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铁处女(二) - 最强妖孽

第443章:铁处女(二)

通幽瞳能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尽管赵子七境界尚低,发挥不出实力,不过同样感觉到了难以言喻的恐怖。 “到底是什么东西?”无月沉声道。 赵子七灵体飘出,仔细地看着那具铜棺,许久才说道:“这是罗马尼亚风格的雕刻。” 如果平时罗马尼亚这个地方单独说出来,还没什么,但是刚才无月对徐阳逸说了这么多,两人都立刻反映过来,不动声色地对视了一眼。 罗马尼亚……吸血鬼的老巢!吸血鬼传说开始的地方! 他灵体飞了过去,徐阳逸喊了声小心,赵子七笑道:“没事的哥哥,这里面没有东西,更没有怨灵。通幽瞳这一点,我还是信得过的。我并非肉身,触碰它没有关系。” 他绕着铁处女飞了好几圈,所过之处,干瘪的火腿纷纷落下。许久,他才肯定地说:“这不是普通的铁处女,而是王室才能用的刑具。” 他幽灵一样的身体聚拢为人形,一寸寸摸着铁处女:“古代罗马尼亚,拜血教派非常盛行,这应该是皇室中折磨囚徒的东西。或许是某位王子的心头肉,两位前辈,你们看,它周边看似暗沉,实则全都是纯金,而这个女性半身像的眼睛,更是纯正的蓝宝石……呵呵,拇指大小的蓝宝石,任何时代都价值不菲。” “除了王室,没人有这么富豪。尤其……”他的手摸到了铁处女两边,那里,刻满了繁复的花纹:“这是至少大公以上才能使用的家徽。除了那些古代贵族,我想不出谁还能用这种花纹。” 就在他的手离开铁处女裸女雕塑面部的时候,女性的眼睛,忽然闪了闪。 随后,两道血红色的眼泪,从眼部雕刻中流出!浸泡着两枚蓝宝石! 筑基修士的灵识何其敏锐,就在瞬间,徐阳逸和无月目光倏然一闪,随后,毫不犹豫地,一道白光,一道蓝光,直劈赵子七身前! 与此同时,铁处女所有隐秘的孔洞中,一道道血红色的灵气轰然爆发!形成一张巨大的嘴,猛然朝着赵子七咬下! “当!”间不容发之间,一声脆响,两道灵气和血盆大口短兵相接,随后同时消散。 赵子七愣住了,这时才反应过来,立刻毫不犹豫地倒退而回。然而,他刚刚一动,却呆住了。 不仅仅是他,徐阳逸,无月,同样愣了。 “哥,哥哥……”赵子七的声音都带上了一丝哭腔:“救,救我……我,我不想死……” 就在他幽灵一样的灵体尾部,无数的血丝,缠住了他,并一点一点地攀爬了上来! “怎会!”无月踏前一步,浑身衣服无风自鼓,失声道:“这起码是几百年近千年的东西,里面怎么可能还有灵力留存?莫非这个铁处女里面关着什么?被万针穿身关了几百年?” 就这短短一秒,那些血丝刹那间活了过来,仿佛感应到了什么,无数血液活物一样从孔洞中蔓藤一般射出!瞬间形成一个血色圆球!将赵子七死死包裹! “刷!”就在同时,纽约市内,地下酒吧,男子和女子震惊地同时站起! “不可能!”女子目瞪口呆:“那个东西激活了?怎么可能?只有接触灵气才能激活它,而且是伯爵后期级别的高手全力出击!并且至少一百名伯爵以上!全美国一共都只有不到七百名伯爵!中期以上更是数都数的出来!怎么可能现在激活!” “难道是柯文纳斯出的手?”男子愣了片刻,立刻眼睛血红地看向女子,牙齿磨得咯咯响,并且越长越长:“他们竟然敢动我们塔古勒家族的圣器?” 女子紧咬双唇,低头沉思,数秒后肯定地说:“不,不是,就算是柯文纳斯,也找不到这么多伯爵后期的高手!他们顶多十几个!” “那现在怎么办?” “圣器决不能有失误。”女子咬牙道:“你立刻汇报纽约的片区负责人安德罗先生,我在这里等着诺曼底号。” “就这么干等?”男子眼睛泛红地说。 “还有什么办法!”没想到,一直看似冷静的女子猛地站了起来,两只耳朵慢慢变长,一跳就跳到了屋顶上,以一种人类完全无法理解的重力站在屋顶,头发倒垂地和男子面对面,同时,她的下颌关节脱离,嘴巴张大到了诡异的程度! “柯文纳斯家族到处都是眼线!宗教裁判所还在看着我们。我们现在如果轻举妄动,圣器因此出事的后果,谁能负责!” 他们不知道,就在他们关心的诺曼底号之中,血色圆球合拢的同时,白光蓝光同时击中圆球! “噗嗤!”血水四溅,同时,徐阳逸和无月面前,一阵模糊。 “禁锢法阵?”徐阳逸身形已经毫不犹豫地电射而上:“还是非常高明的禁锢法阵。但是,却被打破了?” 人在半空,势若猛虎,一声虎啸,双手已经连续挥出十道残影! “刷刷刷!”裂空发动!九曜星落第二星!刹那之间,空间整整齐齐出现十道裂缝!十道爪痕去势不减,直斩血球! “体术?”无月目光一闪,当日他并没有仔细看徐阳逸的神通,没想到是罕见至极的体术神通。 思索之间,他手下同样不慢,不过是典型的华夏筑基修士战法,百米之外取人首级,只见他张口一喷,一柄黄色法器飞出,带起一抹土黄色的光芒,呈刀状直斩血球! “扑哧扑哧!”两道神通没入血球之中,但是,血球并没有崩溃,反而猛烈颤抖了起来! “这是……”徐阳逸目光一闪,半空中身形一扭,赫然后翻了出去。 巨大的雪球之上,随着这阵战栗,竟然生长出了一个头,和四肢! 接近两米的血球,长出极不和谐的头和四肢,竟然刹那间形成了一个数米高大的血人!仿佛怀孕一样将赵子七包在了腹部之中! “吼!!!”刚刚形成,一声怒吼!整个船舱都在瑟瑟发抖,随着这一吼,一片难以形容的血腥气立刻爆发出来!呛人口鼻。 “练气后期?”徐阳逸和无月对视了一眼,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他们刚才的两招,斩杀练气后期绰绰有余!却连这个血巨人的皮都蹭不掉一点! “再看看这招如何?”无月眼睛一寒,一拍头顶,一道金芒倏然亮起,一朵金莲长在他头顶之上,莲心盛放一柄三宝如意,随着他这一拍,如意放出红蓝绿三色光华,将周围染做一片璀璨。 然而,这三色光华,在无形的血气面前,竟然寸寸消磨!不到三秒,光华越来越暗,而他们周围,血气已经在渐渐凝固,形成一片片可见的血雾! 隐隐有嘶吼声,尖叫声,哀求声,从血雾中飘出,让人如同置身地狱。 三色光华并未散去,十条火龙冲出光芒,无月转头看去,徐阳逸已经手握鱼肠冲上,鱼肠之上,十条火龙的印记正在渐渐隐下。 “刷……”下一秒,他们面前越来越浓的红色血雾,瞬间凝结,形成两只张开的血手,轰隆巨响,血手一根指头对上了一条火龙,紫色火焰飞溅之下,不燃尽万物不熄灭的十方炼狱,竟然和血水同归于尽! “丝!!!”一阵尖锐的叫声从血雾后传来,无月目光一亮,双手迅速结印,他的肚子如同气球一般胀起,一声大喝:“气吞风云!!” “呼!!”他双手并在嘴边一吹,一股可见的白色旋风陡然成型,飞快卷走周围所有血雾,两人赫然看见,血雾之中,血巨人小了几分,但是仍然不足以杀死对方。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练气后期,居然如此难杀!”无月眼中杀意闪过,刚才怕伤了赵子七,他才没有全力出手,但是主机中期竟然一招灭杀不了练气后期,反而隐隐有被对方困住的趋势,成功地挑起了他的杀心。 然而,就在此刻,他眉头忽然一抬,来不及转头,立刻飞身离开原地。 就在他所在的位置上,一股恐怖至极的灵压轰然掀起!随后化为一道灵气旋风,直刺血巨人!同时,伴着徐阳逸一声冷哼:“天启蚀血!!” 血巨人反应并不快,但是,三秒后,它本来没有感情的眼中,却立刻闪过一抹恐惧的神色! 下一秒,“轰”的一声巨响!整艘万吨巨轮都微微一震! “啪啪啪啪……”血巨人应声化作无数的血块,四散崩溃。而那些血块飞到半空,如同遇上了火,随着密密麻麻的“丝丝丝”的声音,全部化为灰烬。 赵子七的灵体,已经蜷缩为一团,徐阳逸一步冲上,用自己的灵力将对方包裹起来,同时,灵识全部放开,扫视四周。 消失了…… 那个诡异的血巨人,如同它出现时候那样,在极其针对的天启蚀血之下,春阳化雪。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刚才这位小弟弟说没有怨灵……”无月沉吟着踏前一步,沉声道:“那么,还有一种可能。” “诅咒?”他没说完,徐阳逸已经想到了。眯着眼道:“数百年后还存在的诅咒?而且诅咒不应该是施加负面状态,将冒犯者折磨致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