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吸血鬼(三) - 最强妖孽

第446章:吸血鬼(三)

徐阳逸微笑着,笑容有一点冷,他面前,两个人已经完全站了起来。他能看到,对方身上一股股练气期的灵气正在膨胀。两个练气中期,灵压的释放足以让普通人感觉莫名的颤抖。但是,对于他,这只是杯水车薪。 “嗯?”白人男子目光动了动:“想不到,你也是个修炼者。” “不过,以你那低微的,我都感觉不到的灵气,你根本不可能进入这里。” “滚回去!黄皮猴子!” 说完,练气中期的灵压猛然暴涨,如同海潮一样猛冲上来。 徐阳逸淡淡地哼了一声。 下一秒,两道冲来的灵压,陡然倒转!如同锤子一样锤中了两人,两人一言不发,顿时吐血倒飞,轰一声撞到了墙上。 “侯爵!?”售货员的眼睛,立刻尖锐了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徐阳逸。 对方身上仍然没有半点灵压,不过……他此刻已经感觉对方深不可测。 “侯爵……他竟然是侯爵!!”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门前的背影:“活生生的侯爵!简直太让人难以置信了!我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侯爵站在我面前!而且……他,他应该是个华夏人!” “放下你的手。”就在这时,徐阳逸的声音传来:“否则我不保证它还能留在你身上。” 售货员的手不自觉地放上了电话,听到这句话,立刻触电一样缩了回来,同时,毫不犹豫就半跪于地,思维回神,他立刻感觉到了侯爵的可怕! 就算剁了他的手,也没有半个人会为他出头! 冷汗不要钱地滴下来,他颤声道:“阁,阁下……希望,希望被有打搅到您,对于我的失礼,我,我表示……” 徐阳逸扫了他一眼,不是晚辈和前辈的叫法?只是外国的习惯? “侯爵……是侯爵!是侯爵大人!”此刻,黑人已经回过了神来,根本不顾身上的伤,立刻跪在地上,额头触地,头都不敢抬,一想到刚才自己竟然称一位侯爵为黄皮猴子,他的心都几乎停止了跳动。 “阁下……万分抱歉……我,我们……” 徐阳逸根本没理他就走了进去,平静的声音飘来:“如果对任何人提起本座来过这里,你们就不用活在世上了。” “是!”“明白!阁下!” 徐阳逸缓缓走了进去,里面,是一个酒吧,灵石作为灯泡,放在走廊两边的古式电灯中,通道大约十米长,倾斜向下,当推开尽头的小门时,巨大的声浪,带着让人心跳加速的热情,海啸一样扑面而来,让他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头。 他不是很喜欢这样的环境。 “哦?你来自哪里?日本?韩国?还是华夏?”一位金发碧眼,身材近乎完美的暴露女郎走了过来,微笑着打算拉起徐阳逸的手,震耳欲聋的音乐根本掩盖不了修士的对话:“不如,让我带领你参观一下?” 徐阳逸没理她,而是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酒吧,dj是一位穿着黑巫师袍的中年男子,满脸胡子,布满兴奋的神色,如痴如醉。昏暗摇曳的灯光下,男男女女聚成一团,不过人并不多。 他的冷淡,让女子嘟了嘟嘴,不过却并没说什么,扭着腰离开。 找了一个角落的座位,靠边,不起眼,点了几瓶啤酒,他的灵识已经全部放开,所有人的对话,一字不落地落入他的耳朵。 “嘿,安妮,你知不知道,我今天看到占星师的人了!他们就在凯宾酒店居住!”“是啊,十年圣战又要到了,恐怕纽约的小世界又要血红一片,塔古勒家族和柯文纳斯家族,这两个纽约的巨擘,又要开战了!”“嘘,小声点,万一被柯文纳斯的人听到怎么办?”“哈哈!这个聚点可是塔古勒家族的地盘,柯文纳斯的人能到这里?” 他一点点地喝着啤酒,并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柯文纳斯……人狼家族,吸血鬼家族塔古勒,十年圣战是什么?纽约也有小世界?”他悠闲地转动着手中的杯子,晶莹剔透的金黄色啤酒在灯光下照耀出迷醉的光芒:“不过,这和本座没什么关系……” 想法还没结束,面前,一个瘦小的身影已经坐了下来。 “先生,生面孔啊。”这是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年轻黑人,吹了声口哨:“我在这里驻场三十多年,还真的没见到华夏修士进来过。” 徐阳逸笑了笑:“你怎么认出我是哪里人?” “直觉。”黑人压了压鸭舌帽,随后故作神秘地从衣兜里拿出一个纸包:“怎么样?要不要来点?一块下品灵石,保准让你升天。” 徐阳逸没有开口,就这么微笑着看着他,一秒,两秒,三秒后,黑人的脸色变了。身体都开始颤抖起来。 “候,候,候,侯爵……你,你,你,你是侯爵!华夏的侯爵!”他本来是用力大喊,声音发出来却只有蚊子大小,他也发觉了,眼睛瞪得溜圆,嘴唇都在发抖。 怎么可能! 自己卖点嗨药,竟然坐到了侯爵面前……不!不对!纽约和华夏有签约修士互不入境条约!再说,一个高高在上的侯爵,怎么可能对他一个臭水沟里的咸鱼感兴趣?! “饶,饶,饶命……sir……”他声音抖的如同中风,颤声道。 徐阳逸没有搭理他,而是一点点品着酒,环顾四周,过了三分钟,在黑人脸色已经苍白如纸的时候,淡淡道:“本座就算在这里杀了你,也不会有任何人看到。” “不……阁下……阁下,求您了!我,我再也不敢了……我……” “帮我做一件事。”练气期修士的请求,答不答应全看筑基修士的心情。不,让对方提出请求都是恩赐,他缓缓开口:“这里有没有对商场熟悉的人?我的意思是,经营修行界产业的家族。要大家族,比如医药公司,保健品公司等等,最好……是丹液公司。” “他们的弟子,家族少爷,你站起来给我仔细辨认一下,有没有在场的。” “阁下……” “站起来。”徐阳逸转着酒杯说道。黑人吞了口口水,颤抖着站了起来,结果刚站起来,立刻腿一软倒了下去。 “噢,这不是丹尼吗?”就在这时,旁边的桌子一个声音笑了起来:“怎么?喝多了?” 被称为丹尼的黑人不敢开口,而是神色惊恐地打量四周,徐阳逸的声音催命符一样响起:“看仔细一点,看好了,你可以走,看不好,你也不用走了。” “是……” “嘿,丹尼,没听到我在叫你?”隔壁的声音再次呱噪起来,没想到丹尼转过头怒吼了一声:“滚!!” 隔壁的骂骂咧咧,徐阳逸不在意,过了一分钟,丹尼才坐下来,无比恭敬地说:“尊贵的侯爵阁下……我,我看到了,有,还真的有!这个家伙是这里的常客,我经常看到他在……” “你熟么。”徐阳逸打断了他的问道。 “还,还可以……” “让他过来,五分钟内。” “是。” 丹尼飞快地冲了出去,四分半,他已经带着一个高大的青年白人男子,走到了徐阳逸的桌前。 练气初期。 “丹尼。”男子在看到徐阳逸的一刹那,脸色就阴沉了起来,就算在这里,他也穿着一丝不苟的西服:“你说,有贵客邀请?” “是……”丹尼紧张地看着徐阳逸,就算对方没有给他下任何禁制,他也根本不敢不遵守一位侯爵的吩咐。 “就是他?”青年眼中带着一丝明显的不屑:“一个没落而且陌生的华夏修士?” “我想你没有清楚,我所谓的贵客,和你所谓的贵客,不是同一个水平线上。”他收回目光,再不看徐阳逸:“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被我们崔西斯家族当做贵客。我是看在你平时还有点用的情况下,这次我不怪你。” 说完,他根本不理其他人,转身就走。 但是,就在下一秒,他猛然转过头,难以置信地看着徐阳逸。 他走不了! 不,不是走不了,是脚步根本迈不动!就像胶水粘在了地面上那样! “坐。”徐阳逸也没有看他,而是看着酒杯说道。 “你是谁!”青年完全警惕了起来,死死盯着徐阳逸:“是崔西斯家族的仇人?你要什么?” 徐阳逸终于抬起头,平静地看着青年:“坐下,不要说本座没给过你机会。” “你可知道,对崔西斯家族出手,你会面对着什么?”青年没有坐,而是紧紧咬牙看着徐阳逸:“塔古勒家族旗下掌管财力的崔西斯家族……啊!!!!!” 话音未落,他已经惨叫了起来! 他的双腿,传来一阵巨痛,就像有人在死死捏着他的腿骨! 他甚至清晰地听到了骨头传来不堪重负的“卡卡”声! 身边的丹尼,倒抽了一口凉气,几乎条件反射似地掉头就跑,然而,刚转身,就立刻毕恭毕敬地停住了脚步,如同哈巴狗一样站在原地。 “崔西斯家族不会放过你的!!!”青年惨叫着咚一声倒在地上,声嘶力竭地尖叫道:“你竟敢对我动手!记清楚!华夏修炼者!我的名字是沃恩.崔西斯!崔西斯家族族长的唯一孙子!而我的爷爷刚刚进阶侯爵!!侯爵!!噢……fuck!我感觉我的小腿断了!” 惨叫没完,两声轻微的骨骼响,清晰地传进丹尼耳中,他身体一软,立刻颤抖着跪了下来。 沃恩的一只小腿,已经濒临折断的边缘。 “我是个随和的人。”徐阳逸终于转过头来:“起码平时都是如此。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乐意有人在本座面前大呼小叫。” 他朝着对面的空位抬了抬下吧。沃恩脸色铁青,嘴唇苍白,终于咬着牙,狠狠瞪了徐阳逸一眼,走了过去。 时势比人强,他清楚地认识到,面前这个华夏修士,境界恐怕比他高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