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圣光广场(六) - 最强妖孽

第482章:圣光广场(六)

血腥之月深吸了一口气,为什么……为什么在他做下决定的时候,再次动摇他的心? 他甚至后悔听到了这句话。 这不是胶囊,这是……一条命! “欧美现在最好的恢复药剂,是圣水。五分钟内恢复50%的灵气,回复50%的受伤。这是圣光级别药品。他……竟然能做出圣影级别的药品。这个人……我或许还看轻了他。” 他斗篷内的手,纠结了起来。就在他内心反复不堪的时候,外面,几位大灵术师的声音已经响起:“即刻生效?巅峰状态?x先生,你确定没有骗我们?”“这……简直难以置信!难怪是圣影作品,我实在无法想象,怎样的药理能搭配出这种东西来!”“太不可思议了,还请允许我们检测!” 血腥之月舔了舔嘴唇,眼睛开始发红。他太清楚还魂胶囊代表什么了。 一条命。 不用累叙,就这么简单。 十分钟的时效,能用到它的时候,就是山穷水尽之时。十分钟,足以改变太多的东西。远比唐纳欧该死的女神之泪强大百倍! “可惜……如果他进入塔古勒家族……真正的融入之后,我愿意尝试说动初拥者阁下,让他……加入竞争下一任执法部长的序列。”他深深看了徐阳逸一眼,斗篷中指甲已经将手挖出了一道道血痕:“这都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他的年纪。” 血族,对于人的岁月感知更加敏锐。他清楚地感觉到,徐阳逸修炼是在三十多年左右。就算加上之前的十几年成长期,达到侯爵中期不会超过五十五年。 这……在修炼界是一个恐怖的数字! 多少人七八十岁还侯爵无望? 而这个人,已经在侯爵中期之上俯瞰众生。并且还是大灵术师!做出圣影作品的大灵术师! 就算是视生命如草芥的他,都深深感觉到了徐阳逸的潜力。 心中两股念头,交缠在这位数百年的老吸血鬼心中。许久,他轻叹了一声:“但是……他看到了圣棺。” “可以检测。还魂胶囊,今年内还会再产十枚。”徐阳逸尽量保持住自己高深莫测的风格,笑道。 “好。”他话音刚落,苍白之龙哈哈大笑:“你,过来。” 一位柯文纳斯家族的侯爵,深呼吸了一口,走了出来,他似乎知道对方要做什么。 下一秒,一道白色旋风从血腥之月手中爆发,顷刻之间,那位侯爵初期立刻重伤倒地。 诡异的是,那道旋风如同活物一样缭绕在他身上,他的灵气,生命,正在飞快消失。 好快!好强! 徐阳逸握了握拳头,欧美顶尖战力,绝对不容小觑。刚才,他也猜到了对方要做什么。但是,用尽灵识,都没有看到对方出手。 举重若轻,大道至简。苍白之龙或许不明白这八个字,然而,他异曲同工地做到了。 “距离金丹,只是踩过门的高手……这样的人,也要上圣战?” “圣战……那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场所?如果他们上,我没有任何战胜的希望!” 他心中沉吟了起来,有的东西,如果差距实在太大,那就没有必要争了。 “现在,我想,他很符合还魂胶囊的状态了。”苍白之龙没有丝毫怜悯,淡淡道:“第一枚丹药,十倍价格,柯文纳斯家族为各位验证。如何?” 无耻! 所有人心中都暗骂了一声,谁都知道这枚胶囊如果是真的,绝对不止这个数目。不过,这种情况,谁都不好说什么。 胶囊入口,顷刻之间,白光透体。一秒内,刚才濒死的修士,竟然站了起来,愕然看着自己的手。 “这……”他挥了挥手,满脸震撼:“这,这不可能吧?” “我,我现在身上和没受伤没有任何差别!” 血腥之月闭上眼,胸口起伏了好几下,睁开眼时,眼中闪过一抹坚决。 “完美的礼物。”苍白之龙仰天舒了一口气,深深看着徐阳逸:“x先生,请放心,一周之内,柯文纳斯家族必定给你答复。” “走!” 他轻轻一招手,一枚储物戒飞向徐阳逸。徐阳逸并没有接:“交易还没完成。” “这只是柯文纳斯家族的一点心意。”苍白之龙微笑道:“无论成与不成。” 徐阳逸这才收下,稍微感触了一下,就连他也对柯文纳斯家族的富豪吃了一惊。 里面,足足一百万灵石! 全部都是中品! 当初自己拼死拼活才拿到一百万,还差点被浮云真人暗算。现在,欧美巨擘柯文纳斯家族出手就是一百万,还根本不用他还。 “实力,实力才是修士的根本。无论这是何种实力。”他握了握储物戒,心中要更强的欲望,越来越坚定。 事情已经完毕,他终于算是在欧美站稳脚跟。人群带着敬畏的目光渐渐离开。而他,也准备离开这里。 “x先生。”血腥之月并没有走,而是缓缓走到他面前,鞠了一躬:“我们……没有合作的可能?” 徐阳逸对面前这个老怪物根本不会放松一丝警惕,身体灵气刚刚运转。血腥之月就竖起了自己苍白的手指,微笑道:“嘘……” “不要动,x先生,实际上,我很尊敬你。你很强,我能感觉到,甚至我不敢肯定,我能否在九十招内击杀你。你知道吗,就算是萨维迪恩,我杀他也就是一百二三十招左右。” “我并不想和你动手。尤其不想和圣白十字会翻脸。”黑色的斗篷,里面是红色的天鹅绒,衬托着他苍白的面容,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你来自华夏,玉藻前也很强,我感觉到她曾经和我应该不相上下。你明白的,欧美单兵质量或许和华夏,印度差不多,但是,总体基数差的太远。欧美修行历史太短,而这不是科技可以弥补的。” 斗篷抖了抖,一只保养得极好的手,仿佛透明的白玉,从斗篷里伸了出来,撩了撩额前长发:“x先生,我已经想不起我多久没有这么诚挚地和一个人说话了。其他人,没有这个资格。包括萨维迪恩。我是想说,我很欣赏你,你如此短时间达到的境界,匹配甚至更强的实力,还有难以想象的大灵术师知识。如果您有什么意外,对于欧美,是巨大的损失。” 他黝黑却没有瞳孔的眼球,直直盯着徐阳逸:“我希望,我们能够合作。” 徐阳逸微笑:“我希望,我‘如果有什么意外,’不是来自于我看到的东西。也不是来自塔古勒家族。” “有时候,想法之所以被称为想法,就是因为它只存在于大脑。”血腥之月轻轻打了个响指,两杯鸡尾酒凭空出现,他贴心地卡上一片柠檬,徐阳逸正要拿,他却送到了徐阳逸手边。 就在两人手掌相握的时候,苍白的白玉只手,轻轻握住了徐阳逸宽厚的手掌。 冰冷,带着死亡的味道 “加入我们。只有这样,才能化解我们的误会。”他带着完美的微笑,声音如同冬日的太阳:“我不为温尼莎和玉藻前他们的行为道歉。有的东西,即便是大灵术师的名头,也扛不住。” 徐阳逸深深看着对方:“我的要求?” “这次不行。”血腥之月轻轻点了点徐阳逸的手,松开,没有一滴汗。遗憾地说:“虽然我很想,但是不行。这一次的圣战,塔古勒家族名单甚至我都不知道。” 两个人如同朋友一样交谈,仿佛樱花树下席地而坐的饮酒。但是,这杯酒中的剧毒,徐阳逸知道,血腥之月更知道。 用优雅的红唇说出杀人的话语,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甚至听不到一点点威胁的苗头。只剩下樱花雨中飘然而下,不容置疑的杀意。 徐阳逸沉默了数秒,随后抬起头,直视血腥之月的眼睛:“虽然我很想,但是,也不行。” 血腥之月叹了口气,仍然是那个坐在樱花树下的他,优雅得毫无瑕疵,根本看不出他心中的匕首。 “我的道,是勇往直前,毫不退缩。”徐阳逸沉声道:“有人在等我,在华夏等我。我要用我最快的速度,去了结一些事情。” “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样,是否因为我当初的冲动,而苦不堪言。是否因为我,现在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一想到这里,我就无法停下。” 血腥之月淡淡道:“他人毕竟是他人,只有‘我’才是永恒的真实。” 徐阳逸看着他很久,终于笑了:“这就是我们不同的地方。” “这不是永恒,这是男人的承诺。” “请容我拒绝。” 血腥之月温文尔雅地鞠了一躬,黑色长袍裹在他身上,如同油画中最邪恶的魔鬼:“那么,祝您好运。goodluck。” 玻璃杯在他手中凭空燃烧,那杯没有喝过一次的酒,血液一样洒在苍白的地毯上。 他离开了,整个塔古勒家族如同他的随从,飘然而去。 “阁下?”出门之后,安萨斯沉声问道。 “我亲自出手。谁也不允许插手。”血腥之月抬起他温柔的目光,看着天上的阳光,平静开口:“这是对大灵术师的尊敬……也是为一位强大侯爵的祭奠。” “务必在他加入圣白十字会之前了结这件事。” “阁下……”一位半步大公犹豫了一下:“他到底看到了什么?x先生……如果死去,太过可惜,而且,圣白十字会那边,我们无法交代。对整个欧美,都会把塔古勒家族腿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那么,你们就想想,到底塔古勒家族有什么东西这么重要?被外人看到一眼,都必须斩尽杀绝?”他淡淡地遮住了额头,皱眉道:“噢……该死的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