之中……竟然有一具黄铜棺材! 就是古时候欧洲普通棺材的目光,不同的是,这具棺材,被数条锁链紧紧锁住,每一条锁链上,都布满了一个个金色的痕迹。而棺材表面,竟然有一个赤裸的女性雕刻! “这是……”无月在看到那个东西时候,立刻目光一闪,毫不犹豫地拉着徐阳逸倒退了数步,颤声道:“圣刻!” “圣刻?”徐阳逸疑惑问道。 无月的神色已经极其慎重,咬牙道:“圣刻……就是说,古时候外国的圣人亲自封印的东西!这个东西,或许是圣人本身封印,或许是他制造的法宝。但是……无论任何能被圣人封印的东西,都绝非小可!而且……极端邪恶!” “道友,切莫小看外国的圣人,他们同样是不世之才!古代,那是一个群雄并起的时代!华夏如此,他国亦如此……”他咬了咬牙:“现在,可真的出大事了。” 不等徐阳逸询问,他就铁青着脸说道:“因为,圣刻里面的东西,谁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本座也好奇的很呐……到底是哪个家族有这么大的本事,竟然能偷渡圣刻的东西!” 就在这时,徐阳逸脑海中,久违的赵子七的声音响起:“铁处女!?” “子七?”徐阳逸愣了愣,随后笑道:“你怎么每次都出现地这么突然?” “哥哥,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这个铁处女……有大问题!你们千万不要触碰它!我能看到……里面的东西处在死和未死之间,而且……被封印了相当之久!一旦让它出来,恐怕会给我们带来天大的麻烦!”

上一篇   第441章:世界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