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人狼盛宴(五) - 最强妖孽

第466章:人狼盛宴(五)

“捕猎术式……”现场不知道多少人,眼中随着这一招的出现,全都有些发红。 “萨维迪恩这一系最强的攻击招式。”“一共七式,没有任何人能见到第七式。听说,曾经斩杀过巨龙!”“s级别的超级魔法,人类根本不可能抵挡!而且还是一个黄皮人类!”“能死在这一招下,是伊利萨那阁下对他的仁慈。我倒是希望他多撑一会儿,我还从来没有看到过第三式以上。” “嗷!!!””凡赛尔仰天长啸,就在捕猎术式出现的一瞬间,他心中惊喜地近乎颤抖。 他早就恨透了这个将自己打倒在地,并且亵渎柯文纳斯家族威严的人,今天,就算四公主当面,他也要将对方片片撕碎!而绝不想留给对方! 就连萨维迪恩七世,也微微睁开了一丝目光,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妹妹的捕猎。 他托着下巴的手指轻轻敲打,观看别人的战斗,他不会放过一丝一毫,这是他的习惯。观摩,分析,他的战斗方式远比表面上冷静的多,不知道多少对手吃亏在误以为他是体术专精的认知上。 “上下夹击,他逃无可逃。捕猎术式是萨维迪恩家族除了禁术之外最强魔法。伊利萨那应该能开出三式……如果他他躲开,接下来她一定会开启第二式,名为捕猎,一定是算准了猎物的每一个动向。” “他没有逃避的可能,只能直面这一招。伊利萨那和他同为侯爵中期,再加上凡赛尔的突袭……桀桀桀……”他静静想到,伸手准备拿起身边巨大的骨质酒杯。 然而,就在碰到骨质酒杯的这一刻,他手掌中,忽然传来一阵“得得得”的声音。 他愕然看了过去,立刻发现…… 骨质酒杯中,鲜红色的液体,正在轻轻波动! 就连骨质酒杯的本体,都在得得作响! “这是……”他有一丝愕然,随后,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爪子。 就在他爪子上,一层层钢针一样的黑毛,全部竖了起来! “哗啦!”他猛然站起,手中没有拿稳的酒杯滚落地下,血红色的酒洒了一地,金色的眼睛,第一次凝重起来。 这是灵气的波动。 他目光迅速扫过周围的人,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了,他们甚至全部都在凝神关注地关注场中,热切地讨论着这个黄皮猴子什么时候能死下来。没有任何人有他这样敏锐。 “能威胁到我的灵气波动?”他猩红的舌头舔了舔毛茸茸的嘴唇,有些不敢相信地看向徐阳逸。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 徐阳逸右手金光一闪,鱼肠出现,灵气隐蔽地注入,上面五星神已经大放毫光。 手中鱼肠含而不发,就在上下夹击之时,他左手轻轻在剑上抹过,喃喃道:“临。” 界限领域轰然爆发! “嗡……”伊利萨那和凡赛尔,两人心中都感觉莫名一震,神通都差点散去。 一种难以力敌的感觉从心头升起,徐阳逸半空中的身影忽然间变作太阳神一般伟岸,而他们就像最低级的蚂蚁。看一眼都是亵渎。 这两人,全都被徐阳逸打败过,临字决的开启,对他们效果更强! “这是……”伊利萨那心头巨震,然而……下一个瞬间,现场正在热切议论着几招能杀死徐阳逸的人,全都倏然闭嘴。 “喀喀喀……”狼人乐队,愕然看着自己手中的乐器缓缓飞起。其他人,惊恐地发现,他们脚下的地毯,正在海浪一样波动。 “嗡嗡嗡……”他们明白了,波动的不是地毯,而是地面! 地面在崩溃! 一只雪白的玉手,从身后搂住萨维迪恩七世雄壮的身躯,对方的身体在颤抖。就算是看不到女子的面孔,他都能猜到对方脸上惊恐的表情。 没有废话,巨大的狼爪温柔地摸到女子的头,随后“咔擦”一声,女子的头被拧了一百八十度,一直端坐大床的萨维迪恩七世,现在,完全站了起来。 出乎预料。 他绝对没有想过徐阳逸能威胁到他! 他太清楚自己有多强了,欧美大公之下的最强者之一,毫不为过。能威胁到他的招式,足以让整个现场灰飞烟灭! “天启……”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就在临字决全面发挥界限法宝,让两人神通为之一滞的时候,整个圆形大厅,已经从边上亮起一圈诡异的符文,而万道红光,地涌金莲,从中心疯狂散射! 萨维迪恩七世死死盯着周围,拳头握了起来,心中惊怒交加。 他真敢出手? 在柯文纳斯家族的圣战酒宴上? “不……这不是重点,关键是……”他狠狠舔了舔嘴唇:“我出不出手!” 如果在柯文纳斯家族的圣战酒宴上,有人伤了自己的人----还是一个黄皮猴子。 这不啻于给他一记响亮的当面耳光。 自己如果出手,那就是自扇耳光,同时证明……柯文纳斯家族现场的人除了他,没人能拿得下对方!家族内,自己颜面扫地。传出去,整个柯文纳斯家族都是脸上无光! “第五蚀!” “嗡嗡嗡!!!”一道道血红色的光芒,让大厅如坠地狱。刚才还在讨论徐阳逸到底能撑到多久的人,这一刻,全都变了颜色。 “这是……”“这是那个华夏修炼者?!”“不可能……好强!我曾经见过萨维迪恩七世全力出手,这,这种强度,简直和那时不相上下?!”“怎么可能!萨维迪恩七世阁下是欧美有数的强者!怎么跳出来一个杂色人种就能和阁下一样?!” “轰!!”凝聚到极致的灵气,已经在半空中形成一个扭曲的数十米红色灵气团,下一秒就要轰然爆开。红光中,伊利萨那和凡赛尔已经完全停下了脚步,震撼至极得看着红色圆球。 就算再白痴,都能感觉到这个光球炸裂的大恐怖。 就在此刻! 一道足以称为划破夜空的白光朝着他劈来。白光之中,半轮月亮若隐若现,带起漫天星辰般的光耀。 “轰隆隆!!”半月形灵光散射,划破整个大厅上空!似乎将大厅拦腰切断!无数华美的石雕,精致的水晶灯,随着这一切,齐齐从中分为两截。数百米的大厅,从中央出现了一道裂痕。 萨维迪恩七世,还是出手了。 无法不出手。不能不出手。他一个人的面子,没有柯文纳斯整个家族的面子重要。 一爪之下,整个大厅,一分为二! “哗啦啦……”无数碎石落下,烟尘之中,萨维迪恩七世铁青着脸看向徐阳逸的地方,这一记无声的巴掌,清脆而响亮。用行动让他把之前的傲慢与偏见全部吞了回去。但是,下一秒,他整个瞳孔都尖锐了起来,情不自禁地低呼一声:“no……” 半月斩之后,空中没有徐阳逸的身影,刚才那磅礴如海潮的灵气,同一时间消失无踪。 萨维迪恩七世愣了零点零零一秒。 被耍了! 他妈的!他被这个黄皮猴子耍了! 刚才……是虚招!而对方的真正目的…… 就在同时,徐阳逸的身形以一种比之前快数倍的速度,几近鬼魅!直冲不远处的凡赛尔。 “躲开!滚!!”萨维迪恩七世化作一道白光,闪电一样冲了过去! “晚了。”徐阳逸眼角扫到那一道白光,高手过招,一招足以分高下,在他楞的零点零几秒的时候,凡赛尔就已经被他宣判了死刑。 一青一白,两道光芒夹角一样直射凡赛尔,而凡赛尔本人,已经浑身冷汗。 一股恐怖的杀机,完全笼罩了自己,全面爆发的徐阳逸远超同阶侯爵中期的实力轰然爆发,竟然让他感觉……天上地下,竟无一处安全点! “这才是他的真正实力?!” “我往哪里逃?我,我挡不住这一剑!” “不!萨维迪恩七世阁下会救我的!一定会的……一定!” 他想逃,却发觉自己腿软得不行。四面八方仿佛全都是一把把利剑。青光之中徐阳逸汹涌的杀意,让凡赛尔立刻就感觉到了。他甚至看到对方微微动了动,谁都没看清,甚至萨维迪恩七世都没看到。但是他自己却看清楚了。 那是三个字。 去死吧。 “刷!!”白驹过隙,羚羊挂角,下一秒,徐阳逸已经到了凡赛尔的身后。 凡赛尔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萨维迪恩七世面皮毛皮不停颤抖,伊利萨那愕然看着眼前的一切。 不只是他们,谁都呆了。全都看向凡赛尔.安东尼。 “救……”凡赛尔颤抖着,忽然,一条血线从他脖子上出现,随后,喷出漫天血花。 “我……” 快字出口,他硕大的狼头,轰然落下。 一剑,枭首! 寂静,死一样的寂静。 刚才还狂叫的人狼,此刻全部安静。 强。 真的强。 刹那之间,追杀者被反杀,兔起鹘落,不过几个呼吸,而这中间……萨维迪恩七世还出了手。 被他们看作兔子的徐阳逸,仗剑斩杀凡赛尔,他们根本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 昨天花了几个小时去体检,3号拿结果,希望没啥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