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圣器之秘 - 最强妖孽

第469章:圣器之秘

许久后,对方说出这句话,伊利萨那如释重负。立刻放下一个金色盒子,快步离去。 看到她匆匆离开的背影,屋子里的人无声笑了起来。 “急什么啊……” “本真人只说过,上次见他不是大灵术师……但是在华夏犯下滔天大罪,而且身怀绝技的,只能是他。若非本座近距离记下了他的灵气,恐怕绝对想不到。” “徐阳逸啊徐阳逸……仅仅二十年,你竟然能从小千世界活着回来,难得,真是难得……” 徐阳逸已经回到了酒店,倒了一杯咖啡,深思起来。 萨维迪恩七世有一句话没说错,那就是,他现在不能回到华夏,但是在美国,不,在修行界,单枪匹马是走不通的,尤其是到了他这样的境界,他这样的实力。如果在华夏,不知道有多少家族愿意和他交好,邀请他作为供奉。 只有这样,才不会浪费自己的时间,让别人为自己去收集修行所需的物资,让手下去给自己探听消息。尽管他修行还不到一百年,还有大把时间可用。然而,这个用,却不等于挥霍。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起来,他刚拿起来,就听到了老帕恩紧张的声音:“阁下,发生什么事了?柯文纳斯家族发表声明,说您扰乱柯文纳斯家族的圣战酒宴,将您拉上了追杀令榜单!三个月后,最新的追杀令就将下发!到时候,您……” “三个月后?”徐阳逸沉吟着看着窗外的流光溢彩:“本座还以为他们会立刻执行。” 电话那边忽然沉默了,过了数秒,老帕恩才凝重开口:“阁下……不是他们不想这么做,而是……这一轮的圣战,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 “三月后,纽约一处撕裂的空间中,新一轮的十年圣战即将举行。在圣战之前,所有事情都必须放下来。他们更不想因为这时候将您逼急了从而节外生枝。” 徐阳逸的眉头皱了皱。 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么…… 提前感悟金丹境界的机会,恐怕几十年都没有一次,而这一尊古怪的圣器,竟然能做到华夏都做不到的事情。他绝不可能放过! 有了这一次的感悟,那么冲击之时,对于金丹体内灵力如何运行,对于筑基如何转变为金丹,就有了第一手心得。这对于自己日后冲击金丹太过重要了。 “我知道了。”他沉声道:“三月之中,本座会让他们心甘情愿地将圣战名额给我。” “阁下。”老帕恩沉吟了一下,还是说到:“我还是想提醒您,这三个月,塔古勒家族,柯文纳斯家族,已经开始进行内部选拔角斗。您这时候一旦拿出胶囊,等于是给双方都雪中送炭。立刻会引起所有人的高度关注。在圣战之前……噢,恕我直言,这太不理智了。这时候两大家族都已经点燃了战火,他们同样没多少理智。这场拍卖会,恐怕会给这堆火浇上一桶油啊。” 过度的关注,同样会引来过度的嫉妒,仇视。 “无妨。”徐阳逸目光闪了闪:“想来,就让那些狸魅魍魉来好了。” “本座三尺青锋,剑下不杀无名之辈。” 话语中的森森杀意,让老帕恩心头都为之一颤。只听徐阳逸的声音再次说道:“现在,本座对圣器很感兴趣,帕恩,你有没有什么知道的信息?要知道,进行了上百年的圣战,全都是圣器一手导致。这确定不是梵蒂冈在钓鱼?” 帕恩沉默了一下,回忆着说道:“应该不是,实际上,关于圣器,我真的还有一些耳闻----虽然和圣器有关的讯息,全部都是两大家族的不传之秘。” “说说看。” 组织了一下语言,老帕恩开口说道:“其实,狼人和吸血鬼,每隔二三十年,必定有一次大的碰撞。这就是他们的圣战,圣器只不过将这个时间缩短了而已。而且,实际上,圣器出土,至今才三十多年。” “86年,圣约翰大教堂重建,当时,两大家族已经在美国如日中天。梵蒂冈为了平衡纽约的势力,这才决定踏足这里。他们的选址就是圣约翰大教堂。然而,就在这次扩建中,出现了一个不得了的现象……” 电话中清晰地听到老帕恩深吸了一口气,徐阳逸并未打岔,对方顿了一秒接着说:“在纽约的绝密档案中,收藏着这条信息,86年的圣诞节,圣约翰大教堂出现了诡异的情形。一株金光闪闪的树,足足有近千米高,上面悬挂黄金,白银,琉璃,颇梨,玉,赤珠,玛瑙。从圣约翰大教堂中瞬间亮起。” “那是一棵完全由灵气组成的金光大树,政府花了大量的功夫才平息掉这次的波动,不过,这都不是重点。关键的是,两大家族,还有一段隐蔽的记载,我也是偶然听人说起过一次。” “任何……进入灵光之树一百米范围的,都会听到……梵唱!” 徐阳逸目光一闪,立刻问道:“这不是梵蒂冈带过来的圣器?” “不,这尊圣器,一直埋在圣约翰教堂下方。86年圣诞节圣约翰大教堂竣工的同时,圣器显化,整个纽约都看得到。但是您在视频网站,网络上绝对找不到。因为,任何带有‘灵光树’‘光彩树’‘树形礼花’词缀的句子,根本不可能被搜索到。同时会立刻清查信息来源,监视来源点所有网络行为。” 徐阳逸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难怪……它不能被移动。我明白了,如果有新消息,立刻告诉本座。” 电话挂断后,他搓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老帕恩的话里,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词语。 梵唱。 不是圣唱。 天道中,曾有专门的神话科目,对佛道儒三道都有阐述,而黄金,白银,琉璃,颇梨,玉,赤珠,玛瑙……他立刻联想到了一个东西。 “或许,真正的叫法,应该是金、银、吠琉璃、颇胝迦、牟娑落揭拉婆、赤真珠、阿湿摩揭拉婆。这是……”他目光凝重了起来:“七宝妙树!” “这,是佛教的圣器!根本不属于天主教!七宝妙树,乃是传说中十大先天灵宝之一。灵光显化……这是代表七宝妙树藏在圣约翰大教堂底部?” “不,这不可能。这种神话级别的宝物,小青宝库都看不到,怎么可能藏在这里?那么……” 他慎重地看向整个纽约:“这下面,到底藏着什么?” “又是谁将能显化七宝妙树的佛门至宝藏在了这里?” “横渡太平洋来到美国……谁有这种通天手段?莫非……是叛逃的金丹真人?不,金丹真人都带不动这种宝物。圣约翰大教堂底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有人将佛门至宝横渡太平洋埋到了美国圣约翰大教堂底下,这个想法,想起来就让人不寒而栗。 他沉吟着,打开酒店的电脑,立刻开始搜索起来。 果然,关于1986年,12月24日的所有记录,都消失了。更诡异的是,关于圣约翰大教堂的介绍,也颇为语焉不详。 “教堂始建于1573年,是骑士团首领拉;卡西尔出资建造……位于纽约市曼哈顿西北区,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哥特式大教堂……等等!” 他逐字逐句地看了下去,忽然,鼠标在一个地方他停了下来。 一行字,引起了他极大的注意。 “始建于1892年,但中间曾停工41年,1982年才恢复施工……”他轻轻敲击着桌面,目光如火地看着这行字。 “子七。”他在脑海中说道,连续喊了好几声,赵子七的声音才睡眼惺忪地响起:“哥哥,有事?” 赵子七眯了一会儿,想了想道:“哥哥是想从他竣工时间推断出是哪个时代的圣器?这个大教堂十分有名,我还模糊记得一点,应该是1900年的作品。嗯,没错!” “1900年……”徐阳逸搓着下巴:“华夏或印度发生了什么大事?” “哥哥……”赵子七的声音非常无奈:“你……真的应该好好读读历史啊!印度我不知道,但是华夏确实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八国联军!八国联军侵华!” 徐阳逸目光一闪:“子七,圣约翰大教堂底下,很可能藏着一件佛门秘宝。” 他将老帕恩的话说了一遍,沉声道:“是不是……当初八国联军带回来的什么东西?” “有可能!”赵子七兴奋地说:“如果是这样,就解释地通了……1900年,正是八国联军的时候!” 徐阳逸却更加疑惑。 “不对……八国联军……已经是清朝末代,那时候,金丹已经近乎至尊,元婴早已不显,而能让人提前领悟金丹境界的东西……无论任何时候都绝对称得上一国重宝一说。凭借着八国联军的凡人,怎么可能从华夏修行界抢来如此重宝?” “第二,因为有着护国法阵的存在,和一些本座目前还不知道的原因,各国的法宝很难通用,所以跨国寻找炼器大师基本都不可能,如果这件圣器是华夏的,为什么能对外国修士起作用?而且还不作用于人类?” 赵子七愣了愣,不好意思地说:“是啊……哥哥说的也对,这个东西,的确古怪得很。不过我觉得不可能是这么强大的秘宝,如果真的有,也该放在梵蒂冈的圣光拱顶,由圣座看守。绝不可能放在这里……” 徐阳逸沉吟片刻:“如果……是残破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