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伯爵之座(二) - 最强妖孽

第475章:伯爵之座(二)

“克苏恩。”前排的男子优雅开口:“如果你再这样,你就不用呆下去了。” 没有回答。 过了三秒,克苏恩呆了一样抬起头,颤声道:“15%……” “15%……次品……可以保证15%的成功率!各位!各位,你们看到了吗!听到了吗?次品,也可以保证15%的成功率!” 死寂。 唐纳欧的怒火,被硬生生压了下去。难以置信地看着克苏恩。 不只是他,前排好几个人,目光无比凝重。一百枚,30%,等于一年至少三四十位侯爵!三千枚……一年至少三百侯爵! 如果是真的,这个家族,百年之后,绝对有问鼎欧美最强家族的实力! 什么是大灵术师的本事? 这就是大灵术师的本事! 一个人,足以扛起一个家族! “这……这不现实。”一位大灵术师脸上写满了怀疑,喃喃道:“最低的……都比唐纳欧的圣药好三倍……这……不可能。” “这是真的?”下一秒,四位大灵术师身边的两位虚位大公,目光炽热地看向阁楼。 “x先生,您可知道,就算您是大灵术师,在药效上,也绝不可做戏文。”塔古勒家族的虚位大公若有深意地说。 套上了大灵术师的称谓,第一次。 如果药效确凿,仅仅凭第一个礼物,就足以称为大灵术师。 万众瞩目,甚至能听到所有人的心跳。徐阳逸淡淡道:“若有半分差池,本座提头来见。” “stop!”一个声音响起,唐纳欧已经完全站起,转过身直视阁楼:“x先生,我要求检测。” “我以大灵术师的身份,对你提出检测。”他傲然而立,不是对身份自傲,而是对自己的技术自傲:“我不相信,有药可以超过我的药效。我要求……现场检测!” 几位重要人物的目光,都看了过去。没有任何人反对。 “可。” “好。”唐纳欧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宽大的圣十字斗篷扬起,在半空中猎猎作响:“如果是真的,我现场给你赔礼道歉。仅仅凭着这一粒胶囊的丰功伟绩,你就足以名列大灵术师之一。” “任何大灵术师,不是说他炼出了多好的圣药。而是有自己十份以上的独家配方。就算是改良也是一样。效果必须超过前者一倍以上。” 话没有说完,所有人都听懂了。 这是……超了六倍的药效! 难怪唐纳欧不信,自己最擅长的东西,在整个欧美重要人士面前被剥得体无完肤,就算他涵养再好,也必须争一争。 “你,你,还有你。”唐纳欧一步一步,缓步走向了主台,没有任何人阻拦他,两位虚位大公甚至做了个请的手势。唐纳欧面沉如水,信手在人群中点了点。三位半步侯爵应声而出,身体根本不受控制地走向主台。 “你说……他能成功?”白发老者,萨维迪恩七世一行人,已经完全坐直了身体,凝视主台。这是两位大灵术师的纷争,一个挑战,一个应战。不是他们可以随意插手的。 “不知道。”那个没说话的男子,第一次开了口,声音嘶哑:“但是……如果成功,不管多大的代价,这位大灵术师,决不能落到其他家族手中!” “无论任何代价?” “只要我们付得起!”男子沉声道,眼中闪过一抹坚决:“这是能扛起一个家族的存在,说难听一点,柯文纳斯家族能否压过塔古勒家族,说不定,这个人就是契机。” 萨维迪恩七世心头莫名发慌,不知为何,他再次想起了那个华夏修士的脸。忍不住握了握扶手,咬牙道:“如果药效这么好。他早就大肆宣传了。为什么不?我看,就是他害怕。说不定走了狗屎运,才能进阶一个,嘿嘿……比率这种东西,谁说的准。就是六/合彩。” “我倒宁愿他成功。”白发老者叹了口气:“欧美修炼界,在世界上……也确实该发出一点自己的声音了。” 三位半步侯爵,怯生生地站了上去。无它,下面压迫力太强了。 就连平时只是幻想的虚位大公,都在凝视他们,而且目光无比炽热。 “吃下去。”圣白十字斗篷空中飘飞翻滚,唐纳欧脸色如冰,毫无感情地说道:“三个人,30%几率,无论如何,也有一个人进阶侯爵。” “如果你们进阶不了,我给你们进阶!”他声音都有些嘶哑,随后满是杀意地看向徐阳逸的阁楼:“同时,你们,要给我砍下那个人的头颅。这是对他亵渎大灵术师的惩罚。” “他既然敢,就必须接受惩罚!世上从来没有索求而不付出的事情!” 三枚胶囊漂浮在半空,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咬了咬牙,一口吞了下去。 现场,寂静了起来。 男生女相的吸血鬼闭上眼,再次睁开的时候,眼中一片苍白,而瞳孔中,映照出的不是三个人的身体,而是内部肌肉和经脉,以及灵气的走向。 “安萨斯?”萨维迪恩七世目光一红,刹那间就想习惯性地冲过去,白发老者却摁住了他的手:“看看这是哪里!蠢货!” 一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三十分钟过去了…… 四十分钟,现场已经不可避免地起了波澜。 “怎么样?”一位脸色苍白的女子,轻声问道。 “没有任何变化。”安萨斯收回目光,皱眉看了徐阳逸的阁楼一眼:“唐纳欧阁下的圣药,服下半小时,灵气冲顶,从四肢顺着血管逆流而来,冲入头顶天梯,敲击侯爵之门。而这个x的药,没有半点反应。” “那就是他不行?”脸色苍白的女子沉吟道:“那么他哪来的自信?” “呵呵……”身边干瘦的中年男子笑道:“这就是他聪明的地方。安萨斯……艾德莉娅,你们都上当了。” “哦?” “我已经看穿他了。这就是一个胆大包天的骗子。”中年男子冷笑道:“你们仔细听一听,这是比率,比率懂不懂?” “他就算提出50%的比率,那又怎么样?就像俄罗斯轮盘,你没打中就是没打中。你打中了,是你运气好,看着吧,他下面的解释,一定是:那是你们运气不好,毕竟还有70%的几率不成功。呵呵呵……简直是厚颜无耻到了极点。而且选择的角度也刁钻地恶心。难怪唐纳欧阁下如此愤怒,也是,冒充大灵术师被骗的事件,过去百年毁了好几个有名的家族。只不过,这个x,胆子特别大而已。” “三个人都没买中六/合彩?”另一边,黑色面具的男子,脸色也阴沉了下来,深深看了阁楼一眼,沉声道:“几率问题,这个几率,还真的没法说。如果中了……就是他的功劳。不得不说,他选择伯爵之座,很有心计。” “不过,在场的都不是白痴。”萨维迪恩七世莫名地放下了心,舒了口气:“他敢玩所有人……桀桀桀,看看那是谁,四位大灵术师左边的,那可是‘血腥之月,’咱们的是‘苍白之龙,’他真的作假,这两位虚位大公不会给他任何解释机会。” 议论声越来越大,许多抱着希望的伯爵,已经忍不住长叹起来。 “是啊……我也就信了,怎么可能有这么高的药效……”一位伯爵后期的女子满脸失望:“这根本就不可能……” “是我想多了……30%……呵呵呵……”“唐纳欧阁下的药,我看到几位朋友吃过,很快起效,绝不会等到四十分钟……噢,不,五十分钟了都要……”“五十分钟的延时药吗?”“而且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延时药……我真蠢,怎么信了他……” 台上,最失望的是克苏恩。 他已经逼近侯爵,他是多么希望这三枚药成功。然而…… 他看了看表,已经五十二分钟了,接近一个小时,不只是他,在场所有人,就连两位虚位大公的耐性,都要耗尽了。 “x,你怎么说。”唐纳欧舒了一口气,他是对的,不可能有这么强的药。自己的知识自己相信。 他转过头,死死看着阁楼:“决定吧。” “我之前就劝过你,进来之后,就不能退出。然而,你进来了。” “自裁于此,还是让我亲自来?”他冷哼了一声:“你这样的败类,我要亲自斩下你的头颅,挂在族徽上,让所有人都看看冒充大灵术师是怎样的下场。” 两位虚位大公没有开口,眼中浓烈的失望闪过。下一秒,替换成了汹涌的杀意。 真以为他们有很多时间来捧场? 欺骗自己,想打概率的文章,那么,就给你100%死亡的概率! “碰!”就在此刻,克苏恩毫无征兆地倒飞出去。 空中拉出一条长长的血线,然而,他倒地之后,没有摔倒,而是一跃而起,兴奋至极地看着台上的三个人! 不只是他,所有人,都愕然地站了起来。所有伯爵修士,而侯爵修士,同样震撼地看着主台。 “噢?”徐阳逸的声音终于传来:“看来,运气不错。” 三道灵气……三道急速冲击侯爵门槛的灵气,疯狂从三人身上冲起! 一飞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