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大公vs虚位大公(一) - 最强妖孽

第489章:大公vs虚位大公(一)

和岳真人道别,徐阳逸转身离开。 岳真人按下云头,一身金丹灵压和杀气豪气消失无踪,再次恢复了那个普通的留美教师的模样。 刚踏足地面,他忽然拍了下额头:“糟了。” “什么糟了?”一个幽幽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岳真人脸上肌肉抖了抖,讨好地转过身去:“乖,不急,为父这就把他……” “老爸你没必要去。”安琪儿看着另一道在夜风中渐行渐远的身影,红润的嘴唇微微翘了起来:“华夏不是有句古话么?强扭的瓜不甜。” 岳真人若有所思地看着徐阳逸的黑影往下降落,轻声道:“放心,本真人看上的人,还没那么容易跑得掉。” “本真人乃是金丹后期,只要本真人愿意,开宗立派不是难事。他却根本没有拍马屁,更没有感觉自己谦卑。刚才,本真人一直在观察。能做到这一点的修士,即便在天才中也是百里挑一。” 安琪儿白皙的手在丰厚而富有弹性的嘴唇上划过,眼睛闪亮,片刻后,笑道:“老爸,他手机号和facebook号是多少?” “……”岳真人沉默,升起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你要作甚?” “强扭。”安琪儿笑的没有一丝顾虑:“榨点瓜汁出来。” “胡闹!”岳真人一声冷哼:“本真人的女儿,去追一个华夏的通缉犯?你啊,能不能让为父省点心?哪个修士会在意facebook?你倒好!一天到晚修炼时间只占了四分之一都不到!别人恨不得每天蹲在修炼室。你呢?” “以你的天资,金丹有望,你这是在浪费自己的优势!那个小子,一看就是心比铁硬的修士。你跟不上他,就算扭过来又如何?他照样会甩了你!” “谁在乎心有没有铁硬。”安琪儿撩了撩自己的头发:“我在乎他别的地方硬不硬。” “……滚去修炼室修炼,不到筑基中期不准出来。” “怎么可能!我现在才二十六,筑基之后越来越难!我出来至少四十六!还找不找老公了!现在都没人娶……都看不上别人,那时候你还指望我老牛吃嫩草?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安琪儿双手夸张地轻轻挤压着雪白的脸庞,感受着手掌下吹弹得破的皮肤,咯咯笑道:“老爸,你就让我在玩几年好了,三十。我保证,三十之后,我一定努力修炼!” 岳真人嘴唇哆嗦:“那你这几年……” 安琪儿微笑着,身体微微后仰,手轻轻抚着身后的栏杆,夜风中,满头金发云彩一般被吹起,蓝色的眼睛,红润的唇,看起来仿佛月下女神。尤其是胸前一对丰满的白鸽,仿佛要从厚厚的皮草下飞出来。 纤细的腰肢,笔直的长腿,散发着夜的诱惑。他白皙如玉的手指轻轻拂过黑色丝袜的长腿,湖蓝色的眼睛眯起:“老爸,你说,我比奥黛丽赫本怎么样?” “区区凡人也敢和本真人的女儿相提并论?”岳真人不屑一顾。 “玛丽莲梦露?” “一匹老马,焉敢和你对比?” “安妮.海瑟薇?” “不如。”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 “呵呵……” 安琪儿很满意,将自己的长发按下,轻声道:“那么,他有什么理由不喜欢上我呢?” “……”岳真人沉默,许久,才叹道:“你啊……你虽然是筑基初期,但是遇到半步筑基中的真正天才,恐怕你都打不过……你理解不了男人那种为了真正的实力迸发的欲望。而且……这小子,身上事情多得很。他性格是那种典型的不撞南墙不回头,偏偏狡计多端,次次逢凶化吉。本真人估计,他在金丹之前,都不会想这些。” 安琪儿眼睛一亮:“你是说他没有别的女人?” “我说的重点不是这个!” 安琪儿笑盈盈地跳到他面前:“那么……老爸,你和他握手的时候,他手上有老茧吗?结印是不是飞快?” 岳真人气的胡子乱抖----如果他有的话:“滚!滚回去修炼!!三天内不准出来!!” “不去。”安琪儿翻了个白眼,抬腿就走:“我找我老公去了。seeyou。” 岳真人气的风中凌乱。 这一切,徐阳逸都不知道。金丹父女的对话如果他能知道就不是筑基侯爵了。他正走在回去酒店的路上。 并没有在楼顶飞奔,也没有飞行,而是漫步在纽约街头,回想着刚才和岳真人的对话。 冲击太大了,甚至很多世界观都被重塑。更重要的是,对于圣战,和圣战的终极目标,圣器。他心中升起一股久违的焦躁。 很淡,但确实存在。 他不知道来源于哪里,想了很久。终于找到了源头。 那是来自于拍卖会上,两大家族的实力展现。 “曾经我以为……欧美修行界对比起华夏有很大差距。后来,又认为欧美顶尖战力并不逊色。不过,还是没有提起真正的警觉。直到看到苍白之龙和血腥之月,我才意识到欧美的修行界同样强盛无比。”他叹了口气:“整体不如,不过,要灭杀不到金丹的我,实在太简单了。” 他想起了圣战,随后摇了摇头。 不知道这场圣战,会引出两族的多少怪物,他又会遇到谁。 就在这时,他脚步踏下,忽然,随着他脚和地面接触,一圈黑沉沉的雾气,若有若无地呈圆形散起。 他的目光倏然尖锐,立刻抬头。却赫然发现,就在两方的摩天大厦上,站着两个人。 明亮的月色下,他们的身体如同标杆,枪一样挺立。 依稀可以看到黑色的长袍包裹全身,苍白的面容。 “塔古勒家族?”他立刻从沉思中惊醒,随后,极目远眺,心却猛然一沉。 不止两个…… 就在这条街所有楼顶上,都站着一名血族。虽然他们的气息并不高,最强的只是伯爵后期。但是,蔓延开去,根本看不到头。 起码有几十号人! 没有说话,没有开口,就这么静静矗立月色之下,猩红的眼睛,仿佛死神的投枪,死死钉在他身上。 四周,不知何时,声音已经越来越小,仅仅数秒内,外界的一切声音都隔绝开来。这里……寂静地如同停尸房。 “血腥结界。”道路的尽头,一个温文尔雅的声音传出,忽然之间,一片漆黑的蝙蝠,根本看不清有多少,轰然从尽头处爆发,如同一片恐怖的红云,刹那间弥漫周围五百米。 徐阳逸没有失态,而是不动声色地掉转身,却立刻发现,身后不知何时已经是一片黑色浓雾,而四周的景色,也开始渐渐模糊,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血红的雾气,悄然弥漫开来。 空气中,洋溢着鲜血的味道,唯一清晰的,就是每一栋已经开始虚幻的建筑上,血雾之中那一个个标枪般的身体。一道道冰刀一样的目光。 “沙……”两盏昏黄的灯光,在路的尽头亮起。紧接着,沙沙声不绝于耳,所有朦胧的流光溢彩全部模糊,只剩下一排排地狱的灯火。 “x先生。”长路尽头,随着一阵“卡塔卡塔”的马蹄声,和清晰的车辕碾动声,血雾之中,一个男子优雅的声音传了出来:“我认为,任何一位大灵术师的礼仪,即便是葬礼,也应该隆重而富有品味,您认为对吗?” 声音很轻,响起在徐阳逸心头,却让他心脏狠狠震了震。 这是……血腥之月的声音! 血雾之中,一辆老式欧洲马车的轮廓已经展露出来,越来越清晰。然而,拉扯的两匹黑马。却并没有头! “你知道吗……你活着一天,塔古勒家族就不安心一天。噢……请原谅我。东方的朋友,我不得不这么做。塔古勒这一代并没有出现可以和柯文纳斯抗衡的侯爵。圣棺一旦迎回,我们能有可行的办法让一位血族直接成为二代拥吻者。” “沙……”黑色长袍泄地,血腥之月的身躯缓缓从马车内走了下来,鞠了一躬:“不是解释。” “只是想让x先生知道,我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使您去了地狱,也不会怨恨我,哦,忘记了,您应该上天堂才对,虽然我并不相信这些。” 他直起身子:“那么……x先生,请安静地上路吧。” 徐阳逸没有开口。心中的战斗直觉已经在无数次提醒他,危险,非常危险!赶快离开! 但是,他的脚,根本动不了。 只要一分心,对面那个优雅如绅士,脸色苍白看似孱弱的男子,将会用它锋利的牙齿咬破他的喉管。 “您的沉默,我认为是一种默许。”血腥之月微笑着,右手按胸,左手拉开斗篷,如同风暴吹来,斗篷猎猎作响:“相信我,死亡只是一切的开始。它并不让人害怕,相反甜美地让人迷醉。” 斗篷的一角,黑云翻覆,哗啦作响,现场一片死寂,只剩下四散横溢的杀机。 就在这一刻,血腥之月漆黑的斗篷之中,突兀地闪起无穷红色眼睛,每一只都直直盯向徐阳逸,仿佛魔术师帽子里出现了一堆小动物那样。但是,就在同时,徐阳逸“呈”的一声,鱼肠出鞘。 那不是什么可爱的小动物…… 手心中满是冷汗,他看得很清楚,那是……无穷多的吸血蝙蝠! “开幕式。”血腥之月苍白的脸上浮现出迷醉的微笑:“inferno。地狱。” “哗啦啦啦!!”一阵遮天蔽日的振翅声,带着无穷无尽的吱吱声,数之不尽的蝙蝠从斗篷中飞出,黑与红,扭曲成一片死亡的彩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