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人狼盛宴(三) - 最强妖孽

第464章:人狼盛宴(三)

“别白费力气了。”就在此刻,徐阳逸的声音从她身后出现:“从刚才进门,本座就封锁了所有视听。外人根本听不到。” “嗷呜!!!”话音未落,一张巨大的狼嘴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咬了过去。然而,只听到空中一声上下颌咬实的空响。 下一秒,她愣住了。 因为……就在她的正面,一股让她心颤的灵气,倏然爆发! 炽热,死寂!紫色的光芒照耀地她全身长毛波动不已。她惊恐地看了回来,徐阳逸正在她面前,五指手掌对准她的胸口,手掌中,十条细小的火龙飞快旋转! “不……” “十方炼狱!!” “轰!!!”一声巨响,紫色火海猛然爆发!随着伊利萨那的一声惨叫,她全身亮起无数白色符文,紧接着一声今天动地的爆炸,紫色火焰带起的硝烟渐渐熄灭,无物不噬的十方炼狱,正拼命撕咬着她身前一面白色的灵气壁,竟然无法突进! “杂种……”硝烟渐渐散开,她眼睛都红了,死死盯着前方:“我要把你……” 话音未落,半空中,响起一道刺耳的破风声! “嗖!”“啪!!”她惊恐地看到,对方的脚正踢在灵气壁之上! 一阵巨震,顺着灵气壁直接传到她身体中,她只感觉身子都有些发麻! 但是,不等她反应,紧接着,又是第二脚! “砰!”这一脚,比之前更炸裂!伊利萨那面前的灵光壁都狠狠晃了晃! “不好!”转眼之间的两脚,她忽然意识到了,不是对方弱,而是之前故意留了一手! 但是,根本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徐阳逸面无表情地扭了扭腰,让身体的肌肉调整到最完美的弧度,紧接着,下一脚,竟然空气都为之模糊! “呼!!!”“轰!!!!” 第三脚,伊利萨那愕然看着自己面前的灵光壁,片片破碎,如同空中飞舞的光蝶,映照出她难以置信的面容。 三脚,没有用任何神通,硬生生踢碎她的屏障! “扑!”下一秒,她只感觉肚子上一阵巨痛,仿佛五脏六腑都搅到了一起,一只穿着皮鞋的脚准确印在她的小腹,紧接着,她带着一声惨叫,断线风筝一样倒飞出去。两米多高的身体,直接被轰入了蓝色光幕之中!只剩空中留下无穷血迹。 “啪!”与此同时,周围一声玻璃一样的脆响,这一招,直接轰碎了徐阳逸制造的禁制。 “嗡嗡嗡……”整栋眺望古堡,嗡鸣作响。外面不少游客,都愕然地看着古堡。 “怎么了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地震了吗?”“古堡在爆破?不是吧!这可是著名景点啊!”“闹鬼了吗!” 而更惊恐的,是那一群黑衣人! 就在禁制碎裂的时候,谁都听到了伊利萨那一声破空惨叫!就算在古堡之中,也让他们汗毛都竖了起来! “有人……”一位白人男子,愣了三秒,忽然尖叫起来:“有人谋杀家族主要成员!!” “立刻通报上级!!”“我的老天!他是找死吗?!”“是刚才那个人?他敢对小姐动手?”“他不想活了吗!在萨维迪恩七世在场的情况下!” “啪啪啪!”伊利萨那被烧糊的身躯,陀螺一样滚了下去,下面,是一段不算太长的楼梯,她磕在楼梯上飞了出去,足足三四米远,巨大的身躯才轰然落地! 她没有死,但是,受伤不轻,挣扎着从地面上站了起来,踩在砸碎的大坑之中,捂着肚子,咬在一起的牙齿中,一道道血液流了下来,对着楼梯上方发出震怒至极的嚎叫。 “嗷呜!!!” “杂种!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蓝色光幕之中,声音传不上来,一片寂静。 随后,下方的人,谁都听到了一阵皮鞋悠扬的“磕磕”声。 “被你口中的蛆虫打到地下的感觉如何?”徐阳逸缓缓走了下来,修长的十指有节奏地划过扶梯。看死人一样看着伊利萨那,但是,他走下来的一瞬间,目光就闪了闪。 下方……是一个巨大的大厅。 足足五百米方圆。上面,是雕刻着人狼传说的巨大的圆形拱顶。 一盏盏精致的水晶吊灯悬挂空中,一根根手腕粗的蜡烛闪耀其上。地面上,一张猩红的地毯,仿佛让人踩在云端。周围摆放的任何一件器物,都有极久远的年份,甚至能看出岁月的斑驳。 四周,拜占庭风格的雕塑,一看就知道出自大家之手。美轮美奂,纤毫毕现。每一尊完整的雕塑,都是用金箔包裹,红蓝宝石作为眼珠。 寂静,死一样的寂静。 偌大的大厅中,如果没有人的话,只能说空旷而华丽,但是现在……却全都是人! 中央,一只人狼乐队,正在用它们巨大的身躯摆弄着崭新的乐器----起码是在徐阳逸走下来之前。他们穿着古欧洲时代的宫廷乐手服。而在四周,绣花的猩红地毯上,三五成群,女子基本都保持人形态,而男人大多数都便化为半人半狼,正优雅地拿着酒杯谈着什么----这,也是在徐阳逸下来之前。 现在,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地看着发狂的,嘴角吐血,已经“衣冠不整,”噢……不,“不着寸履”的伊利萨那。愕然的,震惊的,难以置信的表情浮现在他们脸上。随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那个从楼梯处缓缓走下来的男子。 徐阳逸也愣了愣,不过,随后很快笑了起来。 信手从身边目瞪口呆的人狼侍者手中断过一杯鸡尾酒,轻轻抿了抿,信手往后一扔,微微鞠了一躬。 “各位晚上好。” “对于我的入场,不知道是否满意?” “啪!”玻璃杯碎裂的声音,响彻整个死寂的大厅。随后,所有人,目光全部通红,嘴巴每一个人都张到了夸张的程度,仿佛没有上下颌,里面全部都是尖锐的牙齿,数百人,齐齐对着徐阳逸发出一声震天怒吼! “嗷呜!!!” “喀喀喀!”无数衣服爆响的声音响彻大厅,这一刻,乐队的声音为之寂静。一声声凄厉的狼嚎此起彼伏响彻五百米大厅,一位位男人,女人,纷纷化为一头头狰狞巨狼,赤红着眼睛看向徐阳逸,并且,不少人都围向了伊利萨那。 “四公主,您还好?”“是不是那个卑贱的人类亵渎了您高贵的身份?我帮您去杀了他!”“人类,你竟敢对四公主动手!你今天不可能走得出这里!” 徐阳逸冷眼看着面前的所有人,许久,才淡淡道:“动物园。” 一句话,所有人都安静了。 下一秒,全场沸腾! “杀!!”十几只人狼,从人群中利箭一样弹射而起,它们弹跳力异常惊人,眨眼间就扑到了徐阳逸十米之内,长大的血盆大口中,错落如匕首的牙齿带着腥臭的涎水,咬向他全身要害。 “滚。”徐阳逸眼皮都不抬,十几个侯爵大圆满?米粒之珠也敢放光华? 在华夏,几十个练气期都不敢对筑基修士动手! “轰!”十条紫色火龙呼啸而出,半空中的人狼群发出惊恐至极的怒吼,光是看,他们就知道,这一击足以将自己碾成飞灰! “刷……”然而,眨眼之间,十条火龙齐齐消失无踪! 徐阳逸的目光微闪,没有任何先兆,就像是被吞噬了那样,凭空消失在半空。 “是萨维迪恩七世阁下!!”半空中的人狼群发出一声振奋的咆哮,更是毫不犹豫地冲了过来。然而,下一秒,一个嘶哑的声音在全场响起。 “stop。” 随着这句话出口,半空中的人狼沙袋一样统统落到地上,但是却没有人发出一声埋怨,夹着尾巴立刻跑回了人群。 “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么?”徐阳逸拍了拍手,目光如同利剑,看向人群之中。随着分开的人群,他看到了……在人群最中央,乐队的后方,有一张巨大的床。 它足足有十几米宽大,处在凌空飘下的帷幔之中。透明的白色帷幔承托着金色的大床。而在大床之上,有一只长达四米的巨大人狼,正悠闲地抓起一串对比起他来说小的可怜的葡萄,用猩红的舌头舔着。 他,身上的毛几乎都是白色。除了四肢,胸口的一撮是黑色,其他的地方一片银白。而且他右眼有一只眼罩,只剩下左眼的眼睛。 身上一道道长达半米的伤痕,他并没有掩盖。此刻正翘着二郎腿舒适地躺在床上,在床的周围,四名金发碧眼的女子,正温柔地趴在它的身上。 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徐阳逸看了过去,尽管他们杀意再浓烈,在那四个英文字母下,也完全压抑了起来。所有目光都落在巨狼身上,仿佛看着他们的王。 沉默,过了足足三秒钟,巨狼爪子一弹,一枚葡萄抛起来,被修长的舌头卷入嘴中。随后,只听“轰!”的一声,他身边一位女子炮弹一样,消失地无影无踪,直到一秒后才听到墙上传来“碰”一声巨响!随后,是那位消失的女子肉酱一般滑了下来。 徐阳逸目光闪了闪,刚才,就连他都没有看清楚,只看到一道白光,应该是巨狼的尾巴扫了一下。速度之快,肉眼根本看不清。 而对方还是一幅懒洋洋的模样,只不过侧过了身,用眼角的余光看向徐阳逸。 “小伙子,你很有胆。”他舌头舔了舔多/毛的嘴唇:“我给予你一条生路,好意邀请你过来,然而,你却伤了我的妹妹。” “你本来有两条路,现在,你堵死了其中一条。让我想想,你最后剩下的那条路,叫什么呢……”他仿佛思索了半天,才兴奋地一甩尾巴:“噢……对了……地狱之路。” “你将在圣战酒宴上,被三百七十二名人狼分食,一片碎肉都不会留下。” “以此,来偿还你亵渎柯文纳斯家族嫡系的罪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