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圣骑士珍妮 - 最强妖孽

第453章:圣骑士珍妮

从名字上就知道,他是神圣的圣父之鞭,目的就是扫荡世间一切邪恶。比如……公元一千年前,持续两百年的八次十字军东征,就是圣鞭一力推动,除却梵蒂冈,某些时候,他的地位甚至凌驾其他主教之上! 极为不甘心地看了徐阳逸一眼,今天杀不了对方,下一次对方会更加小心……而且,要引诱对方升空,或者外出纽约会更难!不过,她并不是十分担心,毕竟,塔古勒家族在纽约已经经营了上百年。 “好。”温尼莎冷声开口,斯莱德出奇地没有反驳:“今天,塔古勒家族答应你的要求。不过……塔古勒家族的人情,可是要还的。” 女子并未说话。 “走!”斯莱德怒喝一声,心中窝火至极,蝠翼一展,顿时,黑暗中,十几双绿色眼睛亮起,化为黑烟飘然而去。 徐阳逸目光微闪,这些绿点……竟然他都没有察觉! 无声无息,仿佛黑夜中的鬼魅。 “夜蝠?”女子目光一闪,随后毫不掩饰自己嫌弃地说:“让这些非人类的东西立刻滚开,你知道,我对这些东西感觉到恶心。” 夜蝠? 徐阳逸将这两个字记在心中,看来,这是塔古勒家族的杀招之一。 朱红雪深深地看了徐阳逸一眼,冷笑着在脖子上轻轻一划,随后一声冷笑:“可惜啊……你到底杀不了本宫。” “本宫……很期待下次见面。” 说完,她化为一道白光直飞地面。 “现在,就到你了。”女子看向唯一没有离开的徐阳逸:“姓名,籍贯,为什么来到美国。侯爵禁止进入美国,这是和华夏签订的合约。” “如果你今天不说清楚,我会让你知道践踏法律的后果。” 徐阳逸饶有兴趣地看着女子,这个女人……怎么说呢,挺合他胃口。 有的时候,眼缘就是这么奇怪,他也没想过,这个女人竟然能勾动他的欲望。 “你猜猜?”他笑着回答。女子脸色一冷:“我不喜欢嬉皮笑脸的男人,尤其是修炼者。” “另外……”下一秒,她浑身金色灵气暴涨,极富进攻性:“你刚才……想做什么?” “给我解释!” “否则,今天你将受到主的制裁。” 徐阳逸微笑着看着女子,缓缓收敛了笑容,淡淡道:“不做什么。” “自保而已。” “自保你就应该拖着这么多人陪葬?”女子声音更冷,他身体外,一套金光闪闪的灵气盔甲,已经若隐若现。 徐阳逸平静地看了她一眼:“依你看,我该以死谢天下?” 这不冷不硬的一枪,女子嘴唇微微动了动,没有说下去,身体外的盔甲,却“啪”一声散开。 “无论该不该,你都不能波及无辜人群。”女子冷声道。 “如果没人逼本座,本座自然不会。”徐阳逸沉声道:“名字?” 女子顿了顿:“珍妮。” “珍妮.简。纽约猎魔人本部的负责人。” 徐阳逸点了点头,正要说什么,忽然,他猛地抬起头,看向天的另一边。 好强…… 一股极具压迫力的灵气,正在从那里传来,不仅强,而且仿佛黑夜的黑狼,狡黠而致命,一旦不小心,就会被咬破喉管。 他的目光没有移开,然而,一分钟后,出现的并不是貌似精英的修士。而是一位胡子拉碴,带着牛仔帽的中年大叔。 “我来晚了?”他有些发黄的牙齿叼着一根雪茄,揉了揉因为过度纵欲有些黑眼圈的眼睛,周围看了一阵,随后落到徐阳逸身上:“噢,原来还没晚……来,小伙子,告诉我你的名字……” 他捶着腰,实际上他并不衰老,酒色仿佛并没有掏空他的身子,看起来健壮如熊,而另一只手,则在手上解着什么。 他的动作不快,反而有种徐徐不急的味道,但就是这样一个普通中年男子,却让徐阳逸打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 半步金丹! 这个普通的大叔,竟然是半步金丹!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外国修士的高端战力! “我的名字不重要。”面对着半步金丹的顶峰修士,徐阳逸目光几乎是粘在对方身上,沉声道:“重要的是,你想要做什么。” “nonono……”男子缓缓解开手上的布带,好整以暇地说:“重要不重要,不是你来判定的。噢……恕我直言,在我面前,你好像还没有自己判定重不重要的资格。你知道的……恩,历史上,总是由胜利的一方来书写历史。” 徐阳逸也笑了:“你意思说,你是更强的一方?” “maybe?”男子手上布带全部解开,手臂上有一张手、弩的刺青,就在此刻,刺青闪出一片红光,随后,一张手、弩出现在他手上。 很小,但是却散发出一种极度嗜血的味道。 “圣经第十二卷,它的名字。”男子有些迷恋地抚摸着手、弩:“曾经射杀过七位吸血鬼侯爵,十位人狼侯爵,噢,朋友,你别弄错了,我刚才问你名字的意思,只是想在你的墓碑上刻上名字而已,你知道的,我并不是那种没有感情的人……” 话音未落,徐阳逸瞳孔倏然收缩,下一秒,一道看不见的黑光,潜藏在黑夜中,已经直奔他眉心而来! 若不是万灵丹强化过他的灵识,他根本感觉不到! “刷!”他的头几乎是条件反射地一偏,就在刹那,他耳边听到“嗡”的一声嗡鸣!空气都被撕裂出裂缝,头发都吹动不已,随后,他伸出手,抹了抹耳朵,上面一片殷红。 冲过的风压,竟然给他耳朵带出了一道长长的血口! “这是制作于公元前三百年的圣银弩箭。每一根都用圣水浸泡过。手、弩本身是用三位半步大公的骨骸制成,实在是一件猎魔的艺术品,不是吗?”男子“呸”一口吐掉烟头,纵欲过度的脸上,涌起一片不正常的红色,手、弩直指徐阳逸心脏:“今天,你是第一千三百个死在它手下的黑暗渣滓,你应该庆幸。” 就在手、弩瞄准自己的一刹那,徐阳逸竟然感到……他,被锁定了! 虚空之中,仿佛有一些无形的东西,锁定了他的形体! “圣十六.刻!” “刷刷刷!”随着这一声,手、弩上爆发出漫天黑光!成百上千的弩箭,以一种铺天盖地的方式冲来!封锁住徐阳逸周围所有空间!每一根,都直指他身上一处要害! “十方炼狱!”毫不犹豫,徐阳逸鱼肠剑一抬,十道紫色龙痕蔓延其上,下一秒,十条紫色火龙咆哮而出!直扑面前无形的弓弩之海! “呀!!”就在两者即将接触之际,上千黑光居然发出一声尖鸣,随即化作无穷黑色乌鸦,从十条火龙之间穿行而过! 火龙咆哮,紫色火焰无物不噬,上百黑鸦在几千度的紫色火焰之下刹那间化为飞灰,但是……还有几百只,却如同过网之鱼那样,穿过条条紫色火龙之间。带起一片黑紫相间的火海! 徐阳逸没有慌乱,虽然他已经能感觉到,对方每一只乌鸦都足以将他身体穿个通透。他双手,已经凝聚起一片白光,目光如刀,正视面前冲来的黑鸦之海。 近了……三十米,二十米……十米! 就在鸦群即将临身的一刹那,他猛然目光一闪,身后,一尊白虎虚影咆哮升起!十指在半空中带出一道道裂痕! 裂空!! “刷刷刷!!”空间中,数十道白色爪痕,十余米高,组成一面璀璨的白色之网!刹那之间,只听一片连绵不绝的“轰隆”之声,在整片白色光网上炸裂开! 一朵朵黑色的墨花绽放,他却深吸了一口气,这些黑影之鸦,第一次接触,就让他身体震了震! 好重……但是,他能扛得下来! 他心中,涌起一种直欲仰天长啸的感觉,曾几何时,高高在上的筑基修士,半步金丹,他只能仰望。然而,经历丹霞宫,洞天福地,开云界……他现在已经能力抗半步金丹! 那些看似九死一生的战斗,一次次机缘,铸就了他现在远超同期筑基修士的实力! “不知灭日等人,是否也如同本座一般。”他无声想到,心中甚至生出一种欲和对方争雄的心情。 片刻之间,所有黑鸦全部消弭,而他被震退十余米。远处的男子,珍妮都有些愕然地看着徐阳逸,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噢……还是一个华夏的天才级别修炼者。”男子收敛了笑容,脸上的神色已经变得郑重:“能以侯爵中期接下我的一招,你足以让我刻上你的名字,那么,不知道下一招……” “高尔斯。”就在这时,珍妮开了口:“住手。” 高尔斯境界明显超过珍妮,此刻却点了点头,一声不吭地飞到珍妮后方,珍妮深深看着徐阳逸,忽然道:“够了,先生。我允许你的入境,并且不追究今天的事情。” 徐阳逸淡淡笑了笑。 这就是实力。实力的好处! 不追究,是不能追究,也是不敢追究。 因为,谁都感觉到了,刚才一击,整个纽约上空的封禁,又在卡卡作响。再打下去,这个封禁必定会再次破裂! “珍妮女士。”高尔斯淡淡道:“亵渎了圣光的,都只是愚昧的畜生,他并不例外,再给我一小时的时间,我必定会将他……” “我说,够了。”珍妮深吸了一口气,淡淡道:“我相信你能杀死他,但是因此带来的损失,谁能付得起这个责任?” “纽约是我负责,还是你?” 高尔斯没有开口,许久才朝徐阳逸吹了声口哨:“boy,你真的很幸运。另外,你应该祈祷。” “祈祷……你们这些黑暗中的臭虫,下次不要遇到我,否则……我发誓,我会把你钉在十字架上,像碾死毒蛇一样碾碎你这样阴暗的垃圾。” “你要暂住纽约?good……咱们啊……时间还多的是……祈祷吧,然后颤抖吧,逃跑吧,逃向你本来就该在的,散发恶臭的垃圾堆。” ¥¥¥¥¥¥¥¥ 托麻手,弩都是违禁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