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花落谁家(二) - 最强妖孽

第45章:花落谁家(二)

就在台上说话的同时,现场并没有争,贸然加入筑基前辈和金丹真人的抢人大战,绝非易事!对方哪一样东西自己比得上?如果不找准自己的定位,找出自己能够吸引对方的长处,即将到来的风暴一般的竞争,不参加也罢。 “噼里啪啦……”键盘声响彻各大家族。行云流水,毫不停歇。 “我此刻才庆幸生在修行文明时代……”一位老年妇女,深深吸了口气,脸色潮红,胸口起伏地厉害,颤声道:“如果是以前,我们哪敢和这些庞然大物竞争。但是现在,社会的文明在发展,数千年的修行和文明融合,我们才有了这一丝机会……” 说完,她猛然睁开眼,声音带着激动的嘶哑:“徐阳逸的数值统计出来了没有!咱们渔阳宋家,不可放过这次机会!” 是的,时代变了。法律这种东西,不仅普通人知道,练气小修士知道,筑基前辈知道,就连金丹真人也知道,也会去遵守。 法律,就是顶尖的那批人给出的一个玩法,规则,如果自己都不遵守,那就根本不成其为规则。世界的体系破碎,结果绝不是全球几十个金丹真人负担得起的! 他们是安心修行了,物资呢?人呢? 还要他们金丹真人自己去找? “统计出来了!”另一边,数十位西装男女拼命敲打着键盘:“捕捉到最后一秒的灵气,经过统计,最后徐先生的拳力高达3800kg!速度高达80m/s!老祖宗!” 被称作老祖宗的白发男子,没有开口,只是十根手指叉在一起,叉得发白! 那是……练气中期的数据! 甚至超过了普通的练气中期一丝! “准备……”男子颤巍巍地送开口,嘶哑着声音站了起来:“这一次,无论如何要争上一争!” 所有人中,只有楚天一面带冷笑。 修士,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处理人际关系的,自己才是真正从“人类”中走过来的人精……刚才逐月说的没错,徐阳逸肯定动心了,但是,他忘记了人类的本能! 他或许是打算让徐阳逸定下心来跟着自己,毕竟功法要参悟吧?会遇到瓶颈吧?你拿了我的功法不入我的门派这算什么?但是…… 但是!他这么一说,谁都知道,徐阳逸绑定了金丹功法!刚才就算退让不想争的门派,此刻都会倾尽全力拼上一拼! “小友,你修炼途中,必定会遇到各种瓶颈。浮云门下,绝不会勉强你加入门派。然而,这些瓶颈有什么比得上浮云真人的指点?是的,浮云真人是采取的放养政策。但是,每一年都有一次大课!他老人家会亲自现身为门下解惑!”逐月趁热打铁地说。 楚天一嘿嘿冷笑,闭上了眼睛。 推波助澜啊……这下,这场争夺战真的会爆炸了…… 逐月没有注意到其他修士的目光,他想的非常理所当然,浮云真人的名头都出来了,还有谁敢来抢?无非就是几大势力罢了。但是这次的彩头,竟然钓到这种大鱼,他无比佩服浮云真人的先知先觉。 “金丹功法……金丹大道……”下方,一位胸口上一朵金盏花的男子,呼吸都乱了,拳头握地煞白:“昭平市李家听令!” “在!”“请二家主吩咐!” “倾尽全力……必定夺得徐道友!他任何要求,即刻满足!” “是!” “天风市苏家听令!”不远处,一位眼睛发红的男子声音都嘶哑了:“不惜一切代价……就算掏空苏家的老底!都必须抢下这个人!” “抢下他,就等于抢下了一个金丹真人的苗子!咱们苏家崛起有望!” “贝江源市,方家听令!”另一边,一位二十出头的男子,挥舞着双手,死死盯着翻涌的灵气壁:“无论如何……这次都必须拼一拼!立刻联系方家可以调用的一切财务!现金!灵石!资源!不动产!” “少主,可是……” “没有可是!”青年回头瞪着所有人,气喘如牛:“回去之后,我自己给老祖宗说!” 现场,已经是一片海洋下的无声暗流,海啸……转瞬即至! 甚至人群的呼吸,都连接成了一条火热的长河。 本来……一个徐阳逸,他们就差点红了眼睛。现在……这个人还绑定了一本金丹功法?! 开什么玩笑! 这种人不抢,等什么时候?! 或许,浮云真人自己都没想到,他这部功法彩头可谓一手绝妙的棋子,任何魁首,只要想精通,就必须向他学习,他等于一开始就定了师徒名义。没想到…… 逐月好心办了坏事,彻底点燃了这把火! 火云嘴唇都气的发青。 自己还以为自己够不要脸了,没想到金丹真人无耻起来,那才是高山仰止! 不动声色就立于不败之地……他恨恨地咬了咬牙,转过头还想说什么,忽然,一个高昂的声音,如同一只穿云箭冲上天空,彻底掀开了看似宁静的盖子! “csib特使,c-丁香!刚刚联系分部长!csib,愿意以五十亿美元签字费!五块极品灵石!一柄攻伐型极品法器任选!一柄防御型极品法器任选!一柄遁术型极品法器任选!一件旁门型极品法器任选!并且独自开辟出一条中型灵石矿!伴生月牙金,火炎琉,兆光石三种b级稀有金属!不止如此!徐先生将独自享有一座刻有高级聚灵阵的洞府!有特派摸金校尉!国建九局的特派权!并且csib不收一分分成!” “哗!”人群终于爆裂! csib的大手笔,震惊全场!就连四位筑基修士,此刻都震撼地转过头。 “你……你们真是舍得!”逐月终于明白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蠢事!csib不出手则以,一出手,手笔大得可怕! “三种b级金属伴生矿脉……这是打算为对方全身武装!养都养到筑基巅峰?!四件极品法器……艹……筑基期就会变成四件极品法宝?!高级聚灵阵……”火云都忍不住狠狠骂了一句,这次的手笔,太大了,大到他都不敢接口! 他全部身家都值不了这么多! 一个筑基修士的身家买一个人! 本来,徐阳逸值不了这么多钱,这就像留学归来,只是比其他人站在高很多的起点上。但是,最终结果,十几年后各人奋斗的职务,却根本不是留学归来就是总裁。 但是……这次的徐阳逸,搭上了一本金丹功法! 他妖孽般的资质搭上直通金丹大道的功法! 浮云以后不教? 没关系!咱们csib照样有金丹真人坐镇!就算对焚天通玄秘法理解不如浮云真人,但是触类旁通懂不懂? 什么?你说不懂?大声来一句,兄弟,信不信立刻有天外飞掌拍死你! 能撼动灭日石碑,让对方裂缝的资质,爆发力超过练气中期普通修士的爆发力,再加上这本金丹功法…… 别说香馍馍,那是金!猪! “丰邑王家!只要徐小友一句话,你就是下任家主候选苗子!王家一切,练气初期所有修士,供你驱使!”丁香话音刚落,一位老者红着眼睛毫不相让地站了起来,声音甚至连地板上的沙尘都震了起来:“小友,你可要考虑清楚,进入大系统固然好,然,无数的条款,规矩在等着你!你可想闲云野鹤逍遥自在?” “哈哈哈……王老鬼你话别说太满。别说一部排名二十七位的焚天通玄秘法,就是徐小友本人,金龙岂可居于浅穴?凤凰还非梧桐不栖。”他话音未落,一位看起来都快走不动的老妇在一位少女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枯瘦如鸡爪的手都在颤抖:“在场有南通省一百多家家族,每个家族少则带来五六十位成员,多则两百精锐。这才有上万人潮,你上来就赌家底,也未免太不把我昭平陈家放在眼里了。” “徐小友,我们陈家没有别的,但是却是南通省最大的炼药世家!所有丹液,多宝阁或许只是型号多,渠道广。但是,你可知道,真正的高级丹液,从不放在网上拍卖!” “陈家,在南通省丹药一途上,我刚说,陈家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只要你答应与我陈家签约,我们不签生死契,只签一百年!我陈家丹液,全面朝你敞开!” 她的声音到最后几乎都变为嘶吼:“无论任何丹液!只要市面上有!我们陈家就炼得出来!你尽可问问在座诸位,哪一次南通省的拍卖会,最高级的丹液不是来源于我们陈家?” “如陈老太君这么一说,我们丰邑王家也想争上一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位儒雅的西服青年站了起来,推了推金丝眼睛,看似平和,手心却已经冷汗涔涔:“徐道友,我们丰邑王家。西部三省!南通,云祁,贵方。哪一家的高级聚灵阵不是出自我王家之手?陈家是富,我王家同样平起平坐!” “徐道友,如果你进入大机构,我们拱手恭贺。但是,层层规矩,套套礼法,绝不如在一方重镇做逍遥侯来的痛快自由!我王家少主王朝凤在此保证,如果徐道友进入王家,我们同样只签约百年!百年之后,徐道友大可随意!我王家不仅仅是聚灵阵为徐道友敞开。王家三大镇家至宝:六丁六甲,仙知,吞龙落日。尽数为道友敞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