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花落谁家(三) - 最强妖孽

第46章:花落谁家(三)

“王家这是出底牌了啊……”一位小家族根本没资格参加竞争的家主羡慕地出气都不均匀了:“陈家……那可是南通省的炼药大世家,传承四百多年,听说祖上还出过筑基大圆满的修士……王家,这三道符,一道保命,一道躲杀劫,一道攻伐……别人拿着上品灵石都求不来一道,听说只有至亲身上才有一道……现在竟然说全面敞开……” “因为他们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身边,另一位小家族的领队叹道:“比起csib,羽林卫,多宝阁,他们只有这一次出价机会。指望着徐道友心头一热当场答应下来,或者对方犹豫现场谁都不答应。他们私底下接触才有机会。这是在搅浑水啊……” “但是……这三大势力可能不让徐道友现场答应么?”之前说话的家主摇头叹道:“场面看似激烈,真正的买家,还是那三家啊……” “你听听第一个出手的csib的条件……摸金校尉,国建九局……如果徐道友发现了什么古迹,直接调动。月牙金,火炎琉,兆光石,哪个不是价值千金的炼器名品?一条中型矿脉……徐道友只要点头,以后可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这趟水,他们三家才是定海神针。” 徐阳逸继续吸收着灵气。 气海空空如也,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楚昭南最后打出的是两发子弹,一发浮光跃金,一发静影沉璧,他全力防御了一发,而另一发却毒蛇一样钻进了他的胸口。 虽然不致命,但是,却造成了他全身灵力无法动用!刚才自己试图吸收,吸收了再多,却根本存不到气海里! 闭目,仿佛一切都不为所动。外面的所有动静他都听在耳中,嘴角,却带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 焚天通玄秘法……他没听说过,但是从外面的人毫不加掩饰的反应上,逐月无微不至的介绍上,他也知道,这是一部直通梦寐以求的金丹大道的无上功法! 然……我徐阳逸就值这区区一部功法? 诚然,这部功法可以让他鱼跃龙门,他同样极为渴望,不过…… 他心中的血液在沸腾,舔了舔带着血迹的干裂嘴唇,冷笑了一声:“可惜,你们都忘记了我的初衷。” “这样的仙门,不入也罢。” 这句话放到外界,不知道多少人捶胸顿足,多少人骂他傻逼。修行万人争渡,金丹十条大道,其中之一敞开了一丝门缝,就算是筑基修士都会为之倾倒,他竟然说不入也罢? 徐阳逸还没有在真正的修行界行走的经历,他根本不知道,这本金丹功法……放到外界那是有多重的地位!说难听点,引起一场滔天血案都不为过! 他只知道,他期盼着毕业,幻想着毕业,都是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海阔天空地去追查那只天道都找不到的凶手! 无数次噩梦中划过的黑影,他等了十三年的执念! 父母大仇,他可以笑着诉说,却绝不会笑着放弃! 他会对郑局微笑着说出口,因为这是他心底的烙印。 为什么进天道? 为什么对楚昭南感慨之下说了那番话? 心脏微微有些痛,他仿佛回到了八岁之前的年月,看清楚了那两张似乎已经模糊却又无比清晰的面孔。 “功法,其次。”他闭着眼睛,无喜无悲地感受着灵气冲刷着肉体,却死死不往气海填充,在胸口子弹的位置,就像被卡住了那样,轰然消散。 “灵石,其次。” “物品,法器……这些都是……次而又次!” 膝盖上的双拳,微微握紧,声音却平淡无波,仿佛空中蝉翼:“修士,如果不能坚持本心,还修什么行,逆什么天?” 大仇不报,枉为人子。 “莫非,你们谁都没看到我真正要的东西?” “以为一部功法我就会疯狗一样冲上来?拜倒在浮云真人座下?” 他嘴角扬起一丝冷笑。 “天真。” “我徐阳逸,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还没那么贱。” 不再开口,也不再说话,他继续听着外面的对话。 落英缤纷,总有一株,是适合他的。 弱水三千,他只取那一瓢。 哪怕那一瓢并非三大势力,而只是一个修行家族。 灵气壁外,火云现在是满心萧瑟。 独自闯荡的修士,家底绝对不可能比一个家族丰厚,现在,现场已经到了白热化。一个又一个的家族站起来拿出自己的底牌,那些条件甚至让几位筑基修士都为之眼红。他之前悄悄封闭灵气壁,让两人留在里面的举动,仿佛成了一个笑话。 出不出来有什么关系? 反正已经轮不到他。一部造化功法,别说比起csib的天价条件,就算比起那些一省鼎鼎大名的修行家族,都不占任何优势。 比他脸色更难看的,是逐月。 他万万没想到,醉心修炼的他,好心办了坏事。浮云真人信手布下的一枚棋子,竟然是被他这个弟子给打乱了! “一枚a级妖族灵核。”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响起:“外加一件筑基期a级法宝。” 影杀,终于忍不住开口了。筑基修士灵气何等深厚,一开口,就压住了现场所有人的声音。 “没有成为金丹期的妖族只有灵核,a级,筑基后期?”火云咬了咬牙:“你还真舍得!你我根基已定,要焚天通玄秘法有什么用?莫非你还能狠下心来洗经伐髓不成?” “你完全可以问问楼上的分舵,看看他还有什么其他爱好!没必要这么砸重金!” “这是他的定金。”影杀一动不动地看着翻涌的灵气壁:“我不为功法,我只为了他这个人。” “我知道我的定金甚至比不上许多没有筑基修士的家族。但,这是我的态度。”他目光闪烁:“火云道友,你我相识也不是一两年,你认为,现场多少人是为了那部金丹功法?” 火云愣了愣,影杀淡淡地说:“不……不多,宝剑赠名士,悟性不够,天资不够的人,拿到这部功法,只会暴殄天物。” 他默然看向沸腾的人群,沉声道:“他们砸下这么大的血本,就为了暴殄天物?” 沉默,数秒后,火云颓然地挥了挥手:“确实……金丹修士的功法,他们还不敢乱修,否则死路一条……你是想结个善缘?就算这次我们已经无法收他做弟子?” 影杀微微点头,斩钉截铁地说道:“此子,数十年后,只要不死在满是荆棘的修行途中,必定位列筑基名单。” “而且……”影杀叹了口气:“分舵的通信设备改换了,你以为我没问徐小友还有什么爱好?楼上的通信都中断了。” 火云深吸了一口气,眼见局势越来越混乱,自己的可能性已经越来越小的情况下,朗声道:“造化功法一部,可增进十年修为的蕴灵液一瓶。” 这两样,在平时,拿出去绝对是筑基,练气修士抢破头的东西,现在,在各家开出丰厚得让人眼红的条件中,并不起眼。唯一起眼的,大概就是它来自筑基修士本身。 他的目光,带着显而易见的烦躁看向众人,最后,落到了几大势力的特派员头上。 只要他们不开口……自己仍然有机会! 秃鹫看到了火云清晰地带着威胁的目光,对方甚至根本没掩饰。但他只是愣了愣,随即咬了咬牙,一步上前。 “小友……”火云不动声色地冷笑道:“修行路途长远,该不该说,还是考虑清楚才好。” 这已经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他不甘心,怎么都不甘心! 这一届出现两个这么好的苗子,照现在的条件,他们几个筑基修士的出价反而是最低的!眼睁睁地把这两个好苗子拱手让人,其中一个还绑定了一部直通金丹大道的功法!怎么想心里怎么痛! “前辈……”秃鹫苦涩地拱手道:“各为其主……我也无法退让……” 仿佛为了坚定自己的信心,这句话说完,他用足了全身的灵力,大喊道:“多宝阁特派员,c-秃鹫!经西部三省片区总裁指示,多宝阁愿意以一百亿美元签字费签约徐道友一百年!以四十亿美元签字费签约楚道友八十年!” “同时,三块极品灵石!楚道友一套极品法器!徐道友的法器,由多宝阁炼器,炼丹,符箓三位筑基大圆满大师合作!” “中型灵石矿一条,伴生赤灵银,吞灵玛瑙,伴月石,婴纹钢四种a级稀有金属!” “大型宫殿两座,位于灵穴之上!这两口灵穴,是多宝阁阁主赤月阁下挖掉两支小型灵脉所留!天生地养!并且,两位道友修行期间一切花费,多宝阁全权承担!” “兹……”“我的天……”“这是发疯了啊……”“三块极品灵石……四种伴生稀有金属的矿脉……两口灵穴……我的老天……这,这是要逼得其他组织立刻放弃啊。” 楚天一的眼睛眯了很久,他此刻心都凉了。但是多宝阁的出价,让他心头更凉! 多宝阁……什么都不缺。 独缺金丹真人! 三大势力唯一一个没有金丹修士坐镇的势力! “这是要……”他喉咙都有些发痛:“这是要……” “集全阁之力,造金丹真人!” 秃鹫话音刚落,现场倒抽冷气的声音,紧接着此起彼伏。 财大气粗! 此刻,就连丁香都气得牙痒。这才是真正的财大气粗! 多宝阁出手,让所有人都呆住了,现场不知道多少人此刻有了打劫徐阳逸的想法。 只要他一点头,瞬间身家就超过现场大部分家族! “炫富给谁看……”丁香咬牙切齿地低声说道,心中无名火一拱一拱地往上冒。 无奈,却没有丝毫办法。 再高价,对于csib来说,已经超出了“徐阳逸+功法”豪华套餐带来的价值。 毕竟,他现在还只是练气期。未来如何,只是“有可能”达到金丹,他们愿意付出这个天价,但绝不是“必定”达到金丹。 如果是“必定,”那么今天,几位金丹真人都会亲临。 “羽林卫!如果徐道友加入本组织,本组织将全力助徐道友找到父母真凶!并且,任徐道友在本部修士中挑选二十人,作为亲卫!同时,这只亲卫部队,从此归属徐道友掌控!徐道友立刻成为羽林卫注册最高等级兵团!”不等现场惊叹声完毕,芙蓉已经怒吼了起来:“徐道友!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