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花落谁家(一) - 最强妖孽

第44章:花落谁家(一)

“啪啪啪……”一位看似平淡无奇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刚刚站起来,就毫不犹豫地大力鼓掌。同时,全身一股强悍无匹的灵压,陡然爆发! 如同海潮,如同山风,现场所有人,神色都微微变了变。 筑基! 又是筑基! 楚天一的眼睛冰冷地眯了眯,数万筑基,他大多听说过,真正见过的却只有一大半,万万没想到,一位筑基修士居然离自己这么近! 不动声色,他的手彻底挪开了戒指。现在,说什么,做什么都晚了。既然如此,不如什么都不做,就当自己只是来给孙子助威而已。 “名至实归……名至实归!”这位中年男子,国字脸,眉骨上却没有眉毛,光秃秃的额头上一道刺眼的刀疤,此刻,看起来凶狠的脸上,却诡异地堆起了无比和善的笑容:“本座以浮云真人座下贴身秘书的身份,代表浮云真人恭贺徐先生勇夺魁首。小友可称本座逐月。” “艹!”他刚说完,丁香,芙蓉,秃鹫三人就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 他们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修行界能和三大势力名气上并肩的有谁? 除了金丹真人的独立山门还能有谁! 听听,“代表浮云真人恭贺”什么意思? 这不是明摆着暗示对方:我对你很有意思,快到碗里来吗? 刚出茅庐的练气修士,听到金丹的名头,还不屁颠屁颠扑上去? “道友所言极是。”影杀看似淡然地看着翻涌的灵气壁,微微一笑:“原来道友乃是浮云真人座下十大弟子中的逐月,浮云真人挑选弟子严苛,众所周知,从练气到筑基都是放养,一旦筑基方能列入门墙。道友能从千百人中脱颖而出,当为一代英才。” 这句话一说,贵宾席上的人顿时神色古怪地看着神色自若的影杀。 这个人……怎么说呢,给他们的感觉就是不苟言笑,话语极少。但是这句话一出来,他们才知道,什么叫咬人的狗不叫,一咬一个血坑。 听听……本身就有十大弟子了,资源怎么倾斜?秦皇朝供奉浮云,可不会供奉他的弟子!再则,练气到筑基都是放养。别人初期去你那里干嘛?第三,练气修士希望拜入浮云真人门下的有千百人?不……这还可能是保守数字…… 真可谓字字玑珠,环环相扣。就算徐阳逸听到了这句话心头一阵火热,马上就一盆冷水浇下来。尤其还是明捧暗损,这句话…… 暗中递刀子的手法不要太高深。 灵气壁中,徐阳逸正在打坐恢复灵力,刚才一战,只有他知道自己伤的有多重,现在每一根骨头都仿佛断掉一样。更别说自己都能闻到身上的烤肉香……很想把楚昭南拎起来揍一顿,看在对方昏死过去的情分上,他记下了。 他根本不知道外界的情况,现在五感都感觉在离他远去,只有空气中的灵气,才是他第一需要的养分。 他完全没仔细听……自己还没出去,灵气壁还没打开,外面已经看似平和,实际上暗藏刀锋地开始撕逼了。 丁香三人,现在根本没开口的份,心中却心急火燎!如果徐阳逸差一点还好,一场战斗只剩下灭日的石碑,更让对方的石碑都出现了裂痕!这根本低调不下去! 这些筑基前辈一个二个道貌岸然地已经各出招式,句句看似平淡实则舌绽莲花,再不动,还有他们吃的份? “前辈。”秃鹫心里一硬,立刻拱手出列:“现在两位魁首,榜眼,受伤不轻。不如先请他们出来?多宝阁早就为这种情况准备了珍贵的丹液,不如……” “有道理。”预料中的四道威胁目光没收到,万万没想到,火云第一个拍了拍手:“但是……没办法啊。” “这面灵气壁,并不是说消就消的禁制,毕竟设立禁制的浮云真人并不在此。所以,这都是一个定时激发的禁制。我设定的时间是一个小时……”他遗憾地叹了口气,看似欲言又止摇了摇头。 丁香愣了。 秃鹫呆了。 芙蓉气的嘴唇都在抖。 无耻! 下面的话没说出来,所有眼睛带着“你能不能再不要脸一点?”的目光看向他,火云悠然负手看着灵气壁,神情异常自若。 这可好……再多的示好方式,别人直接关着对方不让出来了! “当然,遇到学员身受重伤的情况,本座也考虑到了。本座当年在游历的时候,曾经学过一门修复功法。名字很简单,仅仅造化两字。事后查了查……”他运用灵气的声音,环绕在整个擂台,笑着看向众人:“在天道的藏经阁中,都排的上a级功法。并且是一门辅助功法。本座这就为两位小友亲,自,疗伤。” 这人情。 这不要脸的指数。 这解说的详细程度。 下方的所有修士,以及贵宾席上的众人,无比感慨。果然,活的越久,越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不要脸,底限什么时候能彻底甩掉。 “呵呵……”影杀干笑了两声,不知道是不是幻觉,火云觉得听到了对方磨牙的声音:“火云道友多年不见,已深得李宝嘉老先生笔下之精髓。” 李宝嘉,官场现形记,也是卑鄙无耻这个词的出处。 “好说,好说。”火云丝毫不以为意,现在要什么脸?没看到现场的人眼睛都绿了?这不是拳头大就是王的小说,现代是修真文明,任何利益,资源,渠道都是牵一发动全身。筑基修士压过全场太多修士,也决不可无视上万练气修士的意见。南通修真法院的李院长天天等着给他们这批肥的流油的筑基修士下罚单呢! 这种时候还要脸? 他的手轻轻一挥,半空中,天下独步四个大字,倏然散发出一阵豪光,紧接着,一点点灵气光点倾洒而下,柔柔落到两人身上。 “徐小友,楚小友可好?”不等众人反应,他立刻打蛇顺棍上,笑着问。 没有回答,火云,这位筑基修士丝毫没发火,或者说,此刻怒意这种东西,就不存在于他的字典。他笑着走前一步,负着双手朗声一笑:“徐小友,这便是本座的造化秘术。看似简单,实则玄奥无方。本座特意为两位小友加大了一层功效,可感觉身体还有不适?” 嗯……文明时代,礼貌待人,这是社会体系的发展,没什么好说的。 但是……怎么这么想踢死他呢? 周围几位筑基修士吃了死苍蝇一样恶心。看着火云的眼色都有些不善。 又过了数秒,才听到徐阳逸的声音:“谢前辈,伤已经愈合了,只是身体没灵气。” “无妨,刚才你们二人费尽灵气,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养的起来的。本座认识一位阵道大师,曾请他刻过一座高级聚灵阵,如果小友……” “咳……”逐月终于忍不住了,这还有没有王法了!用力咳了一声打断了火云的继续诱导,狠狠瞪了他一眼,朗声道:“小友,你可知道,这次的奖励是什么。” 不等徐阳逸回答,他露出一抹笑容:“是浮云修士的‘梵天通玄秘法!’” “兹……”这句话出来,全场修士全都倒抽了一口凉气,就连火云,影杀,和那位不知名的修士,全都难以置信地转头看着他。 功法,是修士的基础,天道能学习的,只有百解。从徐阳逸和楚昭南的魁首之争上,完全可以看出功法的重要性。 一部完整的功法,应该具备修炼,攻伐,御敌,遁术,旁门五大体系。这样自成体系,才能叫做真正的功法! 完整的功法罕见,完整的高级功法更罕见!而焚天通玄秘法,正是名震华夏的五十大功法之一! 筑基大圆满,金丹真人主修功法,才有资格位列五十大功法之中。因为,这些功法,至少能够证明直通筑基巅峰的底线! 但是……这部焚天通玄秘法更不一样。因为,它的修炼者浮云真人,乃是金丹后期的大修士! 也就是说…… 这是直通金丹后期,毫无阻碍,没有瑕疵的完整功法! 灵气壁内,徐阳逸倏然睁开了双眼,即便是他,都为浮云真人的大手笔惊讶不已。 他本来以为彩头是一管灵丹的丹液,或者一件厉害的法器----虽然他到现在都没见过法器什么样,楚昭南手上的可能是,不过对方现在无法回答。 “秘法榜……排名二十七位,焚天通玄秘法……”万人的擂台,此刻寂静无声,一位老祖宗,颌下的白须都在颤抖,声音都在发飘:“竟然,竟然这次的彩头是这种宝物……这样的秘法,配上这个人……” 他的眼睛瞬间红了,这个意义不言而喻!这等于只要徐阳逸不在残酷的修行途中死去,金丹可望! 百万修士,十大金丹!这个名头,仅仅是一个看似合理的希望,就值得他们抛弃一切去赌一把! 任何家族,只要出现一名金丹修士,哪怕它之前在烂泥塘,下一秒,也能够直上青云!他却绝对没想到,竟然是修行界抢破头的修行之本----功法!

上一篇   第43章: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