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招婿 - 最强妖孽

第485章:招婿

“倔。”岳真人没有生气,笑了笑,随即长叹了一口气:“是啊……谁不是从练气,筑基,一步步走上来。站在你们的角度。古松错了,错得离谱,甚至可以骂他罔顾人伦,两个至亲徒弟都敢不要性命……但是,站在华夏的角度,他错了么?” “你知道丹霞宫下面有什么,这等巨妖,一旦出现,全世界都会毁于一旦。当时,你们是最好的人选,一切顺理成章,把你丢进去,你真当他不痛心?方家老头,曾经和我等同辈,你真以为他舍得下手?” “然而,他还是做了。你觉得,他有错?” 徐阳逸没有回答。 这件事,无从答案。 他是当事人,他曾经的师尊也是当事人,孰对孰错? “你没错,他也没错。”岳真人最后长叹一声:“是整个修行界错了……” “所以,你圈地南州,几位真人只是在国内发了通缉令。你以为他们在全球发了通缉令?是,巨灵真人一力主张如此。但是……”他看了徐阳逸一眼:“古松真人拦下来了。” 徐阳逸愣了愣。 意思是说……他现在担心自己会暴露,是杞人忧天? “并非如此。”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岳真人继续道:“要杀你的金丹真人很多。或许他们嘴上不说,不过只要一个眼色,不知道多少半步金丹会为他们卖命。别用美国稀少的修士来衡量华夏筑基后期以上修士的数量。即便杀不死你,长此以往,你还修行不修行?” 他深深看着徐阳逸:“你的天赋,本座见过屈指可数。你结成金丹的几率最大。而现在的金丹真人,再怎么增寿,就算华夏政府出力,他们顶多还能活七八十年。你就被一群贼惦记,而忘记金丹大道?” “晚辈一日不敢忘。”徐阳逸深深道:“晚辈想结成金丹,更重要的是,晚辈的血仇未报。还有,晚辈当年的诺言未实现。” “这便是本真人看好你的第二点,重诺。”岳真人轻轻抚了抚茶杯:“不过,本真人有一个办法,让他们再也不找你。也不敢找你。” 徐阳逸目光闪了闪,随后苦笑道:“安琪儿?” “怎么?你是觉得本真人的女儿配不上你?”岳真人目光如刀。 “不……” 徐阳逸心中叫苦,为什么话题好像又绕回了以前? “安琪儿,是个苦命的孩子。”岳真人却没有继续纠结下去,看着茶杯,轻声道:“本真人……当初资质并非最好,也不如你现在这般,求索之心坚定异常。本真人当初……是抱着来美国大富大贵的心态,来到这里。” 徐阳逸没有打岔,这种时候,对方只需要倾诉。 金丹也是人。尤其是岳真人这种游离在华夏之外的金丹,想法和那批食古不化的金丹真人,有不小的差距。 可能这也是他一直无法进入华夏主流的原因。 “那时候……塔古勒家族正在大肆进入美国。你没有看到过……塔古勒,柯文纳斯家族,那时候金丹真人都全部出动,在北美杀的水深火热。小子,给你个劝告。这两个家族底蕴深得很,没事千万不要和他们有太深的瓜葛。” 徐阳逸心中苦笑。 血腥之月,已经对他动了杀机,还有一个萨维迪恩,现在,他反而觉得萨维迪恩七世没什么了,有血腥之月这尊巨山压在肩膀上,虱多不痒么。 “本真人那时还是个小小筑基初期,自以为金丹无望,就加入了塔古勒家族。柯文纳斯家族那时候太过野蛮,和本真人的理念有所差距。” “就在这里,遇到了安琪儿的母亲。”他的目光难得地有一丝柔和:“那是一个……很美丽,也很善解人意的女人。” 停顿了数秒,他继续说道:“不过,好景不长,她……陨落在了圣战之中,而且……还是怀孕之身。本真人经历千辛万苦,才让安琪儿产下。又经历万苦千辛,把她抚养成人……华夏,对于本真人,只不过是一个祖地罢了。” 他说的很平静,徐阳逸却从平静中,听出了一丝淡淡的,被岁月掩盖的忧伤。 “本真人宠着她,比世界首富都宠。她要什么,本真人给什么。本真人帮她修炼,本真人帮她筑基,不是想让她踏上修行之路。只是想让她活长一点,陪伴本真人久一些,快乐一些。” “她天资绝佳,至今才修炼二十六年,已经进阶筑基。本真人敢说,这个记录,放到哪一国,哪一国都会震惊。” “不过,她也到了该选道侣的时候了。”他一收语言中的豪气,叹了口气:“本真人太宠她了,她现在没人敢娶……”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顿住了。看了一眼徐阳逸,改口道:“她眼界甚高,看不上任何人。直到本真人选择了你。” 徐阳逸苦笑:“那是晚辈的荣幸。” “你的天资奇高,筑基之后,一步比一步难,几十年,你竟然修到筑基中期!这还不是最重要的,而是,现在所有金丹真人都知道,你就是丹道传人!” 徐阳逸目光豁然一闪。 “没那么难猜。”岳真人笑道:“当华夏所有金丹要找一个人,几十年,没可能找不出来。但是偏偏就在你离开之后,那个丹道大师消失了。没有这么凑巧。而本真人,恰好在纽约有些手段。你恐怕不知道。本真人已经在你炼丹的时候,看了整整三天。” 徐阳逸长叹一声:“是晚辈大意了。” “不,你已经相当小心了。只不过,恐怕你根本不会想到,你到了这里之后,一直有一双金丹的眼睛在看着你。”岳真人弹了弹桌子:“娶了安琪儿,没人敢再找你麻烦。” 徐阳逸沉默,许久才开口:“为什么一定是晚辈?” “天赋,天资,品性,潜力。你太小看自己了。”岳真人立刻说道:“本真人甚至想不出比你更好的女婿。更重要的是……” 他深深看了徐阳逸一眼:“我给他看过你的投影,安琪儿很中意你。” 沉默,数分钟后,徐阳逸咬了咬牙,拱手道:“抱歉。” “就这么说定了,安琪儿从几天开始跟着你。”岳真人不由分说地开口。 “晚辈不解决南州之事。总是留了一个心结。”徐阳逸低下头,顶着金丹灵压开口道:“晚辈并无结道侣的想法。” “没有?没关系。多相处一点就有了。”岳真人淡淡道:“日久生情,我允许你们先上车再补票。” 徐阳逸愕然看着岳从饶,这真的是金丹至尊该说的话? “我比较担心的是……”岳真人不无忧虑地看了他一眼:“先被上的车……可能是你……” 所以您的女儿到底饥渴到了什么地步? “好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真人!”徐阳逸心中一急,立刻到:“晚辈对您的女儿没有非分之想!” “她有就好了。” “真人……晚辈真的不喜欢她!” “你是觉得本真人女儿不漂亮还是家世配不上你?” 完了。 完全的鸡同鸭讲。 岳真人此刻根本没有半点金丹威严,反而如同一个和女婿吹胡子瞪眼睛的岳父。 您就这么急着把您女儿推销出去?这是给您带来了多大困扰? 这句话,徐阳逸没敢说。 “好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岳真人打了个响指,徐阳逸立刻发现,他居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很好。本真人的女儿从今天开始交给你了。一年后,本真人希望看到孙子。跟谁姓无所谓。” …… 徐阳逸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保持沉默。被逼的。 岳真人悠闲地品着茶,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到了黄昏。 他甚至懒洋洋地打开电视,看起了脱口秀,徐阳逸在一旁铁青着脸陪着看。 这么一家温馨的,女婿和岳父惺惺相惜的画面,真是温馨……个屁! “当……”墙上的自鸣钟走到八点,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岳真人看了看表,脸上闪过一丝肃穆。 没有转身,他背对徐阳逸:“你该不会以为……本真人特意找你来,就为了这件事吧?” 不然? 徐阳逸目光微动,岳真人仿佛想起了什么:“噢,忘了。” 一个响指,徐阳逸终于能再次开口。 “本真人找你来,是为了一件大事……天大的事。”岳真人手一挥,无数符箓没入周围虚空,顿时,这里除非境界比他高的,否则谁都探查不了。 他站了起来,伸手一招,一个足足有半米大的卷轴,从虚空中飞出。 无比古旧,上面很多地方都破破烂烂,然而,岳真人却无比凝重地将它放在面前,即便以他真人之威,也耗费十分钟,头顶上道道白色灵气蒸腾,这才打开了卷轴。 “哗啦……”黄色的古旧卷轴迎风展开,如同长龙 “本真人……蛰伏欧美上百年……全都为了这个……”他的目光,有些发红,手指都微微颤抖,轻轻抚摸着卷轴:“本真人……一直在找能炼制它的人,从华夏,到欧美……无一可能!”

下一篇   第486章:护界大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