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安琪儿(二) - 最强妖孽

第484章:安琪儿(二)

安琪儿愣了愣,随后一步逃出去三米,捂着自己的心口,蓝色的眼睛睁得圆圆的,不敢相信地看着徐阳逸:“老公,你真的要谋杀糟糠之妻?” 糟糠之妻四个字,彻底让徐阳逸丧失了动手的想法。收回剑,平静开口:“滚。” “老头,他凶我!”女子双手放在嘴边,对着禁制外喊道。 “本真人早就给你说过,这个男人是匹野马,你非要来看看。”另一个笑声传来,下一秒,徐阳逸的禁制轰然碎裂。 “哎?”就在禁制破碎的同时,一位围着老师谈话的学生眼睛一亮,惊喜地喊道:“剑!真品哎!” “哪里?噢,真的是剑!”“哪里来的?兄弟,你这把剑看起来好真!”“噢,天哪,真是酷毙了!哪里买的?多少钱?” 安琪儿退了一步,眨着水蓝色的眼睛,笑颜如花地看着徐阳逸,眼睛中明显有一行字:看你怎么办。 徐阳逸根本没看她一眼,而是看向了说话的人。鱼肠剑就在这一瞬间,根本握不住,而是顺其自然地被其他学生拿到手里。 “这又是哪里来的老怪物!”他暗中咬了咬牙。 手心中满是冷汗,身边学生大呼小叫的声音置若罔闻,他径直走出去,却立刻愣住了。 是那位教学的老师。 对方正在一颗树下,双手插兜,悠闲地看着他。 而这个人,他确实认识! “晚辈拜见岳真人。”他立刻双手抱拳,过目不忘的丹灵,早就有了这个人的记忆。 岳真人,岳从饶。 当初参加丹道拍卖会的两位未记录金丹之一!叛经离道的金丹! 华夏至尊! 是了……他回想当初,岳真人就是说在国外,却万万没想到在纽约。而且,当初在金丹拍卖会上悍然出手的就有他。他丝毫不认为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老师,会真的人畜无害。 “免礼。”岳从饶身上没有半丝金丹气息。神色却举重若轻,淡然道:“放心,你的事情,古松老鬼前几天才托人问过本真人。” 徐阳逸抱拳的手不动声色地紧了紧。 “不用紧张。”岳从饶目光轻轻扫过他的拳头:“本真人还没有把你丢出去的打算。” 他沉吟了一下:“目前是。” “岳真人……” “叫岳父大人。”安琪儿不知道怎么跑到了徐阳逸身前,他正在鞠躬,安琪儿轻轻托住他的手,同时也拜了拜。随后,咯咯地笑了起来,金丝雀一样跳到岳从饶身后:“夫妻对拜,礼成!” “我们什么时候圆房?” “安琪儿。”岳从饶脸上终于露出了不同的神色,柔和地如同天上的云朵:“乖,等会儿。” 安琪儿转过头看岳从饶的时候,脸瞬间就从轻盈的金丝雀,变成了凶戾的老鹰:“还等!我一等等了二十多年了!都没人敢娶我……” 说到这里,她忽然噤声,看了徐阳逸一眼,振振有词地说道:“我这二十多年,谁都没看上!你还要我等?!” 喂,姑娘,你真当我耳朵聋了是不是? 徐阳逸嘴唇抿了抿,心总算放了下来,岳真人对他,好像并没有什么恶意。 “乖,都这么久了,再等一等也没关系。”岳从饶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徐阳逸直起身看了一眼,忽然福至心灵:“她……是您的女儿?” “本真人唯一的女儿,安琪儿.塔古勒。中文名岳凌薇。”岳真人收回目光,看向徐阳逸的时候,脸色转变之快,再次变成了平淡的模样:“进来,今天找你来,不是为了这件事。” 徐阳逸点了点头,跟着走了进去。安琪儿却一步跳到他的身边,手就往他胳膊挽来,非常自来熟。 “我们好像不熟。”徐阳逸毫不掩饰自己的排斥,不动声色地拨开对方的手。 “多像几次就熟了。”安琪儿脸上笑容完美,再挽。 再拨。 还挽。 两人太极一样推了半天,岳真人不耐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跟上。” 顿时,安琪儿高傲地仰了仰下巴,看着放弃的徐阳逸,手慢慢地挽了过去。随后,整个人都靠了过来。 忍。 金丹之女,他惹不起。 足足走了十米,他叹了口气:“岳小姐……” 安琪儿眼中泪光闪动,深情地看着他:“当年看月亮的时候,你还叫人家小甜甜……” 听到徐阳逸半晌没开口,安琪儿在他怀里咯咯笑了起来,盈盈一握的腰都弯了下去。 “咯咯咯……你真逗,我开玩笑的!你也信!叫我安琪儿就好。” 徐阳逸脸色有点抽动。 岳真人不同于其他真人,从曾经的金丹拍卖会上就知道。不过绝对想不到教育出来的女儿也如此奇葩……不,骨骼清奇。 这个女人虽然美得如同一只白天鹅,但是性格他并不喜欢。 他更喜欢那种斯文,内秀,含蓄一点的典型东方女子。 这只白天鹅太活泼了一些……属于那种从池塘边走过,能溅你一身水的类型。 安琪儿挂在徐阳逸身上,走进了一栋有些老旧的阁楼。令徐阳逸意外的是,阁楼左右,十几名便衣保镖都看到了他身上。 岳真人悠然走进房间,里面装饰古色古香,岳真人并没有喊他坐。而是轻轻一招,一杯清茶飞来。 “格拉!”清茶飞到半空,一只玉手抓住。岳真人都没想到,自己身为金丹,茶杯会被凌空夺走。 然而,安琪儿做到了。 “喝茶。”她温柔地半蹲下来,挽着徐阳逸往竹椅上坐。 徐阳逸真不敢喝这杯茶。 因为对面岳真人的目光已经将他凌迟了千百遍。 “这是父亲的茶杯。”许久,岳真人才嘴角有些发抽地说道,招了招手,勉为其难地飞过来第二个茶杯,极为不情愿的声音徐阳逸都听得出来:“嗯。” 喝都没有,直接嗯代替了。 有哪个筑基修士在金丹修士面前喝茶? “不用管他。”安琪儿瞪着岳真人一眼,岳真人脸上立刻扬起优雅而完美的好父亲微笑,甚至对徐阳逸做了个请的手势。 徐阳逸抿了一口,只是抿得有些心惊胆跳。 “安琪儿。”岳真人声音天鹅绒一样温柔:“先过去吧。爸爸等会儿找你。” 安琪儿看了徐阳逸一眼,笑道:“好。” “不过,我讨厌他的面具。” “哈哈,那就不要带了。”岳真人一笑,轻轻打了个响指,徐阳逸脸上千幻不翼而飞。 剑眉,星目,鼻梁如刀,唇不薄不厚,脸上眼下一道伤痕更增加了几分野性。安琪儿目光一亮,随后脸微微一红:“我的菜。” 岳真人看向徐阳逸的目光更加不善。 “等等……”正要走的安琪儿忽然愣了愣,蹲了下来,就在徐阳逸面前,洁白的手伸出,摸着他眼下的伤痕:“这……谁做的?” “谁敢动我的未来丈夫?!” “老爹!你还坐着干嘛!赶紧帮我灭了他!” “你先走吧……”徐阳逸笑道:“等会儿找你。” 他已经看到岳真人眼中凶光大炽。 “好。”安琪儿从不做作,转头一笑:“你说的,我等你。安琪儿讨厌失约的人。” 那我肯定不会来的。 咯噔咯噔的高跟鞋声音越走越远。岳真人喝了口茶,狠狠顿到茶几上。 “我想……”他转头看向徐阳逸,微笑道:“你是个聪明人。” “是。”徐阳逸从善如流:“晚辈什么都没看到。” 岳真人微笑:“那么,你觉得我女儿如何?配不配得上你?” “不……” “嗯?” 一个字出口,岳真人刀一样的目光立刻射了过来。徐阳逸很违心地想说配得上,但是,这一次,却没有开口。 “你不说话,是感觉配不上?”岳真人的脸色阴暗了一分,缓缓站起。每站起一寸,徐阳逸都感觉一座大山压在自己肩膀上,骨头都在卡卡作响! 这才是金丹真人。 金丹不可辱。谁辱,谁死。 刚才的一面,只是岳真人金丹之外的面目,也只有安琪儿能看到。 但是,徐阳逸仍然没开口。 “扑!”他被巨大的灵压压得半跪下来,岳真人淡淡道:“你娶她,我不杀你。” 没有开口。 “不知死活。”岳真人冷哼一声,下一秒,巨大的压力轰然而致。 “卡卡!”徐阳逸整个身体都被摁得跪到地面上,还是一语不发。 然而,刹那之间,所有灵压不翼而飞。 “坐吧。”岳真人目光微闪,第一次说了坐的话:“你现在,有资格坐下来了。” “为什么,你不愿说?” 徐阳逸长长舒了口气,感受着骨头隐隐作痛,咬牙道:“若前辈想杀晚辈,举手之劳。根本不用如此费精力。晚辈感觉,前辈不会杀晚辈。” “而晚辈,脾气比较臭,有的东西,不想就是不想。” 岳真人没有开口,许久才道:“是南州么?” 徐阳逸没回答。 “应该是了……南州这件事,无论谁对谁不对,或者,大家都有错……” “岳真人。”徐阳逸低下头,沉声道:“晚辈和自己的兄弟,拼死拼活打下洞天福地,死了多少人?然而,最后换来的是什么?” “不是梦寐以求的修炼,而是一把刀,晚辈师尊的一把刀。” “晚辈,无错。”

下一篇   第485章:招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