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人狼盛宴(六) - 最强妖孽

第467章:人狼盛宴(六)

几乎就在同时,徐阳逸背后,一道恐怖的巨力袭来。 他在半空中优雅地翻了个身,只感觉背上衣服,灵气,一阵翻涌。力量之强,让他胸口气血都有些不稳。 “好强!”他目光同样一寒,反手一剑削去,却什么都没刺中。 现场,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震撼地看着现场,地面上,凡赛尔还在抽筋的无头尸体,血流满地。呆若木鸡的伊利萨那,以及……和徐阳逸对视的,那只毛都竖了起来的巨大人狼。 兔起鹘落,之前认为手到擒拿的小白兔,忽然变身白虎。数秒之间斩杀凡赛尔。 高高在上的萨维迪恩七世亲自出手,也没有拦下! “凡赛尔……死了?”一位侯爵目瞪口呆地看着巨大的尸体,嘴唇都在发抖:“就这么……死了?” “凡赛尔阁下……被一剑斩首?”他身后的后辈,条件反射一样摸向自己的脖子,没来由地抖了抖,浑身发寒:“七世阁下都没有救下来?” “难以置信……这,这怎么可能?”“不敢相信……圣战酒宴,萨维迪恩七世阁下的家臣……竟然……竟然就这样……在,在我们面前被斩首了?”“七世阁下亲自出手,还是……” 而人群中的侯爵,则是死死咬着牙看向徐阳逸。 这个华夏修士……不是一般的强! 同为侯爵,他们太清楚了,刚才如果是他们上,面对伊利萨那的捕猎术式就会险象环生。然而,对方是面对两者夹击的击杀,同时还有一位半步大公悍然出手,这都没拦住对方! 杀意已决! “都闭嘴!!”一声压抑着暴怒的咆哮传来,萨维迪恩七世死死盯着徐阳逸,牙齿都磨得咯咯响。周围的每一句话,都像在扇着他的耳光。 圣战酒宴,他坐镇,然后,死了人。死的人还是自己的亲随,家臣! 哪怕是自己的一条狗,死在这里,都是天大的问题!尤其斩杀这条狗的还是杂色修士! 现在回味过来,他哪里还不明白徐阳逸的想法。 要想撕开包围圈,必须要首先撕裂一个点。而凡赛尔,就是这个致命的点。 界限法宝引起注意,天启大爆炸让他分散注意力。而他真正的目标,从开始就是凡赛尔。 杀鸡儆猴! 十步杀一人,片叶不沾身。 在所有柯文纳斯附庸家族的人面前,他堂堂萨维迪恩七世竟然没有救下自己的跟班!眼睁睁看着对方被斩首! “你该庆幸。”萨维迪恩七世金色的竖瞳直视徐阳逸:“小丑,你真的惹怒我了。” 徐阳逸微笑着看向了他:“抱歉,我开始没有说完。” “我准备了两个方案,是真的。你拒绝了本座的第一个方案。” “那么,接下来,是第二个……”他全身的灵气疯狂咆哮,这一次,是完完全全,不留余地地注入鱼肠剑中:“那就是接下本座这一招。” “看看现场多少人活得下来!” 那股恐怖的灵气,再次升腾而起,而这一次,比之前更加狂暴! 一道道血红色的符文仿佛蒸腾,在大厅中若隐若现,甚至这一次,灵气扫过现场所有人,他们能感到皮肤都在发麻! “轰!!”与此同时,另一股强悍之极的灵气,从萨维迪恩七世身上猛然爆发,在他周围的所有人,全部被吹出十几米远,如同一场小型的风暴。而对方身后,一轮半月,若隐若现。 “你来试试……”强压心中的暴怒,他整个巨大的身体已经匍匐在地面上,咬牙切齿地说道:“来试试……本座挡不挡得住这一招……” “一招,你击败不了现场所有人,那么今天,本座就要将你切片,让在场所有人生吃了你!” “嗡!”徐阳逸浑身衣袂翻飞,好似遇到了一堵无形之墙。他也完全凝重了起来。 “非常强。本座现在……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这,才是欧美的高端战力,比一母同胞的伊利萨那强了太多太多……甚至……本座感觉,就算是悟灭,都不是他的对手。” 他看了看对方,并没有出手,而是平静开口:“你能挡住。” “你知道就好。”萨维迪恩七世冷笑道:“贱货,你竟然胆敢在圣战酒宴上杀死柯文纳斯家族的人。祈求都晚了。” “但是,其他人呢?”徐阳逸根本没理他,保持着天启大爆炸一触即发的局势,淡淡道。 “其他人,我自然会给他们疗伤。”萨维迪恩七世磨着刀锋一样的牙齿道:“别想威胁我,是,我承认,这一招很强,甚至能让我感觉到如坐针毡,其他人挡不下来。但是!我能接下70%!剩下的30%,根本不能让人重伤!” 然而,徐阳逸下一句话,让他浑身毛都竖了起来! “在圣战即将到来之前?” 在圣战即将到来之前! 这一句话,全场哑然! 任何人的目光都透露出了惊恐,就算是伊利萨那,这时候也倒抽了一口凉气,情不自禁地往前一步。 是的……这一招,以他侯爵中期面对半步大公,而且是半步大公中的佼佼者,哪怕是天启大爆炸,也做不到秒杀全场。甚至重伤都不可能。 然而重要的,是时机! 平时,这一点都不重要,萨维迪恩七世有绝对的自信杀死徐阳逸,只不过是时间问题。但是在现在……这就是要命的点! 且不说柯文纳斯家族圣战酒宴,如果传出所有与会人员侯爵期轻伤,伯爵期重伤是多大的丑闻。这都不是重要,之后的圣战,才是最关键的点。 高手过招,只差毫厘,这些伤……圣战之前能不能养好?圣战之时的带伤上阵,能不能毙敌? 如果不能……如果有那么零点零零一的误差,圣器立刻易手! “这杂种!!”伊利萨那眼睛顿时血红,她完全没想到,对方竟然一个人威胁整个柯文纳斯家族! 而且……这个威胁看似绵软,实则绵里藏针,无人能不考虑之后带来的连锁反应! 大厅里,一时间,寂静无声。 “哦?”徐阳逸看了忽然之间鸦雀无声的众人一眼,笑了笑:“怎么不动手了?” “不是恨我恨的要死,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我么?” 没人开口,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萨维迪恩七世。他才是主持人,一切的一切,都要他拿主意。 一道道目光,如同实质,平时是尊敬的,崇拜的,而此刻,却火焰一样,让对方皮毛都感觉烧焦! 杀了他!杀了他! 萨维迪恩七世心中在咆哮,这已经算得上屈辱了!堂堂半步大公,被侯爵中期挟诸侯以令天子! 杀? 他决不能那么做,圣战还有几个月,如果恰好伤到某位重要战力,对方又恰好输了那一场,积分制之下,不说别人,他那个不苟言笑的父亲就得扒了自己的皮! 不杀? 这口恶气,就生生憋在了肚子里?岩浆一样焚烧着他的五脏六腑? 好想……好想将对方一口口吞进肚子里,嚼碎他的骨头,让对方的血液流淌在自己雪白的毛皮上…… “我……”可以说是万众期待中,萨维迪恩七世牙齿咬的“咯咯”响,作为半步大公,他太久没有受过这种无声的屈辱了。 许久,他目光带着浓烈的杀意说道:“我允许你,加入柯文纳斯家族。” 徐阳逸脸上带着一抹微笑,灵气萦绕全身警惕:“允许?” 萨维迪恩七世没有开口。 “嗡……”剑上轰鸣更甚! “够了!!”伊利萨那同样恨不得一脚踢死这个杂种,眼底泛红地说道:“邀请!” “我代表柯文纳斯家族……邀!请!你成为纽约片区负责人!” 徐阳逸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你是谁?” “我是柯文纳斯家族四公主。”伊利萨那气的头顶都在冒青烟,强压着心头的暴怒冷冷道:“差不多了,知情识趣吧……否则,死在任上的负责人多的是。” 徐阳逸点了点头,下一句话,差点没让伊利萨那吐血。 “你不配。” “你!!” “谁邀请本座来的。”徐阳逸直视着萨维迪恩七世:“就得由谁来做这个决定。” “你放肆!!”“轰!”伊利萨那的一声怒吼还没完,紧接着就是一声巨响! 目光所及,萨维迪恩七世面前的地面,诡异地出现一个整齐的缺口,就像一头巨狼猛地在地面咬了一口那样。足足有十几米方圆。 萨维迪恩七世没有开口,而是用阴沉的目光看着徐阳逸,身上的白毛无风自动,仿佛银色波涛。过了好几秒,声音才寒冰一样,不带任何感情地开口:“你确定要我亲自邀请你。” “小子……柯文纳斯家族的负责人,每年死去几十个,可没人给他们喊冤。” 赤裸裸的威胁,徐阳逸只是微笑。手中鱼肠更加嗡鸣! “好。”无声的回答。萨维迪恩七世看死人一样看着徐阳逸,没有盛怒,却笑了起来:“那么,我,萨维迪恩七世,正式邀请你进入柯文纳斯家族。任纽约负责人一职。” 他眯了眯已经气得泛红的眼睛:“希望……你能在这个位置上,活的长一些。” 然而,徐阳逸下一句话,全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谢谢你的好意。” “不过,本座不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