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大公vs虚位大公(二) - 最强妖孽

第490章:大公vs虚位大公(二)

黑云压城,蝙蝠围绕成一片黑色旋风,疯狂对着徐阳逸冲过来。 “吱吱吱!”就在飞行途中,每一只蝙蝠都带上了惨绿色的火焰,一道道疯狂的叫声冲击着徐阳逸的耳膜,所过之处,就连空气都燃烧起来。 他深吸一口气,毫无犹豫,背后白虎虚影怒吼出现,左右手肌肉倏然膨胀,刹那之间,一道道白光已经闪起。 “轰!!”火蝠如同丧尸过街,所过之处,只剩下一片荒芜。黑绿红三色交杂的潮水瞬间弥漫两三百米,怒涛急卷中心的徐阳逸。 右腿后退一步,徐阳逸脸色无比凝重,这不是侯爵后期,甚至还超出具有一丝威能的半步大公。虚位大公亲自出手,那是铁了心不会让他走出去。 现在,只能一搏,背水一战! 身体中,虚灵仙体的巨大漩涡缓缓转动。下一秒,五指间白光闪现,空气中都发出了破碎之声。 “裂空!!” “哗啦啦!”天空中,闪起无数白色爪痕的裂缝,裂空和巨大的蝙蝠火球交接之间,轰然巨响,惨碧的火焰散射地满街区都是。就在黑潮之后,血腥之月面带微笑,斗篷礼仪万方地裹住自己的身躯,优雅的跪礼:“前/戏……hela'sheel。” 海拉之踵。 下一秒,他的身形,已经诡异地消失在原地。 “轰轰轰!”徐阳逸看不到这一切,他已经趁着裂空能发挥的时候,尽全力撕裂着面前巨大的火网。 一爪,根本抓不破血腥之月看似随意的一击! 反而……那片蝙蝠火海,只缓了一缓,随后,以一种更快的速度冲来。 超速发挥,双臂已经传来不堪重负的剧痛。对于没有修行体术的他,强行发动裂空本就是超载,现在,更好似胳膊都要断裂一般。 然而,他根本不管不顾,强压疼痛,双臂已经挥舞出残影。他面前三四十米距离,裂空白光照耀整个空间,竟然硬生生地在无穷黑潮中撕裂出一片纯白的天地。 “哗啦啦……”一道道惨碧的火光四射,黑色的潮水终于褪尽,但是,他脸上没有丝毫轻松,因为……他感觉到了……就在四散开的蝙蝠火海之中,一股恐怖无匹的灵气,仅次于大公的灵气,已经深深锁定了他。 并且……速度快若闪电!根本没有让他思考的余地,他只看到……蝙蝠火海层层分开,里面,一条穿着白衬衣,黑色西服,血红斗篷展开如雄鹰的身影,带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尖锐嘶鸣,以一种根本不敢想象的速度疾冲而来! 不似踏着火蝠冲来,反而……好似踩在一朵朵玫瑰花上。 “当!”他只来得及用鱼肠一挡,下一秒,他横在心脏处的鱼肠立刻火星四射,血腥之月看似苍白的手,和鱼肠接触,拉出一声刺耳的嘶鸣。 没有指断筋折,只有让人头皮发麻的拉划声,闪耀的火花,以及一声轻笑。 但是……血腥之月的身形已经不见。徐阳逸面前却还留着对方的笑声。 超过……音速! 紧接着,他身后一道劲风袭来,一只苍白的手,血红的指甲已经抓向他的后心。 “这是……体术!”他立刻明白了,神通,他还有转圜的余地。然而体术,全都是贴身肉搏,生死一念间。蝙蝠火海只是障眼法,血腥之月要的是近身肉搏的机会,确定能杀死他。 然而,他同样不是普通侯爵! 眼睛根本跟不上对方恐怖的速度。但就在间不容发的刹那,他身体立刻趴下,随后,五道白光闪现,撕裂天际一样朝身后猛抓。 他根本没有看到对方的身影。近身之后,神通已经毫无作用----以血腥之月堪称闪电的速度,半丝结印的时间都不会给他。 这是常年战斗的本能。 “咚!”手腕一阵轻响传来,他心中情不自禁地一松。触碰到了对方的手,自己千钧一发之际竟然挡下了虚位大公的一招! “哦?”身后响起一抹略带惊讶的声音,还不等徐阳逸松口气,紧接着,一股恐怖的震感,直接从他手臂上传来。 “不好!”徐阳逸心中一震,立刻身形急速往前冲,仿佛贴在地面上射出的箭,然而,就在同一时间,他的胳膊传来一声脆响。 “咔擦……”声音落定,他人已经在十多米外。没有半点停顿,另一只手马上扬起漫天爪痕。但是,什么都没有。 血腥之月并没有追来。 徐阳逸满头冷汗,一声不吭地捂住自己的胳膊。 手断了…… 刚才那一击,看似轻飘飘的一拍,真正面对的他才知道,竟然好似山崩地裂。十万大山从头顶上压下来一样。如果不是他冲得快,恐怕会被那一掌拍得半身骨头都会碎裂。 “体术?”血腥之月有些意外地看了看自己的手:“大灵术师竟然修体术?” “而且等阶极高?” 他抬了抬眉,扫了一眼烟花一般爆炸的蝙蝠火海:“不仅如此……你的灵气也大的可怕,能接下来我这一击,代表你的真正实力已经无限逼近半步大公。普通的侯爵中期,刚才必死无疑。而且……你居然能打破我的‘地狱’……” 他笑了笑,鞠了一躬:“我想,我小看你了。” “你的真正实力,是超级天才级别的侯爵中期----这样的侯爵中期,可以直面侯爵后期甚至反杀。而且……x先生,您不仅如此,您的灵气储量,和瞬间爆发,是超级天才级别的1.5倍以上,这代表您甚至有反杀半步大公的机会。不过……这样的游戏,才更有魅力,不是吗?” 是两倍。 虚灵仙体的两倍灵气,也等于两倍爆发。 徐阳逸没有开口,对于虚位大公,他从不敢轻视。甚至开口说话的分神都不能有。 他只是死死盯着血腥之月的动作。 “放轻松。”血腥之月全身裹在黑袍之中,微笑道:“反抗只会让死亡带来痛苦,而不是安息。反正都是要承受的结局,何必让自己死前痛楚?” “本座不会将圣棺的事情说出去。”徐阳逸终于咬牙道。 这句话,不能不说。 一切都因圣棺而起,他绝对没想到,圣棺关系着圣战,圣战关系着圣器,圣器关系着次级界锚! 环环相扣,他说归说,却根本没想过血腥之月会放过他。 血腥之月没有开口,淡淡地看了徐阳逸三秒。随后惋惜地摇了摇头:“只有一种人能保守秘密。x先生,你知道的。” 徐阳逸没有回答,只是拳头握的更紧三分。 是的,死人。 难道真的破不开这个局? 就在他心中刚刚失神之际,下一秒,徐阳逸瞳孔陡然一缩。 一道红光,从血腥之月长袍中射出,他根本看不清到底是什么,只是眼前一花。心都提到了极致。 这是什么东西?要攻击哪里? 所有战斗本能全部开放,猜测着红光的每一条运动轨迹,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0.1秒后,他长剑一荡,随着一声脆响,他脚下“哗啦啦”再退十余米,两道长长的沟壑弥漫于地面。但是,他仍然没有看清。 只有感觉,他挡住了,刚才一击,打向他的气海。若不是千钧一发之际他鱼肠挡住,现在小腹已经被洞穿。 手,麻得厉害。 然而,根本没有时间给他去体会手的感觉,因为……一道半圆形的弧形红芒,在天空中游走龙蛇,吞噬一切一样朝他冲过来! “刷刷刷!”红芒所过,所有地面全部被划出半米深的沟壑,带着一阵诡异的嗡嗡声,如同舞动的红蛇,闪电一样从血腥之月身体周围爆发开来。 “我叫它waltz,圆舞曲。怎么样?是不是很美?” 徐阳逸飞快倒退,弧形红芒追星赶月一样冲来,他死死咬着牙,却仍然看不清这是什么,轨迹更看不到。 “啪!”爆退之中,他身形猛地一顿,伸手一摸,身后,是一片空气之墙。 “噢。”血腥之月打了个响指,仿佛看着猫逼到角落的老鼠一样,带着一抹戏谑的笑容:“忘了告诉你。” “结界,是有范围的。我认为,以x先生的境界,还打不破我为你特意制作的结界。” 深吸一口气,徐阳逸鱼肠平举。紧接着,十道紫光轰然爆发。 “十方炼狱!!”他终于出招了,面对虚位大公,任何招数,对方看了一次就会有防御,他根本不想现在用出,但是,局势根本容不得他。 “吼!!”十条紫色火龙呼啸而出,然而,无往不利的十方炼狱,阻拦都没有阻拦到。那几道红色灵光,比紫色火龙更加狂暴,刚刚接触,红芒和紫焰狂闪之后,紫色火焰齐齐消失,而几条红芒根本没有停顿分毫! “看不到……还是看不到……如果能看到……”他心中无比焦急,十方炼狱竟然无效,鱼肠已经舞作一团银球。紧接着,一连串清脆的响声,如同大珠小珠落玉盘,在银球之外好不间歇地响起。 “咚……咚……咚……”每响一声,徐阳逸脚下的地面就龟裂一分。不到十秒,他脚下轰然一响,竟然被他生生踩进了地里。 不是他要这么做,而是每一击,仿佛成千上万斤,硬生生把他压了下去! “我再问你一次。”就在此刻,隔着红绳舞成的光幕,血腥之月收敛了笑容,沉声道:“x先生,我诚恳地邀请你,最后一次,进入塔古勒家族。” “交出你的灵识,让塔古勒家族的大公为你烙印,签订终生为仆的灵魂契约。” “放心,只要你这么做,塔古勒家族会给予你大灵术师的完全待遇,并且会将你带到欧美的巅峰。”