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安琪儿(一) - 最强妖孽

第483章:安琪儿(一)

人去楼空。 徐阳逸坐在圣光广场大厅中,没有任何表情地看着拱顶。 他的面前,那杯鲜红的酒轻轻散开,如同地毯是表皮,有人在下面捅了一刀那样,一杯酒,竟然弥漫了周围十几米。最后,在他正前方形成一个巨大的,无比精致的血红蝙蝠图案。 一道道宛若实质的杀气,从蝙蝠图案上毫不遮掩地散发出来。 一人,一吸血鬼族徽,静静站立了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忽然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虚丹境界的真正高手,欧美绝对的顶尖战力之一,发下的死神请帖。但是……”他笑了笑:“为什么我一点都不觉得后悔?” 他眼中,划过楚昭南,划过赵家,划过刑天军团和藏龙军团。 这些人,跟着他一起在南州血战,最后,却根本没人顾忌他们的死活。他,被小青送走了。而其他人呢? 那只贱狗,是不是已经被抓去每天逼问?以他的性格,现在是不是已经把自己尿裤子的事情都说了个一干二净? 还有君蛮,斩十二,玄诚子,泉凝月……这些人,现在又在何方? 他从不修孤身一人,彼待吾如是,吾待彼如是。对方信任他,他即使现在身为大灵术师,却从未忘记自己的另一个身份。 刑天军团的军团长。 那个仅仅只有不到十个人的军团。 “还有子七,哥哥说过帮你找个身体,一直没找到啊……”他笑够了,垂下头,轻声道:“我对不起你们。” “当我知道真正的修行界是什么模样的时候,已经晚了。” “有人对我说过,现在的修行界,只是在吃人的时候加了一张遮羞布。我当时并不理解。直到南州之后,我才明白。因为我的后知后觉,师兄……你也死在了那里……” “不过……”他看着自己的手,狠狠握住:“我并不迷惘。” “等着我……就算我老得走不动了,也必定结丹。必定回到南州。拿回我们用血和命堆下来的洞天福地。这是我当初对你们的承诺。” “谁拦我,我就杀谁。” 他眼中,划过古松的身影。他闭上眼,咬了咬牙:“你也一样。” 将自己的欲,自己的心埋葬深处,他站了起来,身上斗篷无风自燃,随后,轻轻离开了圣光广场。 接下来,肯定会有无数请帖。他寻思应该找个佣人打理这一切,或者……可以美其名曰,收学徒? 应该……会有很多人愿意的吧? 闲庭信步地走在下午的纽约,缓步地走着,心中莫名的放松。无论如何,都在欧美开了一个好头不是? 走着走着,他发现人越来越少,明明是闹市区,也根本看不到几个人。他的目光,终于凝重起来。 “结界。或者说……禁制!”他深吸一口气,看向身后,整条路上,别说人,车都没有一辆! 而且……越来越安静,安静到了死寂的地步。 “塔古勒家族?他们动手了?”他灵气迅速弥漫全身,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不,不是他们,他们不会这么蠢,刚刚在拍卖会上发生纠葛。转头就杀我。这是在告诉欧美所有人,我是他们动的手。我想,他们在欧美还达不到说一不二的地步。” “那又是谁?” “别猜了。”一个声音幽幽从四面八方传来:“是我。” “想不到啊……真的想不到……徐阳逸,当年一别,你几十年竟然晋级筑基中期,而且贯通丹道,实在……太让本真人意外了。” 徐阳逸的目光,已经凝重无比。 真人…… 来的竟然是一位金丹真人!大公! 而且……来人竟然一口叫出了他的名字! “拜见老祖。”他双拳相抱,深深鞠躬:“不知道您是……” “呵呵呵……”声音笑了起来:“你还记得华夏的礼仪。不错,不错……来,顺着这条路走下去,本真人身份比较特殊,四面八方的眼睛都在看着本真人。你现在,有见本真人的资格。” “本真人,等着你。” “哗啦!”随着这一声,徐阳逸周围一声轻轻的破碎,无数灵光点玻璃雨花一样炸开。随着“嘟嘟”一声,一辆车紧擦着徐阳逸身边飞过,车内传来一声惊恐至极的尖叫。紧接着,一位黑人大汉从车里伸出小半身子,愤怒地大骂起来。 徐阳逸这才发现,他已经走到了街道的旁边。 这条街道,很繁华,笔直的一条。他顺着走了下去,面对金丹,他很清楚,自己没有抵抗的余地。 走了一个小时,他终于走到了尽头,然而,眼前的一切,让他挑了挑眉头。 唐人街。 看着那一个个熟悉的方块字,他心中忍不住涌起一抹感伤。 “华夏……”他抿了抿嘴唇,心中五味杂陈。 那里生他,养他,但是,却又背叛他,杀戮他,他从未想过叛国,却对于这两个字,心中无比复杂。 一位老师,带着一群黑发黄皮肤的少年说说笑笑地走了出来。看样子是高中生,老师的人气仿佛很高,许多学生都围着他询问,而对方的脸上,却一直挂着随和的笑容。 旁边,有各种华夏特产品商店,还有篮球场,足球场,说起来,唐人街更像是个没有国界的国中国。 他有些感慨地走了过去,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着路边的扶手,走过了打篮球的少年,走过了老师教学的学生,温暖的阳光下,那颗因为南州受创的心,仿佛找到归宿一样温暖了一丝。但是,就在他往前走了几步的时候,猛地回过头来! “嘿!”身后,一位美女吓了一跳,差点跳了起来,正拿着的薯条都掉到了地上:“吓我一跳!” 徐阳逸没有开口,而是目光直直地看着她。 这是一个典型的欧美美女。 轮廓深邃,让那双湖泊一样的蓝色眼睛仿佛宝石一般闪耀。白皙的皮肤,波浪卷发,尖尖的下巴,很容易让男人的拇指和食指产生盈盈一握的欲望。高挺的鼻头,与圆玉润,红润的嘴唇,水泽嫣然,没有任何粉黛,充满健康的味道。一头金色卷发在阳光下仿佛黄金的麦田。身高足足有一米七五,才上高跟鞋差不多和徐阳逸一样高。 黑色的蕾丝衬衣,外面是雪白的皮草,雍容华贵地套在身上,却并没有显得世俗,反而诡异地衬托出了她的清纯。修长的腿上,黑色丝袜融入红色高跟鞋之中,无论任何人一看,都知道是十足十的尤物。 “吓死我了……”女子虽然是欧美女人,却说的一口纯正的中文。轻轻拍着胸脯,惋惜地看了一眼地上的薯条,撅了撅嘴,转身就走。 “站住。”就在她刚走了两步,徐阳逸忽然微笑着开了口。 女子没有停,反而脚步越走越快。 “我说。”徐阳逸嘴角一翘:“这条路上,全都是亚洲人,你不觉得你太显眼了一点吗?” “是吗?”女子愕然停住了脚步:“我以为我已经伪装得很好了。” “那么你的老师没教过你,境界低的在境界高的人面前,是遮掩不住的?”徐阳逸双手抱胸,欣赏够了,收敛笑容,冷冷道:“另外,你身上还有一股我刚闻过不久的血腥味。第几代血族?嗯?” 女子嘴唇动了动,没有回答,反而咯噔咯噔地走了回来,挑着眉站在徐阳逸面前。 徐阳逸不为所动,女人虽然美,不过,这却是个侯爵初期的女人。 在欧美侯爵稀少得可怜的情况下,居然有一个女性侯爵,这确实非常不容易。 “你喜不喜欢?”女子没有半点羞怯,直视他的眼睛:“我知道,你叫徐阳逸,我还能看透你的伪装。我喜欢你掩饰的那张脸,虽然有伤痕,但是很有男人味。” 她轻轻歪着头,手负在身后,俏生生地看着她,身体轻微地摆动了一下,仿佛在施展着自己的魅力。 徐阳逸微微一笑,下一秒,女子忽然感觉,四周的空间牢牢禁锢,同时,一股恐怖的杀意直冲她的心脏! “你!”女子惊讶地掩住嘴:“你,你竟然要杀我?” “你敢杀你未来的妻子?” “给你三秒钟说出你的身份和目的。”刷的一声,鱼肠已经搭在了女子脖子上,白皙的脖子上顿时映照出一道红痕,徐阳逸脸色没有半点变化地说道:“三。” “你不相信我会是你的妻子?” “二。” “我真的是!喂!你有没有在听!” “一。” 一字刚落,鱼肠毫不怜惜地朝着女子脖子划去,就在这一瞬间,女子嘴巴一扁,眼泪马上掉了下来:“老头!他欺负我!你说好给我找老公的!” “当!”电光火石之间,鱼肠偏移了一寸,恰恰好从女子脖子间划过,却没有伤到对方半分,只是削下了几缕发丝。 “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杀我。”女子笑颜如花,脸颊上,两个酒窝若隐若现。 徐阳逸神色已经凝重了起来。 不是他不杀她。一个女性血族,走到他身后他都没发现。而且,刚刚和塔古勒家族彻底摊牌。他无法不杀。 刚才……是有人瞬间突破了他的禁制,并且用一点看不见的灵气生生震歪了鱼肠! “你错了。”一个平和的声音在空间中响起,温润,不带一丝烟火:“安琪儿,他真的要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