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人狼盛宴(四) - 最强妖孽

第465章:人狼盛宴(四)

“嗷呜!!!”随着巨狼嗜血的话语落下,全场狼人轰然沸腾,声声刺耳的狼嚎响彻大厅。 徐阳逸的目光微微扫视过全场,忽然笑了:“十二位侯爵中期,七十多个伯爵期。果然如此。” “哦?”巨狼粗长的手指轻轻敲击床沿,似笑非笑地说:“怕了?现在跪下,在我面前忏悔你的罪孽,我可以考虑原谅你。噢,当然……你必须签下永久为柯文纳斯家族服务的条款。并且贡献出你的灵识,让我占有他。你知道,你这样的杂色修炼者,嘴里从来没有真话。” 徐阳逸没有回答,而是继续笑道:“从那只没有礼貌的野狗告诉本座开始,过了五天。” “这五天,我想过,我来了,这里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是人山人海。还是各大家族代表带着精锐前来。”他优雅地走到一位人狼侍者旁边,对方刚刚呲牙,立刻一巴掌甩飞,直接撞飞十几个人,惨叫着摔落到地面上。 巨狼没有开口,只是眼神更加冰冷,数秒才说:“杂种,你又在你的死罪上加了一条。不过,尊贵的柯文纳斯家族,决定给予一个死人临死前的几分钟。” “我也很好奇。”他摆了个舒适的姿势:“是什么让你头脑发热,神志不清……噢,用你们肮脏的华夏语说,就是有恃无恐。” “当……”侍者的托盘随着徐阳逸的一耳光被打飞,现在堪堪落下来,徐阳逸拿起一杯酒抿了一口,淡笑道:“这个疑惑很好解决,本座稍微找人问了一下,发现只是代表带着精锐前来。你知道么,这种行为?” 两人仿佛朋友一样对话,旁人根本感觉不到空气中几乎凝固的杀意。 “我给予你说下去的机会。”巨狼也端起一个巨大的酒杯,嘴角仿佛翘了翘,泛起冰冷的弧度。 “这叫社交。”徐阳逸晃着酒杯道:“任何生物的共性,圣战酒宴,同样是一个巨大的社交网络。平时能见到的,不能见到的,高贵的或者不高贵的人,今天都能见到。你说,有什么理由不带着自己家族的苗子来见见世面呢?” “哥哥!!”就在这时,伊利萨那怒吼的声音传来:“你还在做什么!他打伤了我!不把他的皮剥下来,做成圣战的旗帜,其他家族会怎么看我们!” “伊利萨那……”巨狼笑了:“你知道吗,只有穷途末路的人,才会孤注一掷----看,我的华夏语也说的很好。我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大局在握,为什么不看看这个丑陋而且滑稽的小丑怎么表演呢?我相信,这是一出很美妙的‘阿卡奈人’,不是吗?” “放心,你想让他怎么死,他就会怎么死,低贱之人甚至没有选择死亡的权利。当他在你尊贵的身上动手的那一刻,他就失去了死去的选项。” 伊利萨那没有再开口,只是用吃人的眼光看着徐阳逸。 “继续。”巨狼爪子托着狼头,冷笑道:“继续表演,我欣赏你竭尽全力拖延死亡的小聪明。不过……我妹妹等的有些着急,你能不能快一点,在十秒内结束你的演讲呢?” 说完,他声音一冷:“多一秒,我就割下你一根指头。” 徐阳逸笑容不改:“于是,我做了两个准备。虽然你的狂妄自大让本座厌恶,不过,本座还是决定先拿出第一个选择。” 他的手伸进衣袋,现场所有伯爵人狼眼睛全部一寒,有些畏惧地躲到自家长辈身后。而侯爵境的人狼,人人面前灵气飞快凝实,出现一面灵气之壁。 徐阳逸手伸出来的时候,食指和拇指指尖,一粒红色的东西出现在他指尖,随后屈指一弹,飞快地朝着巨狼飞去。 “呸!”就在红色飞到半空的时候,一口唾沫飞了过去,准确地将那抹红色击中到地面。 “啪沙……”满地药粉散落,巨狼轻蔑地扫了一眼:“胶囊?” “未经允许,竟然让你低贱的东西靠近我,谁给你的权利?” 徐阳逸静静看着散落的胶囊,淡然道:“捡起来。” 巨狼愣了愣,两秒后捂着肚子,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狂笑。 “哈哈哈!” “听到了吗?各位?你们听到了吗?” “一个屎黄色的杂种,居然让我捡起来?让我,高贵的萨维迪恩七世,即将晋级到满月大公的我捡起来?哈哈哈!这简直是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他庞大的身躯在床上翻滚着,周围的人狼也立刻助其乐,一阵嘈杂的大笑声响起“oh……shit。比狗屎还不如。居然让萨维迪恩七世阁下捡起来?”“呵呵呵,东方幼稚而愚蠢的思想,我真的无法捉摸。”“可能他以为这里还是华夏?听清楚,黄种猪,这里是美国!是高贵的柯文纳斯家族!” 徐阳逸也笑了,声音不大,下一句话,却立刻让全场安静。 “这是大灵术师的作品。” 沉默,数秒后,萨维迪恩七世爆发出更加张狂的大笑,甚至用爪子拍着自己的肚子:“哈哈哈!可笑!太可笑了!!哈哈哈!笑死我了!” 他的声音之大,让周围都在回荡,足足笑了五秒,第一次坐了起来,夸张地抹着眼泪:“杂种……你真的让我开心了,有趣,非常有趣。这是我几百年来看过最好笑的喜剧!你实在是具有卓别林大师的天赋----噢,他是我最喜欢的喜剧演员。” “而你,比他更像个小丑!他是在演,你则本来就是!哈哈哈!” 他收敛了笑容,看着徐阳逸冷哼了一声:“大灵术师?” “就凭你这样的杂色人种,也配谈论大灵术师?” “全美只有几个大灵术师?就算有,也绝不可能从你这样的垃圾手中拿出来!” “你以为这是路边的热狗?随手拿出来的东西就是大灵术师的作品?你根本就不配提大灵术师的名字!凡赛尔.安东尼!” “在。”凡赛尔从赛维迪恩七世的身边走了出来,怨毒如蛇的目光死死盯着徐阳逸,嘴边带起一抹嗜血的笑容。 “听说,他揍了你?”人狼再次躺倒了床上,懒洋洋地说道:“揍回来。” “挖出他的心脏,供奉到我的面前。” “是!” “还有你们!”人狼看向所有人:“谁挖出他的心脏,我奖励他一块上品灵石。谁拖住他的脚步,让凡赛尔获胜,我奖励他十枚中品灵石。用你们的脑袋好好想想!这种贱货手里的可能是大灵术师的东西!?” 一句话,彻底打消了人狼的顾虑,同时,欢呼响彻大厅。 “没错,他显然是刚来到美国!怎么可能联系上大灵术师?!”“他那种穷鬼,根本没有任何东西能让大灵术师垂青!”“应该是暗算阁下的东西,还是阁下明辨!”“杀了他……上品灵石是我的!” 一声声狼嚎之中,凡赛尔优雅地走到了徐阳逸面前,再次鞠了一躬。 “我理解你的心态。” “看,你很慌,如同猎人追赶的麋鹿。但是你高傲的心不允许你向柯文纳斯低头。所以你选择了最蠢的做法。没有任何骗术能骗过伟大的明月之神。你不得不来柯文纳斯,因为你无路可走。噢……我不是在夸你,绝对不是,我是在说,一个蠢货即将死去。因为看不清局面的高傲。” 话音未落,他整个人猛然变形,寸寸黑毛弥漫,嗷呜一声咆哮,闪电一样朝着徐阳逸扑来。 这一次,他一上来就拿出了百分之百的实力!锋锐的爪子随着他的奔跑在地面上划出一道道深深的沟壑。而他的四肢,已经戴上了四团烈焰,如同踏火的死神! “真没想到你们蠢到这个地步。”徐阳逸眼中闪过一抹寒芒,没有一丝大意,看似四面楚歌,他掐诀的动作甚至没有一点点的失误。 “轰!!”十条紫色火龙咆哮而出,紫色火光照耀整个大厅,盘旋在他双手上。紫焰蒸腾,让他仿佛火焰中的魔鬼。 “我很想知道,当你们的满月大公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会不会一耳光甩到你们脸上。”他脸上带着一抹嗜血的笑容,火龙越来越大:“手下败将,给本座滚!!”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滚!!”凡赛尔志得意满地哈哈大笑:“你输了!你死了!周围全部都是我们的人!你根本不可能在这里打败我!你最大的错误就是来到了这里!更大的错误,是你愚蠢的高傲!” 他上半身轰然膨胀,成为一个五六米的巨大狼人,尖啸中狼爪携烈风抓出,在空气中留下三道二十多米长的焦糊的痕迹。 “芬雷尔之爪!!” “不知死活。”徐阳逸双手猛然一捏,十条远比烈焰爪更加恐怖的火龙就要咆哮而出,然而,就在此刻,他目光一闪,霍然离开了原地。 下一秒,他本来所在的地面,名贵的波斯地毯,被十道雪白的光刃抓得支离破碎,就连地面都轰然炸裂,出现一个十几米大的坑。 “捕猎术式.zero……”伊利萨匍匐在地面,爪下,蛛蚊网片片碎裂,而她的双爪已经膨胀了数倍以上!一道道深蓝的符箓萦绕其上。她目光死死盯着空中的徐阳逸,一声尖叫:“始动!!” “喀喀喀!”本来是狼形的她,竟然再次变化,额头上,两只巨大的麋鹿角长出,身上的毛越来越长,两道长长的白气从她越来越粗大的鼻孔中喷射而出。紧接着,头部往下凌空一咬。 顿时,徐阳逸头顶,一只百米大的黑狼头颅灵体倏然出现,同一时间,对着徐阳逸全力咬去! ¥¥¥¥¥¥¥¥¥¥¥¥ 不好意思……今天就1更,昨天头晕得很,一个字都写不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