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花落谁家(五) - 最强妖孽

第48章:花落谁家(五)

撕逼已经到了最火爆的地步,幸好现在没有修行记者,天道毕业抡才大典不可能有这种东西。但是,下面的人,已经看的呼吸都粗重了。 这一刻,他们才清楚认识到,什么是三大势力。别人挖人,是不需要钱的。资源,信息,渠道,人脉,这些都是条件! 这些条件……其他修行家族绝不具备! 然而,他们终于明白了一件事!徐阳逸询问羽林卫,并不是因为他们特别,而是他们提出了帮徐阳逸找真凶! 谁都忘记了这一茬……死的是别人加的父母,关自己屁事?这一刻,不少人,眼中的神色终于从狂热冷静下来,变为一种悠远的……执着! 手握金丹功法,自身资质妖孽,让他动心的条件,竟然不是日后的地位,资源,而是父母血仇? “但是,我们多宝阁的妖族定位仪,却能够定位每一个方位!只要它还在华夏!呵呵……丁香,你应该知道,华夏大气层外,可有我们多宝阁一颗‘千里眼1号’微型卫星,它不能监控全华夏,不过只要有徐道友的那只仇敌一丝羽毛,一根胡须,本部就能一天之内为徐道友锁定!”秃鹫冷笑道。 “即便多宝阁不提,咱们羽林卫只需要一道盟主令,四十万羽林卫注册修士都会帮徐道友留意!这可是真正的人肉搜索!徐道友,只需要你答应,我们签约完毕立刻可以颁发盟主令!”芙蓉接着说。 丁香气的身子都在哆嗦! 这两个奸夫淫妇是怎么勾搭到一起的?! 眼神杀?! 刚才对了个眼,居然串通一气了!多宝阁和羽林卫?这是打算把她丢开的节奏? 但是,她们的想法根本就没完!因为现场早就不受她们控制! 从逐月脑残了说出这次的奖品是焚天通玄秘法开始,现场的气氛,就是随时燃烧着的引信,随时准备爆炸的火药库! “本座不才。”两人话音刚落,人群中,一位面容普通的中年男子站了起来,刚站起来,一股凶猛如同海啸的灵压,骤然从上空掠过! 筑基大圆满! 火云,影杀,逐月,和那位不说话的筑基修士,眼睛顿时闪了闪。 “本座江心岛岛主,王不识……” 话音未落,火云,影杀齐齐一声怒喝:“老匹夫你还敢出来?!” 灵气壁内,徐阳逸的眼睛动了动。 刚才波动的心绪已经压了下去,这人的名字,有些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为何不敢?”王不识冷笑了一声:“一百零五年前,老夫偶得一方改天换地小乘丹的丹方,如果不是诸位筑基出手抢夺,老夫也不会隐姓埋名一百余载。” 徐阳逸想起来他是谁了! 丹药,现在应该叫丹液,这一途,没落地厉害,任何一张古丹方都是无价之宝。分校依稀说过,这一百年内,最著名的丹方,就是号称‘结金丹’的改天换地小乘丹丹方。是一位叫做王不识的筑基初期修士,在羽林卫和其他几位注册成员共同探寻一个古迹发现。但是,之后就引来了明里暗里的各种追杀。从古迹到有文明的地方,这一路死了不下三百余筑基修士。 直到最后,南通省修行法院执法组出动,才平息了这件事。但是,这张能增加修士10%结丹成功率的单子,从此不翼而飞,王不识本人,也了无踪迹。只有修行产权保护法律上,多出来一行“改天换地小乘丹”被注册的结果。 看火云,影杀的表情,当时一起探寻古迹的就有他们。 “我本来是不打算收徒的,人性凉薄,百年前本座就见过了……”王不识带着无比嘲讽的表情死死看了一眼火云,影杀:“但,此子在前途似锦的情况下,竟然以父母大仇为先。我想,收他,总比收一些野狗强。” “小辈,入本座门下,我王不识助你结丹!只要你能走到那一步!这个丹方,全世界只有本座才有!” “呵呵,说的好听。当年也不知道是谁说平分,结果丢了我们抢了就跑。徐小友,这只老狐狸的话信不得。况且……”火云鄙夷地看了一眼对方:“筑基大圆满,你不是也没结丹么?” “若徐道友入我云风谷,我保证全力搜寻徐道友的双亲仇人!”“我赵家虽然不算顶尖家族,但也有族人数百,只要徐道友一句话。徐道友的仇人,便是我赵家的仇人!”“徐道友,我吴家有一秘宝,可千里之外定踪迹……” 现场,再次沸腾,他们知道自己机会不大。不大也有是不是? 只要徐阳逸不现场签约,今天晚上他们就找上去!那时候,大家面对面,秉烛夜谈,自己付出的只是诚意,时间。收获的,可能就是一位未来“或许”的金丹真人! 有时候,大门仍然关地严严实实,但是,哪怕裂开一丝,露出一条缝,人也会拼命冲过去! 没人不知道修行途中有多艰苦,对比天道分校,分校起码没有性命之忧。修行途中,一步走错,代价可能就是自己的生命! 无论你是天才,庸才,无论你手中有什么样的宝贝。 华夏几千年的风水演变,格局变化,各大凶人狂妖,只有步步小心,如履薄冰,耐心壮大,才是生存之道。 但是,现在,他们仍然前仆后继地冲了上去,许出上百年都不曾许出的重诺,一切,都只为这个“可能。” “我有两个条件,希望各位考虑一下。” 忽然,徐阳逸的声音再次响起,火云嘴唇歪了歪,其实对方什么时候都可以出来,不过自己说了一个小时,提前放人不是自打嘴巴?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这句话,谁心里都清楚是对三大势力说的,现场,却响起了数百个声音:“道友请说!” “第一,十年内,必须调查出凶手是谁。” “没问题!”三大势力的特派员考都不考虑就答应下来。尽管这个要求绝对不简单……一点都不简单! 天道,涵盖全华夏最丰富最广阔的网络,就这都找不出徐阳逸的父母凶手,谁要找出来,绝非易事! “第二个条件……”灵气壁内,徐阳逸顿了顿,嘴巴微微动弹,却最终没有说什么。 他的第二个要求,那就是----这次让他冲关失败的人,他要知道是谁。自己报这一箭之仇 但是,这个目的,不能说。起码不能现在就说地这么直白。 无它,现在的他,还不够强。还没有筑基修士的实力,而贵宾席上的人…… 他目光微微扫过,说过话表明自己身份的,不是筑基前辈,就是各大势力的特使,他还不了解这些势力究竟多么庞大。另外那些一直沉吟不语的,甚至是几个普通人。能以普通人的身份坐在贵宾席,就已经说明他们的身份绝不普通! 不是学员动的手,在他一脚一脚踢过去的时候,已经搞清楚了。只可能是那些贵宾席上的人动的手,因为其他人根本没资格触碰天下独步切断灵气的枢纽。 这个人,他有预感,问不得。 但是! 他双拳陡然握紧,让自己冲关近在眼前,却轰然破碎的人,就在这里,却无法做什么? 不!如果这样,他理念就不通达!他一天会记得,自己曾经提前站在了那座大门之前,却被人生生拉开的残酷事实! 权势熏天,就能一手遮天? 在他这里,行不通! 他考虑了多久,外面就安静了多久,许久后,徐阳逸含蓄的声音终于响起:“一天前,我冲关失败,本来,我就要进阶到练气中期。却在最紧要的关头,被人断了天地灵气。” “哐当!”就在同一时间,一个清脆的声音响彻全场! “滴溜溜……”一个茶杯盖,滚到了中央,却没人去捡。 楚天一面无表情,解释都没有解释。一往如常地喝着茶。 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背心,已经满是冷汗! 他怎敢! 怎敢在现在说出来! 刚才徐阳逸的话出口,吓得他差点魂飞天外! 现场,他知道绝对不止这五个筑基修士,肯定还有别人。不,不说筑基修士,就算上万练气修士上书,筑基修士附名,哪怕他是副部长,都够他狠狠喝一壶! 什么是能源部? 这有两种解释,一种是对地球的基石----普通群众的解释。 还有一种,就是对修士的解释! 没人注意到,他握着茶杯的手都在颤抖。 惊魂未定,真正的惊魂未定,他现在心中甚至升起了一股惊恐,如果这个姓徐的要刨根问底,怎么办! 他就不怕自己以后有一百万种方法让他难过? 他就不怕得罪真正的大头?他应该知道能做这种事的绝不是寻常人! “楚副部长。”万籁俱寂中,火云幽幽开口了:“拿稳啊……拿不稳的话,恐怕烫到手啊……” 楚天一微微一笑,神色如常。只是背心凉得厉害。 尴尬的寂静,所有人都猜到了能这么做的人身份绝不简单。许久,秃鹫才咬了咬牙:“虽然多宝阁不知道是谁让徐道友痛失冲关的机会。但是,多宝阁会倾力调查,一旦发现,多宝阁将暂停对其服务半年!” “呵呵,多宝阁仍然这么小家子气。”王不识冷笑道:“修士第一次冲关,影响巨大,阻碍冲关说是血仇都不为过。到底是谁……如此卑鄙?” “小辈,入我山门,本座保证,拿他一根指头来见你!” 他目光死死扫过齐副舵主----能这么做的人,练气期或许猜不出来,不过筑基期的他们,排除法都猜得出来!天道分舵能这么做的有几个?几个人有这种地位? “你说是吧?齐副舵主?” 大圆满的灵压,如同粘稠的血液一样裹在齐副舵主身边,他满头冷汗,咬牙笑道:“当然,那是……” 徐阳逸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就是这么说说而已,各位不用当真。” 楚天一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心中恨不得一巴掌抽死徐阳逸! ¥¥¥¥¥¥¥¥¥¥¥¥¥¥¥¥¥¥¥¥¥¥ 搜索guaikedashu或者:厄夜怪客大叔 就能找到我的公众微信号了~在上面我将会发表一些外传,比如某某人的外传等等,只要是在我的作品中出现过的,不定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