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人狼盛宴(二) - 最强妖孽

第463章:人狼盛宴(二)

女子抽离了自己雪白的玉手,笑了笑:“既然他得到了哥哥一丝丝的目光,那么,我可以允许他的地位从柯文纳斯的宠物,变成柯文纳斯的看门狗。” “放心,哥哥,不需要你说。身为柯文纳斯家族的四公主,我亲自去接他,已经给足他面子了,他应该跪在地上吻我的手指。我会让他清楚,什么是欧美的顶尖家族。更会让他明白自己的处境。” 古堡之外,徐阳逸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这座古堡。 古堡很小,他本来以为很大,真正看到,才发现只有百米大小,绝对无法容纳柯文纳斯家族的宣誓大会。他闭目感受了一下,从古堡上,传来一阵轻微的空间波动。 “真正的会场在别处。古堡只是个入口而已。”他轻轻点了点头,抬腿走了过去。 “对不起。”就在他距离黑衣人的隔离带只有几米的时候,一位高大的白人男子走了过来:“今天不对外开放……” 话音未落,他见鬼一样倒退了好几步,差点没有一屁股做下去。 侯爵! 来的是一位侯爵独行侠! 徐阳逸身上的灵气放出一丝,直接让周围的人齐齐散开。就在此刻,门轻轻打开,两盏古老的油灯之下,一位穿着晚礼服的女子推开门走了出来,眉头不经意地一抬,也抬头看了过来。 隔离带,从他身边水波一样散开,无人敢阻拦一位侯爵入场。 “嘿……嘿!”周围的人一看,不乐意了,一位红头发的男子怒道:“why?不是维护吗?不是不能进去吗?他怎么进去的?” “这个……不好意思,这是机密。总之,您不能进去。” 徐阳逸只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那位身高足有一米七五的女子,已经站在了他面前。 侯爵中期。 “屎黄色人种?”女子“刷”一声打开折扇,目光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你就是哥哥叫过来的人?” 她不算特别漂亮,金色的卷发,打成古老的结,一身白色的晚礼服,只是,身上带着一股女人绝不该有的血腥气息。 “嘴放干净点,我从来不会因为性别的犯贱而手下留情。”徐阳逸平淡地回答着,目光扫过面前的古堡:“另外,是请,大公之下,我想还没有谁有资格对我呼来唤去。” “我喜欢刚强的男人。”女子冷笑着看着他,“啪”一声合上了扇子,喷香的折扇托住徐阳逸坚硬的下颌,有一些雀斑,但显得青春的脸庞,悄然靠近。 她白皙的脖子掩映在金色的卷发中,以一种魅惑的声音说道:“但是刚强,并不等于睁眼瞎。” “太过倔强的狗,最后的结果往往都是拴上项圈。然后心甘情愿地为主人卖命。” “你可以不来,继续过你躲在臭水沟里提心吊胆的生活……那可是塔古勒家族,对你这样的独行侠,就像天上的雄鹰一样高不可攀。但是你来了……”她轻轻顶了顶折扇,徐阳逸手轻轻一捏,最后却松开,只是微笑着抬了抬下巴。 她笑的很甜:“因为你害怕了,是,你是很强,那又怎么样?你面对的是欧美的两大家族之一。你只有寻找柯文纳斯家族的庇护。而正好,柯文纳斯家族正需要一条强壮的看门狗……你长得不错,是我喜欢的类型。记住我的名字:伊利萨那.柯文纳斯.萨维迪恩。也是日后你的主人----我相信没人敢和我抢这个调教的权利。” “记住欧美的规则,除了欧美修炼者,其他就算半步大公来这里,都翻不了天。”她看到徐阳逸没有开口,微笑着让开一步,打了个响指,古堡大门无风自开:“看来你也赞同,那么,你可以进去了,柯文纳斯之门,已经对你敞开。” 那扇门在打开的同时,一声悠扬的狼嚎,从门内传出。同时,门上,一个巨大的狼头标志,发出一阵柔和的白光。 徐阳逸微笑着点了点她的折扇,伊利萨那同样微笑着收了回去。目光变得含蓄:“你笑起来的时候,很迷人。或许你乖一点,我可以容忍你在我身边撒娇。” “那么,作为主人,你不准备带客人下去么?”徐阳逸微微鞠躬,做了个请的手势。 “当然,我很乐意。”伊利萨那极有贵族风范地牵了牵裙子,转过身的时候,无声翻了个白眼,嘴角勾起一抹嗤笑。 强? 那又怎么样? 欧美,从来不是华夏人说了算!也绝对没有华夏修士立足的点! 这里……是柯文纳斯和塔古勒两大传奇家族几百年的杀场!从未听说过华夏人能在这里扬名! 这是个聪明人,懂得规矩,得罪了塔古勒,只有投靠柯文纳斯,否则,他活不过一个月!即便他能力战那位传说曾经是半步大公的塔古勒负责人! 在家族的巨力面前,单枪匹马什么都不是。更别提还是毫无根基的外国人! 这,也是柯文纳斯家族敢对徐阳逸态度如此强势的根本原因。在这里只信奉一条法则,不服从,就去死! “我允许你牵起我的手。”伊利萨那抬起一只手,看都没看徐阳逸,明明是一条石子路,却走得如同红毯,目不斜视。徐阳逸微微一笑,轻轻托起她的手,走了进去。 周围所有黑衣人看了一眼,嗤笑了一声,无声地转过了头。 “听说是个强者。”一位黑衣人收回目光,耸了耸肩:“那又怎么样?” “面对柯文纳斯家族这种欧美巨擘,除非他是大公。看,现在还不是乖乖地被小姐套上链子。”“呵呵,别说的那么满,杰克,小姐好像对她的新宠物相当满意。”“哈哈,宠物最终只是宠物,什么时候我们柯文纳斯家族重视过宠物?” 两人缓缓走进了门,里面果然完全不同,徐阳逸在网上看过眺望古堡的内部图。而现在,他们面前,却出现了一条向下的地道,并且,在地道入口,是一道蓝色的光幕。 “待会儿我会为你引见各位柯文纳斯家族有名的修炼者。你乖乖呆在我身边就好。”伊利萨那如同吩咐仆人一般随意地说道:“记住,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靠近任何人。他们是纯色的,是纯净的,是圣洁的。有色人种如果贸然靠近……” 她目光幽幽扫了一眼:“我还没有尝过的玩具,还没有让别人玩坏的打算。” “嗯。”徐阳逸微笑道:“那么,你可要离我远一点。” 伊利萨那还没有感觉什么不对,下一秒,一股巨力从她脑后袭来,抓住她的肩膀,一个准确肘击打在她的后心,随着她“吼”的一声根本不似人声的狂叫,整个人直接被打出四五米远!“轰”的一声撞在前面的石墙上,天空中都带起一串血水。 “因为,你身上狼骚/味太重。”徐阳逸脸色如冰,不带一丝感情地看着那具子弹一样射出去的娇躯:“难怪要用熏香折扇来遮掩么。” “无礼的黄皮畜生!!!”轰然撞在墙壁之上,整面墙壁咔咔布满蛛网纹,随即,一声咆哮,伊利萨那已经疯了一样站了起来,一根根寸许长的黑毛从她皮肤下冒出,脸颊半秒内变长,一根根匕首一样的白牙无声长出。眨眼间,一只穿着晚礼服,金色头发的人形巨狼,足足接近两米高,朝着徐阳逸疯狂扑来! “你居然敢对我动手!!!”她眼睛都发红了,嗜血因子被全面调动,血红的眼睛里只有徐阳逸的身影:“在柯文纳斯家族的圣战酒宴上!对我!柯文纳斯家族的第四位公主动手!!” “我要撕烂你……将你一口一口吞吃干净!一根根嚼碎你的骨头!!你已经无路可走了!!唯一能收纳你的柯文纳斯家族,我代表整个家族----拒绝你!!” “去死吧!下水道的老鼠!!黄皮畜生!” “刷!!”十指闪烁起无穷白光,伊利萨那已经气疯了,马上就是圣战酒宴,她本体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这将成为整个酒宴天大的笑话!而这一切,全拜面前这个华夏的杂种所赐! “嗷!!”嘴巴张到了最大,直扑徐阳逸咽喉,但是,下一秒,她只感觉身侧一阵寒风,徐阳逸的身形已经到了她左侧。 “啪!”一道腿鞭,空气中都带起一丝爆响,这证明对方完全没有留力!就是在把她往死里打! “你敢!!”急怒攻心,一个低贱的有色杂种敢对她动手?在美国,在曼哈顿,在柯文纳斯的酒宴上,动她堂堂一位半月侯爵! 尽管没有打到,她都感觉无比屈辱! “啪!!”一只黑色的狼爪从晚礼服下伸出,和徐阳逸的腿几乎同时碰在一起。这一刹那,两人的目光都闪了闪。 体术! 两人都用出了体术。 裂空,并非只能用在手上。 而伊利萨那不知道用的是哪一种体术,身体竟然坚硬如铁,两两碰撞之间,一道雪白的半月形灵光,在徐阳逸腿上弯刀一样压下,而对方却带起漫天黑光,一声巨响之后,两人面前的地板轰然碎裂!片片纷飞! 伊利萨那缩回狼爪,全身衣服“喀喀喀”一阵乱响,完全妖化之后,一头全身漆黑,胸口一道白毛的巨狼挣脱所有衣服,仰天长啸。 “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强!”她目光发红搜索着徐阳逸的身影,怒吼道:“在哪里!滚出来!和我堂堂正正地战一场!” 她刚和对方碰撞的腿轻微颤抖,痛楚到发麻的感觉蔓延,但是,这还是在她忍受范围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